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3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惊悚乐园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到门打开,封不觉松了口气,他没有急于跑出去,而是借着门外照进来的灯光,走到那个关猴子的笼子旁,打开插销,拎起闸门,把那只昏睡中的猴子抱了出来。

    “剧情物品,却显示可以带出剧本,嗯……”封不觉沉吟道,他试着把这猴子装进行囊,成功了。随即他就走出了这个房间。

    门外是一条通道,四壁基本都是金属,屋顶还是四五米的高度,照明正常,依旧找不到任何一扇窗户。通道两侧有一些门和岔路,但不是打不开,就是被大型的杂物堵死。真正的通路显然只有一条,墙上时而会出现红色喷漆画的箭头指引封不觉该怎么走,经过几次徒劳的尝试,他明白这段路上应该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了,于是就加快速度,跟着箭头跑,大约在七八分钟后来到了通道的尽头,这里又出现了一扇被标红的金属门。

    这扇门没有把手,正中间的位置有一个圆形的阀门手轮,封不觉走上前去握住手轮,试着转了一下,感到阻力颇大,他使上相当大的力气才将其转动。

    转了大半圈后,这门动了一下,从门缝里渗出了一阵冰凉的空气,封不觉瞬时就有了不祥的预感。他推开门的时候,才发现这扇金属门非常厚,而这房间显然是个密闭的冷冻室,一开门就有一股强劲的冷气扑面而来。

    房间内部是名符其实的“冰天雪地”,地上铺满了白色的霜雪,四面墙上都有结冰的迹象。抬头望去,除了照明设备,可以看到天花板的三个角落各有一根直径一米左右的管道,就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管道中开始飘出白色的雪花,好在这管口虽大,但飘下的雪花只是零零星星的,不算很多。

    封不觉深呼吸一下,朝手掌里哈了口热气,搓了搓双手,走进了房间。跨过门槛后他就发现,这房间的地面深度不对劲儿,地板比门的下框还低了一截,和门外的通道根本不在一个水平面上,所以地面上那看似薄薄一层的白霜,其实是齐膝厚的积雪。他一脚踩下,脚踝以下就陷进了雪里,冻得他赶紧小跳几步,但是没用,这雪很柔软,想让脚不陷下去的方法就是加大接触的面积,于是他果断跪下了……

    他没有关门,直接跪着来到房间对面的墙边,那里还有一扇门,但上面没有开门的手轮,只有一个嵌在门上的、需要输入密码的电子锁,显示屏上有四位密码的空位。在那门锁旁的墙上有一块明显可动的铁板,铁板边长十厘米左右,正方形,上有个小把手。封不觉拉开这块板时,供他进入房间的那扇铁门就自动关上了。

    铁板后面是个很小的空间,摆放着一盘磁带,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很明确了……

    封不觉取出磁带,又拿出了身上的walkman,将里面原来就有的那盘磁带拿出来装进行囊,再将这盘新的放进去,按下了播放键。

    “圣诞快乐,亚瑟。这是一个家人团聚的日子,同时,圣诞精神也意味着无私的付出与祝福……”

    封不觉一边听录音,一边对这间屋子开始了第二遍细致的观察。他刚才就注意到了屋子里最醒目的,是一侧金属墙壁上,贴着一张看上去还很新的报纸。这块墙壁显然处理过,报纸周围结冰现象还不严重,虽然充斥着人造雪,但这房间的湿度不算太高,纸上的字还很清晰。其中最醒目的一篇报道标题是“他们与我们没什么不同”,旁边配的照片是一群流浪汉正围着一个废油桶取暖,背景中的天空正在下雪,地面也是白色的。当然,这篇报道也是出自“亚瑟·席格”之手。

    “你经常出席慈善晚会,在镜头前抛头露面,但我们都知道,私底下你从不给任何机构捐款。你呼吁人们不要歧视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但你自己却从未给予任何社会地位比你低的人以尊重,你的刻薄和势利让你身边的每一个人作呕。你也为老年人说过话,声称他们需要得到更多的关注和理解,但你每年都用工作为借口拒绝与自己的父母共度感恩和圣诞。

    亚瑟,你曾不止一次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责世人的冷漠和制度的不公,可你的实际行动显示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现在,你有机会了解那些无助的人们究竟是怎样度过难关的了。在这个积雪的房间中,有一张硬纸片,纸上写着开锁需要的密码,你要做的就是把手伸到脚下的积雪中去寻找那张纸片。

    就如每一个在雪夜街头挨冻的人都在渴求着一丝飘渺的希望那般,你不会有时间上的限制,但即使找到了什么,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就是挨到天明……”

    录音结束,封不觉已是冻得瑟瑟发抖。游戏给出的服装在虚拟温度二十多摄氏度的环境中可保证玩家的舒适,再热或再冷一些,玩家就会有相应的体感。现在这个冰窟一样的屋子明显处于零度以下,而且天花板上那三根管道还在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增加着积雪的厚度。

    为了保证手指的灵活,封不觉呼气时都对着手心,他脑中快速把那段录音过了一遍,随后口中念念有词地重复起最后一句话来:“就如那些挨冻的人那般……找到了‘什么’,就能挨到天明……”据他推测,这是唯一的提示,相当隐晦,但一定预示着什么。

    封不觉又重新站起来,他膝盖以下已经完全冻僵,现在两只脚踩进雪地里也无所谓,因为冻得都没感觉了。他摇摇晃晃地来到那张报纸前,目光灼灼地注视着那篇报导和照片,仔细搜寻着任何可能的线索。

    封不觉知道,此刻是搜寻线索的最佳时机,体力活儿可以等到实在没办法的时候再干。若是他急不可耐地把双手插进地上的雪里翻刨,那么五分钟后,就算他的手指没有冻断掉,体温的降低也会加剧,要是发展成冻死前那种反应迟钝、意识朦胧的状态,还想解谜就不可能了。

    “能让流浪汉挨到天明的东西……”封不觉把话说出来以集中注意力:“几个人围着个桶,烧垃圾来取暖一直到天亮吗?不不,不是这样……”他脑中忽然闪过了一个戴墨镜的大叔形象:“有了……MADAO露宿街头三神器,纸箱,狗,收音机。”想到这儿他就动手了。

    这张铺开的报纸是用四小段胶带固定住四个角,从而贴在墙上的,封不觉在保证这张报纸中间一大块不被破坏的基础上,尽可能仔细地将报纸的几个角撕断。

    “狗是不可能有了,除非我用雪堆一只。收音机的话……walkman应该算是。至于纸箱……”封不觉已经把报纸从墙上取下,虽然四个角都缺了一小块,但这并不影响他要做的事。

    刚才说过,这张报纸很新,因此上面的折痕非常清晰,一般人把报纸对折不会超过两次,但这张报纸上的折痕很多,这无疑显示出它曾经被折叠成某种东西。

    封不觉按照折痕还原着这张报纸,他的手还没变僵,但依旧受到了极寒环境的影响,事实上,他的游戏菜单中,生存值旁边的特殊状态已经显示字样了。

    虽然报纸缺了角,但与折痕完全吻合的形状还是被封不觉折出来了——一个很小的纸盒子。

    封不觉将其拿在手上端详,转了好几个角度,终于在一个有几条纸边重叠的地方,发现了一串连续的字母和数字。

    一张报纸上的字母不可能都是一样的格式,偶尔会有字号和样式不同的出现,比如用在标题或图片注脚处的字母,与文章中的就有不同,另外还有大小写的问题。

    封不觉找到的这串字母和数字都是相同的字号和样式,字母全是大写,在报纸铺开时分别处于不同的版面和位置,可折叠起来以后就凑到了一处,变成整齐的一小段。

    “FM27.3MHZ……”封不觉念道:“业余电台的波段吗……”他说着就把walkman调整到收听广播的状态。

    所有的频率都传来噪音,FM27.3也一样,不过他确定了这个频率,便开大了声音,耐心等待。果然,在持续了四十秒左右的噪音后,一个沙哑的声音念道:“九,五,二,七。”随后又响起沙沙的噪声。

    封不觉赶紧冲向出口的门旁,一边输密码还一边不快地道:“什么破密码,低等下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意思吗……”

    果然,密码是正确的,门打开了。封不觉连滚带爬冲出了这间房,来到外面的走廊后,他冻得在地上直打滚,滚了两圈又站起来做了二十几次直臂深蹲。这个过程中他看了看菜单里的状态,生存值已减到了67%,不过冰冻状态在常温环境下很快就解除了。

    无论如何,这样出来总比趴在地上拿手刨雪去找纸片的损失要小。封不觉打游戏的运气一向是很差的,像刚才那种大海捞针一般的作业,他不把房间每一寸翻遍休想找到那雪下的纸片。

    通过这第二关以后,他没有立刻关掉walkman,很快他就发现了那个频率的规律,每隔一分钟左右,FM27.3里就会念一遍那四位数的密码,而其他频率则始终是持续的噪声。

    恢复了体温以后,封不觉就继续前行。他估计这个剧本没有去安排或者计算“亚瑟·席格”逃出去以后要花多久才能到达医院并得到救治之类的事情。一开始的录音称他有四十分钟来找到出口,否则就会死于体内的毒素。可是封不觉的菜单中一直没有显示过这一状态,而此刻他也无法判断生存值的减低到底是由于刚才的严寒还是毒素的缓慢作用。总之这并非一个显性的中毒效果,而是某种剧情事件,简单地说,就是四十分钟内必须通关剧本,否则就GAMEOVER。

    封不觉已经花去了二十多分钟,他通过第二关的速度算是快的了,加上之前第一个房间中消耗的五分钟,还有跑路的时间,他到达第三个游戏时,应该还剩余十五分钟左右。系统肯定得考虑第二关中玩家选择刨雪的可能,那样无疑会耽搁更久。所以从时间因素上考虑,封不觉接下来要面对的游戏,不出意外应该就是最后一个了。只要完成,他就可以结束这个剧本。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