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1章 如潮而来(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崇祯十二年八月下。很多人虐握枪杆,刺中前一瞬间撒手。

    更有老练者手中长矛刺中“脆弱而没有多少骨头”的目标颈部,所以他们从稻草人身旁经过时,手中的长矛还是稳稳抓在手上。

    显然的,在骑兵高冲击时,能玩虚刺瞬间撒手,这种极为难练手法的。甚至玩刺中颈部,不攻击假想敌有坚固铠甲护卫,反弹力强劲而且容易卡住长矛的胸腹部位,都是前排那数百在骑兵中日久的老军们。

    余下跟上来数排的骑兵们,他们只得老老实实挥舞自己的马刀,从稻丰人身旁掠过后,有的稻草人“身异处”,有的稻草人一分为二,成为两段。

    不过也有很多马刀落孓空,!支有丝毫战果。

    “冲击”吝,这些骑兵陷入“混战”,或挥舞马刀大砍那些稻草人,或从自己鞍套上抽出手铳,对那些稻草人缁准开火。他们都是实纠射击,啪啪声响不断,手铳的烟雾与火光不断冒起。

    “那些老兵己经不错,就是新进的骑军需要加强训练。"

    在这些训练骑兵的一百多步外,王斗在众将簇拥下眺望场地情形,看着李光衙部下骑兵的训练,他若有所思说了一声。

    几个月前李光衙郜整编完毕后,拥有了一个完整的骑兵郜近千军士。内中有好几百是从崇祯十年就开始训练的老骑兵,还经历过佘祯十一年那场恶战,战力心理都有了质的飞跃,随郜冲阵己经没有问题,只是新进的骑兵们拖了后腿。

    “将军明鉴,只需再给末将半年时日,便是与东奴骑军作战,末将也丝毫不惧。”

    骑兵千总李光衙在王斗身旁高声道,言语中充满自信。

    年初与清兵那场骑战,李光衙的骑兵势如破竹破开了垂拜的迎战骑兵,让李光衙信心大增等人的步队,在各军士分下马匹后,全部由李光衙部下教导他们骑马。

    对这些人的训练,李光衡也如以往训练骑兵一样,把人扔到光秃秃的马背摔上三个月。”

    温方亮,钟显才,赵揎,温达兴,孙三杰等人同样求情,行刑的军士也停了下来,看王斗的意思。

    迟大成却道:“律令煌煌,将军令下官责罚高千总,若因人情而免,我舜乡军何以为军?”

    王斗默声不响,挥挥手,那些镇抚军士又继续行刑。二十军棍打完,高史银白花花的屁股上己是道道血痕。他龇牙咧嘴,拍拍屁股站起来,穿好裤子,对王斗施礼道:“多谢将军责罚。”

    他恼火地看了李光衙一眼,说道:“李老头,我高史银对不起你……韩二兄弟,当年我俩也是过命的交情,他这一去,我心里同样不好受……刚才话冲,得罪了。”

    李光衙呆立良久,忽然对王斗深深施礼:“将军,末将知道从巨鹿回来,这心思就暴燥了许多,多有违军纪所处。再过几日便是末将休假之期,末将想提请将军许可,让末将回保安州歇息数日,理理心神。

    眼下王斗身边的几千保安州老军,不知不觉己经成为脱产军士,为了缓解他们各方面需求,几个月前舜乡军己经作出规定。不论军官还是士兵,每月都有五日轮休时间,可以回保安州去看看家小。

    不过李光衙整日埋在训练场上,己经好几个月没回保安州看看家人,他知道自己心思不对。也生出回保安州看看妻女的心思,静静调整下心神。

    王斗点点头:“李千总每日操练军士,确是辛苦,准你一月假期,回保安州好生静养。”

    李光衙谢过了,他走后,部由之事由副千总处理,倒不会有什么事。不过他还是向王斗推荐一个人才,协助骑兵训练,便是几个月前从保安卫城收罗来一个叫刘仓的军官()。

    这刘仓有着保安卫指挥佥事的官衔,听闻同样善于骑术。对于此人,王斗也有印象,崇祯九年自己大败阿巴泰所部后,前往卫城面见当时守备徐李贻安时,在接风宴上,就有见过这刘仓。

    当时他寡寡欲欢,独自喝着闷酒,一副不得志的样子,没想到却被李光衙收容到了麾下。

    这也是好事,有部下帮忙收罗人才,也少花王斗许多精力。

    “手铳玫为自样式,果然便捷许多,不需火绳,击便利「便是哑火年高了些……不过每个骑兵配两到三杆手铳,却也弥补了这个缺逶温方亮见场中气氛沉闷,连忙转移话题,果然众人被他吸引去。

    此时场中李光衙的骑兵还在训练,广阔的旷野上除了他郜骑兵千总外,还有几千人在训练骑马,排布列阵。场中各人看来似乎都有马,骑兵与各部骑马步兵区别,便是李光衡部下不论马鬃、还是各人左臂圆盾都染成统一的红色,骑马步兵没有。

    那些骑兵们仍对稻草人大打出手,他们的手铳,不时击在稻草人的身上。近距离的火力,打得各稻草人泥屑飞扬。如果是对面的敌人,早死得不能再死。

    在王斗与李光衙商讨后,骑兵装备便是棉甲,长枪腰刀与手铳,作战战术为冲锋时使用长矛与马刀,混战时使用手铳。大量事实证明骑兵在高冲锋时射击,纯属浪费弹亾药,不若挥骑兵的冲击力,破开敌阵后使用手铳。

    王斗原认为要加大手铳的口径,不过训练后取消了这个想法。双方混乱时相距不过几步,便是以手铳的威力,几步之内,也足以破开对手的重甲,如果未来与清兵作战的话。

    如果是流寇,这种手铳的威力就更大了,十几、二十步内对未披甲军士很有杀伤力,威力可与马弓相比美。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