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4章 初战流寇(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老规矩,依瞬乡军军律,每次快到扎营之地时,总是各部的炊事车先期到达。

    滋滋声响不断,香气扑鼻,一个个金黄色的大饼就这样成了。

    依份量,其实吃一个大饼就能吃饱,更不用说余者炊事车上还有干肉、咸蛋等物。那些沥干的肉块放入沸水煮制,放入一些食盐、葱蒜、渣皮等料,会合一些干菜沸煮,大寒的天气,吃一碗热气腾腾的肉汤,分外舒服。

    这些干肉用纸袋包装,储藏良好,约可放置三个月左右。一般突然出征的舜乡军战士配给炒面加干肉,或者大饼加干肉。一条炒面袋,约可维持一个军士七到十五天的需求。

    所以闲着没事,各部火兵们都在大力制作炒面。其实相比干肉,王斗更倾向于多给军士配给一些奶酪奶粉之物,营养与热量更高,不过原地区奶酪供求不易,还是未来再说吧。

    火兵们动作很快,在各部军士安营扎寨不久,他们的饭菜已成,各部将士,全部按秩序排队领取自己的饭食,军官军士都是如此。舜乡军成军几年来,这种做法已是习以为常。

    饭菜的香味,引得陈永福军的士兵们垂涎欲滴,他们学着舜乡军的样子,也是个个排队领取伙食。出征前已经言明,他们的饭食由舜乡军供给,几日随同行军,对舜乡军的作派,他们从不习惯到慢慢习惯。

    对他们的待遇,王斗给他们下等军士的饭食,一张大饼,不够可加,一碗肉汤,内有一些肉丝,也没有咸蛋,不过陈永福军将士都表示满意。

    往日陈永福营兵食用的是一种叫做餮饭的军粮,便是将米煮熟后放到水曝晒,反复几次,最后得到一些干米饭。食用时取热水泡软煮熟就可以吃了。

    除了这平日的口粮外,大军行粮便是杂饼、蒸饼,加上一些硬盐块,醋干等物,马匹会配上一些干酪用以紧急解渴之用。

    放眼大明北地,基本上军粮都是如此。

    往日威严的衙门已被烧毁一半,还好这个大堂还算完整,作为舜乡军与陈永福前锋营的联合指挥部。

    ……………..

    几根粗若儿臂的蜡烛下,王斗与陈永福并排坐在主座上,余者的舜乡军将领,温方亮,高史银,李光衡,温达兴,赵暄,孙三杰,吴争春、沈士奇、高寻等人,坐于堂内的右下。陈永福营内几个千总、把总的,则坐于堂内的左下。

    明以左为贵,王斗此举,也是尊重陈永福的意思,不过看王斗麾下将星云集,个个身披精良的甲胄,身上还有保暖的红棉翻羊毛大氅,装备如此精良,锐气隐隐逼人而来,反观自己的部下…….

    陈永福内心是什么滋味,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舜乡军没有与流寇交过手,对他们的战力战术不是很了解,这方面,陈永福当然很有言权。

    对王斗让自己先介绍流寇情况,陈永福当然很高兴,说实在,他虽为河南副总兵,但与舜乡军同行出征后,这风头都被王斗部压了下去。自己军士与之相比各方面大大不如,陈永福等人内心说痛快,那是不可能的。

    看着舜乡军各将,副总兵沉稳坐着,缓缓道:“贼之遍伍,大致伍长、什长、哨总、部总、掌旗、都尉为序。流贼只占,最擅伏击,其左右埋伏,更番迭承,防不胜防”。

    “作战时贼阵五重,饥民处外,次步卒,次马军,又次骁骑,老营家口处内,若战破其三重,骁骑殊死拼斗。若是不敌,贼马军、骁骑、老营立时脱逃,他们精锐不失,转战别处,片刻又集兵数万。”

    “此些精贼,人人有马,或跨马二三匹,官兵不过马三步七,追逐极难。若是追得紧,粮草不易,倏忽之间,贼老营精骑又至,官兵每每大败。”

    陈永福说道:“贼擅用细作,或携药囊者蔡为医卜,或缁流黄冠,或为乞丐戏术,观各城虚实,或为饥民饥军内应。

    他的夜不收千总随李光衡、孙三杰等人先期到达郏县,隔开了汝州农民军哨骑对郏县官兵方面的侦测。而且还有一队的夜不收,已经到达汝州附近,对那边的农民军展开详细的侦察,务必探明当地农民军的兵力,还有领军将领等敌方情报。

    不过温达兴估计官兵到达长噶、禹州等地时,汝州的农民军对官兵的来援,或许已经得到了风声。他们会如何反应,这需要参谋司各员的推断。

    对舜乡军的情报能力,陈永福表示叹服,大明现在的官兵,不论对上清兵,还是对上流寇,基本上都是睁眼瞎,这也是他们屡次伏的原因。

    不过听了温达兴的话,他还是脸色难看,他沉吟道:“李过、刘芳亮、郝摇旗?这些都是闯贼的心腹大将,随从多年。李过为闯贼亲侄,其人沉稳,刘芳亮久经战阵,计谋出众,郝摇旗更是一员猛将,作战骁悍。虽非闯贼亲至,不过有这三人在汝州,王将军,这仗不好打。”

    对陈永福来说,他没见识过舜乡军的战斗力,他久居河南之地,与李自成等人打过很多交道,对他部下情况了解甚多:“河南府诸地流贼号称十数万,依本将估算,连贼老营在内,精骑约有四、五千。余者或为步卒,或为裹胁之饥民。”

    “那些饥民,不难应对,不过贼竟有精骑两千在汝州,有老营数百,还有胁从之众三万余……”

    王斗瞟向陈永福,看他脸上颇有忧虑之色,显是担忧这些农民军在汝州的精锐。

    依王斗的估算,目前李自成军最强悍的应该就是他老营的一千多人。那些人随李自成转战各地,战场拼杀经验约有十年左右,算是职业军人,论起精锐度,应该有清国马甲,巴牙喇兵的武力。

    除了这些,便是这几个月新从投降官兵,或是当地马贼,杆子招收的精骑了,这些算是骁骑。随后又是有马的人,一律称为马军,余者是步卒或是饥民()。

    对原官兵来说,李自成的老营比他们各营的家丁厉害得多,那些“骁骑”,现在的战斗力也与普通官兵不相上下,甚至强一些。加上余者的胁从军往往达到几万人,人多势众,怪不得原官兵往往落败。

    看陈永福的神情,显然对这次汝州之援不看好,麾下各将也是人人担忧,没想到汝州流贼竟有三、四万,是官兵的好几倍,这次怕是凶多吉少。

    王斗营内各将却不以为意,凶悍的dz他们都打过,区区流贼又算什么?

    高史银猛地站起来,对陈永福抱了抱拳,然后对王斗高声道:“将军,军情如火,末将愿率麾下军士先行开拔,作为前锋,击溃汝州之贼,救援当地百姓。”

    王斗却是沉吟,高史银的风格就是敢打敢拼,他不怀疑其部的战斗力,不过面对善于奔走伏击的流寇,过于凶猛,却是有利有弊。作为前锋人马,王斗认为温方亮、李光衡,甚至是吴争春与高寻都不错,他们为人谨慎些……

    不过高史银再三请求,考虑他如虹的士气与战心,王斗最后还是答应了他的恳请。他交代高史银稳扎稳打,不要过于贪功,路上如遇到流寇,击溃便是,不要追得太猛,以免了埋伏。

    高史银兴奋地答应了。

    ……

    第二天,高史银就领自己的千总开拔,先期往汝州逼去,他近千人都是老军,人人有马。千总部的随军马车,也有供部内军士食用几天的粮草。汝州到郏县不远,王斗的主力大军随后跟上,没什么好担忧的。

    温达兴的夜不收队眼下在郏县、汝州,甚至宜阳、登封一带活动,随时可以为高史银的先头部队提供情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