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87章 猎人岛(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惊悚乐园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刀倾城的称号看上去虽然普普通通,但无论什么称号,其赋予玩家的能力多半都是很实用的。就好比小叹那个,看着比一刀一剑他们渣多了,但其称号技却依然能在战斗中带给其很大的操作空间。

    不管玩家的称号是弱小的、怪异的,乃至猥琐的,称号技能的实用性都毋庸置疑。再弱的称号,也会附带一个符合该玩家特色的、必定有用的技能,绝不会有废招的存在。当然,“实用”和“强悍”是两个概念,强大的称号自然会有更强大的技能。

    的称号技自然也是如此。

    一刀倾城猛然杀上前去,在接近扎罗夫将军到达其技能所限的三米之内时,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仿佛那BOSS的头颅已成囊中之物。

    一秒后,一刀倾城短暂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随即又瞬间出现于扎罗夫身后,刀身朝着对方的后颈猛砍而下。

    接着是嘭一声的闷响。

    扎罗夫如同事先就知道对方将出现的位置一般,肘击而去,几乎在一刀现身的同时就击中了他的肋骨。

    一刀手里的朴刀刀锋都还没沾到扎罗夫的皮肤,他就被这BOSS一击给顶飞了出去,撞在墙上,一大口鲜血从口中喷出。一刀双眼圆睁,惊异和疼痛让他完全丧失了进一步行动的能力。

    刚才那一击的冲击力异常巨大,使一刀的内脏遭到了重创。虽然他身上没有伤口,但其左侧肋骨几乎全都折断了,移位的断骨导致了严重的内出血,使其附带上了效果。

    一刀的生存值直接就下到了5,而且还在下降着,其他人就是想救他也来不及了,因为扎罗夫已经拦在了他们中间,用不容置疑的,冷酷的口吻道:“瞧瞧你们的同伴,做出了多麽鲁莽和不礼貌的行为。”他连看都不看坐倒在地上的一刀倾城,他很清楚,这名玩家是站不起来了。

    “假如他并非如此不堪一击,或许我还会救他,治好他的伤,给他最好的食物、充分的休息和锻炼,这样他以后还有机会再次参与我的狩猎。可惜……”扎罗夫打了个手势。

    伊凡看到将军的指令,立即走到一刀倾城的面前,拔出了他的左轮手枪,瞄准了目标的眉心。

    “救……”一刀想说话都已经很艰难了,他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就被打爆了脑袋,其尸体立即化作白光消失了。

    这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一刀自作主张的冲动行径让其余四人即使想帮他也毫无办法。

    他的行为在封不觉看来……和自杀无异。封不觉很清楚,在剧本进程之初,任何企图在短时间内用简单粗暴的方法迅速通关的行为,都是不可能成功的。除非是这人自带主角光环王霸之气,否则抱着侥幸心理做些自作聪明的冒险行为,无疑将会自取灭亡。

    一剑见好友顷刻间已死,脸色变得惨白。其实他刚才也抱着和一刀差不多的想法,认为这俩BOSS并不算强,和过去剧本中遇到的那些牛鬼蛇神相比,这两个外观和普通人类一样的家伙简直就是亲善大使啊。那个伊凡看上去还略凶恶一点,扎罗夫将军根本没什么可怕的。

    但一剑并没有“人头落地”那样的技能,所以才未直接抢攻上去。本来他是想悄悄跟一刀商量一下,两人一起发动攻击,没想到一刀想着要一鸣惊人,仗着有称号技撑腰,突然就冲上去了。

    更没想到的是,这BOSS竟能做到“破招”,让一个超高速技能的效果在尚未发挥出来时就被打断,而且一击就几乎将一刀给瞬杀。

    封不觉无奈地叹了口气,不过他立即心生一计,想利用一刀的死来进一步争取情报:“没错,将军,我的同伴确实很鲁莽,如果是我的话……”他说着,就从行囊里取出了M1911A1手枪,但并未举起来瞄准,只是如同把玩一般端在手上:“……就会用更先进一些的武器来尝试。”他朝将军投去一个试探的眼神:“您总不可能连子弹都能接住吧?”

    “哈哈哈……”扎罗夫又笑了起来:“当然了,我的朋友,人怎么可能接住子弹呢。”他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胸前,晚礼服下传来厚实的闷响:“所以我在外套内穿了一些防护的措施。”他顿了一秒,又补充道:“不过我知道,你是一名出色的猎手,枪法肯定不错,假如你能一枪射中我的头部,我也会坦然面对死亡的。”他说着,瞥了一眼旁边的伊凡:“但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因为伊凡一定会不惜代价为我报仇。失去了指挥官,他便不再是一名士兵了,而是这世上最凶猛的野兽。”

    封不觉得到了他想要的,便把枪收了起来,面带微笑地回道:“谢谢您善意的提醒,将军。那么,我想我们也该告辞了。”

    “呵呵……一会儿见,我的朋友。”扎罗夫爽朗地笑着,他友善而礼貌的态度和骨子里的冷酷弑杀结合在一起,也算是一个颇具魅力的反派形象。他的表现是如此游刃有余,显得他毫无弱点,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封不觉对自己尚未OVER的三位队友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咱们可以撤了。

    五六分钟后,四人重新回到了城堡外的石阶下。这一路上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也不敢跑着移动,甚至发出稍大一点儿的声音都要三思。

    可以说,扎罗夫将军这位在剧本开始后便粉墨登场的BOSS,展现出了几乎令人绝望的强大,以及让人窒息般的压迫感。以封不觉的角度来说,排除只闻其声、徒见其影的时间之主和萨摩迪尔,他见过的所有NPC中,也只有上一个剧本中的奥因克能给他一种毫无办法的感觉。像阿什弗德博士变异体那种BOSS,估计扎罗夫将军拿把匕首就能把它给收拾了。

    最终还是封不觉用总结般的语气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很显然,扎罗夫将军的人形外表并不能说明什么,从游戏的角度出发,他就是一个怪物,一个身体素质在我们十倍以上,思维缜密、经验丰富、且执行能力极强的猎手。而我们,就是他的目标……或者说,猎物。”

    “废话,这不用你说我们也看出来了。”一剑说道。

    “我不知道你是在听完我和扎罗夫的对话后意识到的,还是在一刀倾城被一肘子呼倒以后看出来的……反正一刀兄肯定是在那之后才意识到这点,但已经晚了。”封不觉说道:“好在我们现在还有机会,先来商量一下……”

    “你先等等。”一剑倾城打断道:“我刚才就想问了,一开始我以为你是特别‘入戏’的那类玩家,所以才和BOSS扯东扯西的,但后来我发现,你好像本来就知道这个扎罗夫要干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嗯……其实现在解释这个问题只是浪费时间,不过看起来我不讲一下的话,你也不会听我接下去要说的正事儿……”封不觉的这句话,配合他说时的神情,旁人完全可以脑补成……“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我就大发慈悲地回答你”这样的台词。

    “得瑟够了就快点说。”似雨冷不防在旁道了一句。

    封不觉被揭穿以后笑了笑:“好吧,这个剧本的情节,应该是取自一本叫《最危险的游戏》的小说,故事本身不长,大致上就是讲主角……呃……一名猎人,被扎罗夫设计而来到了岛上,接着就变成了猎物,开始了一场为期三天的狩猎游戏。

    主角运用自己的丛林生存技巧和捕猎知识,用躲藏、制造陷阱等等手段与将军周旋,成功撑过了时限,并且在第三天潜回了城堡,赢得了游戏。”

    他说到此处停顿了一下:“可是,从小说的内容来看,其实早在第一天时,扎罗夫就可以把主角给干掉了,他只是为了享受打猎的乐趣,让自己在第二天还能出来运动运动,所以才放过了主角。

    在后来的几次交手中,扎罗夫虽然损失了几条猎犬,但他本人每次都能在千钧一发之际从主角的陷阱中逃脱,最多受点轻伤。只要一有借口,他就会暂时放过主角,不再追捕,回城堡休整一番再来。”

    “他想让打猎尽可能显得公平?”似雨问道。

    “从敌我实力的悬殊对比来看,这只能是美好愿望了……”封不觉苦笑:“将军只是不想让他的娱乐活动太快结束而已。”他顿了一下,又道:“不过扎罗夫确实是位绅士,纵然他做的事情类似连环谋杀,但他不会欺骗我们,或是在失败后反悔。关于死亡沼泽的忠告也很诚恳,看来他是由衷地希望我们能够‘难抓’一些,要不然他的狩猎会变得无趣。”

    “嗯……接下来我说些实际情况吧。”封不觉说到此处,离开了石阶处,众人跟着他来到丛林旁。

    在开阔处,月光即可达到照明的效果,不过到了树丛附近,除了封不觉之外的三人都纷纷拿出了照明设备。似雨用的是提灯,一剑和不怕用的都是手电,不过款型略有不同。

    封不觉随手捡了根树枝,在泥地上就画了起来:“在书房,我站得比较靠前,我看到扎罗夫的书桌上有一张地图。当他向我们展示他的‘船舶陷阱’时,海上的灯光把海岸线照得很清楚,和图做过对比后我可以确定,地图上的岛就是我们所在的这个岛屿。”他一边说着,一边在地上画了个轮廓近似橄榄的不规则图形:“这岛大概就是这样一个形状。城堡在中央,建在高处,基本可以俯瞰到岛屿的全貌。”他忽然抬起头:“你们找得着北吗?”

    “嗯……”一剑抬头看天,似乎正准备随便猜个方向。

    还是不怕指着一侧的夜空道:“那个是北极星对吗?”

    “很好。”封不觉应了一声,用树枝指了指地上的草图,继续他的叙述:“这儿,是北,这儿是南,沼泽在这里……”他点着橄榄的一头道,“在确定逃亡方案以前,我还要提几点小说和这个剧本的不同。”

    封不觉在推理和布局时,总是显得非常可靠,沉稳,这时的他,身上丝毫找不到那种随便和轻浮的感觉,谈吐间还流露出一种独特的吸引力和说服力。

    “首先,小说中的主角,没记错的话是叫雷恩斯.福德……他的游戏时间是整整三天,而我们只需要逃避追杀五个小时。看似在时间上更加容易达成,实际上未必是好事。正如我刚才提过的,扎罗夫将军放过雷恩斯好几次,因为他不想让狩猎过早结束。而我们的情况不同,扎罗夫找到我们后肯定会下手。

    另外,小说中没有提到过这个岛上还有别的什么动物,但我在书房中跟扎罗夫套话的时候,他很明确地表示这儿有蟒蛇,有狼,有老虎等等……即使是山猪,也是具备相当攻击性的。所以,我们除了要躲避将军的追杀,还要在黑暗中提防那些动物的威胁。

    第…,你们也看到了,那货强得不像人。在小说里他虽然也被描绘得很强,但那只是本基于现实设定的惊悚小说,而不是描绘科幻、超能力之类的故事。可我们将面对的这个扎罗夫将军,一肘子就能杀人,他属于那种绝对不可以正面对抗的战术性BOSS。仅从主线任务的内容就能看出来,如何成功逃避他的追捕才是剧本的主旨。”

    一剑听到此处插嘴道:“可你刚才拿出枪来的时候,扎罗夫不是也在言语中流露出自己被打到头就会死吗?要是枪在我手上,那个距离上我早就直接射击了,离得那么近,命中几率是很高的。”

    “那样做的话,你,和我们……全都死定了……”封不觉摇着头说道:“当时我取枪出来,只是为了看看扎罗夫对这件东西的反应,并从其口中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他仰起头,一脸不置可否的神情:“据我所知,现代防弹衣的雏形出现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而原著小说的作者理查德.康奈尔去世那年也才1949年。”

    他话锋一转:“尽管如此,扎罗夫却很淡定地表明了自己穿着类似防弹衣的玩意儿,而且对我手上拿的M1911A1手枪不以为然。所以很显然,当时他说的那几句话,就是系统借这个BOSS之口,直接给予我们的提示。”

    “企图用枪械类武器杀死扎罗夫是行不通的?”似雨反应最快,头一个接道。

    封不觉打了个响指,“正确。”他的视线扫过了一剑倾城和才不怕呢的脸:“系统是根据玩家的实际情况来生成剧本的,我想……我们这里的四人,包括先前已经OVER了的一刀倾城,没有一个是射击专精者,甚至连射击类武器都没有。”

    他自然说中了,在场的四人中,只有他自己有一支手枪,而且里面也只有四发子弹而已,同时他也是这里射击专精等级最高的一人。

    “其实我从扎罗夫那儿套出来的最后几句话,从游戏的角度来解读就是……如果非要用枪来对付他,打中身体是没有用的,必须打中头部。

    正常来讲,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我们才能做到这点:第一种,就像你说的,在刚才的距离上突下杀手;第二种,在之后的某个时刻,于黑夜中凭借着糟糕的专精等级,撞大运一般地命中那个机警无比的哥萨克人……

    很显然,第一种情况比较靠谱,但即使成功了也是徒劳的。因为接下来……如将军所说,那个叫伊凡的哑巴就会转化为狂暴状态。

    我估计他会立即取代扎罗夫的BOSS地位,对我们展开疯狂追杀,到时候这剧本的设定可就未必仍类似于‘现实世界’了,那个伊凡发飙后就算变成绿巨人我都不会奇怪的。一旦这种情况发生,我们连活着走出城堡都不可能。”

    “呼……”封不觉呼出长长的一口气:“总而言之,这剧本的主题就一个字——跑。”

    “那我们还等什么,快点儿……”一剑话还未说完,封不觉就摆手制止了他,并且说道:“我现在正准备告诉你,怎么跑。”

    “怎么跑?”一剑问道。

    “分头跑。”封不觉回答。

    “为什么?”不怕显得紧张起来。

    封不觉还未回答,这一秒,却发生了一件事,打乱了他全盘的计划。

    只见似雨的身形忽然化为白光消失,系统提升音随之响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