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 好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柔软,温润而不失灼热。逮住了她小巧而惶恐的舌尖,一丝丝甜滋滋的津液,被王庸贪婪的吸允而去。婉柔在这一刻,很惊慌不安。瑶鼻里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微微有些挣扎。

    但是这种挣扎对强壮的王庸来说,显得那么柔弱无力。很快,就在他强大而炽热的攻势下,败下阵来,开始任由他轻薄。甚至,还开始不经意的,本能的迎合起来,碍于经验问题。她的迎合显得很笨拙,就像是个刚刚学会拿笔写字的小朋友。

    王庸的心中,对她是充满了歉意。那一次自己绝情的离开,虽说是不得以,也有自己的苦衷。但事实上,就是自己伤害了她。害她随便找了个男人草草嫁了,导致了婚姻那么不幸福。

    一想到这事,王庸的心就像是刀割一般难受。霸道而不失温柔的,紧紧抱住了她的螓首,给予她最炽热的吻。仿佛在表达着愧疚,也宣泄着藏在内心深处的蓬勃爱意。

    心中的炽热火焰,也开始熊熊燃烧着。王庸猛地揽住了她的腰,轻轻一拧就反身将她托了起来。以一个奇妙的动作,将她抱在了怀中。有些疯狂的,拼命的抱着她,在她即将惊呼的时候。嘴唇凑在了她的耳垂边,低沉而沙哑着说:“对不起。”

    怀中刚反应过来,想挣扎惊呼的玉人,娇躯猛地一震,变得有些僵硬了起来。

    “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王庸的情绪,仿佛也陷入到了某种玄妙的状态之中。声音低沉而充满了伤感:“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你这么伤心,难受,痛苦的。我不奢求你的能原谅我。我只是想做出一些我的努力,希望你能够开心些。”

    “唔!”怀中妖娆的女人,僵硬的身躯,渐渐柔软了起来。脸颊微微颤抖着,在他嘴唇上蹭了一下,滚烫滚烫的。

    这个明显带着原谅色彩的小动作,让王庸精神一阵振奋的同时,也再一次点燃了温存之火。两人的嘴唇,又在黑暗之中摸索着触碰到了一起。毫无疑问。王庸在这反面的技巧等级,远不是怀中那只漂亮而又可爱的小菜鸟可以比拟的。

    仅仅十来秒钟后,她便陷入到了飘然若仙的状态之中,连灵魂,都要被他逗弄得飞了起来。只是。当他那只恶魔之爪,试图探入到她衣襟之中去的时候。她脑子里仅有的一丝清明和警惕,让她顿时清醒了许多。

    急忙用小手抓住了王庸,低声抵抗着说:“不,不可以。婉柔还在房间里睡着呢。”她的芳心之中,也是如同有一只小鹿在不断的蹦跳着。可是理智和羞涩告诉她,如果被婉柔看到了这一幕。也太丢人了。

    婉柔?在房间里睡着?王庸猛地一惊,一股寒意从他的尾椎骨直窜到了后脑勺里。等等,这怀里的是……而且这声音,分明就是……

    仿佛感受到了王庸身上的那种紧绷。欧阳菲菲心下也是微微有些歉然,声音又嗲又甜的低声说:“王庸,我,我怕控制不住。回头被婉柔看见了。要笑话的。”

    毛细孔一紧一缩下,一片冷汗直浸透了他的后背。一股劫后余生感。让他后怕不已。刚才的脑子里,真的是进了一团浆糊了。直接就是武断的,认为那是秦婉柔了?

    庆幸,实在是太庆幸了。感谢命运女神,这一次没有再展现她的恶趣味,玩弄自己。好在自己从头到尾,都没有把婉柔两个字,宣之于口。否则迎接自己的,绝对不可能是菲菲这一句又嗲又糯的道歉。

    估计这头披着漂亮人皮的母老虎,会直接张牙舞爪的吃掉自己。

    “王庸,不要生气嘛。”估计刚才那会子温存,早就了浪漫的气氛。在黑暗的笼罩下,也难得的露出了她温柔妩媚的一面。柔声说:“你刚才向我道歉了。其实,我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在那件事情上,我不应该欺骗你的。”

    欧阳菲菲对自己道歉?王庸摸着鼻子,倒是有些意外之喜。

    “我一直都想向你坦白,道歉的。可是,唔,你也知道,我有时候自尊心很强的。”刚才那一番温存的效果极佳,欧阳菲菲就像是只小猫咪一般的,脸蛋发烫的偎依在了王庸的胸膛上:“王庸,我们互相原谅一次吧。”

    呃,面对你这只母老虎,老子要是敢说一句不原谅,估计就会张牙舞爪的要吃了自己吧?不过老实说,和欧阳菲菲在一起那么久了,还是第一次听到她这么乖巧,这么温柔的向自己道歉。

    一时间,王庸的心头也是暖洋洋的。这就是平静的生活吗?波澜不惊之中,时不时的能发现些惊喜?如同一杯白开水,只有心灵平静,沉淀,才能真正体悟到其中的滋味。

    面对妻子的温柔软语,王庸那沉重的心灵,仿佛被一股莫名而强大的力量,轻轻的抚慰了一番。许多负面情绪,从他心灵之中释放了出来。让他的心灵,也是顿觉一股难以言喻的松弛。

    仿佛是极为留恋这种感觉,让他深吸了一口气着说:“好,我们就互相原谅一次。菲菲,谢谢你。”

    “好,我也原来你那一次。”欧阳菲菲低低的说了那一句后,旋即冷笑了起来:“那件事情我们就扯平了是吧?现在,该你交代交代和秦婉柔的事情了。”

    欧阳菲菲的纤纤玉指,已经再次拽到了他的耳朵上,声音之中,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妩媚之意:“王庸,你给我老实交代,婉柔和你,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

    我了个去,前一秒钟还甜甜蜜蜜的。可下一瞬间,却又变成了只母老虎。欧阳菲菲,不带你这么玩人的。王庸倒吸了一口冷气说:“那个,菲菲。我和婉柔之间,清清白白的,绝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我想象中的又怎么了?”欧阳菲菲的玉唇,凑到了他的耳朵边上,柔声细语的说:“王庸啊,我倒是没看出来,你竟然还有那么重要的事情瞒着我。刚才我和婉柔睡前聊天,她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原原本本告诉我了。我再给你一次坦白的机会,只要你老老实实的交代清楚,我就原谅你。但是你要不老实,哼哼,后果你也清楚。”

    真的还是假的啊?王庸有些懵了,秦婉柔会和菲菲说这些事情?难道是菲菲发觉到了不对劲,故意套婉柔的话?我勒个去,资本家的话终究是不能信啊。她今天大半夜的留婉柔一起睡,这分明是早有图谋。

    婉柔啊婉柔,你怎么能这么天真,直接上了……不对,不对。这是诈供。

    王庸一激灵,旋即想到了这个可能性。诈供,这是刑讯逼供之中常用的手段之一,但方法诡诈多变,很容易让被逼供者防不胜防的主动招供出来。这在一些特殊工种之中,是要专门学的一个专业科目。例如警察在学校里,就要专门学如何科学的审讯。

    王庸不是警察,但他曾经是特种军人。非但要学审讯,还要学防审讯。

    以王庸对婉柔的了解,她可是个嘴紧的要命的女人。一旦不想说话的时候,那是三杆子都打不出一个闷屁的主。难不成,欧阳菲菲的本事还能逆天了?三两下,就从婉柔嘴里套出话来了?绝无可能,人家好歹也是个人民教师,智商不低。

    “喂喂,欧阳菲菲你能不能省点心?”王庸没好气的低声说:“我承认,我身为一个身心健康的男人,对漂亮女人当然会有本能上的**。我也承认,我对她或多或少总会有些YY的想法。可是,这并不代表我就一定会去做啊。”

    欧阳菲菲这才有些满意的松开了手:“这还有些像是老实话,说吧,要我给你些什么奖励?”

    “菲菲,我们结婚登记已经很久了,早点把房洞了吧。”王庸很老实的说道。

    “啐。满脑子都是色情思想。”欧阳菲菲俏脸绯红,低声啐道:“不行,你现在还是留婚察看阶段。接下来的事情,要看你表现。另外,我们现在虽然已经结婚了,但没有正式举办婚礼。按照我们中国人的传统,举办婚礼后才算是正式结婚。”

    “还没正式结婚?那么说来,我现在还是单身咯?”王庸不以为意的若有所思的说道:“嗯,菲菲,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你不用担心我,这段时间,我自己会找食吃的。”

    自己找食吃?欧阳菲菲一晕,有些气急败坏的说:“谁会担心你这个啊?唔……你的手往哪里伸?松开……天呐!”

    ……

    时值早上九点,凭着一身功绩,荣升为区副局长的迟宝宝,正脸色沉重的坐在了办公室里会见一位国字脸,身上却透着隐约让她很不舒服气息的男子。

    “迟局长,听说你和判官,有过几次直接面对面接触,并发生剧烈冲突和打斗的经历。”郭征喝着茶,气定神闲的看着迟宝宝:“我想你提供一些判官的详细情报。”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