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人间凶器(求推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

    “呵呵!”王庸有些苦涩的,自嘲的笑了一笑,寒风瑟瑟中歪着头给自己点了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后,愣神看着那些小小的烟圈彼此缠绕着,纠结着,到最后一丝丝消散在空气中,甩甩头,刚刚那种压抑心脏的难受也安静了些。王庸好笑的暗想,自己这是怎么了,突然就变得多愁善感了。过去的事情,早已经过去了。很多事情,一旦错过了,就再难有挽回的机会了。就像是这条街,对面的那一片老房子还有很多很多。

    拆了,就是拆了。

    人不可能永远活在记忆之中,凡事都得往好的一面去想。这条新造的马路也挺好,至少够干净,够宽阔。而按照地段来说,那边肯定是建造一个高档的小区,拆迁户应该也拿到了足够的钱。顺便说一句,华海市的老弄堂里拆迁,较少会出现拆迁户吃大亏的事情出来。拆出一大批数百万富翁来,可不是说笑的。

    摇了摇头,撇开了脑子里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路灯发出甚是冷清的白光,王庸向前慢慢踱着小步,看看能不能找到个夜宵店什么的。走不出几十米,便见得一排崭新的店面房,眼神一家家扫过去。蓦然,王庸愣了一下。那是一个单间隔出了个小窗口的门面,在熙熙攘攘的店面中,很不起眼,名字也很普通,就叫张记糕点。

    但就是这么一个普通店面,却让他驻足在此,眼神微微有些恍惚。这条街上,以前也有张记糕点。不过,那是一对夫妻俩推着一辆推车在街边叫卖。糕点很受欢迎。不过王庸可不喜欢吃这种甜滋滋,又黏糊糊的东西。

    他之所以记忆非常深刻,那是因为他数量不多的零用钱。有很多一部分,用在了张记糕点上。几乎是不受控制的,走到了糕点窗口前。驻足一看,有好几个小姑娘在买糕点。

    王庸的眼神往里面一扫,见得一对四五十岁的中年夫妻,一个正在做糕点,一个在卖。果然是有些熟悉的面孔啊,就是比起当初,这对夫妻老了许多,不过眉宇中安稳幸福的神情更甚从前。

    “张大嫂,给我来一份枣泥糕。”王庸见几个小姑娘走后,就凑到窗口叫了一声。很多人以为是正在做糕点的丈夫姓张,但只有熟悉的人,才知道老板娘姓张。

    “好嘞,小伙子你运气不错,最后一份枣泥糕了。”也许因为操劳,已经有很多皱纹的张大嫂利索的装着糕点,笑着给王庸递去:“咦?先生很面生啊,怎么会知道我叫张大嫂?呵呵,还是老价钱,八块。”

    老价钱?记得老价钱是两块五来着。王庸笑了笑,没有说话,准备付账接了过来。

    “张大嫂,给我一份枣泥糕,加班加到现在好不容易下班了。又不喜欢吃泡面,饿都饿死了。还是你这里的糕点好吃,纯天然的不加色素,尤其是枣泥糕最好吃啦,甜甜糯糯的。”一个干净利落的声音在王庸耳畔传来,声音很清脆,中气十足。

    “原来是迟警官啊,你这都好几天没来……哎哟,枣泥糕没有了。”张大嫂脸色一愣,有些不要意思的说:“迟警官啊,这位先生刚买走了最后一份。要不,今天换换别的口味?最近新做的金桔膏,酸甜可口,要不来一份?”

    “啊?”迟警官不加掩饰的皱着眉头叫了起来,一脸的失望,把眼神瞄向了王庸,一见到他手上还捏着张十块的准备付账,急忙说:“先生,能不能把这份枣泥糕让给我,我出十块钱。”

    王庸回头一瞥,见果然是一个女警察。这个女警察身材高高窕窕,皮肤不算太白,却是透着健康的淡小麦色,就像是象牙一般的纯净而有些光泽。

    这就已经很吸引人了,更让人啧啧称奇的是,这个女警察身材非常的火爆。那身笔挺的黑色警察制服,非但遮不住她的前凸后翘,修长美腿。反而更是凭添了她的几分精神抖擞的英姿飒爽。

    一看她这副模样,和绝大多数男人一样,王庸忍不住浮想联翩了起来。制服美女,向来是极具诱惑力的。就连王庸这种见多识广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女,还是个纯天然,没有经过整形,没有化妆品修饰过的素颜美女。

    一个长得非常出众的美女,在她一生之中,肯定已经被人看惯了。她也不例外,被男人盯着看,那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但是被人用如此直接而丝毫不加掩饰的眼神,盯着上上下下的打量,眼睛还在放光的看。就足以挑起她本来就不太好的脾气了。这种直接而猥琐的眼神,她没穿制服的时候还能稍稍容忍一下。但是,身穿这身警服的时候,忍耐性要下跌好几个刻度。因为她很容易就能从那些不知羞耻而猥琐的男人脑海里推断出一些东西,例如,制服诱惑什么的。

    好在,当她身穿制服的时候,还真心没有几个胆大包天的主,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打量自己姣好的身材。

    要不是顾念到他手上“挟持”了一份自己爱吃的枣泥糕,自己又是因为接连加班没空来,馋了好几天。说不得,她已经开始发飙,准备叫这人吃点苦头了。

    “先生,能不能转让给我?”被他看得是很不自在,火气直冒。她不知道以自己火爆的脾气,还能忍耐几秒钟。只好很生硬的打断了他:“我出十块钱。”口气,当然谈不上和蔼可亲了。

    仿佛是被她打断了明目张胆的窥视情绪,王庸眉头微皱,没有理她。转过头去说:“张大嫂,找钱。”口气坚定而不容置疑。

    “这?”张大嫂有些为难的看了看两人,虽然说她更加倾向于卖给迟警官这个熟悉的老客户。但似乎,这位面生,却貌似老客户的先生先买的。略一犹豫,只好找了王庸两块钱。

    王庸没有再多看那女警察一眼,拎着还热乎乎的糕点,低着头转身就走。

    “站住!”迟警官敏捷的一个闪身,挡住了王庸的去路。脸色很不好看的说道:“你就想这么走了?”

    “有问题吗?”王庸微微抬头,平静的看着她。

    “有问题吗?是的,我告诉你,问题大了。”迟警官眼神凌厉的射向了王庸,上下打量着他,那目光,就好像是在审视一个嫌疑犯一样:“身份证拿出来。”

    “凭什么?”王庸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仿佛丝毫没有将这个女警官放在眼里。

    “嗯???”迟警官貌似温柔的笑了起来:“碰到刺头了啊,警察要查你身份证,你竟然还说凭什么?老老实实把身份证拿出来,别妨碍我执行公务,不然把你带铐到局子里去。”说话间,脸色一正,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冷笑,暗忖,小子,叫你的眼睛不老实,叫你不把枣泥糕让给我。

    王庸好整以暇的点了支烟,眼睛眯了起来:“你已经下班了。”

    “你……”迟警官脸上的微笑,顿时凝固了起来,恨恨说:“身为一个人民警察,我有义务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阻止犯罪或即将犯罪。”

    “身为一个人民警察,下班期间,竟然还穿着制服,因为一块枣泥糕对一个普通老百姓耀武扬威,滥用人民赋予你的权力。”王庸看了看停在马路边上的警用摩托车,嘴角露出了浓浓的不屑和鄙夷,声音有些慷慨激昂:“另外,你还涉嫌了公车私用,侵害了我们全体人民的利益。你有什么脸面自称是人民警察?你忘记了当初考入警校的庄重宣誓了?你忘记加入警队时候的荣耀理想了?我鄙视你,深深地,毫无保留的鄙视你。”

    迟警官的脸色,渐渐发白,眼神中的怒火熊熊燃烧了起来。死死的盯住了他的脸,深深地呼吸了几下,强压住了要把他一个熊抱摔砸到地上的冲动。虽然这话,让她心中的怒火,达到了即将爆炸的边缘。只是,抛开个人喜恶不谈。这人的话,未必就没有道理。

    强制性的,让自己冷静了下来。迟警官将警帽一脱,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的抛洒而下。目光锐利冷冽之中,开始解起了上装,将纽扣一颗一颗的向下解,动作缓慢却很沉着。

    王庸见得这一幕,眼珠子都要突了出来,暗想难不成被自己义正言辞的一番批评教育,让她幡然悔悟,准备痛改前非?这不,为了感谢她这个恩人,也就是自己。她决定以身相许,送自己一些福利?

    随着纽扣一粒粒的被解开,那被制服牢牢束缚着的凶器,几乎要撑开淡绿衬衫,呼之欲出。

    “凶器,大凶器,人间凶器啊。”即使是见多识广的王庸,在见得这一幕的时候,眼球也是被牢牢的吸引住了,怎么都挪不开眼神了。

    ……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