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浴缸惊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最关键的是,蔡慕云还没办法声张。她也难以想象,如果宝贝女儿看到自己浴缸里。多出了一个男人后,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只好硬扯着有些僵硬的表情,笑着说:“挺舒服的,舞舞。对了,你功课做完了?”

    一直以来,蔡慕云都是竭力在女儿面前,做一个完美母亲的表率。她知道女儿虽然不说,却是一直在想念死去的爸爸。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里,女儿都是处在自闭之中。坚信认为,爸爸没有死,只是出海了,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

    最近这几年,她的那些症状才渐渐地消失,变得活泼而开朗了起来。这让她放心了许多之余,也是一直不敢去触碰女儿心中的那根禁忌底线。

    “也没多少了,先陪陪妈妈。”听她说舒服,苏舞月更是起劲了,在“她”大腿上,揉捏不已。只是捏着捏着,就有些觉得不太对劲,疑惑着说:“妈妈,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肌肉很僵硬啊。皮肤也很粗糙了许多。”

    躲在浴缸里的王庸忍不住暗自呻吟了起来,因为你这大小姐,捏的是我胳膊啊。就算是按摩,这力气也实在是太小了些吧?倒像是在挠痒痒,把他弄得是难受的很。

    “是啊是啊,最近有些累呢。”蔡慕云无奈的顺着女儿的话头说:“对了,舞舞,妈妈问你个问题。”

    “什么事情?”苏舞月边按着边说。

    “如,如果说。”蔡慕云微微脸红而尴尬地说:“妈妈说,只是如果啊?”

    “妈妈,你吞吞吐吐干什么?”苏舞月的小手开始向下按去。

    “舞舞,不要按了,妈妈好痒啊。”蔡慕云蓦然之间。感觉到女儿的手,已经在捏自己的膝盖处了。而她十分清楚的知道,自己膝盖内侧。恰好是王庸的某些关键性部位所在。

    “咯咯,母女两个,又有什么关系呢?”苏舞月不以为意的笑着说:“我帮妈妈你揉搓一下膝盖。”

    没办法了,蔡慕云决定厚厚脸皮,和女儿打个预防针了。至不济,让她生气的跑掉也是好的。遂红着脸,尴尬地说:“舞。舞舞。如,如果妈妈,妈妈找个男,男朋友的话……”

    “男朋友?”苏舞月的娇躯,一下子僵硬在了当场。漂亮的小脸蛋上刹那间血丝尽消。眼神迷茫而惊呼的颤声说:“妈,妈妈。你,你有男朋友了?”

    “我,我只是说如果。”蔡慕云看到她那副凄凄苦苦,惊慌失措的表情,心下也是暗暗一颤。急忙摇头说:“现在妈妈没有,只。只是……”

    “妈妈,你不要舞舞了?你不要爸爸了?”苏舞月似乎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这种打击,身体僵硬。都快有些语无伦次了。

    “舞舞,你,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吓唬妈妈啊。”蔡慕云猛地坐起身来。拉住了苏舞月的小手,同样是脸色惊慌地说:“妈妈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不是真的要找。”

    情急之下的蔡慕云,却是一时忘记了,王庸那家伙还躺在自己的肚皮上呢。哗啦一下,王庸的整个身子斜斜滑入水中,耳鼻嘴,也都浸入了浴缸中。

    好在王庸兵王的反应极为迅速,瞬间便闭住了呼吸。危险倒是没有,但心中却是开骂了起来。自己今天是倒了什么霉运啊?怎么一来到蔡慕云的家,就像是走进了战场一样?

    更让王庸哭笑不得的是,他的脑袋,竟然沉到了蔡慕云的双腿之间。这种姿势,着实太**,太霸气了。他简直要怀疑,蔡慕云是不是故意的?想要一蹦而起的王庸,还是强忍着了,暗道算了算了,舞舞那丫头最后两句话的表现似乎的确有些不对劲,现在不是给她更多刺激的时候。

    “妈妈,爸爸会回来的。”苏舞月小脸蛋上表情很僵硬,眼神空洞的说:“爸爸他只是出海了,他一定会回来的。妈妈,你,你可不能对不起爸爸啊。”

    蔡慕云脸色紧张万分,换做平常女儿敢和自己那么说话,说不定就会生着气斥骂了。但是,现在女儿的表现,似乎又是陷入到了几年前的状态之中了,现在这时候,也不敢再刺激她。只好按捺住心中的惊慌,柔声说:“舞舞,妈妈不找,妈妈这辈子都不会再结婚了。乖女儿,不要吓唬妈妈好吗?”在她心中,那是真心把女儿当做心肝肉,宝贝肉对待的。

    如果女儿有个什么问题,她这辈子活着,也就没了什么意义。至于不结婚,倒也不是开玩笑的。她其实也是一直都清楚的很,自己和王庸之间,是没有婚姻可能性的。其中的障碍,实在太多太多了。

    却也同时下定了决心,自己和王庸的关系,绝对不能让女儿知道。

    “哇~”苏舞月就像是刹那间回了神一样,趴在了蔡慕云肩膀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哭吧哭吧,哭出来了就好多了。蔡慕云这才明白,原来这些年来女儿一直没有提,并不代表她已经忘记那些了。只是那些情绪,一直被她强压在了内心的最深处而已。

    蔡慕云眼眶也是有些湿润润的,嘴角苦苦的,很想哭。但不是为了那个早已经死去很久的丈夫,他们之间的感情很淡薄,而且蔡慕云还有些怨怪他,怨怪他抛下孤儿寡母的。

    她心疼的,只是女儿而已。如果自己女儿是在健健康康家庭成长的,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那时候的她,也不是没有带她去看过心理医生,甚至国外最著名,最权威的心理医生都看过。

    但是苏舞月极度抵抗心理医生,而且她智商极高,除了爸爸的那件事情,自我意识非常强烈,小小年纪,心理防线很重。连心理医生用催眠术,都很难影响的到她。

    那对母女抱在一起伤心落泪,王庸又何尝好过?蔡慕云这娇躯向前一倾,简直就是要了王庸的老命,亏得她还穿了内裤,前倾也不是太厉害。否则,她蔡青天今晚就要达成水中颜骑这项伟大成就了。

    水中憋气,本就是特种军人的必备素质。王庸在这方面,也曾经创造过一些记录的。不过随着年龄增长,抽烟抽得多。在这方面,也是渐渐大不如以前了,很难再超过五分钟之类了。

    何况,如此强烈的刺激,也是让他心猿意马,内心燥热不安。

    越憋越难受,只得偷偷摸摸的,用脑袋蹭了她几下。想钻出水面,偷偷摸摸的喘口气。

    他这么一蹭,一阵酥麻难忍的感觉,袭遍了她的全身。她本身的年龄和身体状况,是逐渐往一个**巅峰攀爬而去的状态。加上最近不断尝到欲死欲仙的滋味,让她在这方面,也是愈发的难以自我控制。饶是此时此刻,却依旧忍不住的娇吟了一声。

    心下对王庸暗恼,都什么时候了,还要来撩拨自己?更是夹紧了双腿,示意他别闹了。

    她的反馈动作,让王庸有些晕了。开什么玩笑?让人喘口气也不行啊?难不成为了女儿,还真要憋死情郎不成?王庸这一口气,越憋越难。只得伸出手,硬是将她双腿掰开。

    脑袋,一点点钻出水面。呼,总算能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了。虽然夹杂着沐浴露的滋味,但无疑已经足够救命了。好在苏舞月正抱着母亲哭得很伤心,没有发现这一系列的动静。

    偷偷看了王庸的脸一下,蔡慕云也是猛地想起了这家伙不是外星人,也是要呼吸的,难怪这家伙刚才挣扎的那么剧烈。心下囧然好笑之余,也是微微有些歉然。为女儿担心的焦虑心情,也是冲淡了不少。尤其是王庸这家伙,在憋了半天的气后,竟然也没生气,还是没有惊动女儿。

    更是让她微微脸红,恍然想起了刚才的那个动作,实在太过**了。

    哭了会儿的苏舞月,情绪发泄了一下后,气色稍微好了些。推开了蔡慕云,眼睫毛颤抖着说:“妈妈,对不起,我刚才太激动了。我,我继续帮您按摩一下,我帮您捏一下脚。”说着,那双拥有着葱白玉指的柔嫩小手,向浴缸里胡乱抓去。

    蔡慕云一看她胡乱抓的方位,就暗道不好。一声不要,还没来得及叫出口时。苏舞月整个人的动作,一下子僵硬在了当场。她的小手,仿佛抓住了一个棉棉布料般的东西。

    但着还不是最主要的,主要的是,那层棉布下,似乎还藏着一个柔中带刚,刚中带柔的棍子。

    和她母亲蔡慕云不同,苏舞月虽无实战经验,但是硬盘里可是塞着看一百年也看不完的各种类型的动作片。在她紧紧捏了两下后,就娇躯一阵剧颤。小脸蛋通红,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母亲。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母亲竟然会在浴室里藏着这么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

    “舞舞,我……”蔡慕云心中咯噔一下,暗道,完了完了,让舞舞发现了。更让她羞愧难当的是,她仿佛感觉到了,舞舞发现的是什么东西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