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一个猥琐的男人(求推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

    近乡情更怯。

    虽然这里不是王庸真正意义上的老家,但从初中开始,便随着母亲到了华海市,住在了这里足足六年。可以说,这里是他第二个故乡,也是他的家。

    五年了,已经足足五年没有回过家一趟了。但是,脚步刚一跨进了楼梯口,他那坚韧不拔的心,却是狠狠地“突”了一下。

    一股酸酸的感觉,直冲鼻孔和眼睛。回家了又如何?这还是家吗?这还是以前的,他和母亲一起相依为命,日子虽然过得艰辛,却很平淡,很幸福的家吗?

    王庸,这是他母亲取的名字。也不止一次的和他说过,她这辈子最大的希望,就是儿子能够平平安安的长大,幸幸福福,却简简单单的过完一生。她不求他大富大贵,也不求他扬名立万。只有平庸,才能真正享受平静。

    但是他却一直不懂,他只知道身为一个男人,就算做不到顶天立地,也要叱诧风云,只有跌宕起伏,精彩纷呈的人生,才不枉在人世间走一遭。是男人,又怎么可以庸庸碌碌呢?又怎么可以平平淡淡呢?

    现在他理解了母亲的心愿,但似乎有些晚了,晚了足足五年。

    子欲孝而亲不待,真是人生最莫可奈何的憾事之一。他回来已经有半个月了,却始终住在了酒店里,不敢往家里住。虽然五年前他亲手安葬了母亲,但这些年,他一直在故意对自己心理暗示欺骗,说母亲还活着,在家里好好的生活着呢。他怕,怕一推开家门,那是一个灰扑扑,空荡荡的房子。虽然他明知道,那是个必然结果。

    直至昨天清明去扫墓,探望过永远沉睡的母亲后,他才真正放下了所有心思。准备按照母亲对自己一向的心愿,安安淡淡,做一个平庸而普通的人。

    不过,那件事情,还有一件事情,他必须去求证。那件事情,就像是横哽在自己喉咙口的鱼刺一样,不拔出来,始终不会舒服。

    拖着行李箱,他的脚步有些沉重,就像是在脚腕上,绑了两块百斤铅坨一样。但他却走得异常坚定,一步一步,仿佛任何东西,都不足以阻挡他回家的脚步。哪怕那个所谓的家,仅剩下了他一个。

    物业维护的还算好,楼梯间打扫的也很干净。有些狭窄的楼梯间感应灯,随着他的脚步一盏盏都亮了起来,仿佛,在为他晦暗的人生,照明未来的路,指明人生的方向。

    仿佛无意识间,手握在了门把手,让他的心跳剧烈加速。虽然明知道母亲已经死了五年了,但始终不愿意接受现实的他,心中还留着一线万中无一的期待。希望这些年来的所有事情,都不过是一场噩梦,当自己打开家里这扇门的时候,自己就会从睡梦中惊醒。然后,发现不过是南柯一梦。那时候高中毕业后,和母亲争执之中,自己没有执拗的去参了军,而是顺着她的意思,进了大学,现在已经毕业好多年了,有了一份稳定,体面,又安康的工作。让母亲过上了不用再为钱而发愁的日子。

    那有些粗糙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从脖子上取下了钥匙,那是一把用红头绳串起来的钥匙。红头绳洗得很干净,但被打了很多结,虽然结打得很仔细。却依旧能看得出来,这根红头绳很有些年头了,断过很多次。

    钥匙是老式的黄铜钥匙,长期的贴身收藏,已经让这把钥匙被摩擦和汗水侵蚀的光滑发亮。

    这是当初母亲费尽千辛万苦,买下这套单位集资房的时候,亲手把钥匙挂在了当时还是初中生的他脖子上。拉着他的手告诉他,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

    这一晃,就是十几年了。但他还清晰的记得,那时候才三十五岁的母亲,因为太过操持,又要省钱不肯保养,脸上已经隐约有些皱纹和少许白发了。

    他更清楚的记得,母亲是如何辛苦的撑着家,如何的一点点攒下了钱,买了这套集资房。就算买房后,她还是一直省吃俭用着。说将来用钱的地方还很多,上大学要多少多少钱,娶媳妇要多少多少钱。

    不过在他吃的上面,母亲却向来很大方,牛奶一年四季不断,顿顿有肉吃,隔三差五的还会炖个鸡。不过那个鸡,母亲是从来不碰一下的。说什么必须一个人全吃完,才会有营养。

    那时候的他,还不是太懂事,对于母亲的唠叨,听着都觉得烦,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但是,很多东西直到失去之后,才会知道珍惜和宝贝。这些年来的王庸,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再听到母亲对自己再唠叨几句。

    当他把钥匙往插孔里捅去的时候,他向来坚定无比的心,却是揪了起来。不知道多久没有经历过的紧张感,油然而起。连捅两下,却是插不进去。

    蓦然,他那有些涣散的眼神,瞳孔陡然一缩,顿时有些凌厉了起来。只见那扇门上,那个老式的门锁已经被替换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套崭新的新型防盗锁。

    一股冷漠的气息,从他身上渐渐生起,脸色也是有些阴沉了起来。

    赵老师!

    那是母亲曾经的同事,也是同住一栋楼里的邻居。王庸办完母亲丧事之后,就委托赵老师帮忙照料这套凝聚着母亲无数心血和寄托的房子。因此,王庸每年还会给赵老师打一笔钱,让她可以维护这房子。多余的钱,算作她的酬劳。

    赵老师,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王庸对这套房子的感情太深了,不愿意往太坏的一面去想。只是希望,赵老师察觉老锁不好使了,就换了个新的。这是母亲的心血,也是他的家。他不想赵老师一时贪财,结果把房子租出去牟利了。

    没有直接下楼找赵老师,而是在附近寻了根铁丝和木片。随手鼓捣了几下,喀嚓一声,所谓的新型防盗锁便被打开了。开门进入,映入眼帘的是一尘不染的家,和他离开之前,几乎没有区别。

    但是他的身上,却是遍布寒意。因为屋里的灯都是亮着的,沙发边上,堆着几件行李。而茶几上,却是放着一袋子法国面包和一盒牛奶。一只白色的苹果手机,一个女士真皮小坤包。最主要的是,浴室里浴霸亮着,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门缝间隙还飘出朦胧的雾气。

    如果换做以前暴躁脾气的他,肯定会立即冲进去,把人拽出来,连带着行李一起丢到大街上去。但是现在,他回身轻轻把门掩上,细细的检查一遍卧室,厨房,阳台的装饰摆设和以前有没有异样。

    这房子应该是许久没人住了,看状况而言,这人应该是刚到。再看了一眼客厅里的墙壁,挂着的两幅父母遗照,已经不知去向。这让他的火气,噌噌噌的往上直冒。

    一想起母亲对自己的叮咛,经常会嘱咐他一定要收敛些火爆的脾气,他便强忍了下来。这个屋子,对他来说是个充满了无数回忆和温馨的地方。尤其是在外面游荡的时候,这里,就像是他灵魂寄托的圣地。

    他不想在这里,展现出他不好的一面,更不想母亲在天之灵,还要对自己失望。

    缓缓地坐在了沙发上,如同一尊雕塑一般,眼神冷漠而平静。好在情况没有到最坏,还有挽回的余地。他看了一眼行李和包包,里面洗澡的,应该是个女人。

    但不管是谁,他都不愿意让她继续待在这里。他现在能够忍耐容忍的极限,就是安安静静等她洗完澡,然后请她离开。就当是招待了一下客人洗澡。

    谁知道,等了足足十分钟。里面依旧传来哗哗水流声,若非那个女人似乎洗澡洗得很开心,开始哼起了好听的小调,王庸差点以为她死在了里面。

    今天早餐还没吃,就去应聘,随后又是漫无目的的晃荡了一整天,到现在几乎没吃东西。又是一眼扫到了面包和牛奶,他就直接毫不客气的拿过来开吃了起来,暗忖这女人洗个澡洗那么长时间,浪费了自家多少水电煤气。吃她个面包和牛奶,就算是回礼了。

    她应该对自己很感激,没有直接冲进去把她丢大街上去。

    面包口味不错,牛奶也很好,新西兰进口的?呃,这女人还挺奢侈嘛。在他狼吞虎咽之下,一大袋子东西都干掉后,肚子里总算有些存货垫底了。王庸开始琢磨着,把她赶走后,得出去吃个宵夜。

    等里面水流声停了之后,又听得她在里面忙里忙外,足足折腾了一刻钟后。正对着客厅的浴室门才咔嚓一声打开。

    欧阳菲菲心情不错,冲了个热水澡后,又拍了些保养护肤品。从今天开始,她就要开始另外一种生活了。虽然看起来有些辛苦和艰难,但也不失为另外一种生活的体验。她是欧阳菲菲,一个自信,美丽,独立的女人。任何困难,在她眼里都不是困难。

    她习惯性的裹着浴巾,如同晚礼服一般,露出了柔白如脂,晶莹光滑的香肩。拖着拖鞋,哼着小调,开了浴室门,往客厅里走去。四月初,天还是微微有些冷的,所以她径直往客厅的行李走去。若是公司里对她畏惧如虎的男人女人们,发现被誉为女王刽子手的她,竟然还有如此居家的一面,眼镜定会碎了一地。

    谁料,她才刚弯腰半截,却是顿觉一阵寒飕飕的感觉袭来,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在窥视一般。她猛然抬头,却是陡然见到沙发上,多了一个人。确切的说,是多了一个男人。

    如果非要在这个男人身上加些什么形容词的话,那就是一个眼神“猥琐”的男人。

    ……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