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蔡书记,你好邪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淫贼?”蔡慕云对他俏眸一横:“朗朗乾坤,除了你之外,又有哪个淫贼敢跑我这办公室来?你这胆子,可真是逆天了。我们区委区政府,可是有武警执勤的,还有一些监控。你这么乱闯,就不怕被抓起来?”

    “开什么玩笑,这里满院子都是人民公仆。”王庸谑笑着说:“我可是人民的一份子来着。来,我的仆人。给爷敲个背,捶个腿。”

    “敲你个魂灵头。”蔡慕云也是被他惹笑了,刚才因为极耗精神而有些疲惫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许多。不过这人,还真是不能给他好脸色。否则他就会像是蔓藤植物一样,一个劲的顺杆子向上爬。没好气的说:“茶几上有茶叶,红茶绿茶都有,自个儿沏吧。免得说起来到了我这办公室,连口茶都不舍得给你喝。”

    说起来,蔡慕云对他还是有些生气的。这家伙,竟然一声不吭的和自己女儿勾搭混在一起去了。你说你一个沧桑的连鱼尾纹都有了的老男人,和一个高中小女生瞎混,丢不丢人啊?

    亏得她回头几次三番的对女儿威逼了一番后,发现两人其实并没有发生过些什么。否则以蔡慕云的性子,就算王庸救过自己的命。也会找把枪过来,把他突突了算。

    “奢侈啊奢侈。”王庸泡茶的时候,发现随意丢在茶几上的茶叶,无一不是几百上千块一两的极品好茶。边沏了一杯后,美美的享受着说:“难怪现在的人,削尖了脑袋要当公仆。这待遇,这生活,啧啧。我们这些做主人的,得奋斗几辈子才能过上这种日子啊?要不咱换换,我来当仆人……”环顾着四周。打量着那些低调奢华的装饰。

    “你还有完没完了?”蔡慕云红着脸,有些恼羞成怒的抓了个笔筒就砸了过去:“你今天闲着没事,就是来对我毒舌的吧?”

    王庸笑嘻嘻的接过笔筒,放在了茶几上后说:“我也就是逗着你玩呢,看把你气的。”

    “哼!”蔡慕云仿佛只有好王庸在一起的时候,才会露出这副娇柔女人姿态,坐在了办公椅上,脸色不善的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没事的话就赶紧滚,别来打扰我工作,我忙得很。”

    “是是。您蔡青天身为一方父母,日理万机什么的。”王庸笑呵呵的凑了上去,坐在了酸枝红木的办公桌上:“就是听说你最近身体不太好。特地来看看你。”

    这话说的,让蔡慕云心头的气一下子消了泰半。算你这家伙,还算有点点良心:“嗯,那就多谢你了。我也不知道怎么着,最近一直失眠。精神状况欠佳。还有,这办公室里的东西,都是我前任留下的。他是高升了,两对金龙说是送我了,我也不好随意都撤了,影响不好。也怕其他下面的同志们猜忌。我这初来乍到,还是要以团结大家为主。”

    虽然蔡慕云压根无需和他解释什么,但是下意识的。还是不自觉的解释了一下。免得这家伙,以为自己是个喜欢搜刮民脂民膏的贪官。用老百姓的钱,为自己打造奢侈享受什么的。

    “别紧张,我还不了解你吗。”王庸呵呵一笑着说:“你自己的身家本身丰厚的很,都说了你是青天了。瞎紧张个什么劲啊?”

    “我紧张什么?对你我需要紧张么?”蔡慕云娇哼一声,蓦然想到了些什么。脸色有些发白而不善的说:“对了,你从哪里知道我身体不好的?”

    “这个……”王庸尴尬的干笑了两声说:“路过十九中的时候,刚好碰到了你家那个小丫头。”

    “装,你就给我玩命装好了。”蔡慕云气得脸色发白,娇躯直颤,伸手朝他耳朵上揪去:“姓王的,你是不是还瞒着我,和苏舞月偷偷摸摸联系着?”

    “喂喂,你们母女两个怎么一个德行?”王庸一个闪身躲了开去:“你家宝贝女儿吧,不准我和你联系。而你呢,却不准我和你女儿联系。一个个都蛮横霸道的要命。”

    “怎么?”蔡慕云这会儿,哪里还有半点区委书记的威严气势?对着王庸凶神恶煞,张牙舞爪的说:“你都已经把我这个区委书记弄成了个小三了,怎么着,你还想连我女儿一起打包带走?”

    “噗!”王庸差点一口老血喷死,愁眉苦脸着说:“蔡慕云,你讲讲道理好伐啦?什么小三小四的,多难听。我们两个当初可是默认的,大家只是男欢女爱,不会涉及到家庭的。”

    蔡慕云俏脸一红,气不打一处来,羞怒交加的说:“好哇,只是男欢女爱,不讲感情的姘头是吧?老娘现在不爽你了,不干了。滚吧,滚,以后别让我再瞅见你。咳咳~咳咳。”

    一连串剧烈的咳嗽声响起,让她难受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哎哟,你看看,怎么都不注意点身体?”王庸见状,急忙凑了上去,揽住了她腰。拍着她后背关心的说:“好了好了,别气了,刚才我也只是一时气话,消消气啊。”

    “不准你碰我。”蔡慕云挣扎了一下,俏脸愤怒的说:“给我滚远一些,好好当你欧阳华的女婿去吧。我就算气死了,也不用你来负责,反正我们只是合得来就合,合不来就散的姘头。”

    “你看看你,堂堂一个书记,怎么开口一声姘头,闭口一个姘头的。”王庸佯装责备的说:“多少也要注意一下影响吧?这要是给人听去了,多损你的威严啊?”

    “要你管么?”

    “是是,不用我管,不用我管总行了吧?不过你的身体总得注意点吧?”王庸从头到尾,没有肯放开她,而是顺势坐下,将她抱在了身上。用巧劲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帮她捋气化痰。边温柔的说:“旁的没什么,身体总是自己的。”

    几次三番的发怒,还是被他温柔对待。尤其是他的拍打,仿佛极有讲究。蔡慕云很神奇的感觉到,胸口闷着的一股气,仿佛在他一次次巧妙拍打,震荡之中,消散了许多。呼吸之间,有一股畅快淋漓的感觉。

    这家伙,到底还有多少神秘的本事啊?说起来,这会儿她的心气已经顺了不少。甭管怎么样,至少看起来这家伙,还是很关心自己的。见得自己身体不舒服,哪怕是被自己骂几声,他都不是太在乎。

    不过,这么轻松的给他好脸色,可是不行的。蔡慕云深知驭下之道,继续脸色不好的说:“姓王的,你一天到晚和我女儿联系,是不是真的打着母女兼收的鬼主意?”

    “又来了。”王庸一拍额头,没好气的说:“蔡慕云,你得让我解释多少回,你才满意啊?我没打这种主意。”

    其实蔡慕云还是信他说话的,毕竟这家伙,如果真有那方面想法,估计连掩饰都掩饰。

    “算你还识相,不过甭管你心里有没有想,如果你敢做。我蔡慕云就算是拼着性命不要,也要拉着你一起死。”蔡慕云恶狠狠地威胁着说。

    “喂,别威胁我。”王庸瞪眼着说:“我这人,最怕人威胁我了。”

    “我也不是在威胁你,我说的是事实。”蔡慕云也是极为心疼和宝贝女儿,这是她的逆鳞,一碰就炸毛。

    “好哇,本来我也是没有这方面想法的,不过你们母女两个一天到晚都提醒我这件事。”王庸装模作样的哼声说:“倒是激起了我的兴致,回头我把那丫头弄上床去,尝尝滋味。”

    “姓王的,我和你拼了。”蔡慕云气急败坏的朝王庸扑去。

    王庸直接反手将她抱住,压在了那张红酸枝的大型办公桌上。一只手向前,猛地一下抓住了她的丰润鼓胀之处,毫不客气的揉搓了起来,还谑笑着说:“哟,不愧是熟女,比女儿的就是大啊。”

    蔡慕云原本就被他粗暴的态度,弄得娇躯一阵发软,尤其是那紧要之处,传来一阵阵酥麻触电般的感觉。要说这些天失眠,和王庸也未尝没有关系。上一次中了不知道哪里来的春~药,欲火焚身下,最后虽然被女儿用冰水降温法给熬了过去。

    但那只是治标不治本而已,这些天来,一直让她想那档子事情,想得要命。对她这个年纪,又身体健康的女人来说,就像是一朵盛开的娇花,最是如狼似虎的年龄。

    她守寡那么多年,要是没有在王庸身上尝到过甜头倒还算了。可是这一旦有过了,要再想戒掉,就是千难万难了。

    身体在王庸那熟练的手法下,被揉搓的越来越炽热。但是偏偏,却要听着他如此羞辱自己的话。种种情绪在一起激荡交织,反而让她产生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另类刺激。

    “啪!”王庸伸出爪子,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了她屁股上,邪笑着说:“蔡慕云,你几次三番的一直提母女兼收。不会是内心深处,真的很渴望那个念头吧?啧啧,蔡书记,你好邪恶。”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