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谴之月 第208章 天涯蝶舞(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网游之天谴修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你是个女人!?”

    这句话虽然是脱口而出,但声音很低,也只有离他最近的剑皇才能听到。而这句话说出时,他心中才生出迟来的震惊。

    因为他忽然想起,刚才在自己撞击到剑皇的右胸时,手肘承受的居然是一刹那凸起的绵软感。男人若是肌肉足够发达,胸肌也会很丰厚,但那种胸肌的触感应该是结实坚硬,他所碰触的,却分明是女人的胸部才会有的柔软和饱满。

    话一出口,凌尘便已确定,这绝对是个女人无疑!!

    而话说回来,似乎也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剑皇的真实性别,因为剑皇身体被包裹的严严实实,没有一丝的裸露,身上的斗篷过分宽大,根本不会衬出胸前的凸起,剑皇也从不发出声音……所有,根本没有人知道剑皇居然会是个女性!也不会有人相信,如此强大的剑皇,居然会是一个女人。

    凌尘嘴角一阵抽搐,之前已经确信,能有如今的造诣,这个人年纪应该至少四十岁了,碰了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女人的胸,有点晦气啊。但是,一个女人,在这个年纪拥有这样的剑意,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原本,他可以在剑皇倒地之后马上补上一击,结束这场对决,但剑皇竟然是女人这个事实,让他迟疑了,站在那里没有了动作。

    而剑皇,在这个时候,在众目的注视之中,从地上缓缓的站起。一股冰冷无比的杀气瞬息之间弥漫,让周围的温度猛然下降。瞬间冷凝的气氛之中,人群,一下子变得安静,离的近的玩家身体甚至不自禁的连续打着冷颤。

    凌尘的眉头也稍稍收紧。杀气这个东西,他实在是太熟悉了。这个剑皇,对他动了杀心……而且是极重的杀心。

    来自剑皇的杀气太过的浓重,感觉犹如空气中出现无数把锋利的剑即将划割自己的脸,让人心下悚然。以往以为“杀气”这种东西只会出现在虚幻文字中的玩家,也在这一刻彻底明白什么叫“杀气”。

    “少主,剑皇发怒了,还是这么重的杀气。剑皇一怒,凌天必死无疑。”炎影在龙天云的耳边快速说道。

    龙天云眼睛冰冷而阴暗,死死的盯着凌尘和剑皇。他绝不容许剑皇败!他恨不得让剑皇下一秒就灭掉凌天。

    谁都感觉到剑皇的杀心和愤怒,在他们看来,剑皇的愤怒是来源于被凌天击倒,但只有凌尘知道真正的原因……他把这个女人的胸给碰了。

    话说回来,在游戏世界,都会有一个保护女性的骚扰惩罚设定。如果男性碰触到女性的敏感部位,若非女性自愿,女性就可以按照提示来允许系统降下天雷进行处罚,这种处罚根据侵犯程度的不同,有轻有重,重的话可是相当之残酷的。刚才自己碰了剑皇的敏感部位,剑皇完全可以直接降雷处罚,但她没有那么做,因为她一旦那么做了,人们就会通过天雷马上知道,她其实是个女人!

    “这下可有意思了,占绝对优势的,居然是凌天。”人群之中,逆天沉着眉头,惊叹着说道。

    “龙天云现在的心情一定很精彩吧。这个凌天……他的来历,必定不是一般的不简单。轩辕家的‘剑皇’居然都奈何不了他!简直是个怪物。”堕天的最后一句话一针见血。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剑皇动怒,这和关于剑皇的讯息不太相符。不是说,剑皇早就封闭感情了吗?当初她被夏娃击败,也根本没有任何不同的反应。”逆天沉吟着说道。

    “这个不重要,接着看好戏。”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忌讳。尤其是女人,由于生理上的关系,她们的忌讳往往要比男人多几个,而从这个剑皇的反应看来,她在某些方面的忌讳似乎也和普通女人一样……不,是比普通女人还要严重一些。这样的杀气所代表的仇恨,简直到了不共戴天的程度。

    不就碰了下胸么,你个老女人至于这么激动!?难道还是个老处女不成?

    “咳,不要激动,我又不知道你是女人,完全不是故意的。好吧,这件事,包括你是女人这件事,我会完全保密。”凌尘很无奈的说道。他说的这些话当然不会大声,只让剑皇一个人听到。

    回答他的,是剑皇带着无尽杀意的剑。

    凌尘的身体一晃,将七道剑影全部躲开,更加无奈的说道:“轩辕三十六绝剑之天道无常,用的不错。算了,跟你不熟,不愿平白无故占你便宜,再让你三十招吧。”

    嗖!哧!

    剑皇的剑划裂空气,带起刺耳的撕裂声,可见她此刻的攻击是多么的凶狠。凌尘收起手中之剑,集中精神,在逐步的后退中全力退避,完美避过剑皇的又一次攻击,低喊一声“拨云瞻日”,剑皇的第三次攻击袭来,一剑化双影,再化四影,再化八影……

    凌尘眼睛一眯,身体以一个恐怖的频率迅疾摇摆,让所有的剑影击空,四个字从他口中喊出:“天地两仪。”

    他喊出的,都是剑皇所用剑招的名字。

    剑皇的动作毫无停顿,带着混乱无比的剑影狠辣的斩向凌尘,时左时右,时上时下,时而扭曲,时而虚幻,时而消失,时而漫天飞影……

    剑皇每一次出剑,所带起的效果都全然不同,没有一次是重复,看得玩家们目瞪口呆,眼花缭乱,而更让他们震惊的,是剑皇所有攻击的目标……凌天,在这样的攻击之下,身上始终没有出现任何一个伤害数字。他一直在全力回避,身体时而后移,时而左右,时而还会前冲,如同一定要找一个词语来诠释他的动作,那只能是“鬼魅”二字,他的身体在迅疾如狂风骤雨般的剑影中游走,没有人看清他的动作,甚至会感觉他始终站在那里没有动,但飞舞的剑影,却没有一道能碰触到他的身体,更没有人知道,剑皇每一次攻击之后,他还会很写意的喊出这一剑的名字……

    “飞雪如虹!”

    “天地茫茫!”

    “云翻风漾!”

    “魁星乱舞!”

    “行云流水!”

    ……………………

    剑皇连续三十次攻击,凌尘全部在闪避,没有反击,同时,也喊出了三十个名字……全部,都是剑皇所使用剑招的名字,一个都不差!剑皇心中的震惊,唯有自知。他所带给剑皇的感觉,和当初夏娃带给她的几乎一模一样,当初的夏娃,在面临她的攻击时,就如能事先预知她所有的攻击方位一样,同时,身体迅捷的更是匪夷所思,在“预知”的同时,分毫不差的避开她所有的攻击,然后会在短暂的暇隙中猝然出手……她至今不会忘记被夏娃攻击时的感觉,夏娃不但仿佛能预知她的攻击动作,在攻击时仿佛还能预知她的闪避动作,无论她怎么躲,都能精准的攻击在她的身上。

    眼前的凌天,他的层次,几近那个夏娃!

    “说让你三十招就让你三十招,三十招已过,不欠你什么了,现在,到我攻击了!”

    一声低念,凌尘半眯的眼睛猛的睁开,放射出凛然光芒,被他收起的白板单手剑握在手中,平平的刺向了剑皇。

    当!

    剑皇长剑挥舞,将凌尘的攻击扫开,凌尘不屑一笑,右手一翻,以凌天斩强硬的砸向前下方……它相信以凌天斩的力量,剑皇就算格挡成功,也完全能将她砸退。

    剑锋所到之处,凌尘眼前人影一晃,他没有等来剑皇的格挡,剑皇竟然是高高的跳起,脚尖几乎擦着凌尘的剑而过……她不是直直的跳起,而是旋转着跳起,在她身体的旋舞之下,她手中之剑带起大片飞舞的剑影,在光线的照射之下,就如无数的星辰飞舞环绕在她的身边,近乎梦幻般的绚丽。在这绚丽无比的剑影之中,有一道就如一束光明之下的流星,划着在炫目之下让人无法察觉的轨迹飞射向凌尘的胸口。

    气息无比之凌厉,这是将剑意集中到一点的单点攻击,如若击中,将爆发出很大的杀伤力。而且从无数剑影中某个方位忽然刺出,极难防备。而凌尘……以他怪物级别精神能力,什么样的攻击,能逃开他的灵觉?

    但是,就是在剑皇凌空旋舞,剑若流星般刺下的那一刹那,他如被天雷击中,全身一僵,大脑也猛的“嗡”了一下。

    哧!!

    利剑划破空气,也擦过了凌尘的身体。凌尘最后时刻如大梦初醒后的侧身让他险的不能再险的避过了剑皇的一击,否则以他并不出彩的生命力,说不定会有被剑皇这一击秒杀的可能。但仓皇之下的身体移动让他格外狼狈,身体在失衡下仓皇后退,一连退了三步才完全稳住身体。他抬头,看向了剑皇……如果他此时拿下面罩,所有人都会清楚的看到,他的眼眸在颤动,就连他的双手,也在轻微的颤抖。

    剑皇也没有再攻击,停了下来,冷然看着他。刚才的三十击,她的怒火和杀气也稍微散去,刚才的攻击,她也明显察觉到凌尘有刹那的走神,因而才差点被她所击中。此时,又感觉到他的气息忽然变得紊乱。

    凌尘的喉咙干涩,面对着身前的剑皇,他原本毫无波澜的心此时变得无比之混乱,心脏狂乱的跳动,大脑之中,有什么东西在剧烈的翻腾着,怎么都无法平息。

    “你……你是……”

    他发出着有些晦涩的声音,但后面的几个字,他却怎么都无法说出。

    刚才剑皇那凌厉一剑,他同样知道这个剑招的名字。

    它的名字,就叫——天涯蝶舞。

    而这一招,是由两个人创造……又只有一个人会用……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