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 好强,好恐怖的家伙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王庸还没来得及说话,对面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此时的他,没有半点愤怒或是担忧的表情,脸上唯有冷漠。很简单,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表现出过多的情绪,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何况,比这更加恶劣,复杂的局面他也经历过很多了。碰到这种事情,内心反而有些古井不波。

    “大叔,出什么事情了?是不是挨我妈妈骂了?”苏舞月有些怏怏不乐的说:“妈妈也真是的,完全不体恤女儿的感受。”

    “她被绑架了。”王庸点燃了一支烟,平静地说。

    “啊?”苏舞月震惊了一下,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她有些不敢置信:“大叔,这种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你妈**身份很特殊,对方敢绑架她,肯定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王庸冷漠的分析道:“有胆子和有能力进入五星级酒店绑人,我相信他们肯定有能力轻松离开。从我们这里出发,到你们住的那个酒店,不堵车的话需要半小时。我们就算现在赶到那里,也是无济于事。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分析出谁是幕后指使者,直捣对方老巢。”

    “大叔!”苏舞月听得这么一番话,也是明白了王庸绝对不是在开玩笑。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少女,突然面对这种消息,估计会直接吓蒙了。

    可有王庸在身边,他淡定自如的情绪,仿佛给了她很大的正面力量和信心,这让她的情绪显得也不是那么太过激动。只是脸色有些发白而又愤怒道:“大叔,你知道是谁绑架了我妈妈吗?大叔,我妈妈会不会有危险?”而且,她也算是经历过了一些大场面的人了,几秒钟后,就镇静了下来。

    “对方绑架你妈,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举动,毕竟你**级别很高,家庭背景又深厚。”王庸冷静的说道:“所以,对方冒那么大的风险,肯定是有很强目的性的。所以,要说危险肯定会有,但是莫名其妙的撕票,就不会了。你妈在第一时间没有去试图激怒绑匪,非常明智。因为绑匪在犯这种大案子的时候,心理压力肯定很大。如果被激怒,失去了理智,说不定就会有过激行为。以你妈**冷静和智慧,大抵上不会吃苦头。”

    “谢谢大叔。”苏舞月松了一口气,只要妈妈暂时没事就好。眉头直皱而起:“只是,究竟谁才会绑架我的妈妈?他们究竟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两种可能性,第一就是你妈妈家族的那些敌人,他们同样拥有很强大的背景和力量,做得到这种事情。但是如果不是在山穷水尽下,谁也不会敢冒大不韪做出这种违反规则的事情。”王庸吸着烟说:“我倒是有个怀疑对象,就是戴英明。他是网络贩毒案背后的主谋,但是之前他说是去香港治疗了。安胖子秘密联系过香港那边的警方抓捕戴英明,但似乎消息还没回来。不排除香港治疗的戴英明,本就是一种假象,故意吸引人的注意力。而他,继续留在华海市,由明转暗。”

    “戴英明?他的胆子也太大了。”苏舞月愤怒之极的说道:“我妈可是国家干部。”

    “国家干部,也就是对老实本分的老百姓有些威慑力。戴英明的种种幕后已经暴露了出来,他现在就算跑去公安局自首,也绝对是个枪毙的命。对于这种已经是亡命之徒的家伙来说,只要能保住性命,达成自己的诉求。冒险绑架一下区委书记,又有什么敢不敢的?”王庸倒是极为理解戴英明现在的思想,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豁了出去。除了诉求之类,任何东西,都不会被他放在眼里了。

    而且以戴英明那种狡猾的家伙,肯定是要等自己完全安全后,才会过来谈条件。国家力量无法完全发挥,受很大制肘的地方,就是他安全的地方。国家领土范围之外,无疑是个很好的地方。

    “至于诉求,就很有可能和钱有关系了。首先,戴英明肯定不是自己生产了毒品来卖。那就是说,他极有可能和某个大毒枭有关系。是分销商,亦或是代理人。”王庸继续安静的分析说:“根据这一次缴获的毒品量,戴英明绝对拿不出那么大的资本量去进货,由此他可能欠了大毒枭的进货资金。亦或者是代理人的原因,让大毒枭蒙受了极大损失。如果让国际警察和大毒枭对他双重围剿,他很难有机会活命,何况大毒枭不是傻瓜,如果没有半点防护措施,不可能让他赊欠或是代理那么多的货物。由此,他必须弥补毒枭的损失,取得对方的谅解和信任,进而受到毒枭的庇护。”

    “大叔你分析的应该很对,今晚我们刚把荣创网络给抄了,我妈妈就被突然绑架了,两者之间有联系的可能性很大。”苏舞月也冷静了起来:“毒贩子贩毒,目的肯定是为了赚钱。我估计那个戴英明已经是山穷水尽,狗急跳墙了。你说好端端的当个高智商毒贩子当不好,竟然还学人绑架勒索了起来,实在是很没品啊。”

    因为王庸的冷静,以及她对判官实力的强烈信任。苏舞月也是显得很轻松,那个戴什么的混蛋,和大叔比起来,实在弱爆了。

    “我们最好是能在国内,把人抄住。否则一旦到了国外的话,事情就会有太多的变数。”王庸继续边说,边是拓展着自己的思路:“我们这边是华海市,不是内陆边疆,想要离开华海市,偷渡出国的话。走海路最靠谱。舞舞,立即查一下各港口的事情。”

    “大叔,不用查了。”苏舞月笑眯眯的拿出了自己手机,开始进行定位着说:“我妈妈现在已经上了高架,正在往东南方向去。”

    王庸看着苏舞月的手机地图,上面有一个红点,正在不断顺着GPS路线前进。惹得他有些目瞪口呆:“苏舞月,你竟然往你妈妈身上装追踪器?”

    其实王庸之前也是多少有些懊恼,追踪器这种东西,他手中有很多套,而且都是非常先进的。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在蔡慕云身上偷偷摸摸装一个去确保她安全。

    主要也是因为王庸不觉得蔡慕云那种身份地位的人,会发生一些被绑架啊之类的危险。现在流落在外的,也就是两个而已。其中一个在苏舞月身上,一个在方薇薇身上。

    而且这两个是被动式激活跟踪器,也就是说。她们需要主动启动被伪装后的跟踪器,王庸这边才会收到震动加闹铃的提醒信息,然后才能查对方的位置。

    王庸不是跟踪狂,也是很注重别人**权的人。为了尊重她们的权益,王庸不可能给她们一人弄一个二十四小时开着的跟踪器。那样,显得是在太猥琐,变态了。

    不同的是,方薇薇的是一个耳坠型。而苏舞月,则是一个小挂坠。

    至于欧阳菲菲,王庸也是考虑过是不是要给她个追踪器之类。但是送被动的话,又不好解释。主动的话,更像是个变态追踪狂了。虽然他笃定欧阳菲菲肯定不能发现,可王庸还是自认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一想到欧阳菲菲,王庸蓦然脸色一沉,欧阳家有钱那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戴英明最近又是对欧阳菲菲很有意见。如果他是戴英明的话,只要人手充足,不在乎多绑架一个了。

    如果欧阳菲菲还在公安局里,戴英明能耐再大几倍,也休想做到。但现在,安胖子似乎感觉到判官很重视欧阳菲菲,就自作主张的把她急忙给放了。

    王庸急忙拿起了电话,给欧阳菲菲拨去。

    与此同时,就在慕氏集团的地下车库里。

    几个保安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不省人事中。附近的摄像头,早已经被破坏殆尽。而车库的一些出入口,也被用了各种警示牌挡住。脸色冷漠如冰的刘超,正背负着双手,看着自己几个手下,与身手不错的迟宝宝对峙着。

    而迟宝宝,却是满脸郑重的,将欧阳菲菲保护在了身后。

    “刘超先生,你知不知道这么做,已经严重触犯了我们国家的法律?”欧阳菲菲试图分散对方的注意力,亦或者是拖延些时间:“你是戴英明的保镖,犯不着和他一条道走到黑。你现在去自首的话,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你再举报戴英明的行踪,配合公安系统的抓捕工作,将功赎罪,判几年就能出来了。到时候,我欢迎你来我们公司做事。”

    “多谢!”刘超冷漠的说:“你拯救不了我的。”

    说着,就像是一条掠食暴龙一般,猛地向迟宝宝冲了过去。一拳借势打出,空气被打爆,沉闷的爆裂声骤然响起。

    迟宝宝脸色一凛,双肘格挡。却被他一拳打得倒退了几步,闷哼一声,双肘就像是被铁锤砸碎了一般的巨疼。好强,好恐怖的家伙。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