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九章 大发雌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其实很多时候,欧阳菲菲还是蛮佩服自己这个老公的。例如为什么大家都是人类的情况下,王庸的脸皮能比自己厚那么多?再例如,他总能把一些自己看来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按照他的思维,扭曲成了麻花,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想象力极限。

    在碰到这些情况的时候,她只能通过自我催眠的方式,来无视掉那些让她心灵饱受摧残的事件。

    此时此刻,欧阳菲菲很想告诉自己。要淡定,要淡定,就当他是在放屁好了。

    可一看到他那装出了一副客气的推卸口气,然后眼神里毫不掩饰的喷射着灼热难耐的兴奋神采时。欧阳菲菲生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冲动,一脚把他从楼上踹下去吧,从此之后自己的世界,就会恢复到以前那波澜不惊,无喜无悲的欢乐日子了。

    她怎么都难以想象。身为一个人类,他的思维究竟得扭曲到什么程度。才会想到自己妻子会带着另外一个女人和他大被同眠?这种事情,就算让她欧阳菲菲想想,都会觉得三观崩坏。

    偏生这人,还能搓着手满心期待。他难道没看到,婉柔都羞愤欲绝之的捂着脸背过身子去了?这人的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东西,浆糊吗?

    以前,欧阳菲菲看一些“文学作品”的时候,总是会很不屑那些妻子对丈夫使用暴力手段来制服,觉得那是女人的耻辱。而她身为一个总裁,一个从斯坦福商学院取得硕士学位的管理学家,如果连自己老公都管不好,那更是一个笑话。

    强忍着心头那股如同即将喷发的活火山喷发一般的情绪,欧阳菲菲笑了起来,笑得很妩媚。很妖娆。莲步向前,腰肢扭动起来,婀娜摇曳,撩人之极。拉着王庸的胳膊摇啊摆的,嗲声细气的说道:“老公,婉柔是我的好朋友。这几年她一直孤苦伶仃,可怜得很。您就行行好,把她给收了吧。要不然我一个人,也怪寂寞的。”

    这番话儿,直接让王庸一阵鸡皮疙瘩冒了出来。后脊梁骨处冒起了一股寒意直冲天灵盖。刚才还有些迷糊的脑子,刹那间清醒了过来。他有种直觉,别看难得见欧阳菲菲笑得那么甜蜜。妩媚,柔顺的就像是个逆来顺受的古代贤良女子。

    可是久经沙场的王庸,却感受到了她正在酝酿的一股子冰冷杀气。急忙将刚才不经意间露出的那副嘴脸猛地一收,义正词严的说:“欧阳菲菲,别开这种恶俗的玩笑。我可是个正经人。”

    “正经人?”欧阳菲菲脸上的妩媚劲一收,纤纤玉指顿时拽住了王庸的耳朵,俏脸上寒意密布,仿佛让周遭的空气温度都低了几度,冷笑着说:“我看你是心动得很嘛,男子汉大丈夫。既然心动,又何必遮遮掩掩的?我欧阳菲菲就不相信你脑子里就没想过大享齐人之福的念头。要不然,你刚才也不可能会接口接得那么顺。”

    秦婉柔在一旁。捂着脸,偷偷露出些指缝羞愧不安的看着这一幕。老实说,王庸刚才本能的一些表现,着实把她吓了一跳。但这个时候,她却是不好胡乱说话。免得影响了他们夫妻的感情。

    “哎哟,疼。欧阳菲菲。松手,松手。再不松手,就别怪我不客气啦。”王庸嘶声连连,脸颊抽搐着说。

    “不客气,好哇,那就让我见识见识你的不客气吧。”欧阳菲菲俏眸一横,倔强无比的说:“你是个男人,天生力气比我大。打架还挺厉害,一个能打好几个。我这个弱女子当然不是你对手,你要动手尽管动好了,今天就算把我打死,我也不会松手。

    “汗,我怎么敢和您动手。菲菲,婉柔在这呢,给点面子。”王庸耷拉着脸,哭笑不得的说:“还有,毛毛也在小房间里睡着呢。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嘛。”

    “婉柔是咱朋友,给她知道情况也不丢人。”欧阳菲菲见他服软,眼角倒是多了一丝微笑。却依旧是拽着他耳朵说:“我就是要让你的脑子清醒清醒,别一天到晚都是装满了浆糊。虽然我知道每一个男人都会意淫着三妻四妾啊什么的,可王庸我警告你,趁早绝了你那点点小心思。别以为我欧阳菲菲好欺负,逼急了,兔子都会咬人。”

    开玩笑,您老哪里是兔子啊?分明就是一只大发雌威的母老虎。

    当然,这话也就是只能脑子里想想而已。一旦说出来,估计下场又会凄惨几分。察颜观色下,见她似乎消了些气,就急忙赶紧说;“是是是,您老厉害,威武霸气。这气也出了,要不就先送个手。我跟你说啊,这人的耳朵是最脆弱的部分。我上次在网上还看到一个男人被老婆拧耳朵给拧死了过去的新闻呢。”

    “像你这种人,死了倒是干净。”欧阳菲菲见他还算老实,心中的气也是渐渐消散了许多。哼了一声后,总算松开了他耳朵,眼神儿对王庸一瞥着说:“现在这个点儿不早了,外面凉飕飕的,婉柔回去我怕她冻着,让你送嘛,又怕你监守自盗。明天她也要早起去上课的。今晚她就睡咱家吧,我们都睡你房间。喂喂,你眼咕噜再给我转一个看看?哼,反正天气也挺热的,一会儿你拿条毯子睡客厅的沙发上,将就一个晚上。”

    虽然这很合情合理,但王庸心头还是忍不住微微有些失望。这无关乎邪念不邪念的,只是本能而已。不过现在貌似已经过十二点了,让婉柔一个人回去也的确不放心。

    “那个,菲菲啊。”秦婉柔倒是不忍了起来,红着脸低声说:“要不我睡沙发上吧,你和王庸……”

    让自己和他一起睡一个房间?欧阳菲菲估摸着以他的流氓手段,自己一觉醒来就会从少女变成少妇了。虽然说现在已经是法律层面上的夫妻,但真正要做到那一步,欧阳菲菲也是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这种羊入虎口的事情,当然是不能干的。

    欧阳菲菲对秦婉柔倒是十分客气,抓着她的手说:“婉柔啊,你是客人。又是个柔弱女人,怎么能让你睡客厅呢。放心吧,王庸的适应性很强,就算睡沙发也能睡得很踏实。老王,你倒是说句话啊。”说话间,眼神就这么示意了过来。

    “是是,菲菲说得对,这世间不早了。”王庸也是急忙应声说:“明天你还要起早上班呢,这休息不好,第二天会很累的。我拿个电脑玩会儿游戏就能睡着。”

    事情一旦决定下来,欧阳菲菲执行力非常强。两女都已经洗过澡了,也不去小房间打扰毛毛的休息,只是简简单单的洗漱了一下,直接到王庸房间里去睡觉了。至于王庸,被分配了一台笔记本,一条厚毛巾毯,就这么窝在沙发里玩电脑了。

    其实对王庸来说,床和沙发,还真是区别不大。这么些年在外面,什么苦头没吃过?在任何极度恶劣的环境里,他都能轻而易举睡着。

    熄灯玩了会电脑后,睡意袭来,躺在沙发里闭眼睡觉。这一觉睡到不知道多久,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在王庸背后响起。常年在危险环境之中训练出来的本能,让他处在了微妙的半睡半醒之间。

    这是一种类似于野兽一般的敏锐直觉,在没有感受到半丝半毫的杀机,他的警觉系统是不可能完全发挥作用的。

    但这个人,接近到他不足三米的时候。王庸的意识主动的情形了过来,从鞋底摩擦地板的声音之中判断,这人不是专业练过潜行匿踪的人。八成的可能性是欧阳菲菲,两成是秦婉柔。

    她们正常的行走脚步声,专注状态中的王庸,当然可以分辨出其中的差别。可现在,因为是蹑手蹑脚之中,却很难分辨了。

    那人悄悄的接近到王庸的跟前,停住了脚步,但是一动不动。仅仅能感受到些微急促的呼吸声。王庸有些微恨自己抽烟抽得多,对于嗅觉方面,削弱了许多。否则,就能通过体味,分辨出不同的人来了。

    蓦然之间,王庸感受到那人正在微微俯下娇躯,一股子微微的热气,远远的喷到了他的脸上。一时间,让他心跳狂增起来。这极有可能是婉柔啊?难道,婉柔她趁着欧阳菲菲睡着后,半夜三更出来夜袭自己?说夜袭估计太过夸张了,但是看这架势,似乎是想亲吻自己啊。

    一时间,王庸想到了那天在病房内,和婉柔的那一个偷偷摸摸的**之吻。难道说,婉柔有些食髓知味了?倒也不是没有可能,虽说在自己的记忆之中,婉柔是个单纯的女人。

    可毕竟那么多年没见了,心境的变化肯定会有的。而且,她老公也那么多年没在家了。一想到她的老公,王庸的心头就重重的一痛,浓浓的酸意,更多的是对她的愧疚。

    一念及此,王庸猛地伸手捧住了她的俏脸,将她的脑袋摁了下来。嘴唇,霸道无比的印在了她的芳唇上。

    “呜呜!”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