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4章 宁为玉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清军大队大队的步骑到达舜乡堡城下。

    在王斗身旁,韩朝,韩仲,温方亮,孙三杰,钟调阳,林道符 镇抚迟大成等人都是肃立在旁,他们同样凝视着滚滚而来的清兵大军。大敌来临,他们反再平静下来,事实如此,接下来便是守战了。

    韩朝仔细看着城外清兵的旗号。良久,他出声道:“一杆龙荐,两杆甲喇大毒,东奴估计出兵有三千人,由一个旗主或是贝勒领军。黑缨三尖龙蒸两杆,估计有两旗的红缨勒子兵,看他们黑缨大旗的杆数,每旗估计千人上下,温兄弟的情报没有错。”

    王斗点了点头,五千清兵,接下来舜乡堡将迎来数日的苦战,而且以现在大明的情况。王斗知道肯定外无援兵,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那些清兵慢慢汇集到城南之外。看来他们也知道这个地方是最理想的攻城及扎营之地。从城南往西不远。那里便有几条小溪与一条叫窑子沟的河流,清兵虽是五千人大军,也足够他们的饮水使用。

    不比前几日那个。甲喇的清兵,这股清兵到来后,立时在城南几里外掘壕立营,又有大队的清兵跟役出外挑水造饭,一片的喧腾。很快的。大片的营帐便慢慢展现在城头舜乡军的眼中。

    在清兵扎营的时候,那杆巨大的织金龙蠢却是缓缓来到舜乡堡城头下。然后停留在城南的一里外,就一动不动的停留在那里。

    龙幕下,阿巴泰一身鉴金的盔甲。他乘坐在马匹上,仔细地向城头上观看。在他的身旁,土默特右旗的固山额真俄木布楚虎尔,土默特左旗的固山额真善巴同样策马在旁。在三人身后。则是镶白旗的几个甲喇章京,两旗外藩蒙古的佐领亲将。还有那个甲喇章京颜扎。

    在这些人的身后,又是密密麻麻的白巴牙喇兵与噶布什贤兵,此外还有大批精锐的马甲兵护卫。

    阿巴泰向城头张望良久,见城上明军都是严阵以待,他舁口道:“一个小小的千户所城,果然是防守严密,只是这样一个小堡,就算堡西北又新建一堡,周不过四里,兵不过千人,是如何让我大清勇士损兵折将的?”

    他身旁的两个外藩蒙古旗主也是沉吟,只有他们身后的清兵将领眼望城头,跃跃欲试。那甲喇章京颜扎涨红脸叫道:“如果你们不信,大可以自己攻城试试!”

    阿巴泰喝止了他们的争吵,他沉吟良久,说道:“回营议事。”

    这一日,舜乡堡一直在严守戒备,不过清兵迟迟没有攻城,从下午开始,就见大队的清兵步骑外出。随后舜乡堡军民听到周边隐隐传来镝,炮的声音,不知道清兵在攻掠周边哪些城堡。

    王斗等人判断清兵应该是攻取舜乡堡附近五堡的屯堡军堡,到了傍晚时,便见大队的清兵跟役押着众多被掳的大明百姓回营而来。那些大明百姓有男一”他们跌跌撞撞的只是随押解的清乒前行,有此人老得牧一,那些清兵便毫不客气地用皮鞭抽打。

    听着城下的哭叫声与清兵们得意洋洋的笑闹声,城头的舜乡军们都是气愤填膺,不过不比上一次,舜乡军的战力再出众,王斗也不可能让他们出城野战,夺回被掳的荆生。舜乡堡内严防死守,禁止一切守军百姓外出。

    这一日就这样过去,晚上时清兵也没有来偷城,让王斗等人松了口气。

    只是想到城外被掳的百姓与被抢夺的财帛,舜乡堡各人又是心如

    。

    崇祯九年七月十七具,清晨。

    城下清兵大营的号角声连绵响起,一队一队的清兵步骑出营而来,慢慢的在营前汇成一片。

    王斗等人从城头看去,见清兵两个甲喇,还有两旗的外藩蒙古军己是尽出,他们在城外肃然列阵,在清兵的前方正中位置,便是阿巴泰那杆巨大的织金龙森,随在他的龙毒周边。又是无数的红白旗帜海洋。

    很快,清兵的号角否次响起。便调转马匹回去,那边的阿巴泰闻报后,惊讶的同时也是非常愤怒。

    很快的,清兵大阵那边传来一阵阵喧哗与哭叫声,却是大群清兵押着昨日掳获的大明百姓往这边而来。那些百姓被鞭打着而来,她们向城头哭叫着,很多人分明就是保安州当地的口音,却不知是境内哪个,屯堡民堡的。

    那群清兵得意洋洋,只是押解着众百姓向这边而来,城头的舜乡军脸色都是非常难看。

    王斗冷“哼一声,又是这一招。王斗对韩仲冷冷的道:“去将那些俘获的鞋子押上来!”

    他对韩仲吩咐几声,韩仲大声领命。大步流星去了。

    城下的清兵当着城头守军的面,将那些被掳百姓一个个杀死,丝毫不理会她们的挣扎哀求,还将一个女婴挑在枪尖上,那女婴一时不死,只是大声啼哭着。

    城上舜乡军看得目眦欲裂,城下那些清兵一边凌虐,一边对城头大声指点笑闹,城上明军越是愤怒叫骂,他们越是高兴。

    忽然他们鸦雀无声,都是呆呆地看着城头

    却见城头传来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间中夹着满洲语的痛叫呼嚎,接着便见十个赤身**的清兵俘虏被高高竖立起来,他们四肢手脚分别被粗大的铁钉贯穿,钉死在一个高大的木架上,每人一个木架,十个人顺着瓮城的半圆面,围了一大圈。

    他们痛不欲生地嚎叫着,他们越是挣扎,被粗大铁钉贯穿的手脚。流出的鲜血就越多,他们用满洲语高声痛叫着,哀求城下的清兵解救他们。

    防守瓮城与右侧城墙是孙三杰的后哨部,看到那几个清军冲来,他轻轻说了一声:“来得好。”

    他一声喝令,立时后哨部的火镝兵甲队在他身后肃立,他们分为两排。在那七、八个清兵冲近四十步时。孙三杰一声令下,震耳欲聋的火统声大作,第一排二十五个火侥兵对准那些清兵一齐开火。

    那些清兵一个个中弹翻滚在地,等第二轮火统兵又是一轮齐射。硝烟散去,城下那些清兵己经尽数被打死在地,那个分得拨什库圆睁双目。他身上中了七弹,全身鲜血冒出,己经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看着那些清兵一个个被打死在城下。城上的舜乡军们又是一阵欢呼。

    城下的清军鸦雀无声,在愤怒的同时,舜乡堡火镜的威力也震慑了他们。

    阿巴毒本来极为愤怒,看到城下的情形,他反而平静下来,城上这股明军果然非同小可,自己必须慎重以待。不过攻破舜乡堡,杀光,里面明人的念头却是不可遏止,一场恶战不可避免!

    看到城下清兵士气低落,王斗等人都是放声大笑,王斗吩咐部下不要再去割木架上清兵俘虏的肉,让他们多受点折磨与痛苦,更有效地震慑城下的鞋子兵。

    听着城外的号角声,王斗知道一场血腥的战斗马上就要开始,此战非同小可,将比前几日的战斗更为血腥与惨烈,无论自己能否活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自己都会为保护这座城市而战斗到底。

    他来到城楼下,跨上他的战马,韩朝。韩仲,温方亮,孙三杰,钟调阳,林道符,迟大成等人也是一样跨上战马,随在王斗的身后。王斗在城墙上缓缓策马而行,众多的马匹。众多的马蹄敲击在青砖板上,一片的声音。

    迎着王斗目光的,是一排排站的笔直的舜乡堡军士们,他们紧握着手中的火统与长枪,只是以坚定的目光看着王斗,他们用目光向王斗表明()。他们一定会追随王斗的脚步。与他一起血战到底。在城墙上,还有一队队密密麻麻的辅兵青壮,他们一样用崇拜的目光看着王斗,还有城下,同样密密麻麻都是人,有辅兵青壮,也有堡内被组织起来的壮妇们,她们同样用期盼的目光看着王斗。

    看着这一张张质朴的脸。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王斗眼睛有些湿润,这些堡内的军户军士们。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不知会有多少人死去,不过大丈夫宁可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窝囊地活着。不如轰轰烈烈地战死!

    他的声音在城上城下飘扬:“你们都知道了,城下那帮鞋子是什么东西,他们是一帮杀人不眨眼的畜生,如果被他们杀进城来,大家都知道有什么结果。此战有我无敌。人人都需血战到底。军士死光了,辅兵青壮上!辅兵青壮死光了,堡内男子上!堡内男子死光了,堡内服”。

    他猛地抽出自己的重创,大喝道:“必胜!”

    “必胜!必胜!必胜”。

    排山到海的必胜声一浪高过一浪,响砌了整个舜乡真。

    声音远远的传出城外,城外的清兵都是吃惊地看向舜乡堡这边。

    城外的阿巴泰等人听到,都是神情凝重。

    ※

    老白牛:

    今天更新晚了点。为了保持故事的连贯性,现在不分小章了,都是五、六千字一章。如果章节在傍晚六点前没有写完,会推迟一些时间更新。推迟的更新一般是在六点与十一点之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