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77章 校园七不思议(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惊悚乐园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是相信队友的能力,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在时间的限定下,封不觉必须做出抉择。这种内心的挣扎,便是系统除了恐惧以外所施加的另一种压力。先不说封不觉选择后的结果如何,在这场系统与玩家的博弈中,他已经是输了。他现在分心去考虑一件无法得到准确结论的事情,只会给自己带来危险。

    正在这时,一阵婴儿的啼哭声突兀地响起,传入了封不觉的耳中。他循声转头,眼前是漆黑空洞的走廊,那声音便是从这条走廊尽头的转角处传来。

    他没有急着过去,而是低头看了看手机,时间是40:27,还有十八秒,他就将错过拨号的时机。

    最终,他还是摁下了速拨键。虽然只是共同经历过一个剧本,但他还是愿意去相信似雨的实力。另外,他觉得如果自己不打这通电话,那么在接下去的十五分钟里,对方也会承受与自己类似的心理压力。

    至此他已经完全想明白了,只要能够做到,就必须拨号。无论两人能否顺利联通,拨号的话,至少能变相地证明其中一方的安全。从数学上来讲,只要发起呼叫,就有50%的几率是双方都不用遭遇鬼魂追杀;但如果不拨号,就有一方100%会被追杀。

    嘟——

    只响了一声,似雨就接起了电话:“我没事,别担心。”

    “嗯……”封不觉听到她的声音确实很高兴,但随即就道:“你不是说……不要问对方好不好的吗?”

    大约两秒的沉默……

    接着,手机中竟然传来了哔——的一声,下一秒,通话就中断了。

    这个情况,只有一种解释……似雨在不含侮辱意图的语境下,十分不快地对封不觉说了一个消音词,然后主动将手机挂断了。

    听着嘟——嘟——的忙音,封不觉呆立在那里,木讷地将手机拿到眼前:“喂!这算什么呀?摔我电话啊!之前是你说不要问彼此好不好的吧!现在居然还骂人了啊!而且能够成功骂出来表明你是理直气壮啊!”他瞪大了眼睛对着手机狂吼,不过通话已经中断,似雨听不到,他这只是单方面发泄而已:“笨蛋?白痴?傻瓜?无非就这是这几个词了吧!我干什么了呀!骂完你也不用挂电话吧!早知道我就不打了啊!”

    在他前方,婴儿的啼哭声越来越响,不断地钻入他的耳中,正如歌谣中唱的:“呜哇哇,呜哇哇……婴啼阵阵在耳畔”。

    封不觉合上手机的翻盖,握在左手手心,把手电筒也递到这只手上,随即就从行囊里抽出厨刀,右手反握着,快步朝前走去。

    转过那走廊的转角,他立刻就看到了地上有一个篮子,形似野餐用的那种鞋形竹篮。篮子里躺着一个婴儿,婴儿的身体被裹在一条白毛巾里,只露出来一个脑袋,其面部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常,像是那种刚出生不久的孩子,闭着眼睛,五官还未长开的样子。

    封不觉吐出长长的一口恶气,然后蹲下,看着那婴儿,心平气和地说道:“你想怎样,说出来。三十秒之内说不出来,脑袋搬家。”

    婴儿还是在哭泣,而且哭得更狠:“呜哇……”的哭声变得尖利无比,就像指甲划过玻璃时制造的响声一样让人心里发毛。

    “哭!”封不觉提高声音道:“哭也算时间啊!”

    他的麻匪式询问法换来了非常恶劣的后果,只见那婴儿缓缓将眼睛睁开了,其眼皮下的双眸犹如血色的琥珀,那挤在一起的五官,也露出了狰狞的笑意。

    据传说,初降人世的婴儿,三魂七魄尚未聚定,都具有阴阳眼,而这种婴儿若是死去,怨气将会极重,比一般的地缚灵更加凶猛。

    封不觉的面前,那装着婴儿的摇篮,一晃眼间就变成了人类的躯干,那死者的脸上写满惊骇,其四肢全都不见了,胸腹内的内脏被掏出,散落在周围的地面上。而那个婴儿,正躺在尸体被掏空的躯干内,冲着封不觉狞笑。

    “骨作摇篮皮作囊是吧?”封不觉也冲着对方笑,他非但不害怕,心里还有些窝火。

    说话间,他的余光又瞥见了什么,抬头一看,这条走廊里,已躺满了类似的死尸,皆是内脏被掏空、手脚全失的模样,死状凄惨无比。

    “你这是寄居蟹投胎啊。”封不觉说道:“让我猜猜啊……嗯……你的母亲是这里的学生,她被某个老师或者男生玩弄了感情,怀孕将近十个月后,她来到学校乞求对方,依然被无情地拒绝,最后她只能在这条走廊里自杀,而且死之前怀着怨恨亲手把你刨了出来?”

    小说家就是小说家,脑补情节并转换为语言的能力就是强。

    鬼婴闻言后,笑声戛然而止,下一秒,即转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尖啸,这声音恐怖至极,将走廊一侧的窗户玻璃全部震碎,封不觉的生存值也顺势往下掉。

    看来这怪物用和平的方式是搞不定了,封不觉赶紧举刀朝这鬼婴捅了下去,谁知刀尖却未能成功落下,他的手腕竟突然被什么东西给擒住了。他转头一看,原来有一条胳膊,就这么凭空从墙壁里伸了出来,阻止了自己的攻击。如此看来,这些死尸的四肢还在附近……

    好在这鬼婴飙高音的时间有限,七八秒钟后就停了下来,否则封不觉的生存值被抽光都有可能。但情势依然很不妙,但见走廊的两面墙壁上,陆续地伸出了许多的手和脚,每一条都是会活动的……

    封不觉知道拖延对自己不利,果断地反手一割,用厨刀砍在了那条胳膊上,可惜人的手臂是没那么容易砍断的,死尸的胳膊也一样。

    厨刀的刀锋嵌在那条鬼臂的肉中,大量的鲜血流了下来,流入了尸体的躯干内,浇在了鬼婴的身上。那婴儿竟又一次笑了起来,其发出的声音钻入耳中,让人有撕心裂肺之感。若不是游戏限制了痛苦的程度,封不觉可能已经晕厥过去了。

    眼见没能摆脱钳制,封不觉赶紧将另一只手上的手电和手机放下,从行囊取出马里奥的管钳,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挥下,直接击向鬼婴的头部。这回他成功了,而且十分幸运地触发了的效果。

    这怪物的本体受到技能影响后,那些活动的断肢全都停下了动作。封不觉趁势让右手挣脱出钳制,双手并用,对着“尸体摇篮”中的鬼婴就是一阵狠揍,那场面可谓血肉横飞,说是有点反人类倾向也不为过。

    很快,那些墙壁中探出的肢体全都消失,看来这怪物已经无力维持下去,本以为这是鬼婴即将被消灭的迹象,不料,立即又有新的异象出现。

    封不觉发现,盛着鬼婴的那具死尸,其面部忽然变得模糊起来,渐渐地,那张脸的形象,变成了他自己的样子。而且还开口说话了,就连声音都和他一样:“好痛……住手……住手!”那死尸的声音由呻吟变为了咆哮,奋力地扭动背部挣扎着,想要挪动其躯干。

    就在封不觉略一迟疑之际,那鬼婴就在他眼皮子底下不见了,死尸的躯干里只剩下空空如也的腹腔和一些内脏的残渣。

    封不觉心知上当,这怪物无疑是用了一招障眼法,换来了喘息的机会,趁势逃到了别处。他立即收起厨刀,拾起地上的手电,站起身来,用光圈扫过走廊中那一具具被挖空的尸体,想找到鬼婴遁走到了哪里。

    “嘻嘻嘻……”又一阵令人汗毛竖起的笑声响起,这回的笑声,根本不像是一个婴孩儿发出来的了,而最恐怖的地方在于,那声音发出的位置……非常近。

    封不觉意识到了什么,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映入他眼中的景象,足以让任何人肝胆俱裂……浑身沾血的鬼婴,正蜷着身子,侧卧在他的腹腔内,一只小手就攀附在他的一根肋骨上,阵阵奸笑便是从他的体内传出。

    “用这种幻觉就想让我自杀吗?”封不觉淡定地说着,完全无视这景象,伸手就去摸自己的行囊。他知道眼中所见只是幻觉,其触觉并没有受到影响,他依然可以摸到自己的衣服和斜背着的背包。

    他取出了仇视之眼,一边给自己戴上,一边说道:“我差点儿忘了这玩意儿。”这时他正好想起了这个装备的另一种用法。

    封不觉戴上这装备后,配合着手电照出的光圈,扫视过每一具尸体和走廊的每一处,只要这鬼婴仍在制造幻觉,那么就一定会暴露。

    果然,当他的目光落到一具看似被掏空的尸体上时,仇视之眼有了反应,此处有一只正将攻击目标指向玩家的怪物。

    封不觉大踏步地走过去,毫不犹豫地手起钳落,这一回,已遭重创的怪物,确是无计可施了。

    几乎在同时,两条系统提示跳出,这说明在封不觉结果掉这个鬼婴的那一刻,似雨也搞定了第十三级台阶的任务。

    “哼……”封不觉冷哼一声,自嘲道:“看来我是白担心啊。”

    …………

    主楼中,似雨背靠着走廊的墙,坐在地上。

    朝她身侧的走廊中望去,一路上是不计其数的鬼怪尸体,地板上血流成河,浓重的血腥味和怪物身上发出的异臭足以让人避之不及。

    但此刻,她已无力再挪到别的地方去了。

    提灯和长剑被放在她身边的地板上,她的右手握着手机,左手正捂着右侧腰部的伤口,那伤口的血尚未止住,仍从其指缝间渗出。

    这个由十三级台阶通往的楼层,一旦踏入,便逃不出去,亦无处可躲。空间内充斥着大量的怪物,其中一些光是凭外观就能把人吓得惊吓值飙升。走进来的人,要么就被杀死,成为那些恶灵的一份子;要么就像似雨这样,杀光它们……

    其实上一次通话时,似雨的状况已经很不好了。她对封不觉说“我没事,别担心”是在骗他。

    在接近40:00的时候,似雨正好处于战斗的间隙,当时她虽然已经受伤,不过还是有意识地调整好呼吸,在第一时间迅速接起了电话。她也很清楚,即使表现出什么异状,也只会成为队友的精神负担而已。

    现在,似雨终于将这个空间里的怪物清完了,她必须要休息一会儿。其生存值和体能值都有待恢复,流血状态暂时也无法医治,只有保持这样的静止状态,压住伤口,才能停止生存值的流失。

    像这种情况,系统是不会判定成“消极游戏”的,因为玩家是因为特定的状况,导致不得不停止活动。在“普通”难度下,系统还不至于逼迫已经濒临死亡的玩家继续行动。至于“噩梦”难度,那个两说……

    似雨留意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距离下次通话还有十分钟,她可不想以现在的状态去迎接什么“鬼魂追杀”,所以下次通话时她必须完成拨号。

    之前的那次通话后,封不觉感到恼火,似雨则觉得委屈,客观来讲,这事儿两人都有责任,但主要责任……还是得算在封不觉头上,谁让他不识抬举地回了一句令人难堪的话呢。

    在任何时刻,哪怕占了天大的理,男人最好都不要去纠正女人前后矛盾的地方……

    滴答……滴答……

    正在似雨以为可以踹上一口气的时候,在远处的黑暗中,水滴声悄然响起……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