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谴之月 第445章 倒打一耙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网游之天谴修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山本道夫、苍井不空、佐治正男被凌尘的话给噎的脸红似血,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一个玩家绝对没有办法在另一个玩家不允许的情况下取走他身上的金钱,这在游戏世界是一个人所共知的常识。反过来讲,如果游戏世界允许这种状况存在,谁还敢兑换游戏币。

    三人无法反驳,更不会真的上去试图从凌尘身上拿到金币……笑话,凌尘就算站那里不动一天一夜,他们也根本没办法拿到哪怕一个铜板,到时候他们只会更加灰头土脸。但身上的金币不翼而飞却又是事实,他们心里清清楚楚。但他们压根就没证据证明自己之前身上带有多少金币,直憋屈的胸腔都快爆炸。

    凌尘继续义正言辞的说道:“怎么?为什么不敢?是不是连你们自己也觉得自己说的那些话很可笑?更可笑的是,你们居然白痴到在加藤先生面前玩弄花样。”

    凌尘目光转向首席公证师加藤正,满脸沉痛的说道:“加藤先生,你应该有所耳闻,东瀛的玩家们对我们华夏玩家一直都有很深的偏见。而今天的这场闹剧,就是因为这些偏见而起。我好心准备低价把建城令牌转卖给东瀛玩家,没想到……唉,没想到居然得到这样的回报,很显然,是他们刻意针对于我,故意安排好这些,不但想要不花费一分钱代价拿到建城令牌,还要无耻的栽赃陷害……”

    “你胡说!!”

    本就损失大量金钱,又憋屈到极点的山本道夫三人又被凌尘反扣了个大屎盆子到头上,他们几乎齐齐的跳了起来,再也顾不得任何风度的破口大骂:“凌天!!你……你简直放屁!明明是你设下了这个陷阱,偷了我们的金币,现在居然又反过来污蔑我们!!”

    “我污蔑?哈哈哈!”凌尘大笑三声:“这简直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把今天的交易安排在公证处进行吗?就是因为我知道你们这几个人阴险狡诈,对我们华夏人有极深的成见,如果是在普通的场合进行交易,一定耍弄卑鄙手段,所以我选择了这里,但没想到,在公证处这严肃的地方,你们居然还敢使用卑鄙手段,而且还是如此低级的卑鄙手段!你们难道不知道。见证这场交易的可是首席公证师加藤正先生!加藤正先生已是过百岁高龄,生平阅历何其丰富,见证过多少的大排场,听说当年东瀛大陆的天皇还多次专门邀请加藤正先生去见证一些重要的大事件,可见加藤正先生之公证严明!加藤正先生现在虽然屈居日出之城,但东瀛大陆第一公证师的名号,非加藤正先生莫属!在加藤正先生的火眼金睛下,你们居然还想玩弄手段,进行低级的污蔑,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你们当加藤正先生,当我们所有人都是傻子吗?”

    加藤正本来深锁眉头,他也感觉到这件事有什么蹊跷,但听着凌尘的话,他的脸色逐渐变得红润起来,当“东瀛大陆第一公证师”的名号从凌尘嘴里喊出时,他的腰板不自禁的直了起来,嘴角都连续的哆嗦了好几下……这接连几个超级大高帽扣上,让加藤正感觉到身体变得轻飘飘,自信心也空前膨胀,对凌尘生出了近乎知己之感,对他的些许怀疑也消失了大半……自己可是大陆第一公证师,在自己的全程监督下,这些小小的玩家如果鼓弄什么伎俩,怎么可能逃出我的眼睛。那个凌天可一直是连动都没动一下,怎么可能做出了什么拿他们钱的行为!

    而且,东瀛玩家和华夏玩家的矛盾,很早之前就有耳闻。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几个人导演的一场针对凌天的污蔑!还是最低级的污蔑!简直没把我这个首席公证师放在眼里。

    三个人被凌尘的话给堵得脸色发黑,但凌尘不给他们说话的时候,又转向加藤正,继续说道:“加藤先生,这是在东瀛大陆,是东瀛玩家的的地盘,我只是一个华夏玩家,只身一人,会受到欺凌……唉,也是正常和无可奈何的事。但是,我之所以委托贵公证处,是相信加藤先生一定是一个最公正严明的公证师,一定不会对东瀛玩家和其他大陆的玩家进行区别对待,还请加藤先生明鉴,还我一个清白。我用我的性命和声誉担保,整个过程中,我根本连他们的衣角都没有碰触到一下!又谈何拿走他们的金币……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申请将这场交易从开始到现在的监控录像当众回放一片。如果在录像中我身体的那个部位和这三人有任何的碰触,我不但把建城令牌拱手送给他们,还每人给予100亿金币!并向他们跪地认错。但是,如果录像中我没有和他们有任何的接触……我只需要他们三个跪地道歉。”

    加藤正缓缓点头,凌尘敢这么说,必然是问心无愧,这让他对凌尘最后的一丝怀疑也消失的一干二净。他转向脸色青黑的山本道夫三人,冷着脸说道:“你们三个,可同意?”

    山本道夫三人没有一个敢接话,他们都清楚,凌尘既然敢提出,就必然有绝对的把握。看凌尘那么义愤填膺加笃定的样子,连他们自己都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冤枉了凌天,但金币不翼而飞是铁一般的事实,除了凌天,他们根本想不到还有其他什么人。

    见他们一句话都不说,加藤正心中已有数,脸色更冷了下来:“怎么?你们是心虚了,不敢吗?”

    山本道夫猛一咬牙,沉声道:“谁说我们心虚!这件事,绝对就是凌天所为,有什么不敢!”

    山本道夫出头,苍井不空和佐治正男也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点头。于是,监控录像很快被调出,所有人的眼睛落在了中央大屏幕上,每个人都是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唯恐露过哪怕一个细节。

    屏幕之上,凌尘从一出场,就是站在靠北的交易席上,双手自然的垂放在交易台上。而后,山本道夫上台,不过几秒钟后就脸色大变……而这几秒钟,凌尘的手一直保持着放在交易台上的动作,根本就没有离开过,更别说去碰触山本道夫,直到山本道夫下去。

    山本道夫瞬间大汗淋淋。

    而后是苍井不空,他上去之后,凌尘唯一的动作就是侧目看了他一眼,双手同样是一直在交易台上,右手的手指在无意识的敲打着台面,手腕压根就没有抬起的动作。身体距离他最近时的距离也起码有半米多。

    苍井不空的额头上也开始冷汗遍布。

    第三个是佐治正男,情况个前两个一模一样……回放的录像之中,凌天的双手,还有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没有和他们三人身体上的任意一个部位有过碰触,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的清清楚楚。退一万步讲,就算凌天真的能打破游戏世界的常识,可以拿取其他玩家的金币,那至少也该把手偷偷伸到目标身上吧……难道他还能隔空偷钱不成!?

    录像结束,凌尘沉痛的声音也跟着传来:“我想事实是什么,大家心里都已经很清楚。没想到,我好心的准备把建城令牌以超低价返到你们东瀛玩家的手中,却是得到了这样的对待。唉,真的让我感觉到很悲哀,也很愤怒。”

    凌尘重重的摇头,声音沉重而悠长,每个人都能从他的声音中听出满满的叹息、愤怒和无奈。

    加藤正现在已经是毫无怀疑,他冷硬着脸,向山本道夫三人沉声说道:“你们三个还有什么话要说。”

    这次,就是之前起哄的东瀛玩家,看向山本道夫三人的目光都带上了些许的鄙视。因为这栽赃陷害也实在是过于低级了些……一个监控录像就完美的破了。没错,就是东瀛玩家们,也已确信这是山本道夫三人为了针对凌天而导演,毕竟,他们对凌尘可早就是恨之入骨,如此针对也是清理中事。监控录像就是铁一般的证据。

    监控录像让三个大屎盆子牢牢的扣在了山本道夫三人的头上,看周围东瀛玩家的反应,他们知道这屎盆子是怎么都摘不下来了。而就连他们自己,看了监控录像都越发相信是把凌天给冤枉了,金币忽然减少的事或许是其他什么原因。山本道夫铁青着脸,咬着牙说道:“我们没有要冤枉凌天!我们的钱是真的自己少了。这件事……这件事一定有什么蹊跷……”

    “还在嘴硬!”加藤正彻底的失望了,他厉声说道:“你们太让我失望了。作为同在东瀛大陆的居民,连我都替你们羞耻!我们东瀛大陆是礼仪之国,对待来自其他大陆的客人,要以礼相待,尽显我东瀛大国气度和风范!而你们,却是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对待客人,让整个东瀛大陆都跟着你们蒙羞。你们陷害也就罢了,但手段却是如此的粗俗低级!在我们神月世界,针对金钱的规则无比的强硬与严格,自己的金钱,从来都只有自己能支配,一个人根本无法从另一个人身上扒窃金币!这是三岁小孩都知道的常识,你们难道却不知道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