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把你老公叫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王庸的眉头一皱,没有立即说话,而是眼神有些冷漠的看着这一切。因为他已经发现,这两个女人似乎对毛毛态度很恶劣。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穿着碎花裙,戴着眼镜的女人,脸色很冷漠的怒斥道:“王惜珺,你还敢撒谎抵赖?我明明亲眼看到你狠狠推了一把张洋洋同学,还把他推得摔了一跤。你这女孩子,小小年纪就不学好,说谎,还打人。”

    “高老师,是洋洋先骂我的,呜呜,他骂我。”毛毛很委屈的边哭边申辩着说:“他说我是个没有爸爸的野种,他还说我爸爸早就变心了,不要我和妈妈了。”

    另外一个长得就像是只肥猪,同样三十左右的胖女人,她边护着一个小男孩,边用她戴着硕大翡翠戒指的手指头指着毛毛气势汹汹的说:“你这小黄毛丫头,打了人还有理了?这个就是那个叫秦什么的**生的小野种吧?哼,小野种你和你妈妈一样坏。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你这个坏女人,你骂我妈妈。”毛毛气得用小拳头去捶那个胖女人,奶声奶气的怒声叫道。

    但是那胖女人怕是有小两百斤的体重,成年男子都不一定是这种悍妇的对手。毛毛的小拳头半分力道都没有,给她挠痒痒而已。那个胖女人却是得理不饶人的惊叫了起来:“高老师,你看到了没?这野丫头凶得很,连我都敢打,别说打我们家洋洋了。你说。这件事情怎么处置?”

    高老师笑容有些谄媚的说:“章夫人,我可以为洋洋作证。的确是王惜珺主动打了人。我会请她家长过来,好好说说。然后让王惜珺在班上和洋洋道歉。”

    “道歉?道歉有什么用。”那个被称为章夫人的胖女人,声音激亢的尖叫道:“像这种没素质的野丫头。怎么还能留她在班里?你给你们家院长反应一下,把她赶出去。你放心,我会让人和你们家院长打招呼的。”

    那个高老师脸色微微一变,幼儿园一般不赶孩子走的。不过。这章夫人娘家的势力不小,自己也有许多仰仗她的地方,例如自己在工商局里那个干合同工的丈夫,就得需要这章夫人出把力,走走关系门路转入正式编制。

    虽然她有些不齿这个章夫人的为人,大人之间的一些矛盾恩怨,怎么能拿小孩子做攻击的武器呢?但终究有求于人,何况对方家世不错,父亲是工商局副局长。老公也是开公司的。有着数千万身家。

    至于王惜珺的家长。不过是一个高中老师而已,她爸爸更只是一个在国外念书的留学生。两个家庭的悬殊对比,让她仅仅是犹豫了一秒钟后。就彻底的站在了章夫人的阵营上,义愤填膺之中。又有些讨好着说:“章夫人您说得对,王惜珺这女孩子实在不像话。平常在班级里调皮捣蛋不说,还经常会和同学们争执,很不和谐。这一次竟然还殴打同学。您放心,我一定会向院长好好反应反应的。”

    “好,很好。”肥猪般体型的章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说:“你老公的编制,我回头会找我爸说说。至于这野丫头,一定要让她滚出这个幼儿园。哼,那个姓秦的贱人,竟敢在家长会上勾搭我老公,简直不知死活,臭不要脸。”

    “我妈妈不是坏人,你才是坏人。”毛毛虽然小,却非常懂事体。比一般统领孩子要成熟些。气得眼泪汪汪,呜呜咽咽的捶打着章夫人:“你骂我妈妈,你是坏人,坏女人。”

    “去去!”章夫人看着可爱的毛毛,仿佛是恶从胆边生,眼神之中恶光一闪。先是推了毛毛一把,随后竟然用穿了高跟鞋的脚向毛毛踹去:“野丫头,要怪就怪你……”

    毛毛向后一踉跄,差些摔倒时,却觉得身体一轻,被王庸一把顺势抱了起来,笑着柔声安慰着说:“小宝贝,别害怕,干爹来了。”

    毛毛那眼泪汪汪的眼睛看到王庸时,顿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叔叔,妈妈不是坏女人。呜呜,这坏女人欺负毛毛,毛毛好害怕。”虽然名义上认了王庸做干爹,但是在小丫头意识中,一时半会儿还没转化过来。

    “好了好了,小宝贝不哭了。”王庸轻轻拍着她后背,柔声哄着:“毛毛放心,有干爹在,谁也不能欺负你。乖,一会儿看干爹怎么教训那个坏女人。”

    那个高老师和章夫人,一看到突然出现一个强壮的男人抱住了王惜珺。好像还是她干爹什么的。一时间,两个女人心里面都一阵慌乱紧张。她们就算再蛮横,终究还是女人,对男人总归怵三分的。

    打量着王庸,很快那个章夫人的心就定了下来。这个男人虽然强壮,还穿了一身挺帅气的制服,貌似看起来像是城管或是联防队的制服。但是半个体制内的人她,却在两三秒种后就确定,这是保安制服。

    王庸是直接从公司里过来的,还没来得及换衣服。何况,这还没到下班点呢。当然,他现在的本职工作,的确只是一个保安。那个章夫人在这点上,并没有判断错。

    所以说,这个男人不过就是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破保安而已。尤其是一听到他还敢说自己是坏女人,要教训自己?定下心来的章夫人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不屑的嗤笑着说:“那姓秦的骚狐狸精又不知道从哪里勾搭了个野男人,还是个破保安。秦狐狸精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饥不择食,什么男人都要勾引了。”

    王庸的脸色有些冷漠的看了她一眼,刚才那么一小会儿,虽然不是太清楚内幕,可大抵上也听明白了。如果只是单纯的两个小孩子闹架,哪怕毛毛吃了点小亏,王庸也不可能去和一个小男孩计较的。如果对方家长再礼貌些,责怪一下自家孩子之类。王庸更加不可能会去计较这件事情。

    但是,事实却是别有隐情啊。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肥猪教的孩子,骂了毛毛后,孩子之间引发了冲突。这个肥猪女,竟然早有准备的借题发挥。非但要把毛毛弄出学校,竟然还敢推她,踹她。

    王庸的脸色很不好看,如果说自己来的再晚上那么好几分钟。毛毛岂不是要吃大亏?尤其是她滋事衅事,本来就别有目的,不怀好意,骂了秦婉柔不说,还敢打毛毛?

    一个成年人,再怎么着也不能打别人家的孩子吧?

    王庸轻轻拍着毛毛的后背,继续安慰说:“毛毛你先乖乖的,到教室门口等干爹一下,别走远了,干爹一会儿请你吃肯德基。”

    “嗯”毛毛很乖巧的点头跑了出去,去玩门口的滑滑梯了。

    等毛毛走后,王庸才脸色冷漠的扫了一眼肥猪女和高老师。

    久经沙场,杀人如麻的他。就算只是穿着一身保安制服,但是情绪一旦愠怒起来,也是极有气势的。随着他心中不加克制的愤怒,身上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浓烈煞气。

    就算是那些老兵感受到了,也会像是兔子见了老虎一般,感觉到无比的恐惧和颤抖,这是一种气场上造成的威压感。尤其是到了王庸这个级别,早已经形成了独特的气势。

    至于那两个普通女人,原本想惊叫。但是随之被王庸的眼神盯上时,突然之间就像是被一只站在食物链最顶端,无比危险凶猛的掠食动物盯上。喉咙被一只无形而看不见的大手一把掐住,随之窒息,喘不过起来。

    而眼前,就像是出现了幻觉一般,像是感受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尸山血海。

    如此感觉,两个女人心中自是恐惧而害怕到了极致。尤其是那个肥猪女,都已经脸色发白,双腿打颤,几乎要被吓尿了的样子。

    但仅仅是一两秒钟后,王庸就直接一个耳光扇了过去,毫不留情的把她扇倒在地,几枚牙齿,和着血,从她嘴里飞了出来。她那估摸着有两百斤的“猪躯”,也是被扇倒在地。

    王庸点了支烟,冷漠的看了一眼那个为虎作伥的高老师,吐着烟说:“回头再收拾你。”转而对躺在地上,满脑子都是嗡嗡嗡响个不停的肥猪女说:“你脂肪那么厚,应该挺能挨打的。给我站起来,然后把你老公叫出来。这件事情,不是那么轻易能解决的。”

    王庸是战士出身,什么不打女人的教条在他看来可笑之极。女人,可千万不能小瞧的。如果抱着那种心思的话,不出半年,就会死在战场上。对敌人的容忍,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消灭掉所有有威胁的敌人,这是保护自己,保护战友们的不二法则。

    肥猪女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嘴里吐着血,眼神一凶狠的看向了王庸,凶悍泼辣的张牙舞爪扑了上来:“小赤佬,你敢打老娘,老娘和你拼了。”

    “砰!”王庸抬起一脚,就把她踹飞出了两三米。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