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你除了香肠外就没别的招数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欧阳菲菲那张完美若女神般的俏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又羞又恼的咬牙切齿了起来。惊喜,这还真是够惊喜的啊。现在的她,对王庸如何突然之间把点燃的香烟换成大香肠的手法半点兴趣也没有。

    她只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自己又被王庸那个坏蛋给摆了一道。换做今天之前,欧阳菲菲对香肠还是挺有好感的。可是经过了刚才那一茬,她一看到这根香肠,她就会不自觉的,联想到了某些足以让她倒胃口到连晚餐也吃不下的男性器官上。这样造成的心理阴影,天知道要经历多少年,才能摆脱。

    可恶,实在是可恶的家伙。总算在被震撼后,清醒过来的她,急忙把那根让她厌恶到鸡皮疙瘩都冒出来的大香肠丢掉。而此时的王庸,却已经躲到了厨房里做晚饭去了。

    “王庸,你这个坏蛋,混蛋,可恶的家伙。”欧阳菲菲气愤不已的上前拍门道:“你你你,你竟然这么欺负我。开门,我要找你算账。”

    “哈!”王庸在里面边切菜边笑了起来:“麻烦老总您不要侮辱我的智商好伐?你都要找我算账了,我哪还敢开门?”

    “那我不找你算账,你先开门。”

    “呃,你这次真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了。”王庸在里头,奸笑不已的说道:“老总啊,我这顿晚饭要做一会儿呢。您先看个韩剧什么,或者上网聊聊天。肚皮实在饿了,先吃点面包夹香肠。”

    求求你不要再提香肠了好伐啦?欧阳菲菲一想到自己平时经常吃的那种面包,就忍不住有反胃的感觉。脸色一白,粉拳狠狠地捶了一下厨房门。已经完全没办法和他交流了,要再给他说下去,别说面包了,连晚餐都要吃不下去,直接减肥了。

    她的力量,踹不开门,更没有王庸那种开锁的本事。在外面气冲冲的兜了两个圈子后,也只好很无奈的接受王庸的建议。躺在沙发上,看起了没看完的连续剧,气鼓鼓的喝着牛奶。

    只是这时候的感觉,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回来的那刹那,慵懒而舒适了。这连续剧,怎么看怎么觉得不是滋味。心思,不知不觉间,都放在了琢磨着如何搬回这一城的算盘上。总之,自己长那么大,还没有被人欺负的这么凄惨过呢。这个仇,一定得报回来。

    想着想着,厨房里就飘来了阵阵馋人的香味。这又诱惑的欧阳菲菲,小肚皮咕噜噜的叫了起来。双颊间,隐隐有感觉口水泛起的感觉。哼,那个可恶的家伙,做菜还是蛮有一手的,肯定是在部队后勤部炊事班里混的。

    不行不行,再这么下去,非得馋死不可。欧阳菲菲急忙先掰了块面包垫垫肚子,继续看韩剧转移注意力来。好在王庸的动作很快,才区区二十来分钟后,就开着厨房门,端出来了四五道菜。有荤有素,还有番茄蛋花汤,红白相间,倒是惹人开胃。

    欧阳菲菲刚用她凌厉的眼神给他来上那么两下子的时候,王庸却是点头哈腰的说:“老总啊,心情好些了没?人是铁,饭是钢。帐不账的,咱吃过饭再算?”

    当王庸把一道道的菜端到茶几上时,欧阳菲菲故作矜持的哼了一声:“你这话也有道理,先吃饭。”

    “米饭还得稍微等一会儿才好。”王庸殷勤的开了瓶鲜橙汁给她斟满:“先喝点饮料吧。”

    态度这么好?欧阳菲菲虽然觉得他态度不错,让自己的心情好了些。但是,在他那一看就很虚伪的讨好表情下,究竟又掩藏着什么样的别有用心,就只有天晓得了。

    就像他刚才,好端端的突然就给自己变出来一根火腿肠塞给了自己,简直就是在挑战自己的心灵爆发底线。

    “你不会是在饮料里下药了吧?”欧阳菲菲一脸狐疑的看着他说。

    “呃,怎么可能?”王庸被她的多疑弄得是有些哭笑不得:“你看看我这张脸,多么正气凛然啊,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那你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我办。”

    “老总,可不能这么小瞧人的。”王庸有些义愤填膺的说:“难道我就不能因为突然发现老总您为人其实不错,老是让你受气觉得于心不忍。再说了,您可是领导啊,多拍拍领导马屁也是应该的。再说了,像领导您这样美貌与智慧并重,不可多得的人间尤物,天仙下凡一样的美女。惹得你发飙,实在是一种天大的罪过。所以,我这不是负荆请罪来了。”

    “嗯,看你态度还算端正,暂时我就不和你计较了。”这一番马屁,拍得她还是小有些舒服的。虽然同样是马屁,奉承话,但也要看是谁在拍的不是?

    只是欧阳菲菲一想起刚才那场面,以及在办公室里的旖旎。脸颊便微微一红,急忙开始吃起菜来作为掩饰。不管她表面上装得如何,更不管她愿不愿意。事实上她的很多第一次,都已经被这家伙给占领了。也是在她的心灵深处,烙上了一抹难以磨灭的印记。

    任凭这家伙平常是多么的惹人光火,但是这一手厨艺,还是颇为值得称赞的。饶是从小锦衣玉食,口味被养得很刁的欧阳菲菲,也是吃的很舒服。菜式不复杂,都是些很简单的家常菜。仅仅是靠着火候和部分调味,就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很不简单啊。

    而且她肚子已经饿坏了,愈发觉得好吃,下箸的频率,也越来越快。

    “嗯,老总您慢慢吃,我出去溜达一圈啊。”王庸笑呵呵的提着衣服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刚把门打开的时候,却是回头笑着说:“老总,有件事情忘记和您说了。”

    “?”欧阳菲菲吃得正欢时,微微扬眉朝他看去,目露询问之色。

    “关于大香肠,其实我们买了两根。”王庸点着烟,一本正经的说。

    “……”欧阳菲菲娇躯一颤,开始有些不自在了。一些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这顿饭,果然没有那么简单。

    “我切成了碎丁,加到了菜肴里了。味道还不错吧?”王庸奸计得逞的嘿嘿贼笑了一声:“您慢慢享用,我先出去散步了。”

    碎丁,碎丁。欧阳菲菲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了起来,拨拉了一下菜,果然见得里面有些不起眼的小肉丁。然后,在王庸的暗示诱导下。她还算出色的想象力开始发挥了作用,脑海里顿时控制不住的联想到了一些她绝对不愿意想到的场面。

    恶心反胃感,油然而生。等她面色惨然无比的冲进来卫生间,过得片刻,气急败坏的冲出来说王庸我要杀了你之类的话时。那个奸计得逞后的王庸,早已经不知了去向,直把她气得直跺脚,要掉了下来。怒嗔娇骂不已:“姓王的,你这个趣味低俗,没有品位的混蛋。你除了香肠外,就没别的招数了吗?”

    自己怎么着,就摊上了这么一个极品室友?奇葩啊,实在是人间奇葩。

    夜间,略有凉意。王庸叼着烟,脚步沉稳的离开了小区,心情还算不错。不得不承认,捉弄一下欧阳菲菲那个单纯的孩子,还真是一件怡情怡心的趣事。

    仿佛,那心中的积郁和阴霾,一下子就消散了许多。让他那独自相处时,总是没有半点表情的脸,嘴角多了一丝温馨的笑意。

    ……

    晚上十点,对于很多上了年纪的人,都已经开始入睡了。

    可在酒吧夜场之类的地方,才似乎刚刚开始热闹了起来。

    这里是一家颇有些名气的酒吧,停车场里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车子。等王庸转了一圈后,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了那辆破金杯。竖了竖领子,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颓废的样子,摇晃着进了酒吧。

    轰轰轰~劲爆的音乐,喧嚣的吵闹,如潮水般向他涌来。

    这个酒吧的生意很火爆,吧台,散座,卡座上都已经客满为患。而中央的舞台上,也有一大群男男女女,正在很嗨的跳着,蹦着,宣泄着。

    王庸要了瓶啤酒,开始在场子里如同猎艳一般的搜寻着目标。

    蓦然,王庸的眼睛微微一眯,似乎运气还不错。在一个角落的卡座里,坐着一个喝得迷迷糊糊,已经很嗨了的年轻人。正塞了一沓子钞票给一个气势凶悍的光头男。而光头男,则是四下一张望后,以旁人难以察觉的手法,塞了一小包东西到了年轻人的口袋里。动作娴熟,好像是演练了千百次一样。若非王庸本就有着极为专业的观察能力,也是难以发现他的举动。

    “死光头,害我一阵好找啊。”王庸脸色颓然,四下张望搜寻着美女,表现的就好像是个猎艳的老手。谁料,一眼瞥到个美女,差点连嘴角叼着的烟都掉了下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