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七十章 你就是个黑木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这才是今早欧阳菲菲,之所以打电话给江虎,让他安排王庸去守打卡机的缘故。只是想试试看,能不能唤醒一下,这家伙身体内潜藏着的强烈责任感和荣耀感。

    只是没想到,这个举动,却是给他们夫妻之间,带来的一些矛盾。甚至,连退位让贤都说了出来。这让欧阳菲菲又急又怒,心下委屈至极。

    除了早上,的确有些吃味,小小的发了下脾气。可是,让他去站岗,也是出自于一片好心。他要是实在不愿意干这个,公司里大把的职位,他完全可以去争取啊。

    如果他真的有心向好,积极向上的话。自己开心还来不及呢,又怎么可能不会帮助他?

    也许是最近这段时间累了,昨晚又没睡好。加上今天大清早的,就被他气着了好几次,有些急火攻心了。这才让她积累下来的病因,一下子爆发了起来。

    “你这吃醋都吃到发热了,还在那里死扛着不放呢啊?”王庸捏了一下她的瑶鼻,笑着说。

    “谁吃醋啊?”欧阳菲菲也是发现自己真的是病了,坚硬的心灵,仿佛一下子被击溃了。竟有些微微娇嗔,乖巧了起来。小小傲娇的哼哼不已:“你不过就是头猪而已,我犯得着吃一头猪的醋么?”

    “行,行。我就是头猪,你这下满意了吧?”王庸把她摁在了老板椅上,椅背向后放倒,柔声说:“你先躺一会儿,我帮你先用祖传的王氏按摩法给你活络下气血,增强一下自身的抵抗力。”

    一听什么祖传的,欧阳菲菲刚想说你爸爸不是早就牺牲了吗?但转瞬觉察到了这不对。心下不由得微微黯淡。其实有时候细细想来,这经常会惹自己生气的坏家伙还是蛮可怜的。从一睁开眼睛开始,父亲就早已经死了。

    虽然他从来不提这事,好像对这件事情有些漫不经心,毫无所谓。可只要看他,对那份日记多么宝贝,一直珍藏着的模样。就知道他内心深处,其实对父亲的事情,还是十分在意的。

    只是。他不喜欢将这种在意,展现出来而已。

    “哼,你的手法到底行不行啊?”欧阳菲菲故作不屑着傲娇说:“别把我的小病,给治成了大病。”

    “老总,瞧您说的。我告诉你。这男人的词典里,就没有不行两字。”王庸伸出有些粗糙,却力量和灵敏兼备的手指头,看似轻柔,却有着穿透力的指劲,按摩着她的百会穴,太阳穴。自傲的说道:“按摩虽然不能治百病。却能通经活血,激发身体自身的免疫力。”

    但是很明显,欧阳菲菲只抓住了他话里的另外两字。歪着螓首,半闭着星眸。像是在自言自语着说:“男人不会说不行?王庸,真的还是假的?”

    “别人我不知道,但是我老王的词典里,就是没有不行。不行也得行。”王庸很骄傲的拍了拍胸口说,不过。心存警惕,又补充了一句说:“我指的是正常男人能做到的事情啊。并不包括非人类,或是女人独有的那些事情。”

    “那好吧,学个小狗叫来听听。”欧阳菲菲享用着他的按摩,感受着头脑之中带来的一片清凉,电流仿佛蔓延到了全身,让她松快起来的舒服感觉。同时,给王庸丢去了一个小小的难题。

    王庸这刚想说不行两字的时候,却是憋住了。伸手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子,没好脸色的说:“你这是在下着套给我钻啊。”

    “那是你自己说话太大了。”欧阳菲菲哼唧着说:“那你是不是可以老实交代,你和婉柔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了吧?昨天人太多,我都没好意思审问你。”

    “你都已经是要退位让贤的人了,又有什么好告诉你的?”王庸调笑着说。

    “王庸,你是不是觉得我欧阳菲菲太好欺负了是吧?”这话,又是让她激动不已,开始张牙舞爪了起来。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是属老虎的总行了吧?生了病还那么的不安分,躺着躺着,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告诉你无所谓。”王庸把她强按在了老板椅上:“你还要不要听了?不想听就继续闹腾。”

    “哼,你爱说不说。”欧阳菲菲这下倒是老实了,但一想不能让王庸这么拿捏住。便横了一眼说:“反正你不说,我也可以问婉柔的。我相信以她的人品,和我姐妹一场,断然不可能在这件事情是瞒我。”

    “行了,你也别去问婉柔了。她脸皮子薄,肯定被你唬的连话都说不利索。”王庸轻松的说着:“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婉柔她算是和我从小就认识,互相朦朦胧胧的有好感,也算是谈过恋爱。”

    “什么?”欧阳菲菲捂着嘴,惊讶的回头看着王庸说:“你,你是说。婉柔和谈过恋爱?这么重大的事情,你,你竟然能一直瞒着我……”

    “你别想多了啊,我和婉柔之间,可是清清白白的。”王庸苦笑着说:“再说了,人家都已经嫁人了。我和她谈过恋爱的事情,怎么能随便乱说,没得败坏人名声。虽说我们两个清白,但是事情一旦传了出去,有嘴都说不清。何况,婉柔现在和她老公之间似乎有些问题。我更不能去火上浇油了。”

    清白?欧阳菲菲微微松了一口气,心里头酸酸的,又是不死心,又是有些好奇的说:“话虽如此,不过王庸你所谓的清白,到底指到哪一步?拉过小手没……”

    “拉过。”王庸干笑着说。

    “哼,这也叫清白啊?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和男生拉过小手。”欧阳菲菲嘟着嘴,委屈的说。不过,她总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又急忙追问:“那,亲过嘴没?”

    “呃……”王庸也是觉得这没啥大不了,就老实的说:“有过几次,但是除了这之外,我们就啥都没了。我们那学生年代,可是单单纯纯的很。”

    “这也叫单纯?”欧阳菲菲瞪大了眼睛:“你们那时候还小吧,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你们这可是早恋。”

    “是是,的确是早恋。”王庸嘴角有些发苦着说:“不过也就那么回事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哼,后来怎么不在一起谈恋爱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天生一对啊。”欧阳菲菲虽然想竭力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来,可是,心里头的那股子酸溜溜的感觉,却是挥之不去。忍不住攻击嘲讽说:“肯定是你后面学坏了,成了个坏小子,臭流氓,婉柔就不要你了。”

    “是是是。欧阳菲菲,你是福尔摩斯再生吗?”王庸投降着说:“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的眼睛,睿智,聪慧,霸气。”

    “少拍马屁和转移话题。”欧阳菲菲微微得意的说:“这么重大事情,你们两个竟敢一直瞒着我,把我当傻瓜吗?哼,难怪你这臭流氓总是对婉柔不怀好意,是不是旧情未了?”

    “是是……呃,不是……好吧好吧,我可以老实的告诉你,想法是有的,但是没那贼胆。”

    “我猜你这臭流氓就不怀好意,这下把马脚都露出来了吧?”欧阳菲菲又恼又气,脸色都微微发白了起来,脑袋又是微微一疼。

    “菲菲,其实你也知道。这初恋情人嘛,总归会有些特殊情怀的喔。”王庸叹了一口气说:“你肯定也有难以忘掉的小伙子吧?”

    欧阳菲菲要晕了过去,实在气不过,回头狠狠地掐了他一把。懊恼不已地说:“王庸,我真后悔。从小就听爸妈的话,不准和男孩走太近,不准和男孩接触,谈恋爱,要专心学习。好吧,我听话了,专心了。结果到头来,却是死在了你的手里。早知道这样,我就随便找个帅气些的男孩子,早恋一下了,也好留下些什么青春美好的记忆啊之类的。呜呜……我这辈子白活了。”

    “欧阳菲菲你不是吧?”王庸也是有些瞠目结舌了起来,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不要告诉我,你的初恋情人就是我。”

    “谁,谁和你是初,初恋啊?”欧阳菲菲顿时脸一红,又羞又娇的顿足说:“分明是你这坏蛋,强,强行霸占了我。”

    “对啊,不是初恋,呵呵,是唯一的恋。”王庸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了起来:“也对啊,我想起来了。那时候在浴室里被我亲亲的时候,你可是初吻来着。这说起来,我倒是挺荣幸的啊。捡了个大便宜。”

    “王庸,你能再无耻些吗?”欧阳菲菲俏脸如同喝醉了酒一般,红着脸委屈的说:“你让我拣了个二手货还挺光荣的是吧?”

    不过一想这话不对,心下的气又是更盛了起来。气鼓鼓的嘟着嘴说:“差点忘记了,二手都不止。天知道你是三四五六七,第几手了?你,你这是黑木耳……”

    我了个去,王庸如遭雷击,眼珠子都瞪了出来。黑,黑木耳,这,这是来形容男人的吗?姑奶奶你平常上的都是些什么网站啊?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