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不错,我就是那奸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蔡慕云心中那个各种懊悔啊,早知道这样,躲什么躲啊?直接把这家伙剁碎了,扔在抽水马桶里冲掉不就行了。自己女儿那么单纯,可爱。竟然让她抓住了那个东西。

    王庸在感觉到自己命根被抓后,估计以苏舞月的精明,绝对瞒不过去了。索性从浴缸里钻出脑袋来,朝着她挥了挥手打招呼着说:“嗨,舞舞你好。”顺带,还挤了几下眼睛。本意,自然是要和她暗下沟通一下,免得一下子喊出他名字来,然后在蔡慕云面前露陷,把事情向着更加恶劣而难以收拾的方向推动。这一挤,倒是把沐浴露的泡沫水挤进眼睛里了,让他一阵难受酸楚,猛地眨眼想揉。

    岂料,他这钻出水面时,脸上沾着大片的泡沫。那副鬼样子,就算苏舞月想象力再丰富十倍,也认不出那是王庸来。何况,在她意识之中。王庸已经顺利大逃亡,不在她家中了。

    下意识的,她认为这就是母亲交的男朋友,还恬不知耻的带回了家,一起洗鸳鸯浴。这还不算,竟然让自己抓到了他如此恶心的东西。强烈的羞辱,愤怒感,让她一下子爆了起来。

    捏着粉拳,就近直接一拳捶了过去。

    换做平常,苏舞月就算再厉害十倍,加上突袭,也休想打得中王庸。可他恰好,被沐浴露迷了眼睛。猝不及防下,被粉拳直接打中了眼睛。眼睛是脆弱的,换做是谁被打了,也是眼冒金星。

    “下流!”苏舞月揍了人之后,还开骂了一句。这才对蔡慕云怒气冲冲的说:“妈妈,你,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这句话。就蔡慕云而言还能接受,女儿的反应在情理之中。但是苏舞月接下来一句话:“你自己等爸爸回来后,和他解释吧。”这就让蔡慕云面色苍白,心都碎了。原来女儿,一直以来都没有走出那个阴影。一直以来,她都是以那种方式欺骗自己,才能让自己内心真正达到平静。

    难怪,这些年来。她活泼了许多,开朗了许多……

    但越是这样。也越证明她越难从那个阴影之中走出来。

    看着女儿气愤的跑出去,蔡慕云也是急忙起身。裹了条干净的浴巾后,就一路追了过去:“舞舞,你听妈妈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苏舞月在客厅里,气愤不已的怒叫道:“你就是因为爸爸没回家。熬不住寂寞,偷汉子呗。”

    偷,偷汉子?浑身湿漉漉的蔡慕云,闻言面色煞白,摇摇欲坠。这些年来,她一直都保持着洁身自好,从不与男人交往。除了亡夫的家世。以及她自己的出身等等原因之故。最重要的,实际上还是为了女儿。

    女儿始终难以从那个阴影之中走出来,她也不敢妄提什么再找个男人之类的事情。否则,一旦把女儿刺激出问题来。就得不偿失了。她之所以敢和王庸有交往,除了种种巧合,和让她无法抗拒的诱惑之外。还以为女儿这几年大了,懂事了。只要不被她知道。偷偷摸摸的,也不会出什么太大的问题。

    岂料。这问题一下子就出来了。

    “舞舞,你怎么能这么说妈妈?”蔡慕云又是生气,又是担心。怒声说:“舞舞,你一直都是个聪明的女孩。你现在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你自己明明是知道的,但是你一直在逃避。妈妈告诉过你,做女人,要坚强。不管面对多少风浪,都要笑着迎面而对。你现在,应该学着接受现实了。”

    “接受现实?”苏舞月也不哭了,开始冷笑以对:“妈妈,你所谓的接受现实。就是让我接受你那个奸夫吗?对你的偷情行为,睁一眼闭一眼吗?如果是这样,妈妈我做不到。”

    蔡慕云倒吸了一口冷气,脸色愈发煞白了起来:“舞舞,你太让妈妈失望了。这么多年来,妈妈始终宠你,爱你,当你是我最心爱的宝贝。难道,妈妈对你的爱,还弥补不了你死去那么多年的爸爸吗?”

    “爸爸没有死,他是出海了,去了很远的地方。”苏舞月就像是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咪一般,跳了起来:“这是你告诉我的,是你亲口信誓旦旦的告诉我的。我相信,相信他还活着。总有一天,他会开着大船回来看舞舞,一家人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妈妈,你也太让我失望了,才那么几年,你就熬不住了。我走,我要去爷爷奶奶家,不要再和你生活在一起了。”

    她的眼神,格外的抗拒而愤怒。仿佛在剧烈抵抗着蔡慕云试图破碎掉她梦的行为。

    蔡慕云一下子急了,急忙追了过去:“舞舞,你别走。是妈妈不好,是妈妈错了,妈妈不应该这样的。”一把抓住了女儿,狠狠地抱在怀里,焦急的呢喃道:“刚才妈妈太冲动了,你爸爸没有死,他的确是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听得她如此道歉,苏舞月的眼神也渐渐恢复了些神采,母女之间,相依为命那么多年。纯粹以感情而言,那自然是极为深厚的。虽然仍旧很介怀妈妈“偷汉子”的行为,但是心中,却也是多多少少的原谅了些她。毕竟,爸爸离开已经那么多年了。妈妈把自己拉扯大,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妈妈,以后不要这样子了好吗?把那个男人赶出去,以,以后,再也,再也不要和他来往了。”苏舞月呢喃着说:“你放心,舞舞这件事情会当做不知道的。就算是爸爸,舞舞也不会告诉他。”

    蔡慕云在笑,笑得很苦,也很艰难。想答应吧,又不舍得王庸。但不答应吧,怕是今天过不了女儿这一关。心中权衡了一番,终究还是女儿在在心里面占据了很大的上风,刚想点头答应下来的时候。

    “老蔡,这是行不通的。”王庸低沉的声音,从浴室旁,传递了过来。

    母女两个纷纷回头,盯着了王庸。好在他怎么说都是个军人。在穿衣服方面如果讲究速度起来,那可是非同凡响的。还有闲暇点了支烟,悠哉悠哉的踱步而来。

    “大叔!”最震惊的,要数苏舞月了。只见她面色在瞬间连变了数下,还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情况。颤声道:“这,这怎么可能?刚,刚才在浴室里的,是,是你?”

    “不错,舞舞。”王庸面色沉稳,坦然承认。事实上到了现在这种情况下,想不承认都不行了。坦坦白白的说:“我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奸夫。也就是你妈妈的男朋友。”

    这句话,就像是一道惊雷一般,狠狠的砸在了苏舞月的脑袋上。轰得她是愣在了当场,饶是她想象力再丰富,也没料到。刚才那个在浴室里被自己含怒打了一拳的奸夫,竟然会是他。

    蔡慕云也是有些直发愣,这个情况,怎么会如此的诡异?听他们对话的口气,似乎还认识?只是现在也顾不得这个了,眼见着王庸如此刺激舞舞,急忙低呼说:“王庸,不准你这么说。我,我和你只是普通朋友。”

    “蔡慕云,我说过,那样是不行的。”王庸平静地说:“舞舞她很明显是接受不了现实,自我制造意识假象来欺骗自己。如果一直任由她这么下去,非但让她不会有好转,反而会越来越相信那是真的。而且,这种对于无法接受事物的心灵逃避,只要得逞这一次。以后再碰到困难,会更加容易去逃避。时间一久。很多东西,她都会分不清究竟是现实还是虚幻。正如你刚才所说,她现在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你那么溺爱着她,等于是害了她。必须让她清楚的知道,什么是现实。现实就是,她爸爸已经死了。”

    “你胡说,臭大叔,坏大叔。”苏舞月气得脸色发白,眼泪飞溅。冲了上来,朝着王庸不断挥拳头:“我恨你,大叔。你骗我,我爸爸根本就没有死。”

    王庸任由她捶着自己胸膛,让她发泄,直到十来秒钟后。他猛地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腕,那双有些沧桑而深邃的眼眸,死死的盯住了她的眼睛说:“苏舞月,你爸爸已经死了。死了很多年了,如果你不能坚强起来,只会让那些爱你的人伤心,只会害了你自己。”

    “你胡说,胡说。坏大叔,我恨你,舞舞不喜欢你了。”苏舞月眼神之中,充满了强烈抵抗,悲愤欲绝的挣扎着说。

    “其实你自己内心深处,知道这是个事实的。”王庸丝毫不为所动,淡然地说:“只不过,你自己一直接受不了现实,所以拒绝承认。任性,是没有用处的,没有人可以让你爸爸复活。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地生活,开开心心的活下去。让你爸爸在九泉之下,也能得以安眠。”

    “大叔,你又知道什么?”苏舞月原本那双清澈的眼眸,布满了血丝,用几近咆哮的声音吼道:“你不懂的,你永远不会懂。爸爸没有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