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负责什么的,太夸张了吧?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尤其是他那张脸,依旧是清淡闲云,好像天塌下来都没他鸟事的样子。登时让欧阳菲菲心中的气,不打一处来。这,这混蛋,刚,刚刚把自己欺负成这样子?竟然还能这么轻松?他不是应该老老实实的蹲到墙角,去好好反省一下自己邪恶的所作所为吗?

    更让她心火缭绕的是,他那抽烟的样子实在太欠揍了,眯着眼睛,美滋滋的。那副可恶模样,活脱脱的就像电影里演的那种抽事后烟场景。自己为了这事,心如鹿撞,难以自己。他竟敢这么悠闲?

    越想越觉得心里不平衡下,欧阳菲菲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把他的烟抢过来,掐灭。咖啡杯,挪到了他够不着的地方。至于电脑,直接被她一掌拍下,狠狠地合上。

    她的那副如同要吃人一般的凶厉模样,王庸也是被吓了一跳,弱弱地说:“你的笔记本好像很贵的样子,砸坏了多可惜啊?你要不喜欢,就给我吧。”

    笔记本,嗯,本小姐现在是和你讨论笔记本的事情吗?欧阳菲菲眼神之中,杀气越来越浓,暗恨自己考什么大学啊,怎么就没想到却峨眉山拜个师学个艺什么的,也好有能耐把这可恶的家伙一剑干掉了事。

    “ok,ok!别瞪了,瞪得人心头瘆的慌。”王庸在她凌厉而寒气逼人的眼神之下,看样子终于败下了阵来。耷拉着脸举着手投降说:“老总,这件事情是我不好,我检讨。”

    “检讨?”欧阳菲菲见他至少不回避问题了,而且也承认他不对,遂气势也略一松。环抱着双手,冷冷地说:“那你说说,错在哪里了?姓王的,你今天要是不说出个二三四五六来,我决不轻饶。”

    “呃,那个。我检讨,因为我定力修行不够,在面对如同老总您这样倾城倾国的绝世美色诱惑下,我堕落了,我没控制好自己。”王庸一脸颓然的说。

    绝世美色?倾城倾国?嗯,这些形容词我喜欢。欧阳菲菲心下也是微微有些欢乐了,至少这家伙还是有些欣赏眼光的嘛。其实,她却忘记了。自己从小到大,就因为长得实在漂亮。而不知道被多少人夸赞过了。听到的各种赞美之词,已经是数不胜数,耳朵生出老茧了。

    按说,她早就对这些话免疫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听着王庸半不着调的马屁话。却是有些轻飘飘的,很是舒服。兴许是被他欺负的太狠了吧?

    “这么说来,都还是我的错了?”欧阳菲菲嘴角露出了一抹好看的弧线,眼神有些不善的说。

    “当然是老总您的错了。”王庸开始有些小激动的说:“谁让你长得那么好看的?你看看你的眼睛,就像那黑夜之中的星辰一般耀目。你看看你的脸,嫩白透红,吹弹可破。你再看你的咪咪~”

    “够了。”前面那些话还行,只是后面就离谱了起来。什么咪咪啊之类的话,在他嘴里说出来,就像是日常用语一样。若是任由他再说下去,天知道嘴里会蹦出些什么羞人词汇来呢。惹得她俏脸飞红,媚眼如丝的一白:“除了认错,你就没有其他话说了?”

    王庸顿时傻眼了,呆若木鸡的坐在那里。暗道不是吧?瞧这架势,不会是想自己负责吧?不就是摸了几把吗?至,至于搞得这么严重吗?连脸色都隐隐有些发白了。

    “喂喂,你这是什么表情?”欧阳菲菲见他那副如丧考妣般的可恶模样,气简直不打一处来。这还没叫你负责呢,就摆出这种造型给谁看啊?虽说以她的个性,也断不可能因为这事而让他负责。可一瞅他那吃了砒霜一样欲死欲仙的表情,就忍不住想寻摸些什么凶器来和他同归于尽的冲动。

    见得她眼神之中凶光毕露,一副想要砍人的样子。王庸心中也是一虚,嘴角抽搐了两下,干笑着说:“要我负责,也,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能不能,过个半载一年的什么的。我还有些私人事情没有处理完。”心中也是有些悲哀,这欧阳菲菲虽然有着女神一般的外貌气质。可这脾气,实在是……短时间内相处,那还好些。过一辈子的话,岂不是要天天恶战?

    一想到那些场景,王庸就忍不住想揍自己两拳,瞎摸什么啊?自己又不是没吃过这样的亏?像欧阳菲菲这样的女人,如果不想娶来做老婆,是碰不得的。一旦沾上了手,那可就真的是后患无穷了。

    这不,这次才摸了几把,后患就来了。一时间,王庸有些欲哭无泪。自己这简直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狐狸精没吃到,却惹来了一身骚。

    欧阳菲菲险些个一头栽倒,再和他交流下去,怕是没病也会被气出病来。这是个什么人嘛,别说不是真要他负责了。就算是真要,以自己的姿色,气质,外貌,身份,家产,嫁给了他,又有哪一点是辱没了这混蛋?

    “行了行了,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你赶紧走吧。”欧阳菲菲没脾气的挥手赶着人,又似想到了什么。顿即红着的脸微微一寒,怒声说:“我希望你能把这件事情彻底忘掉,就当没有发生过。尤其是不准你在外面瞎说,否则的话,就别怪我……怪我……”

    王庸一脸惊喜交加,如蒙大赦一般的起身抹了把冷汗,拍着胸脯说:“老总,这话您早说嘛,我了个乖乖,吓死我了。”

    “你……”欧阳菲菲气得是俏眸寒煞。

    “您放心,这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而已,我懂的。”王庸脸色轻松了许多,又是擦了擦汗,心有余悸,又后怕不已的给自己点上了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老总您真的可以放心,我的嘴很严的。咱不说旁的,就算是为了我下半生的美满幸福生活着想,我也不敢……”

    “闭嘴,滚出去。”欧阳菲菲开始捂着胸口了,心脏实在有些吃不消了,开始举起了咖啡杯。

    “行,行。我这就走。”王庸本就做了坏事而心虚,哪里还敢和她顶下去。半推着手安抚她情绪,一脸讨好般的虚笑着,一步一步向外挪去。直走到门口后,才想起了另外一事,弱弱地说:“老总,米国医生那事,还有得救吗?”

    “再不滚我叫保安了。”欧阳菲菲气得脸色煞白煞白,如果她是武则天的话,早就一道圣旨下去,把这可恶的混账家伙五马,不,六马分尸了。

    “我就是保安。”王庸指着自己的那张脸,讨好地笑着说。

    “滚!”欧阳菲菲颤抖着要去拿咖啡壶了。

    王庸见状,便以最快的速度,打开门,然后闪人。才刚把门关上,就隐约听到里面玻璃杯被狠狠砸在地上的清脆声。

    还好走得快,身手没有退步。王庸后背微微一阵虚汗,拍了拍胸脯。其实,若是刚才没发生那一出。欧阳菲菲就算是光火到把她的总裁办公室烧了,也不关他半根鸟毛事。

    只不过刚才那一番旖旎,虽然有她以默不作声,变相鼓励自己行为的意思在内。但不敢怎么说,自己都是一个男人,真真切切的是占了人便宜。她老人家可是总裁,不是随便在酒吧里泡回来的来路不明女人。真要干出吃干抹净不认账的事情来,回头还不给老慕那家伙给嘲笑死?

    办公桌就设在不远处的李秘书,一脸警惕的盯着王庸,眼神之中,充满了一种警察在审视嫌疑犯的表情。她的桌上,还放着一瓶没开的红牛。

    “妹子,老总最近脾气实在太大了。”王庸打着招呼凑过去,掏出了一把硬币。在外表清纯,还带着些学生味道的李秘书疑惑的眼神之中,数出了六个。然后趁其不备,拿了红牛打开,就猛灌了一口。

    “这是给总裁买的。”向来伺候周到,很敬业的李秘书俏目圆睁,愤怒的站了起来。

    “她最近火气大,要喝点凉茶降降火。”王庸把六个硬币放在桌上,头也不回地说。

    在李秘书愤怒的眼神目送之下,王庸直接坐电梯到了一楼。发现小张已经“办完了”他的任务,正接替了自己站岗。既然没事可做,就回了值班室。

    “哥,你是哥,你是老大,我服了。”一群被黄大队主流抛弃的保安,都集中在了值班室里。一见到王庸回来,就都纷纷迎了上去。尤其是老江那家伙,很激动的满脸崇拜着王庸:“你竟然当着那么多人面,用两只手摸周琴,还摸得她好没脾气啊。以后,您就是我们的老大。”

    王庸脸色平淡的叼着瘦猴递上来的烟,享受着许平安在后面捏肩捶背,老周的点烟。淡淡的瞟了众人一眼,没说话。心中却是咱暗忖,这就是老大啦?你们这要是知道兄弟我刚才在总裁办公室连欧阳老总的咪咪都摸了,还不马上拜服的五体投地,大叫万岁?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