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五章 保管你不受欺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十亿现金?”王庸正在牛饮着一杯啤酒,猛地听欧阳菲菲说起这事的时候,差点一口酒呛死。瞪着欧阳菲菲说:“你大中午的找我出来吃午饭,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事?”

    王庸也算是个见过钱的人了,多少毒品堆在自己面前。也是半点不心动,一把火下去付之一炬。而前些时候,高虎拿出一袋子价值上亿的钻石来贿赂自己,眼皮子也没眨一下。

    的确,这些年来在外面拼死拼活的接任务,靠着一场场恶战。王庸和兄弟们,也是积攒出来了一笔不菲的财富。但其中,多半都是投入到了保守基金之中。

    所滋生的被动收入,都是用来补助那些死去兄弟们的家人抚恤之中。尤其是当初跟随王庸杀出国门,死掉的那几个兄弟,因为是罔顾军令的擅自行动,称不上是牺牲。没有被追认烈士,功绩。最后,只是以意外事故做了了结。

    对于那些兄弟们的家属照顾,抚恤,供养。王庸自然一力承担了起来,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追杀蝎子报仇。另一部分原因,便是为了能多挣点钱。养活一干兄弟,养活那些牺牲兄弟们的家人。

    可王庸和其他几个兄弟,除了能打能杀外,也没其他什么本事。理所当然的,便开始靠着打仗赚钱。从而渐渐的,名气越来越大,一发不可收拾。

    但即使如此,十亿,对王庸来说依旧是个非常巨大的数目。因为这些年来,王庸带着那些自愿跟随他的兄弟。他必须对他们负责起来,用最堂堂正正的方式去赚钱。而不是去偷,不是去抢。他知道,如果那样做。会让仅剩下的几个兄弟,灵魂真正堕落,从而走向不归路。

    当然,如果是一些不义之财。王庸和他兄弟们,通常都会选择赈灾,捐赠等等行为。不求别的,只求让兄弟们觉得,离开了部队,离开了缉毒。也能让自己的灵魂干干净净,心安理得的做个好梦。无怨无悔。

    但是现在,这败家娘们,竟然要花十亿现金去收购人家百分之十二的股份。这份魄力。还真是让王庸有些被吓着了。虽然明知道欧阳家很有钱,老岳父前些时候还大肆收购慕氏的股份。但没料到,竟然还有如此余力?

    “嗯。”欧阳菲菲见他被惊吓着了的模样,倒是没有意外。毕竟王庸是出身自军人和教师家庭,家里最大的资产就是母亲留下的那套房子。突然之间听到这么大的数目。不吃惊才叫奇怪呢。很理解的点了点头说:“王庸,大抵情况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些,因为你是家里的男人,这事关家里的事情,我必须和你商量。我们这边如果统一了阵线后,再去和我爸爸商量一下。”

    别看欧阳菲菲平常凶巴巴的。又经常和王庸闹冲突,闹别扭。但是在骨子里,经受家庭的熏陶下。依旧是个传统女性。否则,也不可能会到了这把年龄,还没谈过恋爱。

    而且,在发现和王庸之间,夫妻关系有些冷淡和不和谐后。又会对自己的行为进行反省。并积极做出改变。对于一些夫妻之间的态度,她基本上从母亲那里得到了延续。顶多就是大小姐做惯了。多多少少有些傲娇而已。

    “这个,钱是你们欧阳家的。”王庸喝了半杯啤酒后,略微犹豫的说道:“这个事情你也不用找我商量,直接找你爸吧。”

    欧阳菲菲一滞,眼眸之中似乎闪过一丝不悦,但还是被她强压了下来。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柔和些:“王庸,你是不是觉得和我们家之间有太多隔阂?你放心,我们家只有我一个女儿,是不会产生兄弟姐妹们之类纷争的。”

    “我的意思是说,这是你的钱,你完全可以自己做主。”王庸边喝着酒说:“你完全没有必要和我商量这件事情。”

    欧阳菲菲凝眸看着他,好半晌后才说:“在我们家里,如果碰到这么重大的事情不和你商量,我爸爸肯定会骂我的。另外,王庸。我们已经结婚了,我还请你能把我当做你的妻子看待。”

    “好吧好吧,既然你非要问我的意见。”王庸无奈的耸肩说:“我的意见是,去他娘的。看那小刘的德行,就知道老刘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了。像他那样老奸巨猾的人,如果真的有什么大利益,会让给你?菲菲,这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心下却也是感慨不已,钱这种东西,还真是越有钱的人赚得越多。

    想当初,自己母亲含辛茹苦的把自己拉扯大,那些钱都是一分一分赚出来的。除了当老师的那些死工资外,也像秦婉柔那样帮学生补补课,赚些外快。

    当然,这种行为教育部门还明令禁止,还只能偷偷摸摸做。但即便如此,她辛苦操劳了一辈子,也就攒下这么一套房子。还是当初房价便宜,单位的集资房,还贷了些款。

    现在想想,还真是唏嘘不已。而如今,她这个儿媳妇,开口就是十亿。如果她泉下有知,会不会担心的连觉都睡不着?这毕竟是她赚一百辈子,也赚不来的钱。

    “王庸,你的话很有道理。”欧阳菲菲正色地说:“这也是我为之担心的事情,不过,只要实实在在的股份到手,走正规程序和公正。倒也不怕他出什么幺蛾子。我坚信,凭着我的能力和努力,经由几轮融资。我们投入的十亿股份,会给我们成倍的回报。而一旦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话,至少会有数倍回报。而且,我们也无需太过担心亏损。就算我们的电商项目失败,毕竟慕氏集团底子和那么多资产摆在那里,再亏亏不到哪里去?”

    “如果慕氏集团出现重大问题呢?”王庸轻笑着说:“例如,被公安机关查封之类呢?”

    “这?”欧阳菲菲一怔,也许是她对自己做的项目,太有信心了。想过最恶劣的后果,也是电商项目失败,多亏些钱而已。而且,撑死了也就是亏个两三成。但是,没有往整个慕氏集团出现重大变故上去想。

    她沉默了足足十分钟,等王庸足足喝完两瓶啤酒后,才正色着说:“我在担任慕氏集团总裁前,已经研究过慕伯伯给我的资料了。慕伯伯在原始资金积累上,没有太大的问题。而这些年来的经营,除了众所周知的公关外,并无太大钻空子的现象。税金方面,像我们这种大集团,不是乡镇企业小作坊,都是按章纳税,经得起审查的。我实在想不出,公安部门为什么要来查封我们这种纳税大户。”

    “做任何事情,都是有风险的。”王庸剥了个梭子蟹,边吃边说道:“首先,这里是国内,一个官本位的世界。我们有很多法律和规章制度,都是橄榄核,模棱两可的东西。说你不违法,你违法也是不违法。但是要说你违法呢,像慕氏这种集团,总归能查到些漏洞出来。我给你举个例子,如果说咱们的市委书记诚心要搞死慕氏,你说他搞不搞得死?在正常层面上,慕氏压根就没法和他对抗,除非找到一尊比他更加强大的靠山。但是靠山什么的,哪一天要是突然倒了呢?”

    王庸的这番话,说的欧阳菲菲是寒毛直竖。有些不甘心的说:“难不成,我们正正经经做企业,就必须要去巴结权贵吗?”

    “呵呵,在这大环境里,光老老实实,正正经经做企业。你又怎么可能竞争得过那些钻空子,或是通过种种手段来挤压你的对手呢?”王庸耸肩笑道:“不过,你最近不是也巴结上了个权贵吗?这才几天啊,都一起喝茶好几次了。蔡慕云可是我们城北区的一把手,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她说了算。她要是肯罩着你,以后你在大街上,横着走路都没事。”

    “我又不是螃蟹,你才横着走路呢?”欧阳菲菲听他说得有趣,忍不住笑着白了他一眼。但是脸色又有些忧愁的说:“我和蔡慕云结交,那是觉得互相挺谈得来的,而不是要想着巴结人家。我希望的是平等交往,如果那样做,岂不是要低人一等?”

    “呵呵,和你开开玩笑而已。”王庸见她有些委屈,面无精彩的模样。脸色也渐渐严肃了起来:“菲菲,你家有你家的传统。而我家,也有我家的传统。你要做什么,只要对得起良心,任何事情都尽管去做。至于那些什么权贵啊,别去管他。刚才我说的,不过是少数而已。何况,就算真有不开眼的来乱找麻烦,只要你没错,蔡慕云这个做父母官的也不可能不尽尽义务。总之,保管你不会受委屈就是了。”

    听王庸说的真挚,欧阳菲菲微微黯淡的眼眸里,也是渐渐的放出了些光彩。凝望着王庸,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有和底气说这话。只是,心中却暖洋洋的很舒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