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刀光剑影 第九回 芳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数字武侠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泰山派其实占据着许多座山头,在山下以及周边的城镇中,也有很多产业跟势力。若是寻常的客卿长老加入进来,往往会派到其他山头或者是一些产业上,这样能给客卿长老一些甜头,让客卿长老得到既得利益,以此来起到笼络人心的作用。

    不过赵正的情况较为特殊,他身上有子初剑这个重宝在身,如果安排到太偏僻的地方,很有可能会吸引外人觊觎。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只能将赵正安排在高手如云的玉皇顶上。

    其实,如果赵正身上没有子初剑的话,是没有资格住在玉皇顶的,这里都是门派中的中流砥柱居住的地方。他能够破格住在这里,可以说是沾了子初剑的光。

    穿过一些宅院跟过道,两人到达了一座院落门前,院子大小适中,足够数人居住,却又没大得太夸张。在院门上挂着一张匾额,上面贴着“朝阳居”三个金子。

    “赵长老,这就是你的新居,我把门打开给你过过目,你看看是否满意,如果不满意的话,我再另行安排。”乐不知说着将院门推开了,门并没有挂锁,院内打扫得干干净净,不过从边边角角上的残余痕迹来看,这里应该很久没人住了,是被人临时打扫干净的。

    “朝阳居……”赵正嘟哝了一句,头脑中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双眼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精芒。

    “对,这里就是朝阳居,以前也曾有过不少门内的高手住在这里。你的绰号叫做旭日初升。我感觉跟朝阳居这个名字很般配。所以就把这个院子分给你了。你随我一起到院子里面看看吧。若是你有什么需求或者不满的地方。可以尽管提,我尽量满足。”乐不知和蔼道。

    赵正点点头,与乐不知并肩走入了院子,在迈过门槛的刹那,他有意无意地往身侧看了一眼。

    在朝阳居的左手边,坐落着另外一个院落,上面挂着面额,写着“冷香居”三字。从那座院落中。依稀传出阵阵药香。

    他刚才之所以略显激动,其实不是因为这座朝阳居,而是因为朝阳居紧邻着的那座冷香居。

    “看来我多了一位芳邻。”他心中这般想着,匆匆收回了目光。

    朝阳居内将正房、偏房、柴房这些房子加在一起,一共有九间房,大一点的房子里还有多间卧室。赵正连同剑奴等人住在这里绰绰有余了。

    乐不知领着赵正在院子里转了几圈,并询问赵正还需要一些什么,甚至打算给赵正提供两名小弟子当仆人。

    人多手杂,麻烦也多,赵正觉得有笑面鬼跟人屠子两人帮他打理院子就足够了。便婉拒了乐不知的提议,没有再收仆人。

    赵正对于这座院子很满意。没有挑出什么毛病。乐不知将房门钥匙交给了他,随后告辞离去。他锁上门,跑了一趟腿,将剑奴以及两位大龄跟班带到了这处新居,把行李以及应用之物也都搬了过来,在这座朝阳居落了脚。

    搬好了家,一切就算是尘埃落定了,短时间内,赵正再也不用为其他琐事操心了,可以安下心来进行修炼。

    万般皆下品,唯有修炼高。

    只有修炼最实在,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段赶路的日子里,赵正一直没有得到修炼的机会,耽搁了不少事情,现在总算是又可以投入修炼大业了。

    当天晚上,他关好了门窗,一个人闷在卧室里面,端坐在床上,展开了阔别已久的修炼。他将一块银闪闪的黑铁木放在了身前,将指尖对准了黑铁木,运用内力吸取黑铁木中蕴含的木元精华,将其运送到丹田之中,加以吸收。

    吸收木元的过程跟吸收金元都是一样的,先是吸收,接着绞碎,最后炼化成为自身的内力。

    他不辞辛苦地修炼了大半夜,有了一点点的进展,吸收到了一定量的木元,炼化出了一丝木元内力。从此以后,他的体内就有多达三种的内力了。这三种内力各有千秋,尤其是后两者,具有寻常内力所不具备的特殊效果。

    金元最为锋利,能够延长剑气,并增加剑气的杀伤力。木元是一股生机勃勃的内力,运转起来之后,能够修复内伤,加快伤口愈合速度。

    至于五行内力中的其他几种内力,也有一些特殊的功效。

    水元内力最为绵柔阴寒,能够释放出神不知鬼不觉的伤人暗劲。火元内力就跟火焰一样炙热,可以星火燎原,焚尽天下。土元内力最为坚固,运转起来之后,能够起到接近铁布衫的防护作用。

    寻常的内功心法,往往只能修炼出一到两种特殊内力,而九脉六元经却能同时修炼出多达六种内力,将所有内力集于一身!

    拥有的特殊内力越多,身上的本钱也就越多,这种优势随着修炼九脉六元经的武人的境界提升,会变得越来越凸显。若是能够吸收多种灵元并加以融会贯通,甚至可以在同时运起多种特殊内力。

    一只手掌握火焰,一只手掌握冷水,体内催生木元生机,体外利用土元防护,以这种姿态进行战斗,世上有几名武人能敌?

    六种内力,赵正现在已经拥有了三种,距离那个美好的终极目标已经不远了,前途可以说是一片光明。

    此后的日子里,赵正每天辛苦修炼,若是腾出一些时间,便在泰山派内四处走动,遍访门派内的高人,跟这些人加深关系。这段时间过得十分平静,没有再生出什么波浪。

    无话则短,有话则长,整整一个月过后,赵正再也不甘于这种平静的生活了,决定实施一些很早以前就想好的计划,这些计划有的是短线计划。有的是长线计划。有的独立就能完成。有的需要跟别人互动。

    他要实施的第一个计划,就是去拜访自己那位素未谋面的芳邻。他第一个去做这件事,可见这件事的重要性。

    第一次去拜访陌生人,若是空着手去,未免太无礼了。他在去之前备了一份薄礼,提起笔来,唰唰唰写下了三张药方,将药方妥善收入袖中。有了这份薄礼。他的底气就大多了,迈着阔步一路走到了冷香居门前,敲响了院门。

    门内很快有了回应,院门打开,从中探出了一个女童的小脑瓜。这女童也就十岁大小,长得粉雕玉琢,白里透红,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透着一股小孩特有的灵动。

    “这位不是新来的赵长老么,哪阵香风把你给吹来了?”女童脆声问道。

    “我今天是来找你师父的。还望你帮忙通报一声,就说赵正求见。”赵正道。

    “你找她老人家有什么事?”

    “有些大事。不过不方便跟你透露,只能当面跟她说。”

    “那可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师父是回春堂的堂主,每天都要忙着炼制丹药,外加给门中的大人物们看病,根本抽不出时间去见闲人。如果你不说出有什么事情找她的话,我是没办法替你通报的。这是我师父定下的规矩,我这个当童子的只能乖乖照办,还望赵长老不要为难我。”女童摇摇头道。

    类似于这种软钉子,赵正这些天里已经碰过好几个了,虽然大家都住在同一座山上,可是想要拜见那些大人物也没那么容易,没有一个好理由是不行的。

    好在他来之前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可以轻松应对这种状况,他不紧不慢地伸手入怀,将那份薄礼取了出来,留下其中两页药方,把余下一张药方交给了女童。

    “赵长老,你这是何意?”女童看着手里这份复杂的药方,不解道。

    “这就是我拜访令师的原因,你把这张药方拿去给你师父看,她自然就会答应见我的。”赵正说着又把手伸入了袖子,这次取出来的是一锭黄灿灿的金元宝,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东西很多时候都很好用。他将金元宝塞给了女童,挤了挤眼睛,传音道,“这点小钱算是跑腿费,你留着买糖吃吧。”

    “这个钱我可不敢要,要是让师父知道了,非得把我耳朵拧下来不可。”女童将头摇成了拨浪鼓,把金元宝推了回去,然后说,“你给我的这张药方姑且算是拜帖,我就替你走一趟好了,你在这里稍候片刻,我去去就回。”

    “有劳仙童了。”赵正收回了金元宝,客气道。

    女童缩回头,将院门关上了,把赵正挡在了外面。她一溜烟跑到了一间炼丹房的门外,但是没敢进去,就站在了门口,将刚才的所遭所遇说了一遍。

    虽然炼丹房中的人境界很高,拥有耳聪目明的本领,可她在炼药的时候十分专心,两耳不闻窗外事,从不会去刻意探听院子周围的风吹草动。平日里有什么大事小情,全都得靠她的几位门人弟子通报。

    听完了女童的讲述,炼丹房中的人没有太当回事,让女童将药方暂时放在了炼丹房外面的一张桌子上,声称要等到有空暇的时候,再去看这是一张什么药方。

    女童乖巧答应,将赵正呈上来的药方放在了桌子上,用一个茶盅压在了上面,免得被风吹跑。她尽到了自己的义务,一溜烟又跑回到了院门口。

    赵正见女童又露出了头,连忙询问结果,可是却得到了一个令人泄气的答复。

    “我师父已经将药方收下了,不过暂时腾不出时间细看,让你先回去等消息,如果她真的要见你,就会派人去你府上请你,反正我们两个院子挨得近,也就是几步路的功夫。”

    赵正本以为那张药方会起到很大的作用,能让他一下子就见到这位芳邻,没想到却是这样一个结果。他暗叹好事多磨,点头道:“好吧。你们师徒事务繁忙,我就不打搅了,这就回到家里敬候佳音。”

    女童又道了声别,将院门给牢牢关上了。

    ……

    直到月上枝头,玉玲儿这才结束了一天的炼丹工作。用掌风震灭了炼丹炉底部的火焰。她忙活了一整天。已然错过了午饭跟晚饭。一直粒米未沾。若不是靠着果腹丹帮忙,她现在一定会饿得前胸贴后背。

    她用了这一整天的时间炼制了四十二粒丹药,这些丹药各具奇效,有的能够辅助练功,有的能够恢复内力,还有的能够调理内伤。她炼制这么多的丹药,一来是因为本身热衷于此道,二来是因为泰山派内对于这些丹药的需求量很大。一直处在供不应求的紧张状态。她身为回春堂的堂主,有责任为门派多多炼制丹药。

    靠着一手炼丹本领,她得了个“玉手观音”的美称。她炼制出来的丹药帮助过泰山派上上下下许多的人,这些人都对她感恩戴德,敬爱有加,所以她在泰山派内的威望很高,几乎仅次于泰山三剑客。

    她是派务总管乐不知的徒弟,得到了乐不知的真传,学到了一身高超的武艺,以及炼丹的本领。

    乐不知的绰号是妙手仁心侠。之所以叫这个绰号,就是因为他善于炼制丹药。玉玲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炼丹方面的本领,甚至还要高于师父乐不知。

    玉玲儿将今日炼制出来的丹药统统装入了一个小竹篮里,挽着竹篮走出了炼丹房,到达了一处厅堂。就在她拐弯打算走出厅堂的时候,无意中瞥见了一张放在桌子上的纸,纸上面似乎写着很多字。

    “这里哪来的纸?”玉玲儿黛眉微皱,竟然忘记了有关这张纸的事情,这也就是所谓的贵人多忘事了。

    她迈着莲步走到桌旁,将纸从茶盅底部抽了出来,放在手里观看,发现这并非普通的纸,而是一张药方,上面写着多种药材的名称。

    在药方的最上方,写着“玉肌膏”三个大字。

    玉玲儿见到这三个大字,娇躯为之一振,双眸顿时一亮,手中拎着的竹篮差点就掉在了地上。她将药方拿到眼前,仔仔细细看了三遍,凭借多年的炼丹经验判断了一下真伪,感觉这张药方很靠谱,很像是真的。

    她变得愈加兴奋,双眼变得神采奕奕,嘴角也罕见地勾起了一丝笑意。她放下了药方,环顾了一下左右,见左右无人,将左臂上的袖子挽了起来,露出了手臂。她的肌肤很白皙,保养得也很好,可是在手臂上面,留有一块很难看的烫伤疤痕,破坏了整条手臂应有的美感。这块烫伤疤痕是她以前在炼丹时不小心弄伤的,至今也没能祛除掉。而这张药方中所记载的“玉肌膏”,正是江湖上祛除疤痕效果最好的灵丹妙药!

    她很早以前就想用“玉肌膏”把手臂上的伤疤弄掉了,可是一直没能如愿,因为这种膏药十分罕见,早已失传了。她收集了很久这种膏药的药方,可一直没能收集到。

    真是应了那句话,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她千辛万苦寻找“玉肌膏”的药方,找了那么多年都没有找到,今天这张药方却自动出现在了她的桌子上!

    “怪了,这张药方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玉玲儿看着手中的药方,皱眉深思了一会儿,猛然间灵光闪现,想起了白天的事情,“对了,这张药方是那个赵正送来的!”

    ……

    赵正此刻正在调教那两位老跟班练武,当年是那两位教授他武功,现在风水轮流转,反过来轮到他教授那两位练功了。世间的事情,总是这样奇妙。

    “任大哥,你这招‘开膛破肚’使的高了一些,应该再低一点。武功招式要根据对手的体貌特征活学活用,不能生搬硬套,这招‘开膛破肚’应该瞄准肚子,我刚才压低了身子,你就该把刀使得低一点,不能再按照平时一个人练功时那样施展。另外你那招‘骨肉分离’也有问题,出招时应该再油滑一点,你那一刀使得太硬板了……”赵正用剑跟人屠子切磋,一边打一边指出人屠子招式中的不足之处。他出招时放了水,没有使出全力,出剑时,剑身上一点剑气都没有。

    子初剑虽然好战,可是很挑剔对手,只愿意跟高手作战。不愿意搭理人屠子这种半吊子。认为跟人屠子这种水准的人交手很丢脸。它对此抱怨了好几句。可统统被赵正驳回了。

    人屠子打得满头热汗,一边吸取着赵正的教训,一边努力改正这些错误,可是收效甚微。像他这个年纪的人,一招一式都已经定了型,缺少灵性,很难改变。

    在旁边不远处,王二也在努力练功。不过他练得不是武功招式,而是盘膝打坐。他刚刚服下赵正提供的虎骨丹,练功速度比平时提高了一截,进步很是明显。

    “赵正,你给我吃下的丹药效果太好了,我今天修炼比平时快了很多,这种灵丹妙药到底叫什么名字?”王二结束了修炼,睁眼兴奋道。

    “你就别管叫什么丹药了,尽管吃就是了。”赵正头也不回地答道,仍在埋头跟人屠子切磋。

    王二没有再多问。闭上了眼睛,继续修炼。他吃下去的这种虎骨丹只对五重天以下的武人才有效。他现如今仅为二重天武人,吃下去刚刚好,可对于赵正来说就彻底没用了。

    赵正自从到了五重天以后,就是不再服用虎骨丹了,手里头剩下了一些。他打算将这些虎骨丹统统留给王二跟人屠子两人吃,让这两位大哥尽快提升修为,哪怕能晋级到三重天也是好的。

    对于赵正来说,现在需要的是另外一种辅助练功的丹药,可惜他只知道这种丹药的药方,却不知道具体的炼制方法。所以他才会主动找上回春堂的堂主玉玲儿,打算向玉玲儿求教,结果却碰了个软钉子,连人家的面都没见到。

    赵正一想到这件事,心里就是一阵苦笑。

    就在这时候,朝阳居的院门忽然被人给敲响了,敲门声不大,透着一股子恭敬。

    赵正及时收了手,虚晃一招跳出圈外,打算去看看敲门的人是谁。他正要迈步,人屠子抢先走向了门边。

    这段日子里,王二跟任千秋一直恪守着跟班的本分,没有端起大哥的架子,院子里有什么活计都是抢着干的。赵正给他们两人提供珍贵的丹药,大把的银子,还指点他们两人练功,做点杂务也是他们应尽的本分。

    任千秋吆喝了两声,将院门给拉开了,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低头一看,才发现外面站着一个小女童。

    “小丫头,你来这干嘛?”任千秋问道。

    “我奉了师父的命令,特来邀请赵长老去冷香居走一趟,家师想要见一见赵长老。”女童奶声奶气地说。

    赵正站在院子里,看得清清楚楚,也听得清清楚楚,一听玉玲儿想要见他,连忙快步走了上去。他拍了拍任千秋的肩头,让任千秋退到了一旁,他自己凑到了女童的近前,问道:“令师答应见我了?”

    “是的,她似乎昨晚就想见你了,不过当时太晚了,多有不便,便一直拖到了今天。”女童眨了眨大眼睛,“你那张拜帖还真管用。”

    “我的拜帖一向管用。”赵正笑了笑,“你先请回,我收拾收拾,随后就去拜见令师。”

    “好,那我就先走啦。”女童甩开小短腿,一溜烟跑回了冷香居。

    赵正其实也没什么要收拾的,就是把另外两张有用的药方塞入袖子里,另外跟两位跟班交代了几句。他交代完了,出门匆匆赶往了冷香居,一刻也没耽误。

    赵正走了之后,王二推了推任千秋的肩头说:“赵正这小子要有眼福了。”

    “此话怎讲?”人屠子摆弄着手中明晃晃的大菜刀,皱眉问道。

    “我早就听人说了,这泰山派上有两大美女,其中一个是乐不知那老糟头子的老婆方小柔,另一个就是那位冷香居的主人玉玲儿。赵正跑去见玉玲儿了,自然就是要有眼福了。也不知道这个玉玲儿到底长什么样子,跟我们那位掌柜的相比若何。”王二解释道。

    “我们掌柜的是天下间最美的女人,谁也比不上!”人屠子白了王二一眼道。

    王二抬手点了点人屠子,笑话道:“你小子真是丢人,当面不敢跟掌柜的说这种话,专门挑在背地里夸她,你现在就算说破了嘴又有什么用,她根本一句也听不见。”

    “你懂个屁。”人屠子怒骂了一句,不再理会王二了,自顾自地练习傍身绝艺庖丁解牛刀法。(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