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谴之月 第218章 今天天气不错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网游之天谴修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凌尘讲述的,完全是自己的故事。天涯就是凌尘,凌尘就是天涯,也是那个1353号。他所说的那个家族,就是龙家……因为只有龙家才有资格被称作华夏势力最强的家族。这些,凌水若不会不明白。

    后来的事,水若都完整的知道,因为他昏倒在中州,唤醒他的那个女孩就是他。第一次相遇,他一身黑衣,趴在被烈日烘烤的无比灼热的地面上,行人匆匆,却没有一个人理会,反而避之唯恐不及,在回家的路上,她看到了他,焦急的去呼喊她……因为她的爸爸是一个医生,从小就教育她要有一颗善良的心,要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身边可以帮助的人。她把他唤醒,看到了一张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当时的他话都无法说清,无法行走,于是她和她的爸爸、妈妈把他带回了不远处的家里照顾他……问起他的来历,他说他想要遗忘,不愿再提起,问起他家在哪里,他说他没有家。问起他的名字,他回答了一个“尘”字,他说他就像是空气中的一粒浮尘,孤寂飘零,不知归处。

    于是,那时候她很天真的呼喊出:“那大哥哥就把这里当成家好不好?我一直,都好想有一个哥哥。”

    她的爸爸妈妈一直微笑,作为思想成熟的大人,他们一定会觉得不妥。但他们很宠爱他们的女儿,也仅仅是微笑,没有多说什么。那个时候的凌尘无论身体、精神都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而水若,就像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精灵,她的声音,她的笑颜,让他冰冷的心快速的融化……原本排斥他人的他,在那个时候,跟随着潜意识里的意愿,就那么点了点头。

    于是,他成为了水若的哥哥,在那个家里留了下来。也有了爸爸和妈妈,有了一个家……也是他这辈子,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在那个家中,他享受着迟来的一切,享受着什么才是家的温暖,让他失去蝶舞的痛苦、心中的仇恨都一点点的被淡化,让他甚至一直想着……把过去的一切都遗忘,永远守着这个家,守着水若,守着父母,会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但可惜,这样的平静,上天只施舍给了他三年。三年之后。他频繁接触伊斯洛卡病人的父亲终究不小心被感染上了伊斯洛卡病毒,然后在不经意间传染给了母亲和水若。唯有他……拥有怪物一般身体的他不可能会生病,也不可能感染病毒。他停留了三年的家面临着支离破碎,他一个人承担起了一切,一个人照顾着父母和水若。一年之后,父母撒手而去。他的生命里,就只剩下了水若。为了能驱除水若感染的可怕病毒,他踏遍了无数的地方,用了无数可以使用的方法。他甚至让人去全世界寻找当年消失的疯子博士……因为只有他能轻易消灭伊斯洛卡病毒。但三年过去,一无所获。直到他们来到京华,遇到了云风。

    “哥哥,这些……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凌水若紧紧抱着他,终于大声哭了出来,哭的如梨花带雨,从最初遇到他,她就知道他一定有不堪回首的过去。此刻,她才终于知道,他的过往岂止是不堪回首。他一路走来受到的痛苦和折磨,根本是常人所无法承受,无法想象。出生便失去母亲,在冷漠中长大,被人残害,被人活埋,然后被带去了可怕的“天堂”与“地狱”,在他终于脱离一切时,最重要的那个人,却早已离他而去。他那些年,承受的都是怎样锥心刺骨的痛苦与折磨……水若的心撕裂般的疼,比伊斯洛卡病毒的折磨还要难以承受的疼。她把自己的身体靠在他的身上,在哭泣中已经说不出一个字……视线朦胧间,她仿佛看到了那个在一次次的绝望中挣扎与咆哮的哥哥,内心在痛苦之中,一点一点的滋生起几乎从未有过的怨恨情绪……她恨命运为什么对他这么残酷,怨恨那个家族为什么要这么对他,怨恨那个时候自己……为什么没有陪在他的身边……

    “哈哈!”凌尘笑了起来,他伸出手指,轻轻勾抹着水若不断涌出的眼泪,安慰着说道:“若若不要哭,这些事都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上天不是已经给我补偿了吗……把若若送到了我的身边。能遇到若若,真是让我对一直作弄我的老天爷恨都恨不起来了。因为如果不是因为发生了那些事,我或许一辈子都遇不到若若,也不会有可以保护若若一辈子的力量。在遇到若若之后,我一直在遗忘着过往,这些事,原本想一辈子都不再提起的,没想到,今天还是都说出来了,还害我的若若流了那么多的眼泪。好啦,我的若若,不要哭了,再哭我的心都快碎掉了。”

    “哥哥……哥哥,我……我……呜呜……”水若泣不成声,虽然一切真的都已经过去,但她的心实在是太疼,疼的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呼……”凌尘叹息,轻抚着水若的头发,等待着她安静下来。和水若在一起之后,他的确在很认真的忘记过往,把蝶舞尘封在记忆之中,甚至不再碰触原本刻骨铭心的恨意,只想一直陪着水若,其他什么都不想了,尤其是得知水若感染伊斯洛卡时,他感觉到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快崩塌,对他来说,只要水若能好起来,他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至于曾经的仇恨,他早已顾不得。

    但是,水若康复,他的心不再沉重,最大的包袱放下,进入游戏世界,他再度听到了“龙”之姓氏……就像是一簇小小的火苗,将他尘封的仇恨之火再次点燃,而且一旦燃起,就再也无法熄灭。于是,他几乎是无法自控的,开始策划起报复龙家的计划。

    这样做,是不是我太贪心,我明明知道,这样做很有可能打扰和若若在一起的平静……

    当年支撑着他在被活埋整整两天都没有死去的恨意,支撑着他在天堂三年都没有崩溃的刻骨之恨,又岂是那么容易被遗忘,那些仇恨他在刻意遗忘,却其实一直都没有遗忘,而是如一头沉睡的猛兽一般盘踞在他心里沉睡,只要轻微的刺激,就会醒来,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过了许久,水若的哭声才终于小了起来。她抱紧凌尘,多么的想用自己的一切去呵护着他……她抬起水朦朦的眼眸,哽咽着问道:“哥哥,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忽然变得不开心……是因为,想起……以前的事了吗……”

    凌尘把一切都告诉了水若,他也不愿再对这个会在一起一辈子的女孩有什么隐瞒:“因为……因为剑皇,她……有可能是蝶舞……”

    “啊!”凌水若一声惊喊,睁大挂着泪珠的美眸,满脸的失措。

    凌尘缓缓说道:“之前和她交手,我碰撞到她身体时,无意间知道了她是一个女子,而她后来使用的一个剑招……那个剑招,和当年我和蝶舞一起创造的一个剑招一模一样。那个剑招可以让蝶舞像蝴蝶一样在空中挥洒剑影,很好看,但也仅仅是好看,和她所在家族的三十六绝剑根本不能相提并论。那个剑招的名字,被我们取做‘天涯蝶舞’。当年,蝶舞经常会施展给我看,让我欣赏她凌空舞剑的身姿……剑皇所使用的那一招,和蝶舞施展天涯蝶舞时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当年的天涯蝶舞只有着绚丽的外表,剑皇所用出的,却是无比凌厉,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剑招。”

    “她……她真的就是……就是……她不是已经……已经……”水若震惊的都忘记了哭泣,心跳都是加速了不知多少倍。

    凌尘摇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也许那只是相似的剑招,也许是蝶舞把那招天涯蝶舞教给了别人……一切都只是我想的太多……”

    “不会……一定不会的!那是属于你们的东西,她怎么可能会教给别人。”水若用力的摇头:“哥哥,那你当时为什么不……为什么不喊她的名字,为什么不告诉她你是谁……那样,就会知道她是不是蝶舞姐姐……”

    “我……不能……”凌尘的苦涩的摇头:“心中的蝶舞在十三年前就死了,忽然知道她或许还活着,而且就在我面前,我的心绪全乱,我不敢喊她的名字,我怕如果她不是蝶舞,我会再承受一次心痛,如果她真的……真的是她,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水若的双目变得朦胧,凌尘所无法面对的是什么,她又怎么会不知道:“……是因为,我吗?哥哥是怕如果他是蝶舞,就会无法同时面对蝶舞,和我,对吗?”

    “若若,我说过,会陪你一辈子。若若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若若。”凌尘轻轻说道。

    “那,如果她真的是蝶舞姐姐呢?在哥哥被所有人抛弃,在哥哥感染伊斯洛卡的时候,她依然不离不弃,而且还那么坚决的,要成为哥哥的妻子……应该说,从那天晚上开始,蝶舞姐姐就已经是哥哥的妻子了,那一晚的皎月、繁星,都可以见证。如果那真的是蝶舞姐姐,哥哥又怎么可以弃下她,抛下自己的妻子呢,她对哥哥那么深情,一定一直都在等着哥哥回来,等了很多很多年。”

    凌尘:“……”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