正文 第两百九十七章 丧心病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陆秘书的脸,一下子涨成了猪肝色,眼神之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惊恐。这一次他有机会担任蔡慕云的秘书,其中固然有家族势力暗暗运作的因素。但更多的,也是他zìjǐ本身会争表现,处处紧跟蔡shūjì的步伐,让蔡shūjì对他很欣赏。

    地位的提高,也让他着实获得了很多的好处。家里人,包括丈人家对他的态度不同。同辈们对他尊重,甚至敬畏。在好友,同学圈子里,读以他为中心等等,都让他尝到了权势带来的美妙滋味。

    这也让他下定决心,要牢牢把握住这个机会,紧跟蔡shūjì的步伐,当她是西宫太后般的竭力伺候着。但万万没料到,厄运来得如此tūrán,迅猛。平常虽然清冷,但对他小陆还可以的蔡shūjì,竟然勃然大怒,非但措辞jīliè的狠狠训斥了他一顿,还直接剥夺了他的秘书身份。

    “蔡,蔡shūjì。我……”陆秘书就像是只被霜打焉了的茄子般,整个人都快虚脱了。fènnù吧,不敢发作。委屈吧,不敢诉说。不过,就算给他老傲般的想象力。也绝难想象得出来,他敬畏到连意淫一下都心惊胆颤的蔡shūjì,竟然是被他满心鄙夷的王庸的好炮友。

    看到那个可恶的陆秘书,如此下场,欧阳菲菲非但méiyǒu同情,反而觉得很解气。不单单是他“欺负”了王庸,而是正如蔡shūjì所说,他的心态很有问题。rúguǒ给这种人身居要位的话,将来说不定会坑掉多少老百姓。

    至于王庸。那就更没gǎnjiào了。这在他的生命历程中,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而已。一个随手就能拍死的蝼蚁。蔡慕云对他这么一处理,王庸还觉得是无意中救了他一把呢。

    否则。rúguǒ按照王庸的手段来,按照他罪孽轻重,审判而下,能不能保住命还是两说呢。只不过,他也是觉得有些可笑。这种无根无蒂的权势,还真是不靠谱,某些领导的一句话,就能剥夺掉他的地位。也正是由此,王庸才对官场丝毫méiyǒu兴趣。有些东西。只有凭着zìjǐ真本事,一拳一脚,一刀一枪打下来的,才是最牢靠的。

    在蔡shūjì面无表情的冷怒下,陆秘书张了张嘴,还是méiyǒu敢说话,脚步艰难的离去。

    等他走后,蔡慕云才脸色稍缓,歉然的对王庸说:“小王。欧阳总裁,很抱歉啊。是我看走了眼,挑错了秘书,让你们见笑了。”说着。还亲自打电话把司机老李请了上来。

    老李约莫三十七八岁,本地人,性格沉稳。还当过几年兵。只是沉默寡言,不喜欢说话。这种人当司机。还真是挺靠谱的。

    本来王庸是准备和老李一起喝喝茶,聊会儿部队里的事情了。谁知。也许是因为刚才觉得王庸受了“委屈”之故,又经历了一番同仇敌忾,小小的团结了下的欧阳菲菲却说:“王庸,你上午跟着我跑得也蛮辛苦了。喝点小酒吧,回头找个代驾开回去。”还特地给他叫了瓶白酒。

    和王庸生活在一起shíjiān不短了,zhīdào他吃饭的shíhòu还是喜欢喝口小酒的。

    “李师傅,光吃饭不喝酒实在没劲,这瓶酒咱两分了?”王庸倡议道:“不要和我说不会喝啊,咱兵蛋子出身的人,哪有不会喝酒的?”

    “这个,不行。”老李急忙摇头说:“我们司机吃饭shíhòu是绝对不能喝酒的,我顶多临睡前小酌一口。”

    蔡慕云却说:“李师傅,下午放你假,你给司机班人打电话来开车,你尽管陪小王喝吧。”她也zhīdào让王庸一个人喝,实在不会有劲。索性小小的违反一下原则,当是宠他一把了。

    蔡shūjì发话了,老李不喝也得喝了。同是当过兵,有过类似经历的。就算再不会说话,也会有共同语言的。两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起了些当兵shíhòu的趣事。

    欧阳菲菲和蔡慕云也是没闲着,在蔡慕云的主动倡导下,两人喝起了红酒。话说女人喝两口红酒还是好的,通经活血,养颜美容。女人,自然有女人的话题。

    她们两个一开始还在讨论一些经济发展啊,管理jīngyàn方面的话题。但是十来分钟后,就开始讨论起保养,化妆品,服装搭配之类的话题来。

    仅从保养上来看,蔡慕云毫无疑问的是这方面的专家级人物。至少到目前为止,jīngyàn堪称丰富的王庸,都méiyǒu办法确切判断她的年龄。rúguǒ仅从外表来判断的话,她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岁上下。

    但实际情况,她应该远不止这个数字的。bìjìng偶尔和女儿的通话中,听其口气,应该不算太小了。而且,她现在所处的级别wèizhì,也绝非一个三十岁的女性nénggòu担任的。

    能让zìjǐ青春不老,不论观看还是使用中都很年轻,天资固然重要,但是对zìjǐ的细心呵护和保养也是免不了的。蔡慕云在这方面的功力却是不浅,片刻功夫,便让欧阳菲菲倾慕不已。

    对这些东西,王庸那是更加不会去插嘴了,继续和老李默默地喝着酒。直到她们两个聊保养聊得有些尽兴,半瓶红酒滋润下的欧阳菲菲,俏颊微红,显得格外清妍耀目。贝齿轻启,不经意间的问了一句:“蔡shūjì,戴师兄那边究竟发生了shíme状况?若是不违反纪律规定的话,是否能给我透露一下?”

    “菲菲,你我颇为投缘,就无需shūjì长,总裁短的了。我叫你菲菲,你叫我慕云姐就行了。”蔡慕云扫了一眼和老李喝酒喝得有些闷的王庸:“这事说起来,的确应该要保密的。但是你们和戴总是zìjǐ人,我就透露些许给你们zhīdào。说起来,也是戴总倒霉,无疑中触碰到了一个蒙面飞天大盗的行踪,结果被他丧心病狂的狠揍了一顿。”

    女人的友谊,向来比男人来得更快。这才半顿饭的功法,在双方各自有心交好下,两人就开始好的像很多年的好姐妹了。

    “飞天大盗?”欧阳菲菲眨着美眸,又惊又疑的说:“蔡shūjì,您不是在说笑吧?现在这社会,竟然还有蒙面飞天大盗?”

    一听到这些个,王庸就算想不感兴趣都不行了,因为那是开始在说他了。他也想听听,zìjǐ的判官身份,在别人眼里究竟是个shíme形象。边喝着酒,边竖起耳朵饶有兴致的听了起来。

    “这shìjiè上,总有一些奇qíguài怪的人,他们自以为是,心理扭曲,行为变态。”蔡慕云显然对判官的印象非常不好,冷着脸撇嘴不屑的笑道:“还故意戴着个恐怖骇人的面具,做着一些不法勾当。”

    王庸脸上的肌肉都僵硬了起来,心理扭曲?行为变态?我了个去,期待了半晌,竟然听到了这个评价。尤其是看到蔡慕云嘴角那副鄙夷不屑的样子,王庸是又好笑,又好气。真的是很有一股准备把她吊起来狠狠抽一通的**啊。蔡慕云啊蔡慕云,你说判官很变态,很扭曲?但是你这个在床上能把判官杀得片甲不留的妖妇呢?

    欧阳菲菲咋舌不已,抿了一口红酒后,理解着说:“不过也难怪的,现在社会生存压力大,很多心理脆弱的人不堪承受压力,总是会作出一些奇qíguài怪的事情来宣泄一番。对于这种人,还是得小心些。外部压力只是诱因,但是根据心理学研究资料表明,这种人多半小shíhòu就有过强大的心理创伤……”

    王庸听得欧阳菲菲也开始人云亦云的发表起她的“专业”言论了,再也坐不住了,rúguǒ任由她们你一眼我一句的下去,还指不定能把zìjǐ毁成shíme样子呢?便咳嗽了两声说:“蔡shūjì,老总啊。关于那个判官,我也听说过一些的。不过,我却听说他是一个充满正义能量的人物,戴着的面具,也是我们古代神话中,地府判官的形象。其寓意,就是要惩恶扬善,锄强扶弱。这种人,我想应该是和行侠仗义的佐罗。亦或是好莱坞大片中,那些诸如蜘蛛侠啊,超人之类的超级英雄差不多。”

    蔡慕云以为他是从李逸风那里听来的,对此倒也méiyǒu怀疑shíme。只不过对王庸的话,依旧很不认同道:“王庸,你说的那些人物,都是艺术创作需要,虚构出来的形象。但是现实bìjìng是现实,人是有野心和**的。那个判官行为乖张,暴戾。动辄伤人,甚至是杀人。简直丝毫méiyǒu把我们国家的法律,社会的道德放在眼里。我说他心理扭曲算是轻的了,要我说,简直是丧心病狂。这是一种极度危险的人,rúguǒ对他放任不管的话,肯定会对社会,对人民造成不可估量的危害。”

    王庸一阵无语,倒是很想把她一把耳朵拎起来,好好地问问,老子哪里丧心病狂了?你蔡慕云才是丧心病狂,极度危险呢,把老子弄得昨晚差点爬着回家的女魔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