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 惹火烧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老,老牛吃,吃嫩草?蔡慕云就像是五雷轰顶一般,被雷的是外焦里嫩,脚步踉跄,眼泪都快掉了下来。悲怒交加地说:“舞舞,你,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妈妈?”

    王庸也是被这话雷得不轻,啥时候自己,竟然也能背上嫩草的衔头了?

    “本来就是,妈妈你和大叔偷偷摸摸勾搭成奸。”苏舞月很不服气的气鼓鼓地说:“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做的不对,现在,你还要用霸权主义来抢女儿的男朋友。”

    男朋友?王庸额头流汗不已,自己什么时候成为她男朋友的?

    “你,苏舞月。你翻了天了。男朋友,好,好一个男朋友。”蔡慕云气得脸色铁青,开始四下张望,寻找趁手的东西准备抽人了。

    “妈妈,你就算是打死我也没用,真爱是拆不散的。”苏舞月直接冲上去,挽住了王庸的胳膊,将她比小笼馒头大不了太多胸脯,狠狠地压在了王庸的胳膊上:“大叔,我们私奔吧。”

    “舞舞,你可别乱来啊。”王庸被她雷得不轻,哭笑不得地拦住正要发飙的蔡慕云:“老蔡,咱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舞舞的年纪,正是处在叛逆期,你越打她,她越犟。舞丫头,快和你妈妈道歉,小屁孩的,懂什么真爱?”

    “姓王的,谁要你来扮好人了?”蔡慕云已经拿了根笤帚,俏脸布满了寒煞。对着王庸冷笑着说:“你给我让开,这些年来,都是我太过纵容她了。以为她已经长大了,懂事了。谁知道。小小年纪,竟然在外面找起男人来了,还找了个老男人。”

    老,老男人?王庸的嘴角一抽搐,不带这样埋汰人了,我这三十岁还没到呢,顶多只能因为风吹雨淋得多,长得老相了些。

    “蔡慕云,麻烦你在教育我的时候。也看看自己站的正不正。”苏舞月也豁出去了,昂首挺胸着说:“我和大叔到现在为止,都算是清清白白的。但是你呢,哼。竟然带着个野男人回家,还一起洗鸳鸯浴。我那可以算是谈恋爱。可是你呢,你那叫偷人,偷野汉子。”

    偷,偷汉子?还是野汉子?这屁大点的孩子,都是哪里学来的这么些东西?气急败坏的蔡慕云直接拿着笤帚抽了过来,但是苏舞月机灵的很,往王庸后面一躲。“啪”得一声。笤帚柄直接抽在了王庸胳膊上。这一下,抽得还不轻。惹得王庸直瞪眼:“老蔡,能不能麻烦你抽准一点?别往我身上招呼。”

    “抽她我心疼。再说了,她成天和你这种老流氓混在一起。都是给你带坏的。”蔡慕云没好气的朝他一白眼:“我说你什么事情不好干,偏偏勾引高中女生?”

    我了个去,王庸一头瀑布汗。这对母女还真是霸气。尤其是蔡慕云,三两下的就开始把战火往王庸身上烧。虽然他皮厚肉糙。抽着也不疼。却是气不打一处来:“蔡慕云,感情你家闺女是爹生娘养的。我老王就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是吧?再说。你这样教女儿不行的。又想抽,又觉得心疼舍不得。如果你实在舍不得,我替你抽。”

    “大叔~你说什么呢?”躲他背后的苏舞月,生气的拧了他腰肉一把:“我们两个现在属于一条阵线上的人,怎么能内讧?”

    蔡慕云也是忿忿的说:“我在这教训女儿,要你来多嘴干什么?我生的女儿,只有我能打。”

    “得,你们母女够霸气的。”王庸伸手把苏舞月拽了过来,送到了蔡慕云面前,笑着说:“你慢慢训,慢慢打。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家了。”

    “大叔,你太不讲义气了。”苏舞月嘟囔着叫道:“你这种行为,叫出卖。不行不行,你要走了,妈妈肯定会把我打死。大叔~今晚我和你回家睡吧。”

    “苏舞月,你给我闭嘴。”蔡慕云一把拽住了她的耳朵,摁在了沙发上:“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敢再挪半下屁股,我就打断你的腿。你别以为我做不出来,与其让你跟着个老男人走,我还不如当没生你这个女儿。”

    苏舞月见老妈的表情极度严肃,知道她这肯定是动真格了。屁股坐定后,便不敢再胡乱挪窝了。只好一脸委屈和希冀的,用眼神向王庸求救。

    “王庸,你也给我先站住。”蔡慕云脸色冷静的盯着他,沉声说:“我只有这一个女儿,我以后不准你再碰她半下。你认为我讲理也好,不讲理也罢,事情就这么着了。”

    “老蔡,你这个不太好。”王庸皱着眉头说:“舞舞不是小孩子了,她有自己选择交朋友的权力。你这样干涉太过了,反而会激发她的逆反心理。你你放心,我真的是当她侄女辈看待的。”

    “还有,我们之间的关系,到今天为止结束。”蔡慕云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强烈的不舍之色。但是很快,又决绝非常。为了女儿,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哪怕是放弃这辈子让自己,真正心动的唯一一个男人。她的声音变得愈发冷淡了起来:“以后,我们两个之间连普通朋友都不是。你别来找我,我也不会去找你。”

    王庸一怔,随即耸肩讪笑着说:“蔡书记,正如我和你说过的。只要你不愿意,我是绝对不会来勉强你的。既然你作出了这个决定,我相信你是认真的。那么,再见。”

    说完之后,王庸又朝苏舞月挥了挥手说;“舞丫头,我先走了啊。”

    “大叔~”苏舞月脸色戚戚然了起来,流露出了强烈的不舍。但是碍于老妈刚才的话,她倒是真不敢挪动屁股。只好委屈的眨巴着眼睛说:“大叔,今天是我不好,我不应该用那些事情来刺激妈妈的。以后,你还会带我一起玩吗?”

    “那是当然。”王庸抽着烟,笑呵呵地说:“只要你不像蔡书记一样说要和我绝交,老死不相往来之类的话。我会一直当你是朋友,伙伴的。”

    “王庸,你……”蔡慕云气得直跺脚:“我不准你和舞舞来往。”她原本就是为了女儿,才下定决心和王庸绝交的。哪怕是普通朋友,她也不敢和他做,深怕做着做着,自己又是会忍不住。

    苏舞月欢乐的表情,才刚绽放开,就又僵住了,哭腔着说:“大叔~”

    王庸没有多看蔡慕云一眼,反而是朝着苏舞月继续挥手说:“你放心吧,我这人,说话向来算数。我们堂堂正正的交朋友,别说一个区区区委书记了,就算是国家主席来阻挠都没用。”

    “大叔,你真酷。”苏舞月一下子眉开眼笑了起来,欢喜而开心的说:“那,大叔你早点休息去吧,明天你还要上班呢。”

    “王庸,你这是什么意思?”蔡慕云怒声说:“我说过……”

    “你说过就说过呗,很稀奇吗?”王庸叼着烟,抢白着说:“你以为我是你的属下吗?还是天真的以为,你一个区委书记,就真的能一手遮天?对我这个小老百姓为所欲为了?我不听你的话,你还是不是准备打电话给警察把我抓紧派出所殴打一顿,然后送进监狱里去啊?你还真以为每个人都像那个小陆啊什么的,要来抱你的大腿?”

    “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说话?”蔡慕云气得俏脸煞白。

    “我们连朋友都不是,凭啥不能对你这么说话?”王庸朝苏舞月挥了挥手,直接拧开大门闪人,哪管蔡慕云在那里气得直跺脚。

    就算是连王庸也是不得不承认,这个蔡慕云是个极品熟女,漂亮妩媚,风情万种。但是毕竟当官当久了,骨子里就透着一股强势。平常倒是能被她自己的高素质给遮掩住,但是一旦遇到了什么矛盾冲突,这种强势就会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

    王庸倒也谈不上什么反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性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合得来就合,合不来就分,没有什么可以拖泥带水的。

    坐电梯一路而下,出了小区门口。刚想拦一辆出租车回家时。却是见得一辆出租车,停靠在了小区门口。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西装革履,却又喝得醉醺醺的年轻男子。

    如果换做是不认识的人,王庸自是不会理会。但是这个年轻的男子,却是和王庸有过几面之缘,今天吃午饭的时候还起了冲突的陆秘书。

    今天他被蔡慕云训斥,赶走了。如今又喝得醉醺醺的来到了蔡慕云的小区。让王庸不得不微微有些警惕,先坐上了车。

    几乎是与此同时,在蔡慕云家里,母女两个现在也是正在展开一场激烈的争辩。都是个性比较强烈的女人,在自己所坚持的问题上,互不相让。

    当门铃响起的时候,苏舞月想也不想的说,是大叔回来了,一定是来带她走的,然后跑去开门。

    “苏,苏小姐。”喝得醉醺醺的陆秘书,有些谄媚而讨好的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