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谴之月 第215章 天涯、蝶舞(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网游之天谴修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天涯依然是那个家族里特殊的存在,随着他的长大,人们越来越刻意的避开着他,不愿和他说话,不愿和他接触,就如他身上有什么瘟疫一样。在那里,连天涯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他的性格,也在那样的环境下过早的独立和成熟。但自从有了蝶舞的陪伴之后,他的人生彻底的改变。”

    “从共同的6岁生日之后,他们几乎每天都要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那时的蝶舞已经有自己的老师,聪颖的她在六岁的时候,就认识一千多个字和通晓基本的数学知识,在一起的时候,她会很细心的将她会的东西,一点一点的教给天涯……天涯一辈子都没有上过学,但他并不是没有文化的人,因为他有一个很好的老师,那就是蝶舞,蝶舞无论教他什么,他都会学的很快,而且怎么都不会忘记。后来蝶舞有了更多的文化课老师,她学到什么,就会教给天涯什么……那个时候,蝶舞的家族对她并不重视,也因而比较放任,但也不愿看到她天天去找天涯,就阻止她,呵斥她。蝶舞那么温柔善良,但骨子里,却又是格外的倔强,一向听话的她在这件事上怎么都不肯迁就和屈服……那个家族的人也多次找过天涯,威胁他不要和蝶舞腻在一起……那个时候,蝶舞的一个哥哥嘲讽他只是个杂种,早该从那个家族里滚蛋……他说了很多侮辱的话,但天涯全部忍下,因为蝶舞的哥哥那时十多岁,很厉害,天涯怎么都不可能打的过他,更不想彻底闹翻让他再也见不到蝶舞……而蝶舞的哥哥虽然在威胁和用语言羞辱,但因为天涯有些特殊的身份,他也不敢出手伤害……”

    “蝶舞的倔强在很小的时候就体现的很极端,也或者,那时候她和天涯一样,把对方当做了最最重要的人,最终,那个家族在阻拦不成后,只好妥协……只要蝶舞从那之后能每天坚持练剑六个小时,其他的时间,任她自由——那个家族,是一个用剑的家族,也是世人眼中很神秘的古武世家。那些家族依然在使用冷兵器。”

    “蝶舞答应……以往从来不会练剑,甚至害怕接触这种会伤人东西的蝶舞从那之后没每天都会辛苦的练剑,然后在完成每天的任务之后,跑去找天涯,教她自己今天所学到的知识,在她的剑技和剑意有了少许的基础,可以修炼剑招之后,她又会每天把新学到的剑招演示给天涯看,她曾经用很随意的语气和他说,她会努力的练剑,争取成为了和哥哥,和父亲一样厉害的人,那样,她长大后,就可以保护他。”

    “她教他的所有东西,说给他的每一句话,展示给他的每一个剑招,他都牢牢的记在心里,甚至会和蝶舞一起想一些很唯美的姿势,去创造好玩好看的剑招。虽然从那之后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被压缩的很少,但他们依然很满足,很快乐。那时他们的年纪很小很小,但却过早的知道了什么叫做依恋。”

    凌水若轻抿着嘴唇,静静的听着,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去打断他。在遇到他之前,关于他的过去,她一点都不知道。她曾经很好奇的问起过,但是他回答,他已经让自己忘记以前的一切,以后只是她的哥哥,于是,她便没有再问过。如果以前的事不堪回首,她又怎么舍得让他再次回忆,但心底深处,她还是希望能够了解完完整整的他,如果他曾经有过罪孽,她就和他一起背负,如果以前有过太多的伤痕,她就陪他一起心痛,然后一起忘记。

    “蝶舞在剑方面的天赋开始表现的越来越惊人,以往被忽视的她,开始被那个家族的人高呼为天才,开始将她最重点的培养。同时,也在刻意的压榨着她和天涯在一起的时间。但是,这些,都扛不住蝶舞的倔强。她依然会每天都去找天涯……尤其是他们共同生日的那一天,她会全天,都和他在一起。”

    “他们一天天的长大,也一天比一天的无法分开。随着天涯的长大,人们看向他的眼神也一天比一天怪异,而这些,天涯早已经不在乎,他只要有蝶舞在身边就好……但是,仅仅是这么简单的要求,也终要被剥夺。”

    凌水若的两只小手下意识的收紧,抓住了他胸前的衣服。

    “那个家族有一个少主……一个被所有人恭敬的少主,他从小在奉承和赞誉中长大,谁看到他,都会殷勤的去问候,无论他的什么命令,他们都会马上去完成。那个少主的年纪只比天涯大四岁,但他身上的光环,却是天涯根本所无法比拟。他和从来都是清闲在家中的天涯不一样,那个少主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外面,天涯很少看到他。每次见到,他会向天涯亲热的点头,虽然基本不和他说话,但并没有其他人那么的冷漠。在天涯九岁生日过后的第五天,他不知因什么原因回家,不经意间擦身而过,那时,天涯忽然感觉到腿上似乎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很疼……他回到房间,把裤子挽起,发现腿上果然多了一个很小的针眼,血已经止住。天涯当时想或许是那个少主身上有着什么尖利的东西,擦身而过的时候不小心刺了他一下,他本人都没有发觉。那时的天涯也不太愿和蝶舞之外的人接触,更不愿多生事,所以,他并没有放在心上,甚至一小会儿后就完全忘记,连蝶舞都没有告诉。”

    “但是,从那天晚上开始,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力气在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失着。平时会在十点之后睡觉的他,早早的趴在床上睡了过去,第二天也起的很晚很晚,不想走路,不想吃东西。并且,身体的无力感一天比一天严重,脸色也一天比一天苍白,但为了不让蝶舞担心,他在蝶舞面前会努力的表现的很正常,那时候他单纯的以为自己可能是着凉感冒,所以身体有些乏力,过几天就好……三天之后,家族里忽然来了一群穿白大褂的人,说对家族里的人进行常规的身体检查。这样的检查,那个家族经常会有,尤其是仆人,每一次都检查的很严格。但这次比往年来的早了很多,而且以往,天涯都不需要接受检查,也不会有人理会。但那次,却执意的要检查他……而检查出的结果,让整个家族都陷入了恐惧之中。”

    凌尘的眼睛睁开一条缝隙,放射出充斥着恨意的光芒:“天涯的身上,携带着世界上最可怕的病毒……伊斯洛卡!!”

    “啊!!”凌水若一声失控的惊喊,娇弱的身体出现了轻微的颤抖,她抓着凌尘的手,焦急万分的喊着:“后来呢,后来呢,天涯他……他怎么样了……”

    凌尘反手将水若的小手轻轻的握住,语气,又恢复了柔和:“天涯身上有伊斯洛卡病毒的消息让那里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恐惧……但还好,天涯似乎携带伊斯洛卡病毒并没有太久,没有传染给任何人,那里的人除了天涯,没有其他人也染上了这种病毒。那天,整个家族进行了细致到每一寸土地的清洁和消毒,关于天涯的一切东西都被焚毁,而天涯,他在别人眼里就如同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恶魔,无论谁见了他,都会满脸惊恐的跑开。平时给他做饭,照顾他起居的大娘也远远的躲着他,再也不敢靠近……当天下午,他被几个穿着厚厚隔离衣的人抓起,关在了家族后方的一个小屋子里,并将他锁在了里面。他们说只是暂时的隔离,不让病毒传染到任何人,他们还说会马上去告诉家族的最高主人,让他来处理这件事。”

    “天涯那时已经九岁,很清楚伊斯洛卡病毒是多么的可怕。伊斯洛卡病毒没有潜伏期,一旦感染,就会快速蚕食一个人的生命,那时的天涯已经感染了四天,再加上他知道后的恐惧与万念俱灰,他几乎没有了站立的力气,像一个死人一样躺在冰冷的地面上,甚至希望自己能就那么死在那里,但是,他又舍不得死,因为他舍不得蝶舞。”

    “就在他如梦呓般呼唤着蝶舞的名字时,蝶舞出现了。她用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钥匙,打开了那个紧锁的门,冲到他面前,抱着他用力的哭。见到蝶舞,他就像做梦一样的惊喜,但马上,他又恐惧起来,用力的把她推开,大吼着让她离开,不要靠近他,因为他就算死,也不想把病毒传染给蝶舞。但是,蝶舞还是冲上去抱紧他,任凭他怎么用力的去推、去拉,都无法让她离开……”

    回忆着那时的画面,凌尘的心在温暖和刺痛中颤动着。

    “那天晚上,蝶舞背着已经没有力气走路的天涯,来到了他们经常一起去的那条小溪边。那天晚上的夜色很好看,天上一点云朵都没有。天涯枕靠在蝶舞的腿上,眼睛可以看到漫天的繁星,可以看到蝶舞在注视着他,比天上的繁星还有好看的眼睛……”

    ……………………

    “蝶儿,我不想死……如果死了,就再也看不到你的眼睛……再也听不到你的声音了……蝶儿……”

    “天涯哥哥,你是男子汉,不可以……不可以哭,我们都不可以哭……你一定不会有事的……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陪着你……我的一切,都只属于我的天涯,如果天涯哥哥真的死了……我……也会跟着死去……再也不会有人看到我的眼睛,再也不会有人听到我的声音……”

    ………………………

    那晚的声音,那段来自一个稚龄少女的誓言仿佛就在他的耳际,冲击着他所有的神经,所有的情感。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