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你爸死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一秒记住

    用王庸的话来说,苏舞月现在这样调皮,就是给她惯出来的。不过在王庸看来,现在还不是什么大问题。把她丢到高海的训练营里,好好淬炼个两个月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那小丫头答应的倒是蛮痛快,但王庸却是认为她压根就是少女不识苦滋味。只要她进去了,有的是她哭爹喊娘的时候。

    嘴硬,在残酷的事实面前,微微不堪一击。

    好在临时转移仇恨的方式又起作用了,接下来蔡慕云的话题,都是集中在了那个什么训练营上。王庸自然乐得如此,何况有一点苏舞月说得对,那就是他故意怂恿她去参加保镖训练营,最佳估计可以维持两个月耳根子清净。

    而且过了这茬后,她又会开学了。又可以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借口将她支开。

    一顿海鲜大餐,倒是吃得其乐融融。

    反正是不用自己付账,王庸吃起龙虾帝王蟹什么的来,格外的爽。掰着条帝王蟹的大腿,美滋滋的啃着说:“苏舞月,顺便问一下啊?那个什么安吉尔是什么来头啊,啥风格的演唱会。要不是我喜欢的风格,我得提前准备些风油jing什么的。免得在前排,听着听着睡着了会丢你人。”

    “大叔,你不会?”苏舞月也是吃的满嘴都是蟹黄,瞪大着眼睛就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瞅着王庸:“你倒底是哪个国家来的啊?怎么连安吉尔都不知道?我跟你说啊,安吉尔虽然是英国人,而且还是世袭伯爵的女儿。虽然不可能继承到世袭伯爵的贵族头衔,但至少也是个标准的贵族出身的千金小姐。气质高贵雅致就不说了。而且她的体内,可是有四分之一的华人血统。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她,那就是漂亮。如果是四个字,那就是非常漂亮。大叔,你到时候别看得流鼻血啊。”

    “我王庸走南闯北,什么样的漂亮女人没见过啊?我就没见过能让我流鼻血的。还有,不就是一唱歌的吗?有啥了不起的?”王庸撇了撇嘴,表示很不屑。不过心里面却是咯噔了一下,暗道。不可能会那么凑巧的?同样是伯爵的女儿,还有华人血统。就是名字不对。

    王庸开始绞尽脑汁的想着,那几个英国伯爵老头子,谁还有华人血统的女儿?不过想来想去,也是想不出个名堂镜来。难不成。这个歌手假冒贵族血统?亦或是,某个老不休的私生女?

    “不一样的好伐啦,大叔。”苏舞月仿佛很崇拜喜欢那个安吉尔,努力的为自己的偶像说好话:“安吉尔和现在所有的偶像不一样,她有着天使一般的外表,天籁一般的歌喉,还有如同圣女一般善良的心灵。她的每一首作品。都是空灵而优美,婉转而娇啼,干净的就像是一尘不染的雪山。能洗去人心里的浮躁,尘埃。她最出名的那首《钻石泪》。充满了怜悯,爱,以及抗争。控诉着战争贩子,为了资源。为了野心,为了钱。而在非洲挑起了一次次的战争。让无数家庭流离失所,让那些孩子们饱受苦难。”

    “切。”王庸开始将整盘帝王蟹放在了自己面前,慢慢吃着不屑的说:“那女人懂什么非洲的战争?她那种娇滴滴的贵族小姐,又哪能理解战争带来的真正苦难。不过就是借此炒作一下自己,抬高一下自己的档次而已。也就是能骗骗你这种小女孩。”

    “大叔,不准你污蔑安吉尔。”苏舞月挥舞着拳头把帝王蟹抢了回来:“安吉尔可是真正在非洲经历过战争洗礼的,她还亲自救了许多难民孩子,正是因为那段经历,才让她写出了钻石泪这样经典的天籁之音,那首曲子,我每天一次,都会哭一次。那些战争贩子,实在太可恶了。呜呜~”

    “不可能,她真要有你说的那么漂亮,跑到非洲战区去,早就给人轮……”王庸突然怔住了,不祥的预感窜上心头,弱弱的问:“那个劳什子安吉尔的名字,应该是个艺名?那你知道她真名吗?”

    “嘿,大叔你这个问题问的可真有深度,因为她是伯爵家千金,对她**保护的很好。”苏舞月眉飞se舞的说道:“你这个问题要是问别人,肯定一筹莫展。但是我却是透过特殊渠道,嘿嘿,打听到了她的真名,名字很长,但简称为依莉雅.孟塔古。”

    正在喝酒的王庸,差点直接将一口老酒喷了出来。我勒个去,老子就知道,如果出现了不祥预感,往往坏事就会成真。

    依莉雅,果然是她……现任欣琴布鲁克子爵的女儿。当然,这个子爵只是个临时称谓,等他老爹挂了后,就能继承世袭伯爵的头衔了。

    这是个很有名的伯爵家族,还有个更有名的称呼,那就是三明治伯爵家族。

    王庸之所以熟悉这个家族,那就是过去一连窜故事了。

    “大叔~你的脸se很难看啊!”苏舞月又有些奇怪,又关切着说:“不会是这海鲜有问题?让你肚子疼了?”

    老子倒不是肚子疼,而是蛋疼。

    一时之间,王庸的的脸se还真是有些不好看。佯装捂着肚子说:“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累着了,还是这海鲜的确有问题,我这肚子疼哟,哎哟,不得了了。看来我得去一趟医院,舞舞,晚上只能让你妈妈陪你去看演唱会了。”

    “不是?大叔?”苏舞月杏眸圆睁,震惊不已的说道:“这,是不是太夸张了些?我都已经和同学们约好了啊。我总不能让那两个丫头在我面前得瑟?”

    “王庸,你真肚子疼?我送你去医院?”蔡慕云也是不疑有他,真的以为他生病了。心下还暗暗懊恼,不会是这几天把他折腾的太厉害了,让他的身体虚了。以至于随便吃点海鲜,身体都扛不住?

    “不用不用,你难得陪舞舞吃东西,我自己打车去医院就好了。”王庸总不能真的没事跑到医院去挂水?急忙寻了个借口。总之,今晚的演唱会是绝对不能去的。

    就算是后排,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何况是vip前排?对不起了舞舞,不是叔不想陪你去,而是叔不敢去啊。

    人活在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是他不想见的。确切的说,是不敢见的。而依莉雅.孟塔古,却是王庸不敢见的人之中,处在绝对遥遥领先位置的。

    王庸一溜烟的从海鲜酒楼里跑掉了,一阵后怕不已。亏得刚才自己多嘴问了一下。否则今天晚上坐在vip座上,一看到她的话,岂不是会被吓得心脏病都出来?

    英明啊,侥幸啊。

    ……

    “妈妈,这下怎么办?”可怜的苏舞月,却是连吃海鲜大餐的心情也没有了。无jing打采的说道:“好不容易让大叔答应了,这下倒好,事到临头,他竟然生病了。”

    “这样也好。”蔡慕云反而松了一口气,她总觉得让王庸陪女儿去看演唱会,就好像是把女儿这只柔嫩可口的小羊羔往狼嘴里塞。

    “呃,妈妈不带你这样欺负人的。”苏舞月委屈的小嘴都嘟了起来:“我都已经和那两个丫头约好了,这下大叔临阵变卦,我还不给人笑话死?”

    “要不,妈妈陪你去。反正妈妈也挺喜欢听安吉尔的歌。”蔡慕云有些心疼的婆娑了一下她的额头。

    “那岂不是更丢人?”

    “苏舞月,你怎么说话的。”蔡慕云气得不轻,实在是想不通啊。凭什么王庸去是给她争脸,而她这个做妈妈的去,就是丢人?

    ……

    就在王庸吹着口哨,上了出租车往家里去,以为顺利逃过了一劫时。电话响起,而且是一个未知来电,要说自己的号码知道的人并不多。在外面,也就是自家几个兄弟。

    略一犹豫,还是决定接一下。免得万一是重要的电话,就容易错过大事了。

    接听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如同低沉野兽一般的急促呼吸声。

    直把王庸惹得眉头大皱:“谁啊?不说话的话,我关机防sao扰了啊?”

    “混蛋!”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英国口音,却是中文发音的国骂。有些生硬,但字正腔圆。

    王庸有些惆怅,今天这究竟是遭了什么邪?乱七八糟的事情遇得太多了?接个莫名其妙的电话,还被人骂混蛋。听那口音,还是个外国人。

    王庸正准备用博大jing深的骂人话,给他狠狠地回敬过去的时候。对面又是传来一连串的英语:“混蛋,刚才那两个字,是我特地学来骂你的。听出我是谁来了?不错,我就是骂的你。你就是一个混蛋,混球,流氓,下流胚子。为什么现在都已经二零一三年了,撒旦还没有把你召回地狱去?”

    “你的心情不错嘛!你爸死了?”王庸好整以暇的用英语回应着说。

    ……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