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8章 惊讶、内贼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老白牛:白天有事,只得晚上写,第二章还差颇多,依我的速度,肯定要到十二点后,建议诸君早八点起来观看,也早睡早起。

    如一声惊雷,东路的商战结果,让各方大跌眼镜。

    数日间,从宣府镇城到阳和城,到大同镇城,到宁武关,到太原府,再到府下太谷,榆次,介休,又平阳府等地,大街小巷,都是一片喧哗起来。

    虽然此时道路不便,又没有后世的通讯手段,不过还是如电闪一般,商战的结果,经有心人宣扬发布,快速传出宣大山西,向江南,湖广等地传去,离东路较近的京畿更不用说。

    以一路之地硬抗几大家的合围攻击,最后竟然大获全胜,这种奇异的结果,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不但关注商战的各地豪族官员,文官将领,便是宣府巡抚朱之冯,山西巡抚蔡懋德,大同巡抚卫景瑗,得到消息后,也是目瞪口呆,宣大总督纪世维,更是失态地打翻了自己的茶盏,喃喃自语:“就这样胜了?”

    消息传到京师,各茶楼酒肆又是爆满,而在宫内,崇祯帝得闻后,叹了口气:“果然,不但武功,王斗文治同样出众,东路,己是国中之国……”

    范永斗等诸大家,个个面如死灰,他们纵横大明,商事上无往而不利,不想却在阴沟里翻了船,武力不如,商事上也不如,他们以后,该如何对付王斗?

    与他们一条绳上的蚂蟥或是各方支持者,同情者,也是个个唉声叹气怎么都治不了王斗,这厮以后更为跋扈了,很多人心中更增不满与警惕,比如镇守太监杜勋,太原的晋王大同的代王,宣镇的谷王等,还有大明许多地方的豪强官将,也是如此。

    当然,也有许多人眼前一亮,永宁侯文治武功皆是出众眼下大明乌黑一片,积弊重重,前景无亮,或许到宣镇去,到东路去,是自己一个理想的选择。

    任何一个公众人物,总不可能让所有人喜欢,定然有支持者,反对者,中立者,商战之后,很多中立者,已经打定了投靠王斗的主意,这其中,就不泛文人士绅,官员小吏。

    或许,这是此次商战王斗的正面收获,向外界展示了自己的力量,在乱世中,便如一盏明灯,是那么的耀眼,那么的瞩目,那么的具有吸引力。

    十一月二十一日,王斗率军回到东路,随同的,有杨国柱的宣府军,王朴的大同军,还有以山西镇将官李云曙为首的山西镇军。

    辽东之战,山西总兵李辅明战死镇内兵马伤亡过半,当时李云曙受伤昏迷,苏醒后见大帅阵亡,悲痛欲绝,因辽东战事初定,不需要晋军这只客兵,李云曙等镇内将官,便率残兵,随王斗等一起回归。

    李云曙原为游击,此次军功封赏后,应该可以升为副将,只是不久后,山西镇的总兵,将换成京营将官周遇吉,对周遇吉,他并不了解,何去何从,他心中颇为茫然。

    不但是他,山西镇各营将官,同样茫茫然,李云曙私下里,曾有向王斗表示投靠之意。

    其实,王朴,杨国柱等,都有对李云曙拉拢过,山西镇这只残军,经历连场血战之后,各营精卒甚多,战力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很多人,都可以编入正兵营内。

    王斗也曾经心动,确实,山西军,很多人都有资格编入忠义营内,不过吞并友军,容易落下话柄,再说,他与周遇吉颇有交情,也不忍心这样做。

    现周遇吉正在上任途中,只随身带着一些家丁亲卫,或许只有几百人,山西镇各营已经损失惨重,再拉走他们的兵马,未来周遇吉又如何主持山西镇防务?

    所以,王斗放下了这个心思,只对李云曙道:“新任山西镇总兵,周遇吉周将军,本侯曾在襄阳与之照过面,是个忠厚的人,他定会善待尔等,李将军不必忧心。”

    他意味深长道:“而且,未来我等未必没有合作的机会。”

    经过王斗的劝说,李云曙等人的心,略为安定下来。

    见王斗如此,王朴等人,也不好意思再提拉拢之事。

    回归的宣大三镇军队,连当时处在辽东的山西军,战前一共出师约有五万余人,打了半年的仗,三镇共伤亡了一万多人,不过余下的兵马仍是浩荡,加上后面的辎重队,旌旗黑压压有若乌云蔽野。

    进入东路地界,杨国柱不用说,王朴的大同军,也曾有见识过东路的富庶繁华,安乐太平,也还好。

    李云曙等山西军,则是第一次见到,个个都是赞不绝口,惊叹连声,很多兵将都一反应,都是退隐后便来东路居住,或是在东路买田买房,迁移一部分家人过来,大明的世道,也让他们越来越不放心。

    而一过了岔道城,便见欢呼迎接的东路军民不断,到了榆林堡附近,官道两旁,更黑压压的,尽是迎接的军民百姓。

    大军行进中,“万胜”之声,响遏行云,军伍两旁,更一把把佩刀佩剑斜指,寒风中,就见,明晃晃的尽是金属的耀眼光芒,一片片蔓延到天际。

    依东路律令,迎接大军回归,平日各人放于家内的武器,可以携带出来,彰显武功之盛,当然,鸟统与手统,就不得携带了。

    看这东路气象,李云曙等人又是心惊,又是感慨,这些军户随便拉出去,都是合格,甚至精锐的军队,永宁侯能得到眼前的身份,眼前的地位,绝非侥幸偶然。

    他虽然锦州之战伤亡不小想必很快又可以补充,恢复实力,甚至更上一层楼,在大明论爆兵的能力,谁又能比肩?

    同时看王斗在境内威望素著,尽得军心民气,各人又是羡慕,何时,自己也能如此?

    虽然回归,不过王斗只吩咐在榆林堡,延庆州,怀来城之间扎营,除了伤兵,暂时不让军队回城防营地,也没有去舜乡堡祭拜,自己也不回永宁城,谁也摸不透他心中在想什么。

    不过受南山路参将俞桂热情邀请,他住进了榆林堡,俞桂专门腾出来的参将府,他对李云曙等人道:“李将军等初到东路,本侯该尽地主之谊,不若就在鄙处盘旋数日?”

    王朴露出心神领会的笑容,杨国柱叹了口气,李云曙等山西镇将官,其实也知道了东路商战之事,以永宁侯的脾气,岂是忍气吞声之人,下一步他会如何反应?李云曙也颇为关切。

    他说道:“如此,就有劳永宁侯了,大军在贵境消耗的粮草,回镇之后,末将会尽快让镇内送来”

    王斗微笑道:“宣大三镇一体,都是自家兄弟,又何必见外?”

    依大明的粮草供应制度,军队出外作战,一部分粮草由朝廷供应,然大部分粮草,还是由本地的官府供应给养,边镇与内地卫所区别,只是比率大小问题。

    当然,军队出外,因各种原因,不可能由本地一直运输,大多是沿途地方供应,然后再由该地方的官员,向军队原处地官府讨要,这自然造成很多困难,毕竟事后讨要,非常繁难。

    虽说很多边军,临行前都会发下开拔银,也可以用银子沿途购买粮草。

    然朝廷经常欠饷,各将手中粮两经常不足不说,眼下大明天灾连连,或是别的原因,有时有银子也买不到粮草,便如当年卢象升,有银子就买不到粮食。

    这也是客兵不愿出外的原因,随便哪个环节不对,士卒兵将,就要饿肚子了。

    明初时,这样的制度有合理的一面,然到了明中后期,己然成为恶政。

    山西军兵马数千,每在东路停留一日,士兵与马骡的粮草就要本地供应,算算是不小的数目,更不用说,还有数万的宣府镇与大同军,所以李云曙等有此一说。

    榆林堡不大,参将府却不小对王朴,杨国柱等人,俞桂都有安排歇息房间,因行军劳累,加上迎接拜访王斗的人来往不断,所以李云曙与王朴说了一阵话,就告辞下去歇息。

    走出大堂前,杨国柱对王斗说道:“我女儿好几个月身孕了,只可惜真定府太远,否则,将她接到镇城来休养较好。”

    王斗点了点头,叹道:“是啊。”

    当时在京师时,他就有派人探望许月娥,更从京中带去一些补养品,一些侍候孕妇较有经验的婆子等,只是赞皇到东路太远,这车马劳顿的,许月娥也有了好几个月的身子,却是不能奔波。

    想想,自己杂务太多,分身乏术,虽说许月娥是个坚强独立的女子,哪日还去看看为好。

    杨国柱出去后,王斗很快又送走迎接恭贺的怀隆兵备道马国玺,延庆州知州吴植等人,还有好友,陵后总兵陈九皋,对他们的旁敲侧击,自己对商战的反应,还有,未来的东路镇守官将是谁,并未透露什么口风。

    王斗回归东路,万众瞩目,很多人都等待他的下一步反应,除了山西巡抚蔡懋德,山西总兵周遇吉还在上任途中,甚至宣大总督纪世维,宣府巡抚朱之冯,大同巡抚卫景瑗,都急急往东路赶来。

    眼下王斗与杨国柱是侯爵,王朴是伯爵,皆是身份尊荣,他们便是前来拜会,也是名正言顺,并不会让人芶病。

    身处永宁城的幕府各员,也早与马国玺等人,处在迎接大军之列,外人皆退后,他们齐聚榆林堡的参将府大堂。

    此时王斗高居上位,神情痛惜地看着下面跪着的一些人,他们便是,此次东路的内贼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