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原来是姘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王庸的声音,落在了蔡慕云和苏舞月母女两个的耳朵里,简直就像是一轮仙音。那声音,似乎是从厨房方向传过来的。母女两个,一个被捆绑塞住了嘴,一个却是春情勃发之中。

    但是她们,都纷纷将脑袋转向了声音来源。各自眼神之中,都露出了无比惊喜之色。

    蔡慕云原本已经想认命了,只要解除了这次危机之后,就会让那个小陆付出天大的代价。她才不会管艳照还是视频的威胁呢,别说因为视频问题不当那个区委书记了。就算是豁出去性命不要,也要毁掉那个陆狗贼全家,甚至是他背后的那些人物。

    其实说起来,那个小陆终究还是太过小瞧了蔡慕云。以为她会为了名声,为了官职,为了人生而一次次向自己妥协。但是他却压根不知,唯一能让蔡慕云妥协的,便是自己女儿的性命。

    “呜呜~”苏舞月扭动这娇躯,看着从厨房间里悠哉悠哉走出来的王庸,呜呜直叫。而蔡慕云,眼眸中却是妙波直转,恨不得立即扑到王庸的怀里,狠狠地捶他几下。来就来呗,还问药从哪里买的?怎么,也想学着人干坏事啊?

    当然,悲催的陆同学,也是紧张万分的盯着王庸,腿肚子颤抖了起来。他没办法不紧张,他是个专职公务员。淫贼这项工作,只是兼职而已。还没达到在作案时,突然出现了如此大的意外,而泰山崩于前不改色。

    “你,是你……”对于来人,小陆那是印象十分深刻。就是他,就是这个破保安。才是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如果不是因为他,蔡书记又怎么会对自己心生厌恶,要赶自己走?如果不是他,自己又何必如此铤而走险?

    惊恐之余,让陆同学的怒气值蹭蹭蹭的往上直飚,掏出了弹簧匕首,气势汹汹的朝着王庸怒骂:“你这个畜生,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畜生?”王庸一脸无辜的摸了摸鼻子,奇怪地看着他说:“喂喂。陆秘书啊。我这么一个正直,善良,有为的好青年。怎么就是畜生了?貌似你干的那些事情,才能叫畜生吧?”

    蔡慕云要晕了,王庸你来了干嘛还不赶紧动手。非要啰里啰嗦个什么劲?应该直接偷偷摸摸从背后干他一下的喔。蔡慕云春意盎然。夹紧着双腿不断摩擦,同时还有空在心里埋汰王庸有那么好的战术机会不用,竟然还和人讨论起谁才是畜生来?

    苏舞月倒是无所谓,她知道大叔本事的。只要他来了,局面就彻底扭转了。别说那个陆畜生手上拿的是匕首了,就算他拿着把机关枪,也是无济于事。但是嘴里塞的东西。实在难受,呜呜。

    “放屁,要不是你这个垃圾破保安害我,我又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陆同学理所当然的把所有问题。都归咎在了王庸身上。

    这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群人,习惯于自我为中心。做错了事情,总喜欢推卸责任,把原因放在别人的身上。对于这种没头脑的东西。王庸都懒得理他了。

    “舞舞啊,怎么才一会儿没见。搞得那么狼狈啊?”王庸仿佛丝毫没有将陆同学放在眼里,抽着烟,踱步走了过去,摘下了她嘴里塞着的步。

    “大叔,呜呜,你总算来了。那坏蛋欺负舞舞,还欺负妈妈。你,一定要为舞舞出气。”苏舞月惊喜交加之下,开始向王庸撒娇了起来。

    “笨蛋,怎么会放他进来的?”王庸没好气的赏了她一个爆栗:“半夜三更的,随便放人进家里,有没有长脑子啊?这幸亏我防了一手,不然岂不是要倒霉?”

    “呃,这个是我不好。我以为是你回来了嘛。”苏舞月脸红不已,尴尬的道歉着说。

    “喂,姓王的保安。”陆同学被无视的直接光火了,尤其是听他们交谈的口气,貌似还很熟悉。还有那句回来?难道是说,在自己来之前,他刚刚离开不成?半夜三更的,这姓王的出现在了只有蔡慕云母女两个的家里,这简直是在挑战陆同学的想象力。但现在,更多的是愤怒,把匕首指向了蔡慕云:“破保安,你给我住手。否则我就把匕首往她喉咙里捅进去。”

    就算是蔡慕云如今欲火中烧,也是忍不住对王庸狠狠丢去一个白眼。刚才明明有很好的制住歹徒的机会,却不用。结果现在可好,自己又被陆狗贼挟持了,情况急剧恶化。

    “貌似你挟持的是你自己领导吧?”王庸叼着烟,拿了把厨房里顺手弄的水果刀,帮苏舞月挑开了绳子。满不在乎地说:“你们自己窝里斗,关我屁事啊?凭什么要拿你领导的命来威胁我?”

    陆同学傻眼了,没料到王庸丝毫不关心蔡慕云的命。那他这一刀,不知道该捅进去,还是不该捅进去了。他清楚知道的,如果自己这一刀捅进去,自己这辈子就彻底完蛋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姓王的,自己已经对蔡慕云得手了。到时候再以艳照,视频之类的威胁她。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他心中对王庸是那个恨啊,又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可怜的陆同学,又哪里知道?王庸的出现,虽然救不了他,却是救了他全家人的命。蔡慕云是个什么样的脾气,平常就连王庸都得让她三分。这要把她惹毛了,拼命了。只要女儿性命无忧,她保管是各种狠招手段都用的出来的。陆家在华海市那点点小势力,肯定会被她不计后果的抹平掉。

    蔡慕云也是一愣,但转念一想就明白了王庸的话。之前自己说过,和他连普通朋友都不算了。自然而然,他不救自己,也是在情理之中。再好心的人,也不会为了一个连普通朋友都不是的人,去和歹徒拼命的。但是知道归知道,王庸的冷酷无情,让她被一阵强烈的酸楚侵入了心扉,难受得眼眶都有些湿润了。

    “大叔~”苏舞月怔了一下后,也是有些生气了:“现在不是怄气的时候,你怎么能那么无视我妈妈呢?”

    “舞丫头,人言道一夜夫妻百日恩。”王庸叹了一口气说:“你们家蔡书记,这一翻脸起来,什么都不管不顾。可怜我老王,就像是块一次性抹布,被她用完了就毫不留情的丢到了垃圾堆里。就算是一块抹布,也是有自尊心的。总不能被扔了,还诞着脸,屁颠屁颠去贴她冷屁股吧?”

    王庸的这番话,让苏舞月震惊之极。不是自尊心之类的。而是从其中的内容中推断……捂着嘴,气鼓鼓地说:“大叔,你真的和我妈妈上过床?”

    同样有类似反应的,却是陆同学。他没有经历之前的一幕,对此惊人噩耗,他更是惊讶之极。这是怎么都想不到的事情,一直以来,都风评极好,没有任何作风问题的蔡书记,竟然和这么破保安有一腿?

    这让小陆的心里头,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的不是滋味。心中的女神,竟然早就已经给人上过了,嫉妒,剜心一般的嫉妒。但更多的,却是愤怒。怪不得因为自己对那个破保安上腔后,蔡书记竟然如此责备自己?原来,那是在护着自家姘头啊。

    “蔡书记,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说我怎么做出了一点点小事,你就对我如此绝情?”小陆狞笑不已了起来:“这件事情可是大新闻啊,蔡书记为了讨姘头欢心,竟然要贬斥自己的秘书。一旦传了出去,蔡书记我看你还怎么做官。”

    “这书记不做就不做。”心中的酸楚,多多少少减退了些身上越来越炽热的欲火。蔡慕云被王庸那番无情无义的话,惹得心头一片悲凉之余,倔强的火气已经燃烧了起来:“小陆,给我个痛快吧。我蔡慕云,才不需要那种人来救自己。”

    “杀你?”小陆狂笑不已了起来:“我才不会杀你呢。既然捏住了你的把柄,蔡书记,今天的事情就互相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吧。忘了告诉你,我一进来就开始录音了。刚才那一段,完全可以单独剪辑出来。你这种大人物,犯不着和我这种小人物同归于尽吧?”

    “喂喂,小伙子你做什么美梦呢?”王庸见蔡慕云如此情况下,眼神竟然还渐渐清冽,隐隐有泪水雾气在涌动,可见她心中的火气究竟如何之大。心下也是不由得微微一软,没好气的说:“你竟然还想着和平解决?你这可是强~奸未遂啊?顺便告诉你一句,监狱里那些伙计,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强~奸犯。不过很可惜,你没机会进监狱了。”

    说话间,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手中的水果刀就化作一道白色匹练。

    “啊!”的一声。可怜的陆同学,那只拿捏着匕首的手猛地张开,鲜血飞溅。咣当一下,弹簧匕首落在了地上。水果刀,爆发出了恐怖的穿透力,刺穿了他整只手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