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别开玩笑了,我可是党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

    “嗯,老总。洗完澡了?”王庸眼睛轻抬,瞟了她一眼,招呼了一声后。就又把注意力放在了韩剧和泡面上,呼啦呼啦吃的很香,眼神也很专注的看着韩剧。

    “这是我泡的面。”欧阳菲菲幽幽冷冷地说,眼神之中,一股杀气正在酝酿弥漫而起。

    “嗯,谢谢老总的体贴。知道我要回来,还特地贴心的煮了泡面。”王庸再一次抬头,对她展现了一个和善而感激的眼神,很诚恳的赞美说:“你的面泡的很好吃,虽然只是一碗小小的泡面,但是我的心,很温暖。”

    温,温暖,温暖你个头啊。鬼才会特地给你煮面呢?欧阳菲菲的心很痛,想她堂堂一个说起来几百万年收入的老总,阴差阳错沦落到宵夜肚子饿时,只能吃泡面的地步了。但即便是如此落魄,竟然还冒出了这么一个家伙来抢自己的泡面吃,吃得那么心安理得。温暖,你喜欢温暖是吧?好,本小姐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寒冬腊月。

    束了束睡衣腰带。

    哒哒哒~

    即使是穿着几块钱一双的塑料拖鞋,她依旧是能踩出高跟女王的气势来。“啪”得一声,欧阳菲菲把笔记本一合。环抱着双臂,眼神含煞,居高临下的盯着他。如果她的眼神能当子弹用的话,王庸肯定已经被扫得千疮百孔了。

    原来韩剧也是挺好看的,那个身材还不错的女角色,已经快要脱内裤了,却是一下子被打断。王庸有些小委屈的抬头望向欧阳菲菲,不知道这姑奶奶,到底又是哪一根神经搭错了线。自己吃的很开心,韩剧也挺好看。很无辜的说:“老总您这是唱得哪一出啊?”

    “第一,泡面是泡给我自己吃的。”欧阳菲菲的脸上布满了寒霜,仿佛一下子让这屋内的温度,回到了二月,寒风嗖嗖的吹啊,仿佛一字一句的清晰的说道:“第二,笔记本是我的。”

    “这……只是一碗泡面而已,老总您至于吗?”王庸见得她杀气十足,干笑了两声说。

    “至于吗?你还好意思说,被你连诈带骗的,我身上才剩下几个钱啊?肚子饿了好半天,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买碗泡面吃吃,你倒好,问都不问就给我吃了。我,我容易嘛我?”欧阳菲菲越说越觉得自己委屈,水汪汪的眼泪都开始在眶内打转了。爸爸逼着欺负自己倒也罢了,慕叔叔帮着自己老爸算计自己也不计较了。可屋漏偏逢连夜雨,还遇人不淑的碰到了王庸这种坏蛋。害得自己连最后一点私房钱都没了,还欠了一屁股的债。一床被子收了自己两万块的债……

    “呃,这个……”王庸见她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又倔强的不肯让它掉下来,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只好把泡面递还给她,歉然着说:“既然你肚子很饿,那就还给你,你吃吧。”

    欧阳菲菲的泪腺一下子被某些东西堵住了,睁大着很漂亮,黑白分明的眼睛,就像是看奇葩一样的盯着他。自己怎么说,都是堂堂一个公司老总。肚皮饿,吃不起好东西,拿泡面垫肚,已经是一件很委屈的事情了。难,难道,这还不是自己苦难的极限?自己竟然要和这样极品的室友,一起居住半年?

    见得她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王庸也是觉得她既然这么穷了,还吃人泡面的确有些理亏。摸了摸口袋,从中掏出几枚刚坐出租车找下来的硬币。为了避免落她口舌,说不尊重人,还特意没看她,就直接把钱放在了桌子上。

    不过王庸想想又觉得似乎给少了,如今物价飞涨,再说泡面也有手工费的不是?又掏摸了一下,找出来张皱巴巴的五块钱纸币,一股脑儿的都推到了她面前。

    很识相的起身想走开,但仔细琢磨琢磨又觉得付了钱不把面吃光了有些不甘,回头呼啦呼啦蒙扒几口吃个精光,这才心满意足的用纸巾抹抹嘴,对她投去一个同情的眼神后,叹息而去。

    欧阳菲菲从头到尾,都是被他这一系列的动作给震住了,秀目圆睁,呆若木鸡。这,这这是什么情况……一股寒意,从她的心底冒起,迅速窜及全身。这一瞬间,她自己竟然生出了一种,自己就像是在寒风瑟瑟中,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凄惨兮兮。

    凭什么啊?凭什么自己吃了顿他做的宵夜,就要被迫签两百的单子。他吃了自己辛辛苦苦泡的泡面,结果施舍了八块钱。越想,就有些越不甘心。欧阳菲菲准备跑去敲房门,心头满是被羞辱了的悲愤。就算是给钱,凭着本小姐的气质,容貌,以及身份。一碗泡面怎么也得一,呃五十块吧?

    “咔嚓!”

    欧阳菲菲刚举起小手,准备敲门的时候。王庸却是开门而出,见得她杵在自己房门口,不由奇怪的问:“老总,你有事找我?”

    “啊!”欧阳菲菲呆呆的轻叫了一声,回过神来,急忙捂住了眼睛,顿足说:“王,王庸,你你你,你怎么能不穿衣服就出来了?快回去穿上。”

    不穿衣服?王庸低着头,瞟了一眼自己的红内裤,没好气的说:“老总您该不会是年纪轻轻就眼花了吧?我有穿的。”

    欧阳菲菲微微松开手指,仔细一瞅,却又是立即捂着眼睛怒声说:“王庸,你骗我,你,你分明没穿。我抗议,严重抗议你不穿衣服。”

    “抗议你个头,我要去洗澡,别挡道。”王庸没好气的伸手把她扒拉到一边说:“少在这里矫情,你可是米国留学回来的。我就不信你没在沙滩啊,泳池之类的见过男人穿泳裤的样子。”

    “我不去公共泳池,公共沙滩的。”欧阳菲菲脸红耳赤的捂着眼睛说:“再说,米国的法律很完善的。男性除了在法律允许的地方,可以裸~露身体外。在公共场合这么做,极有可能会被告性~骚扰。王庸,请你立即穿好衣服,否则我就……”

    “告我性骚扰?”王庸气定神闲的说:“别开玩笑了,我可是党员。”

    “无耻~”

    “欧阳小姐,麻烦您要拎得清现状和事实。”王庸索性暂时不去洗澡了,而是光明正大的站在她面前,训斥着说:“这是我的家,我乐意怎么穿就怎么穿。你要是看不惯,或者回房间,或者消失,爱咋咋地。再说了,就许你穿着睡衣到处溜达晃我眼睛。就不许我穿着睡衣去洗手间啊?”

    欧阳菲菲被气得脸色发白,连声音都带着颤的说:“我,我凭什么走啊?我可是花了钱的。再说了,你这也能叫睡衣?”

    “你花钱,只是拥有在这里的居住权而已。难不成你还以为你凭着那两个钱,还想拥有操控我身体的权力?当然,这种事情也不是不能谈。”王庸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搓着手指头,语调暧昧的说:“只要你能付出足够的报酬,别说让我穿上外套了。就算立马让我把睡衣脱了都行。”

    “下流,无耻败类。”欧阳菲菲的脸上抹上了一层红晕,直接放下了手,恶狠狠地朝他瞪去:“行行,你爱穿不穿,你都不怕露了,本小姐还怕看吗?就当免费不花钱看一场牛肉秀了。”

    她也算是悟了,眼前这个人,脸皮什么的已经堪比城墙了。至于节操什么的,别开玩笑了,他知道那两个字怎么写吗?要想在这方面斗赢他,让他懂礼义廉耻什么的,这种难度不亚于让自己马上成为世界首富之类的。

    精修心理学的她知道,如果两个人性格都很强势。那么自己的气场越弱,对方就越容易气焰嚣张。而如果反过来自己气场盖过他,反而会让他势弱。

    这个道理很简单,如果一个女人夜晚行走在路上,突然遭遇一个暴露狂的话。如果自己害怕,尖叫,掩面发抖等动作,反而会让对方的心理得到极大满足感,从而助长了其气焰。但是如果摆出一副冷漠,不屑,鄙夷,甚至很挑剔的冷嘲热讽一下。这样反而会令对方自尊心严重受挫,落荒而逃也说不定。

    其实,刚才欧阳菲菲也只是一时被吓一跳,气昏了头而已。娇羞震怒之后,冷静下来的她,已经找到了应对的方式。重新调整战略战术措施,深深地吸了两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开始摆出了平常工作中的状态。

    以充满了优越性的冷艳目光,很挑剔的在他身上扫来扫去。她知道,即使是再有自信心的人,被人用这种眼光看,也会浑身不自在,难受。她决定,厚着脸皮,在他身上找些缺陷毛病出来,加以放大,并好好地讽刺一番,帮他治治这种在家穿着条裤衩就到处溜达的臭毛病。

    但是,她却忘记了,她这还是这辈子第一次,在现实里,且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观察”一个男性的身体。

    整体看上去,和他的脸色一样,皮肤略显健康的古铜色。细看之下:

    “啊!”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发白,近距离看去,他的身上,到处是各种各样,狰狞无比,或深或浅的疤痕。

    ……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