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8章 反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崇祯十四年腊月,榆林堡。

    转眼间,王斗在堡内已是多日,将士操劳在外,他自然需要以身作则,不能回到永宁城与家人团聚。

    本来,他是上个月,二十九日的三十岁生日,不过延迟下来,待诸事尘埃落定,再举行盛大的庆贺。为了这事,不但永宁侯府的家人,便是幕府,也为此操劳开了,这同样是全军,全路百姓的喜事。

    王斗现在身份地位非同小可,前来祝寿庆贺的人络绎不绝,从内阁大臣到京官,再到地方各官,便与王斗再不对付之人,也纷纷派来心腹使者,可谓各方人云集。

    当然,东路商战,还有王斗断然抓捕抄家之事,也牵动各方人等心思,他们派人前来,也有探知探听的意思。

    宣大总督、三镇巡抚,也早到了东路,皆居于怀来城之内。

    很多人,都在等待事情的进展与结果。

    杨国柱已令麾下回归镇城,不过率部分亲卫留了下来,蓟镇暂时无事,更重要的是,王斗还未进镇城,与他交接军务。

    明时新官上任,可不是简单的事情,除皆给勘合外,高皇帝规定的到任须知,更高达数十条之多,需要新旧官员一一交接清楚,所以杨国柱也留了下来,观望事情进展。

    这次的事情,再次激起轩然大波。

    永宁侯王斗,在京师各事方歇,一回到东路,立时又大打出手,这次动作更大,除东路兵马,更联合大同镇。山西镇兵马,同时对十数城的奸商进行抓捕抄家,足迹遍布宣大三镇。

    如此的胆大妄为,真真叫人叹为观止。

    虽然情报司四出,将大量的奸商罪证,散播于京畿各地,大江南北,不过仍然怒声如潮,弹劾如云。

    毕竟王斗这次抓捕奸商。牵涉的利益势力太庞大了,很多人不免兔死狐悲,而且,他们中,许多人与奸商们有勾结。联系,这些人落马,未来是否会牵扯到他们?各人心怀恐惧。

    所以,不但三镇的巡抚御史,山西籍的各地官员,与他们同气相求的阉党成员,还有不少同情他们的东林党成员。皆上书弹劾。

    地方与民间舆论可以颠倒黑白,然上书弹劾,却不能不谈到奸商们的罪孽,这点随着传单的散播。越来越难以掩盖,不过要攻击一个人,自然可找出别的罪名。

    说实话,在众官眼中。要找到王斗的攻击漏洞,太好找了。不说别的,单说你王斗东路兵马,如何有资格,有权力,越界跑到大同镇,山西镇等别的地方去?

    这是在干什么?

    还有,擅攻城池,与各地驻军火拼等,这是什么罪行?

    各商贾再有罪,自有各司处置,你一个镇守总兵,又有何权力抓捕各人?你的手,伸得太长了,这是严重的越权行为,是否又有叵测居心在内?

    等等等等。

    雨点般的弹劾奏折,从朝野中直飞而来。

    民间舆论,也是一片沸扬,京师中,王斗的支持者与反对者吵成一片,六科廊房,无数的抄报人挤着,等待朝廷及皇帝的反应。

    依大明的制度规定,便是六科每日接到各衙门奏本后,然后抄写成册,五日一送内阁,以备编纂。

    硃批章奏传下后,六科或通政司,同样要把这些章奏编纂,或辑成朝报,在京的各衙门,想知道朝报内容的,或派自己衙门的书手来廊房抄传,或由六科派人分发,转发各衙门使知朝政。

    这也是邸报的由来。

    对各方人马来说,从邸报的内容,就可以清楚知道朝廷及皇帝的态度。

    不过朝中宫中还在沉默,如山般的奏折投入,皆是石沉大海。

    最后众人发现,他们除了嘴巴囔囔,对王斗却没有任何办法,他的抄家抓捕行动,仍然有条不紊进行,各人气急败坏同时,不免有几许悲凉。

    一些人调整战略,转而弹劾宣大总督纪世维,更有宣府巡抚朱之冯、山西巡抚蔡懋德、大同巡抚卫景瑗、镇守太监杜勋等人。

    只是,这些人分属各派,各有各的关系,门生故吏,地方朝中支持者等,弹劾他们,不免又让众人产生内斗,相互攻击,真真是混乱一片。

    十一月下,宫中发出了几道训斥的旨意,让众人精神一振,然此后又没了下文……

    眼见一个个商家被抓,家产被抄,又有人再次调整战略,将精力放在,那些抄没的各大家家产,应该上交朝廷上面。

    还有,这些通敌奸商,牵涉实在太大,已经不单是宣大之事,所以应该交由朝廷,进行三司会审,由刑部、都察院、大理寺堂官一起录问处理。

    这几点上,内阁大臣们皆是同意。

    还有,因为可能牵涉到一些官将,被抓的人,也应该奏闻请旨,请圣上决意才是。

    按大明律令,职官有犯,凡京官、及在外五品以上官有犯,皆需奏闻请旨,不许擅问。

    六品以下,则听分巡御史,按察司,并分司,取问明白,然后议拟闻奏区处。连各府州县官犯罪,所辖上司都不得擅自勾问,止许开具所犯事由,实封奏闻。

    各大家名面上是商贾,何尝没有官爵在身?

    他们的家族,各族人同样很多不是官,就是将,若这些人逮捕进京,自己可操作的空间就大了,毕竟论钻法律的空子,没有比他们更清楚。

    虽然王斗还没表明态度,不过施加压力总不会错。

    ……

    一片纷纷中,王斗却悠闲地在榆林堡参将府,看着各地抄家的文册结果,最终的统计,缴获的金银数额,可能达到一千五百万两,这是个非常惊人的数目。各大家之富,果然名副其实。

    这些还是现银。

    当然,内中的银两,也有一部分与奸商们同气连枝,拒捕时被抄没官将的。

    虽然此次行动,王斗只针对各大家,不过明面上与他们联合抵抗之辈,王斗也不会对他们客气。

    比如,宣府几路参将赖天禄、黎建萼、杨天福诸人。率军围攻查抄张家口的温方亮左营,这个举动,便不可原谅。

    特别王斗接到哨报,赖天禄、黎建萼等人驱使妇孺冲阵,王斗大怒。下令将这些将官尽数抓捕抄家,同时增派一部分乙等军前往张家口支援。

    有了这些金银,自己可以做很多事了。

    而且,除了金银外,此次行动,还获得众多实物,如大量的粮米。豆料,布匹、食盐、茶叶、煤铁等物资,又有抄没的奸商们众多的宅院,田亩。商铺,典当、钱庄等等。

    各类货物,可以收入库房,宅院、田亩与商铺。可以用来拍卖,拉拢与自己亲善的商人官员等。

    一边盘算。王斗又拿起另外一份情报。

    不久前,曹变蛟与王廷臣已经南下,路过涿州时,他们在那接收了王斗支援的东路鸟铳五千杆,威劲子药三十万发,此时开封仍然被围,他们南下后,战事或有转机。

    不过唐通仍然拖拖拉拉,看他样子,应该会过了年后,才会南下。

    还有情报,三司官员,可能会前来东路。

    正在沉思中,忽然王斗又接到护卫来报,宣府巡抚朱之冯,再次求见,随同的,还有大同巡抚卫景瑗。

    王斗摇了摇头:“这个老头。”

    因为具体的抄家行动,由靖边军负责,由镇抚司核对清点,然后源源不断运来东路后,又由财政司接管,所以外人很难知道王斗缴获多少。

    对于王斗的收获,外界众说纷纭,什么数字都有,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王斗发财了,云集东路的各祝寿人员,整日也是议论这点。

    已经有歌谣传出,所谓奸商跌倒,王斗吃饱。

    也因此又有很多言官弹劾王斗,言其信息不透明,政务不公开,有中饱私囊之嫌。

    连杜勋也是疑神疑鬼,一会觉得王斗给自己的,已经非常满足,一时又觉得少了,他还跑到王朴那去打听,不过王朴何等精别,不是左顾而言他,就是含笑不语。

    朱之冯也非常关心缴获,几次三番跑来跟王斗说,这些财帛,皆是民脂民膏,应该上缴朝廷,用于各处急需的地方,等等。

    金银粮米运来后,他还要亲自带人盘点,但被镇抚司与财政司官员,坚决地挡在外面,整天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关于这些银两财帛,王斗也在盘算,除了给皇帝的一百万两,还有各种所用,自己应该上缴朝廷多少银两。

    很快的,朱之冯黑着脸进来,后面跟着笑眯眯的,一样身着大红官袍的大同巡抚卫景瑗。

    一见王斗,朱之冯就怒气冲冲道:“永宁侯,下官敢问,你可还是大明臣子?”

    王斗诧异道:“本侯当然是,朱公何出此言?”

    朱之冯容色稍霁,却仍然愤怒质问:“那为何所获奸人贼产,本官不知具体详额?下官意图派人核查,反被东路官吏阻挡,他们还是朝廷的官员吗?”

    说到这里,他声色俱厉。

    王斗说道:“哦,有这等事?朱公放心,本侯定然详加调查,给朱公一个交代。”

    很快事情清楚明白,王斗将有关人员严词斥责,让他们带朱之冯前往清点。

    朱之冯高兴地去了,唯有除见礼外,一言不发的卫景瑗一声叹息。

    他的性格软中带硬,面对他,王斗感觉比朱之冯更吃力,他因为在抓捕文令上署名,所以同样饱受弹劾攻击。

    很快的,朱之冯清点清楚,统计出了文册。

    霹雳一声响,惊人的消息四面八方传开,东路这次查抄奸商财产,所获的金银财帛,数额达到惊人的二百多万两,这还是现银,那些抄没的实物,还未在计算之内。

    而在京师,得到消息,一样众情哗然,连崇祯帝得到抄家结果,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二百多万两啊,这不是二百两,也不是二千两,而是二百多万两!显皇帝大派税使,几十年下来,反复折腾,才获得多少?收入内库银的,还不到三百万两!

    带来的后果,到现在众臣还在痛骂!

    而且,这些银子,还不包含给自己的一百万两。

    抄家,难免王斗等人会私藏一些好处,依他估计,抄查各奸商们,所获的金银,应该有三百多万两,甚至四百万!

    这还是银子,一些实物,还未计算在内。

    他咬牙切齿,恨恨道:“未想这些通奴奸商,如此富有!”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