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这不是坑爹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什么叫这么大年纪的大叔?王庸心中表示很抗议,明明老子连三十岁都还没到呢。再说了,至于搞得跟偷情被抓似的吗?大家彼此之间,清清白白的好伐啦。

    不过话又说了回来。这声音,还真是耳熟啊。王庸眉头都皱了起来,只是一时脑筋别着,有些想不起来。不过,声音这种东西,相似度高的人比较多。除非刻意去记忆,或接触时间比较长才行。

    对此,王庸倒也没有太过在意。

    “大叔,帮帮忙好伐啦?”苏舞月紧张的拱着手,讨好着低声说:“你也不想看见我被妈妈打死是吧?”

    “我从窗户里爬出去好了。”王庸低声说,这个钻书桌下面,实在太丢人了。

    苏舞月一滞,脸红了起来:“我刚让人装了防盗窗,大叔,我保证不是针对你。”

    “舞舞,你没事吧?你别吓唬妈妈啊,妈妈要进来了。”苏舞月母亲似乎很着急了,以为苏舞月不说话,在书房里指不定出什么事情了呢。

    苏舞月不敢再耽搁了,急忙连哄带塞的,让王庸到了桌子底下。随后,急忙坐下,趴到了书桌上假寐了起来。王庸倒也聪明,还顺手掏出手机调成会议模式。手机这东西,往往是隐藏起来时,暴露的主要道具。

    “喀嚓!”书房的门被拧开。

    从王庸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拥有一双修长**的女子,穿着凉拖鞋快速走了进来。走到了书桌前,摇着苏舞月,焦急的说:“舞舞,你没事吧?”

    伴随着她接近。一股犹如空谷幽然的,沁人心脾的芝兰般体香味,钻入到了王庸的鼻息之中。对于香味更加敏感的王庸,直接在桌子底下怔住了,就好像是挨了雷劈一般,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这,这个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

    他的嘴角,一下子露出了苦意。刚才隔着房门之类,她的声音还有些失真。王庸也没有往那方面去想。可是。如此近距离的气味,以及声音。让王庸一下子想起了那个女人,蔡慕云,蔡青天。

    虽然不敢百分百确定,但在王庸看来。至少已经能确认了七八分。这让他花了不少力气,才克制住没有探头探脑去看一眼。也是与此同时,他后背上已经出了些冷汗了。

    亏得舞舞那丫头把他塞进了书桌下,否则如果给蔡慕云看见自己和她女儿混在一起的话,天知道会干出点什么夸张的事情来?女人,理智的时候当然各种风情。

    可是一旦失去了理智,可是会蛮不讲理的。

    也是与此同时。王庸才明白为什么苏舞月从来不提她爸爸的事情。一时间,王庸的脑子里思绪纷乱,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瓶般的不是滋味。这丫头,难怪对自己很黏糊。刚才还莫名其妙的让自己陪她写作业,做功课。

    “妈妈,你不是说要很晚才回来的吗?”苏舞月睡眼朦胧的起了身,迷迷糊糊的说:“我写作业睡着了?”

    “舞舞。你吓死妈妈了。”蔡慕云歉然无比的搂住了她的脑袋,后怕地说:“困了吧。那就先回房间睡觉吧。妈妈来帮你收拾一下书房。”

    苏舞月汗然,如果自己走掉,妈妈收拾书房的话……急忙摇头说:“妈妈,我还不困。你工作一天,辛苦了,先去休息吧,我把功课做完自己睡觉去。”摆出了一副乖乖巧巧的模样。

    “乖孩子,妈妈还不累。”蔡慕云很心疼的摸了摸她的额头说:“那你继续最功课吧,妈妈陪你会儿。这么些年来,妈妈能陪你做功课的时间太少了,是妈妈对不起你。”

    苏舞月倒是很想妈妈赶紧走的,书桌下还躲着个大叔呢。要是被妈妈发现,事情可就大条了。但是,她也知道自己的妈妈非常聪明的,自己可是期待了很久想让她陪着做功课。如果现在推脱,说不定就会起疑心。只好装出了一副欢天喜地的模样说:“妈妈,真的吗?太好了。”

    “傻丫头,当然是真的了。”蔡慕云又怜惜,又心疼自己的女儿。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忙于工作。能够给予女儿的照顾关爱十分少。忍不住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妈妈这些天,工作已经开始上轨道了。以后啊,我会多抽点时间陪你做功课的。对了,舞舞。新学校你还满意吗?如果满意的话,过段时间我们就办到城北区去住,从这里到学校或是单位,都太远了。”

    “嗯,还是挺满意的。老师和同学们,对我都挺好。”苏舞月乖巧的说:“尤其是班主任秦老师,性格很好,也很负责任。”

    “嗯,妈妈也是看重了秦老师认真负责,性格温婉才让你插进她班里的。”对女儿,蔡慕云毫不讳言的说:“既然你喜欢,那就最好不过了。”

    “妈妈,这一次摸底考试,我考了全班第十五。”苏舞月又说道。

    “呀,有进步啊?”蔡慕云惊喜交加地说:“我记得秦老师那个班,都是成绩比较突出的尖子生。你能在那个班里靠那么好的成绩,说明你最近还是很用功的。没有因为妈妈的工作调动而荒废掉学业。”

    听得苏舞月在卖萌,王庸真是一头黑线。她这死丫头,明明智商极高,自学方面已经不知道学到哪个级别了,却偏偏还要装得成绩很一般。不过王庸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如果成绩一直顶尖,那肯定在母亲那里获得关注就少。

    起起伏伏,时不时的来点进步,这反而更加能讨母亲的欢喜。

    小小年纪,鬼心思倒是不少。不过换一个角度来看,王庸倒也是隐约有些同情这丫头了。从小没有父亲,而母亲也一直忙于工作,疏于对她照顾。十分典型的缺爱症状。

    好在她心态还算不错,仅仅是暗地里比较叛逆,喜欢玩点小心思。但是心里,还是很重视亲情的。否则,换做真正叛逆的小丫头。刚才说不定就故意把自己摆给母亲看了,表示抗议啊,气气她也是好的之类。

    话虽如此,但王庸却是开始有些小郁闷了。母女两个在那里大秀亲情,结果自己很委屈的躲在桌子底下。这叫个什么事情吗?

    尤其是蔡慕云,还特地搬了张凳子过来,很温馨的准备陪女儿做功课。

    苏舞月好无奈,心头也是忐忑不安的很,却也只能继续做作业。还时不时的对那些弱智题目,冥思苦想一番。见她功课困难,蔡慕云满怀愧疚之心,想尽尽人母的责任,主动很耐心的为她讲解起题目来。

    可王庸却是叫苦不迭了起来,其实说起来,潜踪埋伏,原本也是他所擅长的。有时候为了伏击一个目标,在极度恶劣的环境下待上三天三夜都能忍受。

    可是现在,却让他十分难熬。话说蔡慕云,今天穿得是一条很淑女的西装窄裙。从上看下去,风光一般。可是,钻在桌子下王庸的角度看去,那影影绰绰,诱人之极的风光,简直比脱光了还诱人。

    非但如此,她回来后还把丝袜给脱了。展露出来的,是一对雪白粉嫩的修长美腿。

    至于苏舞月,穿的是热裤。正如王庸曾经所说,她也就是那一双腿还算诱人。比蔡慕云细不少,却同样很白,光滑的很。两对美腿,近在咫尺之间的晃啊晃的,这还真心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得住的。

    最重要的是,这还是一对母女。在此之前,王庸简直不敢相信,蔡慕云的女儿竟然已经那么大了。

    前面这些还不是最要命的,要命的是。蔡慕云压根就想象不出,女儿会在书桌下藏了个大男人。由此,双腿怎么舒服怎么摆。在帮女儿讲题目的时候,竟然把脚从拖鞋里拿了出来,自然而然舒展进了桌子底下。

    亏得王庸情急之下,继续往里面挤了挤。否则她那光洁如玉的脚丫子,就要抵到他的胯下了。

    这让王庸情何以堪?堂堂佣兵之王,连政变都搞过的超级猛人。竟然落到了如此地步?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必须调虎离山才行了。想及此处,王庸决定色诱。

    掏出了被调成静音模式的手机,用很别扭的姿势发了条短信,约她出去见面。

    蔡慕云拿出手机一看,原本平静的俏脸上,顿时有些泛红了起来。美眸之中,浮现了一抹春意。但是一见到正在很认真做功课女儿,略一犹豫,飞快的和王庸回了短信:“老王,今晚不行了,我要陪女儿。乖啊,允许你去找菲菲,但不准出去打野食。”

    平常怎么就没见你整天陪着女儿?关键时刻,却母性大发来着。这不是坑爹吗?还有,什么叫允许我去找菲菲?菲菲本来就是我老婆好伐?

    “妈,你在和谁发短信?”苏舞月感觉妈妈有些不对劲,随口问了一句。

    蔡慕云心一惊,啪的一下,肘子把笔扫在了地上。慌乱的,便要弯腰下去捡。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