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人生无常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

    这让向来心理优势都很强的欧阳菲菲很不习惯,让她感觉自己可怜的就像是只无家可归的流浪小猫咪,想钻进个房子躲躲雨,还要被人一脚踹走。

    无名之火,在她心中熊熊燃烧了起来。

    “第一,我才是房子的主人,你和别人签租约和我有半根毛的关系吗?”王庸懒洋洋的,丝毫没有把她的怒气放在眼里,学着她讲话说:“第二,你要行使你的总裁权力,请你在公司里行使。现在是下班时间,这还是在我家里。欧阳大总裁,你不会是天真到以为,我成了你的下属员工,就变成你的奴隶,任由你差使了?我们可是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国家,不是农奴制。”

    “你……”欧阳菲菲心中本就不是不爽,又被呛得胸中生出一口难以下咽的闷气,秀目圆睁,俏脸含怒的盯着他说:“我不管你和赵老师有什么委托关系,总之,她现在把房子租给了我,我钱也付过了。现在,我就拥有这房子的使用权。你有什么问题,尽管可以和赵老师去协商解决。现在,我累了,想要休息,还请你离开。”

    “喔?”王庸依着沙发,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大总裁的意思是,准备强行霸占我的家?还要赶我这个主人走?呵呵,我奉劝你一句,识相的,就赶紧自己消失。别把我惹毛了,直接把你给扔出去。”

    “扔出去?”欧阳菲菲腾地一下站起身来,对王庸怒目相视,针锋相对的冷笑说:“好,我欧阳菲菲就站在这里,看你怎么扔。”

    “哟呵~较上劲了啊,还给我玩横的了?”王庸眼中精光一闪,半眯了起来:“既然你想试试被扔的感觉,那我就成全你。”说罢,站起身来,一步一步逼了过去。

    “喂喂,你想干什么?你别乱来啊,我会叫的。你敢碰我一下,我就叫非礼。”欧阳菲菲见他真的敢逼上来,心中震怒之余,也是有些慌乱了起来。不过,她也是那种别人对她越硬,越是不肯有半点退让的主。

    “随便,你要叫就叫,把所有人都叫来看也无所谓。对了,听说你是从米国回来的?应该挺喜欢报警吧,最好是把警察也招来。”王庸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向外拽去,不屑的说:“我还不信了,海龟总裁就了不起啊?强占民居还敢振振有词?可以让警察评评理啊,还可以叫些媒体来说说说事啊。”

    被他捏住了手腕的欧阳菲菲,脸色又惊又怒的拼命挣扎了起来,怒不可遏的斥声说:“姓王的,你你你,你想干什么?你这个臭流氓,没风度的恶棍,快点放开我。”凭着她的力量,又怎么可能挣脱的了?感觉自己的手腕,就像是被一只铁钳子卡住了,不算太大力。但让她全身酸麻的使不上力。

    “咔嚓!”王庸拧开了房门,刚准备将她拽着丢出去先。却见楼梯口闪出来了个皮肤白皙,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只不过眼袋很黑,不知道是老了还是累得,比起五年前,她似乎一下子老了许多,也憔悴得很。看她样子,也是正想敲门。见得门陡然打开,先是一愣,但马上惊呼了起来:“小,小王!你,你真的回来了?”

    王庸瞥了她一眼,冷笑着说:“这不是赵老师嘛?原来你还记得我王庸啊,我还以为,你当我死了呢。”

    “小王,你这,这话就……哎哟,这件事情是我不好,你听我慢慢解释。”赵蓉勉强干笑了两声,随即又撇到了他抓着人女孩子的手腕,急忙又说:“小王啊,先放开人姑娘好吗?有话好好说,这里住的,都是多年的街坊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给人看了笑话可不好。”

    “没什么好笑话的,看在以前的情分上,这件事情我也不准备和你计较。现在,我郑重告诉你,我回来了,这房子也绝对不会租出去。”王庸脸色冷漠的扭头说:“欧阳小姐,你不会是想真的让我动粗赶人吧?”

    “王庸,你敢!”欧阳菲菲惊怒之极,奋力挣扎又毫无作用。王庸的举动,也是彻底把她点燃了。冷声说:“我请你立即放开我,否则,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你想怎么样随便你。”王庸皱了皱眉头,用了用力,准备把她丢出去。

    “小王,小王你先消消气。”赵老师一见这样,顿时情急了起来,急忙跨入了房门。拉住了王庸便往里面推搡:“给阿姨一个面子,这件事情,我们坐下来商量怎么解决,千万别动粗。小王,你就看在我对你母亲也照顾有加的情分上,就算帮阿姨个忙吧。这次,阿姨真是有不得以苦衷的。”

    一听到母亲两字,王庸的心就忍不住微微一颤,想到了当年母亲带着自己刚来十九中的时候,赵老师的确是在生活上,工作上对母亲都挺照顾,两家人关系也一直挺好。的确,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信任赵老师,还把对他来说,如此珍贵的房子托给她维护照料。

    看着她一脸焦急,又是在苦苦哀求自己。王庸心中微微一软,随即放开了手,冷着声往回走:“那好,请里面说话。不过赵老师我丑话说在前头,这房子我不会租给任何人的。”

    “姓王的,你拽什么拽?不就是一套破房子吗?”欧阳菲菲也是被他弄得是心中怒潮汹涌不已,愤怒而讥讽的说:“你以为整个华海市,就你有房子啊?”

    “那好啊,赶紧请赵老师把你的租金押金都还给你,然后女王陛下你就去别的地方租吧,别墅豪华公寓随你的便。我这是套破房子,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王庸淡然地说:“当然,别忘了你的行李。”

    虽然这也是一个解决方案,但欧阳菲菲实在咽不下去这口恶气。从小到大,就压根没吃过这样的亏。忍不住环抱着双手撇嘴说:“姓王的,你以为我付了租金,你们想退就退,想不租就不租啊?告诉你,事情没那么简单。按照合约,就算有不得以的理由,想要毁约,也得提前一个月通知租客,并赔偿不低于三倍的月租金,并承担租客的损失。想赶我走,请一个月以后来,并赔偿我的损失。”

    “欧阳小姐是吧?请您先消消气,我来和小王说说。”赵老师闻言脸色又是一变,似乎有些苍白了起来,急忙安抚了一下欧阳菲菲。转而脸色尴尬而为难的走到了王庸面前,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有些低声下气的说:“小王啊,这件事情呢,是我对不起你,有违了你的嘱托。”

    王庸这人,还不是个真正蛮不讲理的人。别人一旦想跟自己玩硬的,横的,他肯定会奉陪到底的那种。反而,若是好声好气的和他商量,还是挺通情达理,顾人情面的。

    一见得赵老师如此愧疚而低声下气的说话,他倒也是不好再给她脸色看了,毕竟不管怎么说,她都算是半个长辈,当年还有恩于他们母子俩个。便急忙起身,扶着她坐下,从自己行李里掏出瓶矿泉水递了去,柔声说:“赵阿姨,有话你慢慢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其他事情咱不急,大不了把钱退给欧阳小姐就是了。”其实,这赵老师还算是敬业了,自己把房子都托付给她五年了,她若要真是个贪财的,说不定早就偷偷摸摸租出去了。

    赵老师心中有愧,虚坐了半个屁股,尴尬而为难的低着头说:“这,这其实是,是阿姨实在走投无路了。原本没想过要租这房子出去,只不过我那侄女,知道我家的事情,急需用钱,也知道我帮人照料着一套房子。她刚好要帮她家总裁的远房亲戚租个清净的好房子,所以就游说了一下我。唉,都怪我一时糊涂,估猜着你五年都没回来了,一时半会应该不会回来,所,所以就答应了下来。”

    王庸的眉头都有些拧了起来,不解地说:“阿姨,我记得你和叔叔都是老师吧?这职业是出了名的生活稳定,怎么会一下子这么急需钱?”

    “苗苗,是苗苗那丫头啊。你还记得她吧?这不,刚考上了FD大学,就突然查出来了尿毒症。”赵老师神色一黯,说到了伤心事,委屈辛酸的眼泪哗啦啦的直往下掉:“我家女儿,真的是好命苦啊。”

    “苗苗?”王庸一下子惊身而起:“我当然记得她,怎么突然之间就患了这种恶病?”

    连带着那边的欧阳菲菲,也是忍不住吃惊的低呼了一声,捂住了嘴巴。眼神对赵老师,有些同情了起来,之前对她近乎于诈骗行为而愤怒之心,也消散了许多。

    “这就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飞来横祸啊。”赵老师哭成了个泪人儿,伤心欲绝的说:“我们做老师的,虽然收入稳定,但也不可能大富大贵。你也知道,那病真的很费钱。为了给她凑钱换肾,家里这么多年来的积蓄,全都要填进去,我连攒下的金银首饰都给当了。还欠着些亲戚朋友们的债,就差点没卖房子了。小王啊,阿姨知道你对这套房子的特殊感情,这,这次实在是阿姨对不起你啊。”

    ……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