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灵魂的信念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老板,慕氏集团的事情,有确切的内幕消息吗?”

    “据说,安局长那边,已经掌握了许多确切的证据,我看这次慕氏悬了啊。我们持有的一些股份,怕是要泡汤啊。”

    “还是老刘路子野,消息广啊。这在事发之前,就把股份抛给了欧阳家,真是有先见之明。”

    “我看他是不讲义气,有内幕消息,只知道自己独享。”

    “人家也不是没办法嘛,百分之十二的股份,如果消息稍微透露一些,砸在手上可就麻烦了。不过这一次,老欧阳家算是亏大了。一小半家产全砸里面了。”

    “这可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啊,这欧阳菲菲的罪名一旦坐实了,可是要枪毙的,老欧阳可是只有这么一个女儿。”

    “作孽哟,我看欧阳菲菲,纯粹是成了替罪羔羊。这不,身为董事长的老慕,仅派了一个代理在国内。早就不知道到哪里逍遥自在了,依我看,肯定是坑了欧阳家一把。”

    随着公安局的安局长,半公开的宣布已经抓到了核心证据。慕氏集团的情势,一下子就恶劣了起来。慕氏集团虽然不是那些资产数百亿,上千亿的顶级公司。但是这么一个价值数十,近百亿的集团,已经够得着称是一个大型集团了。

    但凡大型集团,牵扯面都是方方面面,很是广阔的。各种大大小小的股东,简直不计其数。因为哪怕只有零点一的股份,也要几百上千万的价值。

    如今的慕氏集团处在了风口浪尖上,未来吉凶虽不能百分百肯定。但是根据眼前情形来看,绝对是凶大过于吉,很是险恶。各种流言蜚语的产生。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三天了,已经足足三天了。整个慕氏集团的运作,已经停止了三天。这不仅仅是直接利益的损失,还损失了许多名誉,以及客户对此的信心。

    最为惶惶不安的,要数那些中层员工和大小股东了。一旦慕氏集团被判定贩毒,或是协助贩毒,便会面临非常大的政治风险。对于一个对毒品管理极为严格的国家,贩毒抓到后。通常都是会被枪毙掉。

    而对社会造成的损失,也会由慕氏集团买单,当遭遇数量非常庞大的罚款后,慕氏集团现在存有的那些资产,恐怕会所剩无几。他们的那些股份价值。也会全部打水漂。

    在如此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恶劣形势下,不少小型,微型股东已经萌生起抛售股权的心思了。

    如此恶劣的形势,当然是有人在暗中不断推波助澜形成的效果。有刘栋的手笔,自然也有欧阳华的动作。其中,要数刘栋最为踌躇满志。一切的效果,都在朝着他预计的方向走。

    只要待得情势再恶劣些。恶劣些。他就能以极低的价格,收购大家手中的股份。尤其是欧阳家的那些股份,他完全有信心,以欧阳菲菲给自己的钱。收购他们手中所有的股份来,睡觉欧阳华那么冒险,又抵押又贷款的,将自家资金链绷的那么紧。这让他一进一出。等于白赚了数倍的钱。

    ……

    在欧阳家的别墅里,王庸和欧阳华这对翁婿。正在对酌而谈。看欧阳华的表情,哪里有半点这些天表现出来的那种方寸已乱的模样?

    “小王,在公安局里,是你走的门路吧?严律师告诉我,菲菲和她的几个嫡系属下。哪像是被公安局羁押啊?纯粹就是去度假休闲的,天天山珍海味的吃,还能上网娱乐。甚至,菲菲还从女子会所叫了些技师帮她做了头发和美甲……”欧阳华和王庸对饮着,平静的外表下,眼神仿佛对自己这个女婿有些捉摸不透。他究竟是如何做到?让那绝非善茬的安局长,把菲菲当成了圣母皇太后一般的伺候着。这得有多大的能量?

    “也就是拖了个朋友,和安胖子打了个招呼,我那个朋友能量多少有些大,安胖子不敢得罪而已。”王庸无所谓的笑了笑说:“倒是爸爸你这几天,怕是不胜其扰吧?”

    “呵呵,如果不是预先知道慕氏集团压根不会出问题,整个事件随时都能结束。我估计我这几天,想睡着都难。不过也好,危难之际显真情。在这个时候,最好分辨谁才是自己真正的兄弟。也希望自己这半辈子的人,没有白做。”欧阳华也是笑了笑,没有再在那个事情上去纠结。他是个聪明人,知道如果王庸能说的话,早已经说了。如果不能说,自己这个当老岳父的,追问太多,纯粹惹人生厌而已。

    听得他这话茬,王庸就知道了恐怕出了些让老岳父有些意料之外的伤感情的事情了。遂沉吟了一下说:“爸爸,人生在世,也用不着太过讲究烈火真情什么的,难得糊涂一下也是好事。”

    “没事,你不用为我担心,古人云,五十而知天命。我欧阳华也是五十好几的人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欧阳华潇洒的笑了笑说:“何况,人生真正有那么几个雪中送炭,在危难关头不离不弃的真兄弟,已经足以。狐朋狗友再多,也不过表面浮夸而已。”

    “这倒是,能真正生死相随的兄弟,有一个已经是弥足珍贵了,有两个那是不枉此生了。”王庸点头赞同,但又笑道:“不过少了许多狐朋狗友,人生也是少了许多乐趣。爸爸你在收购散股份上,资金还有没有短缺?有的时候,就不必太去考验友情了。真金之所以珍贵,那是因为数量稀少。”

    欧阳华深深地看了王庸一眼,笑了起来:“你小子,好吧,我给你一次赚养老婆钱的机会。你有多少本金,都拿出来吧。如果够用的话,我就不去用真火熬炼我那些“兄弟”了。”

    “多没有,十亿八亿还是有的。”

    “什么?”欧阳华真的是有些震惊了,一直以来,都是听老慕说王庸的种种好,这个年轻人不一般之类。由此。欧阳华也从未把他当做普通的上班族青年看待。

    但原本以为,自己这个女婿能拿出几千万来,已经顶了不起了,毕竟从来没看到过他做事业之类。十亿什么的,的确有些夸张了。这还不是资产,而是资金。

    这好女婿,究竟是干了些什么?才赚到那么多钱?欧阳华惊讶之余,心下也是暗自嘀咕了起来。自己在他这把年纪的时候,还在为第一桶金奋斗呢。

    可惜,连欧阳华都不能真正了解这女婿。王庸的钱,至少每一分都是来得堂堂正正,干干净净的辛苦钱。这还是刨开掉那些不义之财,以及每次任务收到款项后,其中一大部分都用在了抚恤基金上。

    很好理解,他在任务过程中,通常都能碰到两种钱。一种是任务过程之中,那些黑金,赃款,等等不义之财。都会打入专用基金,用来赈灾,救助难民,以及用于教育事业。

    第二种钱就是来自于雇主的酬金,任务所得的干净钱。这部分钱,有一大部分用于抚恤基金上。让那些跟随自己而死去的兄弟家人,有个这辈子衣食无忧的生活。

    之所以要腔调这部分钱的干净,那是王庸希望那些堪称背叛了国家,最后跟随自己的兄弟,在灵魂深处,还是有那么一份自豪,骄傲,信仰。念头也能纯净,内心通达。而不至于发生灵魂堕落,自暴自弃的现象。

    事实上王庸这一步走得非常对,有太多的雇佣兵,最后没有死在敌人的子弹上。而是失去了信仰,迷失了灵魂,不知道自己是为何而战,最后,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堕落了,死掉了。

    至少,王庸敢保证,自己那些兄弟,对于自己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骄傲,为自己的行为,也是感到自豪。到了他们这种层次的存在,钱,已经往往不是太过重要的东西了。

    仿佛是看穿了老岳父的念头一般,王庸将半杯白酒一饮而尽,眼神之中充满了一股独特的骄傲和自信:“爸爸,我这些资金的来源,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如果王庸不顾一切的拼命捞钱,甭管什么钱都往口袋里塞。那么,他在外面这些年来赚到的钱,又何止区区如此?肯定是眼前的十倍,几十倍,甚至有可能是上百倍。

    但是,那些钱到手了又如何?再纸醉金迷,也是花不掉那些钱的。恰恰相反,那些钱只会给他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和沉重负担。让他在黑暗中行走的灵魂,失去了信仰,迷失了方向。

    欧阳华这才是真正吃惊了,怔怔的看了他好一阵,仿佛是感受到了他眼神中纯净之极的骄傲。让欧阳华在不知不觉中,也是有些自惭形秽。王庸说的是真的,否则不可能有如此发自内心肺腑的骄傲和信念。

    “好,好,好。”欧阳华连续赞了几声,眼神中有些光芒:“我开始理解老慕的想法了,王庸,你真的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