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8章 轰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女儿河北岸中路战场,时间进入未时。

    看前方二蓝旗不断溃败,王斗靖边军,还有杨国柱的宣镇等骑兵,又有洪承畴的中军后阵,也慢慢缓过气来,将豪格等一部分正蓝旗残兵团团围困在内,户部承政英俄尔岱,科尔沁土谢图亲王巴达礼等面如土色,英俄尔岱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都察院参政张存仁、祖可法、段学孔、盛忠诸人也是用力揉着自己眼睛,神情尽是不可思议。

    大清的强大他们是知道的,也是慑于满洲铁骑的强悍,他们才抛弃大明,投靠清国,更见证了清国一次次大胜,明军一次次的大败,然眼前的情景,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起初战事如他们预想的一样,明军中路大败,大清铁骑,毫不费力攻破了他们的前阵与中阵,后阵的溃败,斩杀明国总督洪承畴就在眼前,却不料那王斗竟快速击溃汉八旗,拦腰一击,一切都改变了,难道那王斗,真是大清国的克星?

    眼见豪格被围,极有可能身死,锦州之战,大清国或许也有失败的可能,这种情形,让他们意外,更让他们接受不了,如果清国失败,不是证明当初他们弃明投清的愚蠢吗?

    随在英俄尔岱后面,张存仁也是喃喃自语:“这不是真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皇太极的脸色越发青白,他猛地看向战场上的二白旗,总算多尔衮兄弟率领二白旗主力前往接应,大军的左翼,只余下二白旗蒙古兵,还有小部分满洲兵,在明军火炮射程外有气无力的打圈,只是……

    多尔衮二人在干什么?

    二蓝旗己被击溃,失去了建制严整,对上明军相对完善军阵哪是对手?济尔哈朗与二蓝旗蒙古额真吴赖、扈什布虽然逃出。匆匆忙忙之下,也难以组织军阵,只有多尔衮的二白旗可以霹雳一击,破开重围,然而他们……

    他们呐喊冲天,一副竭尽全力的样子,但皇太极何等人物,一眼看出他们雷声大雨点小,根本没将自己解围的旨意放在心上。皇太极咬着牙和血往肚里吞,心下恨极:“好个多尔衮。好个多铎,朕没有看错你们!”

    再看向重围那方隐现的豪格兵马,皇太极心急如焚,这一刻,他都有种亲率噶布什贤兵前往解围的念头,随后理智又将这种念头生生压下,中路混乱不堪,此时前往,只是徒增混乱而己。

    若豪格回不来。或许,朕应该考虑战后之事了,皇太极猛然心中浮起一个念头。

    ……

    “万胜!”

    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在中路战场响起,二蓝旗溃散,清国太子,肃亲王豪格被明军重重围困,所有的明军。无不精神大振,只要斩杀豪格,大胜就在眼前。

    而在豪格等发觉自己被围,身旁正蓝旗兵马越来越少后。他们再也无力发起进攻,唯一考虑的,只有突围了。

    这让洪承畴压力立时一松,他自然不是等闲人物,立时整顿军阵,收容溃兵,发起反攻,配合忠勇伯与忠贞伯围困豪格,务必不能使之逃脱。

    张若麒与王德化同样精神一振,特别是王德化,肥滚的身躯都哆嗦起来,今天的经历太刺激了,从大喜到大悲,又到大喜,饶他是司礼监掌印太监,饱经风雨,都有些承受不了。

    而且今天是个机会,如能斩杀豪格,见证一场大胜的诞生,日后回到京师,一份优质的资历熬出不说,圣上还另眼相看,更为一辈子吹嘘的本钱。

    他猛地蹦到一架中军大鼓前方,抢过一个鼓手手中的鼓槌,用太监特有的声音尖叫道:“杀奴啊,杀奴啊,将士们,杀奴啊!”

    他一边放开嗓子呐喊,一边将手中的大鼓敲得震天响。

    正敲得起劲,忽觉旁边人影一闪,接着身旁一架大鼓也是咚咚大响起来,他抬头看去,却见儒雅非常的张若麒正向他看来,二人不由相视一笑。

    他们一个太监,一个文官,平日面上和气,内心深处却彼此看不过眼,然此时,竟都有种并肩血战,袍泽共死的感觉。

    符应崇这种神机营官将,最擅长的就是趁火打劫,胜势就在眼前,己方更能立下奇功,哪能不趁此抓住机会?立时整顿神机营残兵铳手,向前逼进,参与围杀!

    潮水般的人马从四面涌来,“杀豪格”的声音铺天盖地,正蓝旗残兵越来越多的散乱,或是突围出去,或是各自为战,豪格身旁,最后更只余不到千人。

    不过很多都是精锐的巴牙喇与马甲兵,正蓝旗巴牙喇纛章京阿尔津,也拼命守护在他的身旁。

    此时豪格更是疯狂了,他双眼血红,头盔早己掉落,也不知被哪个明军小兵捡去,仍穿着自己正蓝旗的本色鎏金盔甲,一手持着织金龙纛,一边舞着重剑拼命砍杀。

    他身上鲜血淋漓,也不知受了多少伤,他势如疯虎的吼叫:“本王乃是下一任的大清皇帝,下一任的大蒙古博格达汗,本王身经百战,不会死在这里,不会死在你们这些尼堪手上……”

    咆哮着,他又将一个想捡便宜的明军千总砍成两断,满头满身的血肉,努力往人少的地方突围,然后四面都是明军,都是呐喊,与豪格一样,他们一样疯狂,一样拼命,斩杀清国太子,肃亲王的大功,让他们奋不顾身。

    起初,豪格等想往靖边军那边突围,因为那边离他的阿玛最近,也有二白旗在外接应。只是那些该死的靖边军,不但抗住二白旗的攻击,还仍有余力对付他们这些颠狂突围的正蓝旗精锐残兵。

    他们列阵而战,丝毫不差过他们这些有着数年,甚至十数年血战经验的巴牙喇与马甲战士,更由于陷入重围后,马力放不开不说,还容易成为明军步兵的良好靶子,所以他们大多弃马步战。

    这步战冲锋,冲上靖边军的铳炮之阵。更是死路一条,他们的排铳一阵阵响起,特别火炮的霰弹如暴风而来,麾下努力冲击,死伤惨重冲到他们面前,他们枪阵迎来,将豪格等又杀得大败回头。

    往杨国柱等那边突围,他们骑阵狂冲,豪格等大部分失去马匹。也不是他们骑兵的对手,最后只得柿子捡软的捏。重又往洪承畴等那方冲击。

    他们人虽然多,但战力普通,或许可以冲出,往日大清对战明军,数千,甚至千人,杀得明军数万人大败的战例很多,更别说,自己部下很多还是精锐的巴牙喇与马甲。

    至于冲出洪承畴的大阵。往前方过去,几里外就是明军的河边大营,豪格轰乱之下,己经想不到这点。

    只是,他又失算了,洪承畴这方的兵马战力普通是不假,然与自己一样。他们也疯了,杀死自己,对他们诱惑太大了,他们奋不顾身的咆哮冲来。特别左光先与李辅明的残兵部下,很多人更是红了眼。

    豪格只好又往别处突围,杀来杀去,突来突去,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了,只有一个念头:“杀杀杀,自己不能死在这里!”

    王斗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战场,尸体伤者层层叠叠,不知多少是清军的,多少是明军的。

    再看看多尔衮、多铎那方,又望向遥远的皇太极处,淡淡道:“久战无益,该结束了,告诉洪督,杨帅等人,让他们紧密围困,这些正蓝旗残兵,以火炮轰击吧!”

    谢一科的尖哨营,立时派出夜不收联络,不知过了多久,各处明军号角声响起,疯狂喊杀的围军回醒过来,或快或慢,慢慢后退,只是四面重围,将豪格人等,团团围在中间。

    王斗看向赵瑄,说道:“赵兄弟调派火炮,左营各调一部枪兵与铳兵,掩护炮手轰杀!”

    赵瑄抱拳大叫:“末将领命!”

    他一口气点了一百门火炮,红夷大炮与佛郎机炮都有,眼前平川硬土,却是容易推行。

    “向敌酋前进!”

    赵瑄威风凛凛,下达了命令。

    一百门火炮,还有数列枪兵与铳兵,整齐列阵,向豪格大步逼去,猎猎日月浪涛旗,在寒风声响。

    此时豪格与阿尔津身旁,聚集的正蓝旗残兵更少,看明军潮水般的退下,只是团团围困,随后的,又看到黑压压的靖边军炮群,往他们列阵大步而来。

    “还是要死吗?”

    豪格疯狂大笑,他勉力用织金龙纛支撑自己身体,他看向天空,看向大地,这片土地,多少豪杰为此厮杀呢?他猛然想起小时候一个萨满与他说过的话,人这一辈子脆弱而短暂,最重要是那一瞬间的美丽,他想着笑着,眼中热泪却滚滚流下来。

    他看向身旁的阿尔津,同样流下了泪水,他猛然高高举起手中的织金龙纛,高声呐喊:“大清国的勇士,冲啊!”

    “冲啊!”

    阿尔津人等,还有数百的正蓝旗残兵,都随在豪格的身后,奋力举着兵器,咆哮向前冲去!

    “炮击!”

    赵瑄声嘶力竭的呐喊。

    震耳欲聋的爆响,靖边军一百火炮齐射,疾风暴雨似的铅子喷射而出,前方冲锋的正蓝旗残兵中,爆起大股血雾。

    “炮击!”

    赵瑄再次呐喊,紧急填好弹药的各炮手们,再次轰射霰弹。

    “炮击!”

    赵瑄的叫声越发声嘶力竭,声响之大,差过盖过火炮发射的声音。

    各火炮不断喷出浓密的白烟,靖边军百门火炮,一阵又一阵的轰射,他们一直射了十炮才停下来,再看前方冲锋的正蓝旗人等,己经没有一人站立,战场只余刺鼻的硝烟,还有令人反胃的血腥之气,不断往上空飘荡……

    多尔衮猛地看向那方,有些不敢肯定地道:“豪格应该死了吧?”

    多铎用力点头:“肯定死了,除非他是萨满大神,否则一定死能不能再死了!”

    伊拜与苏纳二人离多尔衮兄弟略远,听不清他们的窃窃私语声,不过二人的神情,却是历历在目,一股寒意涌上,让二人寒毛都涑栗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