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5章 处决(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必登善道。”

    看黄显恩的样子,池登善皱了皱眉,没想到黄显恩是这样一个废物。事前自己怎么会找他谋划这样的大事呢?他不由大感后悔。

    郑幕神情顾废,他也是叹道:“池兄弟说得对,我们确要去了,否则那王斗定会对我们起疑。”他神情凝重:“大伙记住了。见了王斗后,定要咬定我们事先并不知情,今日我们告病在家,部下作乱闹饷之事,我们完全不晓。”

    他嘴上是这样说,但能不能蒙混过关却是一点把握也没有,念及王斗行事的狠辣,他不由打了个寒噤。

    几人正说到这,忽听到院门一声巨响,接着大股脚步声涌进来,间中夹着府中下人的惨叫。

    池登善一下子跳起来,喝道:“什么事?”

    一个家人猛地推开房内,他急急奔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大人,他们来了,他们来了。

    屋内众人都是吃了一惊,池登善大喝道:“你说清楚,谁来了?”

    那家人扶着门帷,眼睛突出。他呼呼地喘着气,急切中,竟是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废物!”

    池登善一脚将他踹开,他们身旁拥了一些家丁,急急出门而来。

    网奔到回廊,忽然他们都是顿住脚步,却见大股的铁甲军士从回廊那端涌过来,见了池登善等人。他们一声喝令。立时那端黑压压的火镝举起,乌黑的统口尽数对准池登善等人。

    这些人或持长枪,或持火统,个个高大彪悍。竟是操守大人身旁的亲卫,还有他麾下韩朝部的铁甲火统兵。

    谢一科又惊又怒,他引且“尔等胆敢反抗拒捕。大人有令,有拒捕者。当场格嵘甲

    火统的巨响,几个家丁当场被打翻在地,几个火镜兵跃上来,对身前的众家丁扣动板机,每一道火光冒出,就是一个家丁尖叫着被打翻在地。那几个火锐兵退下后,又是一片黑压压的火镜兵移上来。

    火再与鲜血的味道在寒冷的空气中传播,先是一片安静,随之是一片惊呼声,再是到在地上没死之人的凄厉惨叫声。

    接着谢一科稍显年轻的厉喝声又是响起:“敢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没想到对面之人真的开侥,看着身旁惨死的兄弟。再看对面黑压压的火统又是移过来,众家丁都是崩溃了,他们惊恐万状地跪在地上。大声叫道:“莫开统,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一片的跪倒之人,对面那些铁甲火镝兵手持铁镜,一步步逼来。

    “扔了兵器,跪于地上!”

    池登善叹了口气,道:“莫作无意义的反抗,见了大人再说吧。”

    黄显恩哭道:“我就知道会有大祸,你们不听我的。”

    池登善将手上的大刀抛去,沉重地跪倒地上,他的内心己是落入万丈深渊。

    郑禹略为犹豫,他手上的兵器还未抛下,就有几个王斗亲卫扑上来。将他扫倒在地,将他的双手扭起。

    “乱贼!”

    几根火镜的统柄狠狠砸在他的身上。郑禹痛苦地痉李着,不由自主地跪下。池登善也被一镝重重砸在脸上,立时血流披注,容色凄厉。他头晕目眩,只隐隐听到身旁黄显恩恐惧之极的变调嚎哭声()。

    知州李振蜒似乎第一次认识王斗。他吃吃地道:“王”王大人,乱军数百人,占了州城官军的一半。你是说,将他们尽数处决?”

    王斗冷冷道:“此等害民之徒。留之何用?不要说一半的官军,就是全部的官兵作乱,本官也尽数诛之!”

    李振蜒喃喃道:“他们。他们可是官兵!”

    王斗喝道:“正因为是官兵。所以才不能留情,他们身为官军,本应保护百姓,却做下此等禽兽之举,又与贼寇何异?不严厉惩处,州城百姓如何看我王斗?本官又将如何治军?”李振斑道:“数百人尽数处决。实是杀人太多,不若只诛除恶几人,余者好生教导,这些官兵在城内外大多家有眷属,如是杀了他们,他们家孤儿寡母难以过活,不如安导后放他们回营,他们全家定感念大人的恩德仁慈。”

    王斗喝道:“我的仁慈,只给那些遵纪守法,护估百姓的良善之辈。不是给禽兽不如的东西。这些乱兵又何有恶胁从之分?他们家有眷属,州城百姓又何人没有眷属?他们在**掳掠时,可有考虑无辜百姓的痛苦,可有考虑自己家人因此受害?敢作乱,就需想到自己身异处的结果,本官从不对叛乱谋逆者宽容!”

    李振蜒还要说什么,王斗膘了他一眼,语气颇有森然之意:“李知州,你尽为乱军说话,你有何用意?”

    李振蜒吓了一跳,连连摇手道:“下官决无用意,决无用意!”

    他己经忘记了自己身为文官的优势。不由自主以下属的口气道:“大人吩咐之事,下官立时去办。立时去办!”

    他赶紧走了,余下的各吏员们,也是一窝蜂去了,连看都不敢看王斗一眼。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