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86章 猎人岛(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惊悚乐园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不怕快冻躲到了一刀和一剑的身后作受惊状,二人果断拿出来各自的武器,挡在她前面,准备应对那大汉可能的攻击。

    “让他们进来,伊凡。”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大汉身后的门中传来:“他们是我的客人。”那个声音的语调彬彬有礼,羊带着轻微的口音。

    伊凡闻言,放下了手枪,走回到门口,用他粗壮的手臂敝开大门,然后默默无语地望着玩家们。

    系统提示适时响起,众人皆可在菜单中看到任务内容:

    封不觉看到任务时,神色迅速起了变化,口中轻声念叨着:“扎罗夫将军伊凡等等我是一名猎人遇到海难来到这儿…”他忽然抬起头,眼神凝重:“最危险的游戏理查德康奈尔。”记忆的阁楼中,与这个故事相关的内容立即浮现了出来。

    在灵感枯竭时,封不觉经常会读一些短篇小说来放松一下,同时也是收集素材,所以这些小说的内容对他来说还是比较熟悉的,很快就能想起来。

    不出意外的话,这剧本就是一场猎“人”的游戏了,而且封不觉很清楚,玩家将扮演猎物的角色……

    犹豫了一会儿,一刀和一剑便回过头来,征求封不觉和似雨的意见。反正如果遇到好事人人都是争着上的。但有危险的事呢,就最好让别人替自己上了,实在不行,就先征求一下意见,这样在出事以后至少可以把部分责任推卸给别人……

    封不觉耸耸肩,叹了口气,直接走到了前面去,边走边道:“按照任务指示做就是了。”

    伊凡就像一尊凶恶的巨人雕像一般立在门口,威慑力十足。不过封不觉连武器都没拿出来旁若无人地从其面前经过,走入了城堡。

    似雨紧随其后,她在封不觉上前时就已跟上,第二个进入了城堡中。

    剩下那三人面面相觑,还是一刀先反应过来,清了清嗓子:“嗯哼……………,那个……我们也走吧。”

    一剑借坡下驴道:“是啊,他们万一有什么危险,我们也好支援一下。”

    不怕点了点头,跟在两人身后。三人也陆续走入了城堡大门。

    站在门口的伊凡一直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警戒眼神监视着每一个从他面前经过的玩家待五人全都进入城堡后,他才默默地将门带上。

    大门内是一个宽敝的大厅灯光很明亮。通往二楼的大理石石阶十分宽阔,一个身穿晚礼服、身材健硕的男人正笔直地立在那儿,注视着他的五名“客人”。

    扎罗夫将军已过中年,高大,英俊。他的头发白了不过眉毛和胡子还是黑色,眼睛也是又黑又亮。除了鲜明的五官外,他的那张脸上还有种独特的东西,一种惯于发号施令的人才有的气质。

    “我非常高兴也十分荣幸地欢迎诸位优秀的猎手能够到我家来拜访。”他微微欠身道:“我是扎罗夫将军。”他一边自我介绍着,一边打了个手势。

    伊凡看到扎罗夫的动作后,便收起枪,敬了个礼,站到了阶梯侧方一隅。

    “请原谅我手下的无理,先生们当然,还有女士们。”扎罗夫特有的语调让他的每句话都显得细致仿佛每个词都经过深思熟虑:“伊凡是个简单的人,不过有一点儿野蛮。他强壮得令人难以置信,但很不幸的,他是个哑巴。上帝给了他一些东西,又拿走了另一些……………”他说这话时的表情很值得玩味。

    “看上去像是个哥萨克人。”封不觉应了一句,他当然知道这点。

    “没错我的朋友。”扎罗夫回道,他微笑着,从锋利的牙齿和鲜红的嘴唇中挤出一句:“我也是。”

    他又做了个手势,伊凡便快步行来站在了将军的面前,扎罗夫跟他说了几句话但只是嘴唇翕动,并未发出声卒。

    伊凡得到指令后,便离开了大厅,不知去向。

    扎罗夫随即对众人说道:“诸位,请随我来。

    ”他说着就从阶梯上走下来,引着众人向一条走廊中行去。

    几分钟后,他们便来到了一间中古风格的大书〖房〗中,地上铺陈着灰色的地毯,家具和书柜都有一种厚重感,除了大量的书籍外,这里还有许多动物的标本,鹿头、斑马皮等等,甚至还有一头呈站立姿态的灰熊。

    “我读过所有关于狩猎的书籍,英文的、法文的、俄文的。我的生活没有别的乐趣,唯有狩猎。”扎罗夫从他的藏品前缓缓走过,仿佛在炫耀自己所言非虚,说道:“看到那个南非黑水牛的头了吗?”

    封不觉回道:“令人印象深刻。”

    “那玩意儿逮住了我,把我往一棵树上扔去,我的骨头都折断了,但我最终还是收拾了那个畜生。”扎罗夫对那次狩猎的情景似乎历历在目。

    封不觉很清楚这些话的意义,仅凭这句对白中提供的信息,玩家们就该对这个BOSS的强横实力产生一个概念了。

    “我想南非黑水个可能是大型狩猎中最危险的一种了。”封不觉试着根据记忆中那篇小说的内容,和扎罗夫对对词儿,好让他尽快进入正题。

    将军突然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投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慢吞吞地说道:“不,那不是最危险的。”他走到书桌边,拿起一瓶威士忌,举起来,看着众人道:“来点儿吗?”

    “不,谢谢。”封不觉回道。

    扎罗夫给自己倒了一杯他呷了。酒,说道:“在这个岛上,也就是我的领地中,我发明了一种更为危险的狩猎。”

    “发明?”封不觉明知故问。

    “呵呵是的,发明。”将军笑着点头:“你一定很奇怪,狩猎该怎么娄明?”他顿了一下:“当然了,我不是上帝,不可能凭空创造一种危险的动物。但是,我发现了一种早已存在但从未有人狩猎过的物种。他们并不在这个岛上土生土长,不过我可以自己进货”“你引进的是什么猎物,将军?难道是老虎?”封不觉还在和这BOSS对着词儿。

    除了似雨外,另外三人都有点莫名其妙,他们心里都在琢磨:这小

    子也太入戏了吧,真把自己当成是剧本中所说的猎手了?跟一NPC废那么多话干嘛呀?

    扎罗夫咧嘴笑笑:“不,老虎已经令我厌倦了,我早就把它们折腾够了,猎虎对我来说已失去了吸引力。那些动物再也无无法让我的手发抖哪怕一秒。”他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金烟盒,叼起一支长长的黑色雪茄那雪茄上有一圈银线商标,点燃后发出了如同熏香般的香气。

    “我是为享受危险而生的那种人,但大部分动物,已无法再令我感到危险。”扎罗夫吐了。烟:“上帝让一些人成为了诗人、一些人成为了国王、一些人成为了乞丐……而我,他让我成为了一名猎手最好的,最强的。”他露出黯然的神色:“但经过了一段快乐的日子后,终于有一天,我发现打猎对我已经没有吸引力了,你也是猎人,你能猜到这是为什么吧?”

    “如果把打猎视为一种〖运〗动,你总是在游戏开始前就知道自己一定会赢是吗?”封不觉接道。

    “没错,真没想到你能理解。”扎罗夫欣喜地说道:“我总能成功猎取我的猎物,因为它们只是动物,除了腿和本能它们一无所有。

    但我是拥有智慧的人类,用智慧和本能较量,算不上公平。当我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我觉得自己非常悲惨,简直是可悲。”他又抽了。雪茄:“直到有一天,我有了灵感我意识到,还有一种东西,是我从没有猎取过的,他们是最完美的猎物因为他们能够思考。”

    听到此处时,除封不觉之外的四人终于算搞明白这个剧本的基本状况了,眼前的扎罗夫将军原来是个反人类的疯子,为了寻求刺激而猎杀人类。任务显示的“听其讲解游戏规则”就是接下来那场“狩猎”的规则。

    “你确定这不是玩笑对吗?”封不觉用很严肃的语气回应着,当然,他自己早已确定,运绝不是玩笑。

    “我从来不拿打猎的事情开玩笑。、,扎罗夫回道:“我买下了这座岛屿,建立了这座房子,我在这儿,就是为了狩猎。这座岛是个无以伦比的狩猎场,丛林如迷宫般复杂,充满曲径、峭壁、沼泽,最重要的是四面环海。在这里,我几乎每天都打猎,而且至今为止,从未感到过厌倦。”

    “我很疑惑,将军阁下。”封不觉道:“我们这儿有五个人,难道我们就不能直接在书房里,就制止你那疯狂的谋杀行为吗?”“哈哈哈哈”扎罗夫大笑:“谋杀?不不不这是一场智力竞赛,是猎人与猎物间的博弈。”他的目光扫视过五名玩家:“至于你说的那种情况”他举起胳膊,做了个手势。

    伊凡不知从哪儿就冒了出来,手中拿着托盘,为将军端来了香味浓醇的土耳其*啡。他将*啡放好,如铁塔般站在了扎罗夫的身侧,目光如炬地瞪着在场的玩家们。

    “曾经有一群西班牙水手到了这座岛上,我邀请他们一同参加我的狩猎,但他们拒绝了,并表现出了明显的敌意。”扎罗夫从容地说道:“伊凡一个人就将他们撕成了碎片,拿去喂了岛上的动物们。”听到这句,封不觉神情陡变,他可不记得自己读过的那本小说里描写过岛上有其他的野生食肉动物:“请问……………,是什么动物?”

    “呵呵”扎罗夫露出冷酷的笑容:“那太多了蟒蛇,郊狼,孟加拉虎等等我想让这儿的丛林可以热闹一些所以进了不少货物。人类不是首选的饲料,平时它们吃的最多的是山猪,当然了,是活的山猪,每一只都需要它们自己去猎捕,这样动物们才能保持野性。”扎罗夫对封不觉道:“你的脸色变得有些糟糕,我的朋友。”“啊因为我更希望听到的〖答〗案是鸩鹁或者鹦鹉之类的东西而不是各种猛兽。”封不觉回道。

    “哈哈哈……你很幽默。”扎罗夫人显得无比快乐:“好了,现在,让我来说一些这次狩猎中你们所需要知道的事情。”

    他走到一侧的窗边按下了墙上的一个按扭“看到了吗?”将军指着远处的海面道,那里迅速亮起了灯光,但稍纵即逝。

    “灯搭的光,似乎指出了一条航路,但实际上这条航路并不存在。

    蜷缩在那儿的岩石像剃刀一样锋利,它们如同海怪一般,能将每一条驶过的船只碾得粉碎,就像碾碎一只坚果般容易。

    ”将军说道:“我想你们乘坐的那艘船此刻也沉在了那附近。所以,别指望能逃到海上去寻找救援。”

    展示完这名副其实的船舶陷阱后扎罗夫又来到了另一侧的窗口,他打开一个机关,窗户下方的地窖中,灯光忽隐忽现,下面的空间形状很奇怪许多身形硕大的黑影在那儿走来走去,发出低吟,它们的眼睛在黑暗中隐隐发出绿光。

    “作为猎物来说,躲藏在一处不动,也是十分不智的选择。”扎罗夫道:“我的猎犬们训练有素,在我的收藏室中……”他的视线扫过了周围那些动物标本,狞笑着:“我是说…在我真正意义上的收藏室里,有许多的头颅标本,他们中有一些十分精明的人物,但最终都难逃我的猎犬之口。”

    扎罗夫关上了那扇窗户又站到了众人面前“好了,规则很简单,距离日出还有五个小时的时间,你们随时可以离开城堡,我会在一个小时后出发来寻找诸位。”他放下了雪茄和酒杯背着双手,用军姿站着:“我不想让你们认为我是在自吹自擂,不过我曾经猎取过的猎物数量,远远超出你们的想象白人、黑人、印度人、蒙古人曾经有那么几个猎物确实很出色,他们足智多谋、强壮、忍耐力和适应性也极强但是我得说,目前为止,我仍没有失手过。”

    “假如你失手了呢?”封不觉道:“我是说,只要我们活到了日出时,你就算是输了对吗?”“呵呵”将军露出自信的笑容,用热情的语气说道:“那么你们的努力将物有所值。我会准备一艘单轨帆船给你们,并指引各位如何到达最近陆地上的小镇。”扎罗夫又拿起了桌上的酒杯:“你们完全可以信任我的承诺,我以一名绅士、军人以及〖运〗动员的身份做保证。当然,你们也得同意对这里发生的一切只字不提。”他压低了声音:“假如你们真能离开的话……………”

    系统提示响起,游戏菜单中原本的那条任务旁边已经打上了勾,新的任务浮现:

    除了任务描述外,任务栏下方还可以随时查看到这两项时间的数值,不过没有精确到秒。

    将军呷着他的酒,在玩家们离去前,又十分好心和真诚地给出了几句忠告:“对了,我建议各位在城堡附近时,尽量避免留下脚印,那可是低级错误:另外,最好别去岛的东南角,那儿有个大沼泽,我们管它叫“死亡之沼”那里有流沙。曾经有个自作聪明的家伙去过那儿,我的爱犬拉扎勒斯跟着他,结果一同葬身沼中,你们很难想象我的心情,拉扎勒斯是我的猎犬中最棒的,那感觉真糟。”封不觉已经摇着头,转身准备走了。

    他也没有料到,在扎罗夫说了那么多寓意明显的暗示后,他的队友中竟还有一人正在雨酿着一桩冲动的愚行。

    说时迟那时快,一刀倾城拔刀就上,杀意现,刀出鞘,刀身横斩,势如奔牛。

    他与扎罗夫的距离不过五米左右,之前在城堡门口看到伊凡时,他的刀已从行囊中取出拿在了手上,所以他这次攻击非常突然,在场的其余四人全都大吃一惊。

    一刀倾城对这剧情有他自己的理解,他觉得此时此地,就是干掉这个BOSS的最佳机会,根本不用做逃跑之类的事情,直接在这儿把扎罗夫解决就行了。要是跑到外面的丛林里去面对各种未知的危险,等到精疲力尽之时,再让这BOSS带着猎犬来追杀自己,那才是稳亏不赚的举动。

    从剧本开始到现在,这城堡里也只出现了眼前这两个人形的怪,而这两个家伙只是普通人类而已,能强到哪儿去?他们的体型属正常人范畴,用的武器也是普通的手枪。从这世界观来看,这大约是两个世纪前的现实世界,这两个BOSS不可能有超能力之类的东西,就算他们的设定是身体素质接近人类极限,那也无妨,因为玩家的战斗力也是比常人要强的水准。

    而最关键的一点是,一刀倾城有着很大的把握可以将这BOSS拿下,他的自信来源于一个技能,即的称号技人头落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