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九章 真当老娘是吃素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姓王的,你的猪脑袋里,就只有秦婉柔三个字吗?”蔡慕云那张成熟高贵,又有些冷艳的俏脸上,布满了忿忿不平之色,气得俏脸都有些发白。修长的葱白玉指,狠狠地拧着他的耳朵,凶神恶煞的说:“麻烦你睁大一下狗眼瞅瞅,这尽心尽力伺候了您老半天的,究竟是谁?”

    蔡慕云也的确是气不过,想她堂堂一个国际大都市的区委书记。治下本地人口和外地人口加起来,足足数百万。按照王庸的说法,那可是父母官啊!不管是管辖的人口还是级别,这要换在古代,可是堪比知府啊。

    就自己这身份,不畏劳苦。就像是个丫鬟一般,亲手伺弄了他半天。就算没指着你感激涕零,以身相许。也起码得心怀感激,另眼相看吧?这倒好,捣弄了半天,结果这货满脑子想的都是秦婉柔。

    怨怪归怨怪,但是与此同时,蔡慕云也是暗暗惊心不已。早就猜出他和秦婉柔有着纠缠不清的关系,可没料到,竟然会是那么一个结果。原来王庸当初是以为自己出去后,会九死一生,才不得不下着狠心离开秦婉柔的。

    如此说来,他和秦婉柔之间的感情之深,恐怕无人能及。至少,她看得出来,就算是此时此刻,已经结了婚的王庸。心中最在乎的那个女人,恐怕真的是秦婉柔。

    这已经是无需置疑的事情了,今天王庸之所以对一个小小的副局长一家子大动干戈,很明显是因为他太在乎,太紧张秦婉柔所致。就像是那天,只是见得秦婉柔被劳什子曹主任欺负了一下,就开始暴走。狂怒之极。

    仿佛,秦婉柔就是他的逆鳞,触之即死。

    王庸迷迷糊糊间,有些意识模糊,又感觉到身边丽人照顾自己的时候,说不出的温柔细腻,下意识的直觉以为是秦婉柔。或许,这本来就是存在在他心目之中最深处的憧憬和愿望。

    但此时,耳边传来的竟然是蔡慕云愠怒不已。醋意荡然的声音。王庸心下顿时一激灵,脑子清醒了许多,撑开眼皮子,看着蔡慕云那冷笑不已,煞气十足的漂亮脸庞。急忙干笑连连着说:“蔡书记,我这是故意和您开玩笑呢。哎哟喂,您怎么还当真了啊?疼,疼,我警告你啊,这男人的耳朵……再给你一次机会……嘶,我投降。投降还不行吗?”

    “投降?”蔡慕云俏颜冷笑不已的说:“堂堂佣兵之王KING,投降我这么一个弱女子,实在是让我愧不敢当啊。”

    “当的,呵呵。当的。你也知道,我那个,呵呵,喝多了。男人么。多喝了几口猫尿就是这样。嘿嘿。”王庸知道刚才自己醉意盎然时的呢喃,已经把蔡大书记得罪惨了。瞧她那张冷艳的几乎要凝冰般的脸。就知道此刻的她。心情已经降到了谷底。在这种时候,王庸又怎敢招惹她?

    “是么?”蔡慕云似笑非笑的抿了抿性感的嘴唇,素指放开了他的耳朵。拿了些帮他解酒清醒的冰块,装了满满一杯,嘴角洋溢起了妩媚而魅惑力十足笑容:“既然你投降,那我就原谅你一次好了。瞧你喝得醉醺醺的,都开始乱说胡话了,我再帮你解解酒。”

    王庸心头顿时弥漫起一股大事不妙的感觉,果不其然,蔡慕云那几无瑕疵的素手解开了王庸的皮带,直接将慢慢一杯冰块丢了进去,邪魅地笑道:“你不是口口声声的念着秦婉柔么?我得让你好好清醒清醒,知道别人的老婆是不能随便想的。”

    “嘶!”王庸倒吸了一口冷气,意识再次清醒了不少。好在他的体质特殊,在冰天雪地里特训过,抗寒能力非同一般。虽然被冰的难受,却还是能扛得住,整张脸呈苦瓜状着说:“好了好了,我这下子是完全清醒了。蔡大书记,您这罚了罚了,刚才的失言可以原谅了吧?”

    蔡慕云虽然知道王庸体质出众,却也只是敢稍微开开玩笑,不敢过份虐他。男人的那方面,都是很敏感的。万一折腾过份,一不小心玩出了问题来,就糟糕了。

    见得他认罚认错的态度还算良好,至少,还知道把自己放在眼里,很把自己当回事情。否则,他要是不屑自己,想要反抗的话,拿把枪指着他也是没用,决不可能老老实实的让自己出气。

    “哼,这一次就算了。”蔡慕云飞快的脱下了他的裤子,把冰块抖干净后。直接拿了条浴巾让他披着:“我在浴缸里放好了水,你正好去泡泡。加速一下新陈代谢,也让酒精消失的快些。”

    其实说起来,蔡慕云对他也是隐隐有些心疼的。平常看他嘻嘻哈哈,没个正形。仿佛没心没肺,天底下,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心动了。

    可是,当他把潜藏在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悲伤不经意间泄露出来后。蔡慕云才知道,原来一直以来,他都是表面装得潇洒而已,心中却是藏着满满的积郁和痛苦。

    的确也是,如果不是天生没心没肺的家伙。又怎么可能轻易忘掉那些东西?他也只不过是把那些忧郁和悲痛,掩藏的很深,很好而已。一想到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默默承受着那些仿佛无边无尽的痛苦,还要装出一副毫不在乎,不让别人一起难受,抑郁的模样。

    蔡慕云就忍不住微微一阵心酸,别看他现在那个KING的身份也好,判官的身份也罢,表面上看上去都是威风凛凛,让人害怕,敬畏。可是,那终究只是表面而已。华丽的外表下,又埋藏着多少不为外人道的苦涩。

    “爽啊。”微烫而弥漫着热气的浴水,让王庸舒服的呻吟了起来,精神也是一下子振奋了许多。看着蔡慕云那修长的粉颈,高贵而不失俏艳的脸庞。王庸知道她怒意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嘴角便勾起了一抹邪笑:“如果蔡大书记一起下来洗的话,那就更爽了。”

    “想得美呢。”蔡慕云俏脸已经微微抹上了些红晕,用瓢舀了热水,帮他身上浇着说:“我蔡慕云这辈子可是第一次帮除了女儿之外的人洗澡过,王大保安,你就知足吧,你就少在那里得寸进尺了。好好洗澡,清醒清醒头脑,不准胡思乱想。”

    嘴上训斥着王庸不准乱想,可她自己,趁着般王庸洗澡时,眼睛却是在他身上乱瞟。虽然早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他的身体了,可是,没看到一次,都会觉得颇为震撼。

    他的身形,几乎完美,一块块的肌肉不僵硬,却仿佛充满了无尽的爆发力一般,和电视上看见的练健美的肌肉男完全不同的肌肉。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实在难以想象他的身体里,会蕴藏着那么强大的力量。

    可是,他身上的伤疤,也同样是触目惊心。以前没有仔细看过,震撼力还不够。可现在,蔡慕云柔嫩细腻的手指头,在那一道道伤疤上滑过时,能清晰的感受到其中的凶险。看得出来,很多伤,都是致命伤。

    这家伙能活到现在,简直是一个奇迹。一时间,蔡慕云又是想到了他刚才说的那番话,连他自己都以为活着回来的几率太低了。王庸这家伙,这些年在外面,究竟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和危险啊?不单单是生命的威胁,还有他肩膀上背负的无比沉重的负担和痛苦

    看着那一道道狰狞的致命伤口,蔡慕云仿佛感同身受一般,心头酸酸的,有些想要流泪的感觉:“王庸,你要有什么委屈和痛苦,尽管可以向我倾诉。很多痛苦的事情,如果在心中憋久了,就容易发酵,腐烂,会严重影响到身心健康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一起承担。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会很累,很辛苦的。”

    王庸苦笑了一下,今天的酒后失态,让自己藏了很久真实心灵,几乎就是赤~裸裸的暴露在了蔡慕云的眼前。不过,她的话,也是让王庸的心头微微生出些暖意。伸出手,婆娑了一下她乌黑的秀发,轻笑着说:“蔡大书记,你就放心吧。我早就说过,已经忘记掉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只是今天酒喝多了,难免有些触景伤情而已。”

    “王庸,我不是笨蛋,更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你想怎么说谎话骗都行。”蔡慕云手指头,在他胸口上的伤疤处轻轻转圈撩拨着呢喃说:“我有件猜测要告诉你,不过你得答应我冷静。”

    “猜测?”王庸略一沉吟,正色的点头说:“你放心,我现在很冷静,也会保持。”

    “呼!”蔡慕云的眉头重重皱起:“今天你和李逸风的对话,我全部都听到了。别的事情我不敢保证,但是有一点我敢肯定。他自己一口咬定的开枪事情,肯定是假的。”

    “假的!”王庸虎得一下坐了起来,脸庞抑制不住的激动了起来:“怎么可能?老蔡,你不了解这件事情,是凭着什么作出的判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