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 婉柔你拧我耳朵干什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李逸风脸上的肌肉微微一抽搐,沉声说:“所有人都知道,是我开的。”

    “你……”王庸如同一头猛虎般的长身而起,凶猛的一把揪住了他的胸襟,强大而恐怖的力量,几乎要将他提起。平常深邃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一片猩红:“你是真的想死吗?你别以为救过我一条命,就能抵得过那一枪。你那一枪,摧毁了我的一切,摧毁了很多兄弟。你还敢承认是你开的?”

    “王庸!我承认当初是我判断失误,以为那个天蝎是真身。我也是情急之下,认为那是救伯母的唯一时机。”李逸风的眼神之中,一片颓然之色,懊恼道:“我没想到,是我判断错了。王庸,还是五年前的那句话。如果你要我的命来抵,随时拿去。”

    “呵呵,你的命,你的命有那么值钱吗?”王庸的脸色发黑,眼角倒翘,凶狠而狰狞之极:“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是不是你开的枪。”

    “是!”李逸风的眼神,丝毫不退让,直视着王庸。

    “砰!”

    一个硕大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上。巨大的冲击力,让李逸风强壮的身躯倒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几乎将这小饭店的简易隔断给冲垮。

    好在李逸风也不是什么普通人。抗击打能力也是非同一般的强。只是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便一个翻身站了起来,摆了摆脑袋后就没事了。

    蔡慕云也是一晕,实在有些搞不懂这两个男人了。究竟得有什么样的恩恩怨怨,才能让他们两个这样纠结?虽然不是太清楚他们两个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光听对白,就知道是一件很大很大的事情。关乎到王庸母亲的死。上一次,蔡慕云多少也听王庸讲过,他母亲死在了毒贩的手里。也正是那一次事件,导致了无数变故和转折。

    就在王庸还准备冲上去的时候,蔡慕云猛地挡在了他面前,舒开玉臂。将他紧紧的抱在了怀中,柔声说:“王庸,冷静,千万要冷静。冲动是解决不了任何事情的。如果你觉得心不能安宁。如果你想追寻真相。就一定要冷静。不能再动手了。”

    “蔡书记,让他打。”李逸风抹了抹嘴角的鲜血,也是怒声说:“反正他挺能打。也够厉害。以为凭着冲动和蛮力,就什么都能解决了。王庸。我承认你的能力非常强大。你要冷静起来,谁也不是你的对手。可是,冲动,呵呵,你的冲动,为了招惹了多少麻烦。就拿那件事情来说,如果不是你非要冲动的违抗军令,杀入敌国。只要能冷静下来,想办法处理,就绝对不会是今天这个结果。那几个兄弟们,也不会因为要帮你报仇,惨死异乡。”

    “呵呵,李逸风。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是吧?要不是看在你救过我一命的份上,你他妈的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王庸愤怒的低吼着说:“就你他妈的冷静,要不是你胡乱开了那一枪,至于会出那么大的事情吗?我妈会死吗?兄弟们会死吗?你还有脸敢和我说这事。蔡慕云,你给我边上些,让我揍死这个混蛋,孬种。”此刻的王庸,心都在抽搐。就像是有一把刀,在不停的,无情的割着他的心脏,鲜血淋漓。

    一直以来,他在活着的兄弟们面前,都营造出已经忘记了,不再伤痛,不再悲伤的假象。可惜,这只是在欺骗。欺骗了别人,同样也是在欺骗着自己。

    只有到了夜深人静,四下无人的时候。他才会不可抑制的想起那一幕幕,想起那些让他心如刀绞般惨痛教训。那些追随着自己而去报仇的兄弟们,一个个惨死在自己面前,那种恐惧,无奈,悲伤,时时刻刻的充盈在他心里。

    可是,更多的,还是后悔。一次一次的,他都后悔着那一次的冲动。他宁愿自己去死,宁愿自己和敌人同归于尽,也不愿意那些兄弟们为了自己而平白无故的死掉。

    毫无疑问,兄弟们的感情是极其深厚的,他们对于自己也是非常的尊敬和信任。错非如此,那些兄弟们也不会等同于干出了叛国的事情,而来追随他,帮助他,致死无悔。

    他们不后悔,可是王庸却后悔的要命。正如李逸风所说,他很后悔,后悔当初自己的冲动。只是凭着一股悍勇之气,直袭敌军老巢,以寡击众,还是一场攻坚战。如果能冷静下来,谋定而后动,断不至于会一场恶战,打得惨成那般模样。

    不过,也正是这种惨痛无比的教训。才让王庸和活着的那些兄弟们,在未来的战争之中,时时刻刻告诫自己,打仗无小事,一定要冷静,一定要计划周详,谋定而后动。

    若非如此,王庸和几个兄弟,也不可能在短短五年的时间内,打下如此一片江山,踏上巅峰,取得如此堪称恢宏的成就。其实李逸风说得也对,不能光凭武力做事。

    武力强是件好事,但是仅凭武力做事的话,就算强如超人,迟早也会完蛋。

    可即便取得如此成就,死掉的兄弟们,也不可能再复活。后悔和懊恼,始终占据着王庸的心灵深处。而李逸风的话,则像是一把尖刀一般,无情而**裸的割开了王庸的心理防线,将他最为脆弱的一面剖了出来。

    这如何能让他不怒?羞恼成怒的打人,也是在情理之中。

    “王庸,你少在这里跟老娘耍酒疯。”蔡慕云虽然像个小女孩初恋一般的全身心都在王庸身上,可她终究不是个真正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出色的智力,在复杂的官场,宦海之中积累下来的经验,以及丰富的人生阅历。让她如何看不出,王庸心中那浓郁之极的悲伤,后悔。

    当然,也看出了他是被戳到了心中的痛处,承受不住而有些羞恼成怒。既然温柔软语不听,就得让他尝尝一个成熟女人特有的本事了。喝骂了一句后,双臂一环,眼神中充满了冷怒:“我觉得老李说的很对,冲动,打人,能解决得了问题吗?你以前的冲动,已经给你造成了许多无法挽回的痛苦了。难不成,你还想再冲动弄一把,再为你以后的人生凭添无数后悔和懊恼?你给我坐下,服务员,拿杯冰水来,然后把包厢门给关上。我们这里没事,只是他们兄弟两个喝多了有些小冲突而已。”

    因为这个包厢里的动静太大,服务员和老板,都已经唬开门缝偷偷观察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得气势汹汹的打架,都已经开始犹豫着是不是要报警了。

    被蔡慕云这么一喝,小老板兼厨师一激灵,急忙点头哈腰的跑去亲自端冰水,丝毫没有污泥之感。也是难怪,此刻的蔡慕云虽然没有表明身份。可是穿着打扮,很是严谨,气质高贵而俨然。堂堂区委书记,平日里也是威势惯了。举止和动作之间,自然有一股让人不经意间就下意识服从的气息在内。

    冰水不是拿来给王庸喝的,而是用来给他洗了把脸。冰水刺激下,王庸一激灵间,意识倒是清醒了些,酒意也是一下子消散了许多。拍了拍额头,感觉今天喝多了。

    也是难怪,今天心情本就郁郁。而和李逸风这场酒,喝的是又闷又快。这才区区一个多小时,两个人就已经整完了三瓶半。

    见得王庸皱着眉头,直龇牙的模样。蔡慕云也是忍不住又好笑又好气的再给他擦了把脸说:“你看看你,明明心情不好,就不会少喝两口啊?这酒一喝高了,竟然还拽着人打架,害不害臊啊?”

    转而又对同样脸色很严肃,情绪比较低落的李逸风客气的说道:“李局长,我看王庸今天已经喝醉了。你们有空改天再聚吧,我先送他去休息。”

    李逸风今天其实酒也高了,不然的话,也不会情绪那么激动,轻易失控。闻言,又是微微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好半晌后,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蔡书记,那就麻烦你了,一会儿我就自己打个车回家。麻烦你今天多多照顾一下他,他心情不好。”

    如果对方不是一个公安局局长,蔡慕云铁定一个白眼翻了过去,不给好脸色看。你也知道他心情不好啊?这还不都是你给挑出来的火气?

    从那出来之后,蔡慕云直接打了个车,到附近开了个酒店房间。帮酒意上涌的王庸,好一阵伺候,又是端茶斟水,又是张罗冰块帮他醒酒,倒也有些不厌其烦。

    这在蔡慕云的人生之中,还是首次像是个小媳妇一般的伺候着人,倒也有些不厌其烦。此时的王庸,体内的酒精挥发了出来,已经有些半醉半醒的架势了。

    猛地一把抓住了蔡慕云的柔夷,把她往怀里直搂,语气之中,充满了无比的愧疚之色,深情款款的说:“对不起,婉柔。是我骗了你,让你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可是,我不得不骗你。因为我知道,那一去,绝对是九死一生。婉柔……啊哟,婉柔你拧我耳朵干什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