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索性就禽兽不如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声音,异常熟悉。事实上就算是给他一辈子,都难以忘记掉这个声音。急忙回头,果然见得穿着一条素色百褶裙的秦婉柔,双眸含怒,俏脸煞白的在十多米外的拐角处。

    似乎是因为太激动,以至于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扶着有些陈旧的老墙,摇摇欲坠。

    呃,貌似自己没有干出什么坏事来吧?王庸虽然因为秦婉柔的突然出现,小心肝被吓了一跳。但是并不认为,自己和苏舞月在这里好端端的交流些事情,能让人产生多大的误会。

    “呵呵,婉柔啊,挺凑巧的啊。你来这里备课啊?”王庸心头稍有尴尬的挥了挥手说。

    他那副浑不在意,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让秦婉柔感觉到,自己的心都仿佛要碎了,螓首之中,一片晕眩。在她的思想之中,经历了那晚的事情之后,她发现自己苦苦克制了很久很久的东西,似乎产生了些裂缝,有些即将要崩溃的感觉。这让她十分警觉,可是,那种让她心醉的甜蜜,却又是深深地吸引着她。

    也许,偶尔让他抱一抱自己,亲一亲自己,并不见得是多大的坏事。甚至,还让她隐隐有了些期待,心软。

    但她是万万没想到,他,他竟然诱骗了自己的女学生,来到了两个人的私密之地,干出了如此勾当!这毫无疑问,是对着她的心口,晴空一个霹雳。

    上一次,上一次王庸已经很过分了。让她很伤心,很难受。但终究,那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为他找了很多理由的秦婉柔,私底下还是偷偷摸摸。心软的原谅了他,还为他在菲菲面前保密了。

    但这一次,这一次却不一样。那是她的女学生,还是个孩子。王庸这么做,简直是禽兽不如。这让秦婉柔,一时之间根本想不出如何能原谅他的理由。

    王庸很奇怪,秦婉柔怎么会气成这样子?就算发现自己和她的学生在这里聊天,也不至于会这样子吧?她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勾引小女孩的禽兽吗?

    “大叔~你弄疼我了。”苏舞月现在的动作。双膝正好跪在了王庸的脚上,而上半身,则是伏在了他的大腿上。气鼓鼓的抬头埋汰了一句后,转目看去,微微惊呼了起来:“秦老师。”

    王庸直至苏舞月说话时。才蓦然惊醒。他们两个现在的姿势,是何等的暧昧?是何等的**?这个动作从表面上看来,几乎和上次蔡慕云对自己做的差不多,稍微有些差别的是,自己的裤子没脱而已。

    当然,在秦婉柔那个角度也许看不见。事实上就算看见了,估计也以为还没来得及脱裤子而已。

    苏舞月的小脸蛋腾地一下发红了起来。急忙站起身来,乖乖巧巧的站到了一边去。小手捏搓着短裙,就好像是个做错了什么事情的孩子一样。

    王庸一拍脑袋,晕了。暗道苏舞月你摆出这种样子来干啥?我们之间貌似什么事情都没做错吧?反而是在讨论一个利国利民。挽救那些失足,或即将失足的家庭的好事吧?何必搞得如此做贼心虚?

    知道秦婉柔肯定是误会了,王庸便起身干笑着解释说:“婉柔,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子的。你刚才只看到了最后一幕,没看到全部过程……”

    全。全部过程?你这全部过程,都对苏舞月干了些什么?饶是以秦婉柔的好脾气,也是眼眸中忍不住的露出了非常愤怒之色。脚下生出了一股力气,急忙一路小跑过去,挡在了苏舞月身前,颤巍巍的,就像是看一头狼一般的盯着王庸,失望而羞怒道:“王,王庸。我,我看错你了。你,你是个禽兽。舞舞,别怕,有我在这里,他,他不敢再欺负你了。”

    王庸笑容僵住了,反应用得着这么大吗?也不问问清楚情况,就判我死刑了?

    苏舞月可是个高智商的女孩,一听这两人的口气,就判断出了他们肯定是认识的。而且看样子,似乎关系还不浅。

    就在王庸刚想解释两句的时候,苏舞月却像是只受惊的小鹿般,紧紧地抓住了秦婉柔的胳膊,惊慌失措的说:“秦老师,大叔他好可恶,他刚才弄疼我了。”

    得,王庸知道舞舞这死丫头一开始搅局,自己就算是解释也白搭了。

    无可奈何的拿了支烟点起,在秦婉柔震怒异常的眼神中,苦笑着抽了起来。准备听她唠叨,训斥吧。反正自己这辈子,也没有少给挨过秦婉柔的批评。

    “王庸,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果不其然,愤怒和失望到了极致的秦婉柔,眼眶一红,眼泪滚落了下来。护着苏舞月,咬着嘴唇颤抖的说:“舞舞,舞舞她还是个孩子。你,你这样做,会给她造成很大心理阴影的。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秦老师,大叔他总是欺负我,舞舞已经有心理阴影了。”苏舞月眼珠子一转,可怜兮兮的开始告状了起来:“他好坏好坏的,上次还打舞舞的小屁屁。”

    一听她说这个,王庸也是急了。瞪着眼睛,一脸凶相的说:“苏舞月,能不能别在那里火上浇油了?别怪我回头对你不……”

    “秦老师,他,他凶我。”苏舞月一副受惊害怕的楚楚可怜模样,紧紧挽着她胳膊,眼神惊恐莫名的看着王庸。

    “别害怕,他,他要是敢对你做些什么。”秦婉柔脸色又是苍白了几分,怒声说:“我,我绝对不会让他得逞的,老师,老师就算是拼着命不要。”

    这话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王庸摸着鼻子,满是苦逼的看着秦婉柔。不敢再说话了,天知道苏舞月那古灵精怪的丫头,会继续在秦婉柔面前怎么个搬弄是非呢。

    “舞舞,我们走,去上课了。”秦婉柔一脸悲愤而又警惕的盯着王庸,如同在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一样,将她护在了身后,一步一步的向外走去。

    眼见这秦婉柔对自己如此感觉,加上苏舞月又故意躲在她身后,对自己偷偷摸摸的吐了吐舌头,扮着鬼脸,那样子,仿佛是在说,坏大叔,原来你也有怕的人啊?也有能让你吃瘪的人啊?

    这让王庸一下子有些恶向胆边生了,索性豁了出去。一个箭步先她们一步冲到了走廊门口,将开着的锁狠狠一关。这才满脸邪笑着,一步一步走了回去,将苏舞月和秦婉柔都堵在了基地内。

    “王,王庸。你,你想干什么?”秦婉柔惊怒交加的,护着苏舞月,步步后退:“你,你不能这样,快放我们走。”

    “走?走哪里去?”王庸双手插着兜,嘴角叼着烟,悠哉悠哉的踱步逼了过去:“这里地方很偏僻,现在大概又是上课的时候。就算你们两个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们。”

    要说王庸扮演起坏人来,还是蛮有些感觉的。整个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匪气。尤其是他的眼神,更加仿佛是能穿透女人的衣服一样,锐利而淫邪之极。

    “王庸,你,你不能这样乱来。”秦婉柔一惊,面色苍白的,护着苏舞月向后退去。

    “凭什么我就不能这样乱来?”王庸冷笑连连的看着她说:“反正不管我有没有做坏事,你都已经把我当做坏人了。那我还要什么脸面,索性就破罐子破摔了。苏舞月,你刚才不是挺会告状的吗?”

    “大,大叔,你是在开玩笑还是玩真的啊?”苏舞月一时半会儿,有些摸不清情况了,心中下意识的发慌了起来。

    “开玩笑?”王庸身形一窜,直接捏住了苏舞月的手腕,居高临下,阴鸷的笑了起来:“秦婉柔她很了解我的,把我惹毛了,我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把天捅个窟窿都没关系。”

    “大叔,别玩了。”苏舞月惊慌失措的干笑着说:“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刚才就是故意开开玩笑的。”她想挣扎,但是又怎么可能从王庸手中挣脱开来?

    “王庸,你,我不准你这样。”秦婉柔惊怒不已,想去拉开王庸。但是那头蛮牛的力气,岂是她能撼动半毫半寸的。

    “凭什么不准?反正你都认定我是个连高中女生都要骗,都要上的**恶棍了。”王庸回头对她冷冷一瞪:“连我解释的机会都没有。既然这样,我还不如索性真的把坏事干了,也不吃亏。秦婉柔,你知道我个性的,你把我惹毛了。”

    秦婉柔一颤,看着他的脸,她心中又是不争气的心疼了起来。以她对王庸的了解,发这种牛脾气犟劲起来,估计真的是被自己冤枉了。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落:“王庸,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你心里要有气,就往我身上撒好了。舞舞她还是个孩子。”

    “苏舞月,你不是一直一个劲儿的在撩我吗?”王庸没有理秦婉柔,而是邪笑不已的说:“今天,我就索性满足你的愿望。”说着,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狠狠地,一口吻了上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