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谴之月 第495章 苏児公主的生日宴会(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网游之天谴修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苏毅成有着“铁血首长”之称,平日里不苟言笑,冷面威严。手下所掌军人无不对他又敬又畏。今日他却抛开一切杂事,在家里停留了一整天不说,晚宴还亲自在大厅里宴客,春风满面,笑声不断,显然心情大好,熟知他的人都还是第一次看他笑的这么开怀。

    人人都知道,这个铁血首长对谁都是铁面无情,惟独对自己唯一的侄女却是简直溺爱到骨子里。用他自己的话就是……天大的事也没我家苏児的一根头发重要。前段时间苏児被绑架,虽是有惊无险,却是让苏毅成怒冲云霄,亲自带队将和这件事沾点边或者可能沾点边的全部一个不漏的逮了起来,搞的那几天整个京华都人心惶惶,连龙正阳对这事也只能苦笑,无可奈何。就连苏児的父亲和继母也遭到苏毅成怒火波及,被骂了个狗血淋头,怪责他们没保护好苏児。

    可见对这个侄女护到什么程度。

    自打绰影绰兮进来,在大厅亲自招呼客人的苏毅成心里就咯噔一下……乖乖不得了,这两个女娃娃居然代替李云泽来了,这特么铁定要出乱子了。

    活了这么大岁数,苏毅成哪能不知道太过漂亮的女人走到哪里都能成为祸患的起源,而在这个集中了各种背景吓人,鼻孔朝天的公子哥的场合里,出事的概率更是能提升个十几倍。而两个这种级别的美女同时出现,概率再翻个几倍。而这两个祸国殃民的女人还是一对双胞胎……

    不出事的概率简直比火星撞地球的概率还要小的多。

    果然,他没有白担心。看着蓝成宇和李无缺的动静,他的脑筋都跟着抽搐了一下……自打这两丫头进来,这特么才过去了三十秒!

    叹息一声,苏毅成快步走了过去。这要是其他场合,这个脾气不怎么好……应该说相当不好的铁血首长已经两个耳刮子扇了过去,以他第三首长的威势,保管这俩小子得捂着腮帮老老实实受着,他们的老爹也屁都不敢放一个。但今天是侄女的十六岁生日,还是决定她终生幸福的关键时刻,他断然不能把气氛给搞硬了。当下,他强压着将这两个不争气的小辈一脚踹出去的冲动,面带微笑,半软半硬的说道:“呵呵,两位不必争了,今天到场的都是我们最尊贵的客人,岂能怠慢到连坐的地方都要各位互相礼让,两位丫头,里面还有不少空席,跟我来吧。”

    “那有劳苏伯伯了。”绰影绰兮礼貌的说道,跟着苏毅成走向前排,凌尘则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自始至终没人去注意他。

    苏毅成亲自出面,蓝成宇和李无缺不得不收敛,他们互相怨毒的看了对方一眼,却是再也不再说话,安静的回到自己座位,但目光却是不断的撇着两个女孩的背影……以他们所在的层面,见识过的美女自然是不计其数,但没有一个堪与这对姐妹相比,纵然是她们的背影,也让他们痴迷的魂不守舍。

    “两位丫头就坐这里吧。今晚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千万不要拘谨客气。至于那些毛头小子,不理会他们就是。”苏毅成笑呵呵的说完便走开。他给绰影绰兮安排的座位是最前排的最右侧,旁边竖着两棵两米多高的盆栽,能遮挡一大半看向这里的视线,显然,苏毅成是在尽可能的压低因这对姐妹出乱子的概率。

    对于这个位置,绰影绰兮更是满意的很。她们并作在一起,垂首低语,亲密无间,全然无视一束束看向她们的热切目光。凌尘一动不动的站在她们身后,如同一株笔直的树桩子一般。他转动了几下眼珠,便锁定了两个覆盖到这个位置的电子眼,右手悄然而动,已从手边的盆栽上扯下两片叶子,手指无声一弹。

    两片树叶同时飞去,精准无比贴在了那两个电子眼的镜头核心,整个过程无声无息,无迹可寻,没有一个人察觉,就算是事后查看回放录像,也决计看不出这两片叶子是来自何方,就连那轻微的“噗”声也被大厅的热闹声完全掩下。

    即使有盆栽的遮挡,看向这里的目光还是无比之多,绰影绰兮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是注目的焦点。女子的目光饱含羡慕嫉妒,而男人则是或热切、或淫邪,有不少男子蠢蠢欲动,但看了眼时间,又都忍了下来。凌尘冷眼观望,忽然看到了一个人……

    二十五岁上下,剑眉星目、风神如玉,气质不凡,虽然年轻,却隐约释放着一种惊人的威势。任谁见了这个人,都会暗中赞叹这才是真正的人中之龙。

    此时他神情优雅,面带微笑,不断的扫视全场,向每一个认识的人打着招呼,那种蔚然的姿态,却是犹如他是东道主苏家之人一般。而他的目光每次在“无意间”经过绰影绰兮所在的位置时,都会闪过一抹极力掩饰的贪婪和热切。

    这个人,凌尘认得……到死都不会忘记。

    “……你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吗?你就是个杂种,很纯的那种杂种,记住了吗?就凭你这样的杂种,也妄想攀上我轩辕家?哈哈哈哈……”

    “嘿嘿,小杂种,赶紧从老子视线里滚。再让我看到你靠近我妹妹蝶舞,就不是踢几脚这么这么简单了。再有下次,信不信我把你十根手指头一根根掰断!”

    “小杂种,看看那边那几条狗。你嘛,差不多也是龙家养的一条狗,但不一样的是,这些龙家养的狗可是一只比一只听话,而你,却不太听话啊,不听话的狗,可是要被丢了活埋的……。”

    “尽情的享受吧……可千万要听话,别被丢了活埋啊,哈哈哈哈……”

    …………

    咔!

    绰影绰兮同时呼吸一滞,她们悄悄回首,看到凌尘的双手已经死死的攥起,手背上青筋直冒。

    凌尘眼睛依旧一动不动,直视前方,但其中的眸光已变得如毒蛇般阴毒……

    轩辕雪衣……当年,为了蝶舞,我一直忍、一直忍、一直忍……只要能和蝶舞见面,受再多侮辱、再多讽刺、再多暗伤都咽在肚子里,不回击、不反抗……那时,也没有能力去反抗,更不能让蝶舞知道。

    但绝不代表我会忘记……相反,直到今日,未有任何淡忘。

    轩辕雪衣,好好的享受今晚吧……我不会让你死,我只会让你永远都记得这个晚上……到死都不会忘记!

    一股冰冷的寒意让离的最近的绰影绰兮打了个寒颤,她们神色不变,依旧用只有对方才能听到的声音娓娓交谈,脸上带着婉约的轻笑,对周围的各种目光似是毫无所觉。她们一直很清楚,凌尘这辈子最恨的三个人,一个是龙天云,还有一个,便是轩辕雪衣,至于另外一个……

    时间很快就到了七点钟,自绰影绰兮进来时,宾客便已经到齐。苏家的邀请,就算是不能亲自到场,也会让亲近之人代替,不会有人鼻孔高到连苏家的邀请都敢不理睬的程度。就在这时,大厅的灯光忽然暗了下来,一束暖色的光束照射在主持台上,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原本喧闹的大厅也顷刻间安静了下来。

    一个穿着光鲜艳丽的美女司仪在众人的注目之下走到台上,在场的每一个都是极具重量的人物,一次面对这么多,司仪却是毫无紧张之态,她躬身行礼,拿起话筒,甜美的声音顿时传遍大厅每一个角落:“各位来自四面八方,五湖四海的朋友,欢迎你们来到苏家,无限的感谢各位在忙碌之中挤出闲暇来参加我们苏家公主的十六岁生辰。我代表苏家上下,对在场的各位贵宾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美貌,的确是上天赐给女人最好的礼物。宴会的开场白从来都是程式化的,每一个都听过无数次,语言再华丽,也会听的枯燥甚至不耐烦。但从一个美女口中说话,再配上柔美的嗓音,纵然语言不是那么华丽,也总会让人集中所有的注意力,看的,听的赏心悦目。

    结束了有些繁长的问候语,美女司仪优雅的笑了起来:“今天是3101年1月10日,又是一个万物安静祥和的冬季,也到了雪花飞落的时候,这是一年最美的季节,而我们苏家的美丽公主,也迎来了她最美的一天。”

    “因为今天,我们的公主终于十六岁了。”

    “苏児公主,是上天赐给我们苏家最宝贵的礼物,是我们苏家最耀眼的璀璨明珠。她是苏家的宠儿,是上帝的宠儿,承载着我们无数的愿望和祝福。十六岁,是人生唯一的花季,也是一生最美丽的年纪………………”

    美女司仪显然是做了充足的准备,无论声音、语气、神情都毫无瑕疵,完美的引导着所有人的情绪,让众人不自禁的跟随者她的讲述祝福着那个迈入花季的女孩。绰影和绰兮的美目也一直注视着台上,她们,在期待着今天晚上的主角的出现。她们听过苏児的名字,见过苏児的照片,但还从未见过真人。这个让凌尘从苏杭专程赶来的女孩,让她们无法不生出很大的了解**。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