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后记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车外已是万物凋零,寒风肃杀,但是坐在车里,轻柔的暖风却是给人一种春天般的感觉。坐在车里的江省省委书记张齐宝,目光正紧紧的打量着坐在自己身旁的男子。

    男子虽然已经到了不惑之年的巅峰,但是那眉眼看上去不但没有什么老态,反而给人一种愈发精神勃勃的感觉。他和这个男子太熟悉了,毕竟当年在密东的时候,他就是这个人亲手提拔起来的省政府秘书长。

    这一转眼,这么些年就过去了。在这过去的时光中,这个当年被自己断定前途无量的领导,正大踏步朝那条崎岖的路稳步迈进。而当时只是想要混一个副部级待遇就退休的自己,如今也开始主政一方了。

    沧海桑田哪!

    心中感慨之余,张齐宝的目光再次朝着王子君看去,王子君依旧无言的看着窗外,这让张齐宝有些神情恍惚,仿佛回到了当年在密东的日子。

    当年在密东,自己不就是这样陪着王省长下去调研了吗!

    可是这时间,一旦到了某个节点,就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的心意而改变。不然的话,张齐宝真是愿意时光倒流,陪着自己的老领导在密东的地盘上走一走,转一转。

    不过这些杂念,很快就从张齐宝的心中给赶了出去。作为江省的省委书记,他想的事情太多了,需要他拍板决策的事情也太多了,用日理万机来形容他的工作状态,丝毫也不为过。但是现在,他满脑子里想的就只有一件事:把王书记这次来江省调研安排好。虽然他这个省委书记上任没有太长时间,但是他毕竟是江省的省委书记。

    张齐宝到底是一方诸侯了,但是。无论他具有怎么敏捷的思维,也想不出来这大冷的天,王子君会跑到这里来。这件事会对自己产生怎样的影响,张齐宝无法评估,但是有一点确定无疑:王书记此次调研,势必会在江省政坛上留下一个巨大的悬念:王书记此行到底是什么动机。

    是一时兴致所致,还是有其他原因?莫非在这里有什么事或者什么人惊动了领导,以致于王书记把行程改到了这个市?

    果真如此的话,那事情可就大啦!心中念头闪动的张齐宝。不由得朝着坐在不远处的市委书记看了一眼。

    那市委书记此时虽是正襟危坐,但他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主儿,眼角的余光瞥见省委书记朝自己看了一眼,神情变得更加的严肃,心里越发的忐忑不安了。对于王书记能到自己的辖区调研。他是既爱又怕。这几年,他撅着屁股,为了本地的经济发展操心费力,几乎穷尽了所有的手段,谁不希望领导能看到自己的政绩呢?

    说不定王书记这一番实地调研,龙颜大悦之后,自己的仕途就能跨入一个快车道呢。毕竟百闻不如一见。任凭你的汇报材料汇报得风生水起,天花乱坠,也不如让他实地看一下印象深刻。

    只是,现如今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各种社会矛盾异常尖锐,错综复杂,稍不留神,上级看到的。可能就不是你的耀眼政绩,而是你劣迹斑斑了!更何况。现在已经实行信访一票否决了,若是王书记此行被那群老上访户知道了,弄个拦车喊冤的举动,那么王书记只需皱一下眉头,或者只是一个不悦的表情,自己的官帽子,可能就无法戴牢了!

    而且,王书记是从基层一步一步走上去的,想要糊弄他哪有那么简单?如果轰轰烈烈搞形式,扎扎实实走过场,基本上等于自取其辱。因此,接到这种事先不知道目的和动机的迎接任务时,市里和县里的大小领导全部都傻眼了。接连召开了几次紧急会议,研究接待程序和应急方案。

    上下两级抓耳挠腮的列出来几种方案,最后才算定下调来:全面准备,积极应对,摸着石头过河吧。有一点是必须要保证的:无论如何不能出问题,一定要将每个细节都考虑到了。

    “停车。”淡淡的声音,突然在车上响了起来。所有的目光,迅速朝着那个发出声音的人看去。

    没有意外,说停车的人是王子君,在这辆车上,有权利能如此坦荡的说出停车两个字的,也只有王子君。

    王子君看着缓缓停下来的车子,然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而随着他站起来,张齐宝也跟着站起来道:“书记,咱们这是……”

    王子君看着面带笑容的张齐宝,摆了摆手道:“齐宝,我就是想下去看一看。”

    张齐宝刚才没有注意窗外,他心说外面莫不是出了什么状况?心中念头闪动间,就本能的朝着外面看了过去。

    外面很安静,除了那冷飕飕的寒风之外,就是一地青青的麦苗。说实话,这里可是真没有什么好看的。不过这样却很让张齐宝放心,没有好看的东西,那就不会存在什么大的问题。

    在王子君下来之后,后面的人全部都从车里鱼贯而出。王子君站在公路上看着前方那一片田地,心中的念头,却是驳杂无比。

    这片土地,他并不陌生。就在他站的位置,他更是熟悉。前世之中,自己站的位置就是属于自己家的土地。不,应该说是属于廖安茹和儿子的土地。

    当年,自己的工资是家里的主要来源,但是这片土地却是家里吃饭的保障。二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这块地承载着他前世之中从一个年轻人渐渐变老,也让廖安茹从当年村里最俊俏的女子变成最有韵味的中年妇女。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就连那本来该成家立业的儿子,现在也才刚刚上高中。而这块田地,更不知道现在究竟是哪一家在耕种了。

    王子君从地下抓起一把土,黄色的土带着新鲜又亲切的泥土气息,钻进他的鼻腔。尽管这一世是第一次抓起属于这里的泥土,但是王子君却觉得一切是那样的熟悉。

    所有随行的人员。包括张齐宝在内,看到王子君莫名其妙的举动目瞪口呆。他们弄不清王书记究竟是什么意思,抓起一块土看看是干什么,莫不是王书记这是在向自己表示土地的重要性吗?还是王书记对农业工作有什么新要求?众人面面相觑之下,只得将脚步跟紧了。

    “王书记,这几年来,江省进一步加大农业现代化的改革力度,将农业现代化建设和推动土地流转工作结合起来……”省长在沉吟了瞬间之后,轻声的向王子君介绍道。

    王子君此时只是感触回忆。没想到这位陈省长竟然开始向自己汇报起这方面的工作。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但是表面上,他还是非常认真地听取了陈省长关于农业工作的汇报。

    陈省长对江省的情况掌握的很是不错,汇报得简短,但是能分清主次。只是一会时间,就将基本情况大致的介绍了一遍。王子君对一些问题做出指示之后,一行人就准备上车。

    王子君在临上车的时候,突然道:“这片地属于哪里?”

    “王书记,这是烟之南村的地。”跟在车最后的县长快速的回答道。他朝着前方一指道:“王书记,我们再过一里地,就是烟之南村啦!”

    再过一里地。就是烟之南,这个村子他何尝不知道哟!深情的往县长所指的方向看了两眼,王子君扭头上了车。

    村庄隐隐约约还在那个地方,可是村里的情景。可能早已是物是人非了!

    和王子君记忆中的烟之南相比,自然是不一样的。廖安茹这些年虽然将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演艺事业上,但是也投资了不少实业。其中这烟之南村,就是她投资的一个重点。

    绿树掩映之中的别墅区。硕大齐全的游戏广场,丝毫找不到当年的踪迹了。但是村子里那些出来的人,王子君依旧可以叫得出名字。就比如那个村长廖大壮,王子君记得他是自己来村里教学时自己第一批的学生。和廖安茹结婚之后,他可是亲热的喊过自己姐夫呢。

    只是如今,早已是物是人非了,尽管这些围观的人,他依稀还能叫出名字,但是大多数人,他都已经不认识了。

    在廖大壮的眼中,这位王书记实在是平易近人,不但关心村里的基本情况,细细了解自己等人生活以及需求,对自己还充满了鼓励。

    人家这么重要的领导,竟然拍着我的肩膀让我好好干,哎呀,这事整的!不知道电视台是不是将领导这个动作给拍下来啦,要是拍下来的话,恐怕市里面的领导,以后也要争着拍俺的肩膀。

    心中念头闪动的廖大壮,看向王书记的目光,也变得越加的亲热崇敬,甚至在他朴素的思想观念里,甚至有一种将这个大领导留下来吃饭的想法。

    “王书记,这是我们村的小池塘,那个现在改造了一下,成了荷花池,现在时令不对,如果您夏天来呢,这里就是一片荷花,这边是我们村的小学。”看到王书记在村里的荷花池边停了下来,廖大壮赶忙走过去介绍道。

    对于这片池塘,王子君怎么会没有印象?他记得当年村里的水不够用,村里的女人都喜欢端着脸盆跑到这里来洗衣服。当年,廖安茹就是在这片池塘边,给他洗了二十多年的衣服。

    好似自己和廖安茹的相遇,也是在这片池塘边。

    “去学校看看吧!”王子君的步子走得很慢,却很坚定。

    学校的位置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却已经不是当年自己教学时那片砖瓦房。呈椭圆形的三层教学楼干净而整洁,用橡胶铺成的操场,一群孩正在嬉闹玩耍。

    自己当年在市里面的学校参观过之后,想的不就是在这里建设一所这样的小学吗?现在一切都成真啦,可是自己怎么就高兴不起来呢?

    “王书记,这烟之南小学是我们这里的中心小学,周边五个村子的学生,都往这里送呢。”小学校长并不是王子君熟悉的人,而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戴眼镜,给人一副文质彬彬的感觉。

    王子君朝着那校长点了点头,然后随意的从后门走进了一个正在上课的教室内,坐在了一个空空的凳子上。张齐宝看到王书记竟然进去了,也想要跟着走过去,可是王子君却朝着他轻轻的摆了摆手。

    正在讲课的女教师也发现了王子君,她朝着站在门口的众人看了一眼,在看到张齐宝用继续的手势给她示意之后,她就快速的讲了起来。

    时间在女教师的讲课中快速的过去,坐在教师中,听着这讲课声,王子君的心在慢慢的飞翔。

    下课的铃声打断了王子君的思绪,他站起来,笑着和老师握手,并和那些充满了童稚的孩子笑吟吟的聊了起来。一阵阵的笑声中,王子君结束了他的学校之行。

    虽然学校还是自己当年工作过的学校,可是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啦,感慨之中,王子君就来到了廖安茹家的门前。

    位置不错,住了二十多年,他又怎么会记错位置,只不过这里和以前相比,同样是物是人非。

    在陪同人员的眼中,王书记是进了一个农家,和农家中的一对老夫妇笑着聊天,一聊就是半个多小时,而在聊天之中,那家正好在包饺子,王书记也进入了包饺子的序列。

    就在包饺子的时候,这家人的女儿和外孙也回来了,王书记在主人热情的留客中,中午吃了一顿饺子,这才面带笑容的离开了这个农家。

    看着父母送别那个人的情景,廖安茹的眼圈有点发红,他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留在这里吃饭,想到他坐在那里和自己一起包饺子的情景,廖安茹就觉得自己心中一阵阵的甜蜜。

    要是时间能够定格在那里,该多好啊!

    “安茹,没想到王书记竟然在咱们家吃了饭!”父亲抽着烟,满脸都是感叹。母亲虽然静静的坐在那里,但是神情却也充满了欢喜。

    嘀嘀嘀......

    轻轻地短信声响起,廖安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就见上面写着三个字:我走啦!

    看着这三个字,想到他专程来的这一趟,廖安茹的心慢慢的被甜蜜所占据。

    PS:读者兄弟们的留言我看到了,其实这段时间,小猫和大家一样,依然沉浸在书记之中,难以自拔,以致于无法构思签约的新书。后记我会接着写的,把大家惦记的人和事再交待一下。然后,再从书记里走出来,慢慢的忘掉它......重新调整一下情绪,再来写新书吧。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