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0章 苏醒(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网游之天谴修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临近京华与北州交界处的某个地方。{请在百度搜索,首发全文字阅读}

    高高低低的野树遍布,各种各种的草木铺满了视野,直达看不到的远方。这里似乎是一处未被开发,或者被遗忘的山林混合丘陵的地带,在现代化进行极快,覆盖面越来越广的华夏,这样的地方已经是越来越少,一直向北,偶尔可见片片或大或小的农田,再向前,视线中开始出现一个个与现代风格严重不符,格外粗糙的房子。

    这里,应该是一个小村落。

    女孩看上去只有十岁左右,浅蓝色的印花裙子破损了多处,下方露出的小腿布满了淤青和道道血痕,头发很乱,一张小脸满是泥污,额头之上还有着多处擦伤的痕迹。唯有一双眼睛依旧漂亮的如最纯净的宝石一般。她推开那个已经开始熟悉的木门,紧张的看着那个年四十,一脸淳朴笑意的妇人,怯怯的说道:“阿姨,可以……再给我一些糖吗?”

    “那些都吃完了吗?来,孩子,先进来坐坐,我这里有很多好吃的。”中年妇人一脸和善的说道。她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是在三天前,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从很远处的那个山壁上跌落下来的。往年,也曾有人从那上面不下心掉下来。虽然她的衣服已经脏乱,但依旧看的得很是华贵。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的脸上满是让人心疼的胆怯,但她还是鼓起勇气,哀求着向她要一些白糖……她后来还知道,她和这里的很多户人家都要了一些,最后还要了一个小碗,然后匆匆的跑开。

    生活在这里的人只有那么几十户,平时大都自给自足,一年半载都不一定出去进城一次,性格也都是淳朴善良。这个女孩有着一双漂亮的不像话的眼睛,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喜欢她。所以她要什么,他们有的话,都会给她……第一天,她捧着一大包的白糖离开,跑的很快,很急,看她的样子,原本想要追上看看的也都放弃,以免惊吓到她。

    昨天,她又来要了一些食物,神情依然胆怯,轻轻的说谢谢,最后,也是很匆忙的跑开。

    又一次看到她,看她的样子,隐隐要比第一次见到时消瘦了一些,让人不自禁的心疼,她想把这个女孩留下,让她好好的吃顿饭,再好好的洗个澡。洗的干净了,应该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吧。但是女孩却摇头:“谢谢你阿姨,可是……可是我不可以离开太久,我需要一些糖,阿姨……”

    看她紧张不安的样子,妇人也不忍心再坚持下去,马上说道:“好好,孩子你先等一下,我马上就拿给你。”

    很快,妇人就拿了很大一包出来,放到了女孩手中:“来,这些都给你。”

    这些,已经是她家里的所有,比女孩第一天要到的加起来还要多。女孩接过,牢牢的抱在怀中,颤动着眼眸,真诚的说道:“阿姨,谢谢,我将来……一定会报答你的。”

    “报答就不用了。好好的把自己照顾好,不然家人会担心的。”妇人爱怜的说道。

    “我……我会的,阿姨再见。”

    “哎……我这里还有一些水果……”

    拿到想要的东西,女孩一点都不愿停留,匆匆忙忙的就跑开,似乎是真的有什么很急的事,连妇人呼喊她的话都没有听到。中年妇人摇了摇头,低声自言自语:“她要那么多白糖做什么呢……也好像不是给自己吃的。”

    踏过荒野、草丛,穿过一个小树林,小心的走过一条清澈的小溪,女孩来到一处铺面着乱石杂草的地方。她的脚步很是匆忙,生怕自己跑的会慢了哪怕一点点。很快,她看到了那块最大的石头,一直跑了过去。

    巨石的另一边,一个人正躺在那里……他所躺的位置铺了厚厚的一层干草,很是松软,在巨石的遮挡下,夏日的阳光也照射不到他的身上。这个人看不清面貌,因为他的整张面孔都布满着血污和伤痕,一身衣服破烂的难以找到一处完好的地方,原本的颜色已经完全看不见,唯有深的不能再深的暗红色,并散发着一股格外刺鼻的腥臭味。

    三个昼夜过去,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他始终一动不动。

    女孩来到他的身边,看着安静中的她,紧张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她拿起放在旁边的一个小碗,注视着一动不动的他,轻轻的说道:“哥哥,等我一小会,马上就有吃的了。”

    她拿起今天要来的白糖,倒了许多放在小碗里,然后回到了那条清澈的小溪旁,盛上了大半碗溪水,又洗干净自己的手指,用手指轻轻的搅拌,默默的看着碗里的糖缓缓的溶解着。

    溪流潺潺,清澈见底。水面之上,女孩看到了自己又花又脏的小脸。爱漂亮是女孩子的天性,以前,即使全天不出门,她也总是会让姐姐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换各种好看的衣服,一天要洗两次澡。但现在,她已经根本没有任何心思去顾忌这些……她的整个世界,都在那一夜几乎彻底崩塌,支撑着她的,只有那个一直昏睡不醒的人。

    清风吹来,水面微漾,晃动的水面弄花了她的倒影,她一边搅拌着,一边呆呆的看着水面,眼神逐渐的迷蒙,水面之上,她隐约看到了那张魂牵梦萦的容颜,看到了她又一次捧起她的脸,还那么喜爱的在她脸上亲一下……

    “天天不管穿什么衣服都好漂亮,比童话中的公主还要好看。长大之后,不知要迷倒多少男孩子。啊……哥哥,你也来亲一下天天嘛。”

    “天天,今天想吃什么?今天想不想和姐姐学做饭呢?”

    “来天天,这些都你喜欢吃的,不过说好了,要慢一点吃,不可以狼吞虎咽,不然对身体不好的。”

    “我们现在是一家人,当然要永远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的。”

    ………………………………

    “姐姐……姐姐……呜呜……姐姐……”

    女孩哭了起来,眼泪一滴一滴的从眸中滑下,落在清澈的溪水之中,打起一个又一个小巧的水花。从被捡回到新的家里,每一天都是那么的美好,姐姐那么温柔,总是把她当公主一样的宠爱着,不肯让她受到哪怕一点点的委屈,满足着她各种任性的要求,给她做最喜欢的饭菜,买最漂亮的衣服,陪她一起玩她并不感兴趣的电玩,给她洗澡,睡觉的时候都会轻轻的搂着她。她习惯性的沉溺于她的溺爱之中,甚至连起床后穿衣服都要她来……回想着曾经的一天又一天,幸福的那么不真实。只是,一切就那么破灭了。现在她只有在梦里,才会回到那个时候,才会再次钻进她的怀抱,倾听她柔软的声音。

    她哭了好久,碗里的糖也终于溶解完。女孩擦干脸上的眼泪,端着碗,小心的走回。为了哥哥,她必须要坚强,就算哭,也不可以在哥哥面前哭。

    溶解了很多的糖,溪水变得很甜。女孩费力又小心的抱起男子的上半身,让他上半身倾斜的依靠在巨石之上,然后拿了盛满着糖水的碗,轻轻的喝了一大口,放下碗,然后用小手分开男子惨白的嘴唇,身体俯下,将自己的嫩唇与他相贴,用最温柔的动作,小心的将口中的溪水一点点的渡到他的口中,动作小心的仿佛他是一碰就碎的玻璃娃娃般。

    那个夜晚之前,他受了很重的伤,昏迷了三天。她记得,那三天之中,姐姐每天都会用这种方法喂给他糖水,因为昏迷中的他无法进食,也最好不要沾油烟荤腥。这些天,他昏迷着,记得那几天的女孩就鼓起勇气,向她找到的人要了很多的白糖,再用溪水融成糖水,学着姐姐当初的样子一口一口的喂给他喝。

    这里住的那些人都很亲切,但她依然不敢让他们知道哥哥的存在。她虽然还并不完全知道已经发生了什么,但知道现在外面一定有很多要抓他的人,一点都不敢让他暴漏在别人的眼中。

    从她在这里醒过来之后,已经过去了三个黑夜,三个白天。明明是三天,她却感觉过了好久好久,在担心和害怕中等待他哥哥醒来的每一秒钟都是一种难忍的煎熬。

    而仿佛是上天回应她的坚强,昏迷之中的男子呼吸一天比一天的平稳有力,身上数不清的各种伤口也都在悄然愈合,到今天已经愈合了一大半,一些不算太重的伤痕甚至已经完全消失……这种恐怖的自愈能力,或许也只在科幻电影中出现过。

    这样的变化,也给了女孩无比之大的希望和动力,除了去找那些叔叔阿姨要一些吃的东西,她所有的时间都陪在他的身边,以免他醒来时自己不在。

    用了好久,终于把碗里的糖水喂完,女孩又重新把他的上半身抱起,放回了她铺好的厚厚软草之上,然后蜷缩起身体,倚着巨石坐在他的身边,眼眸痴痴朦朦的看着他,一直看着……

    哥哥……快点醒过来……你明明说过的,会保护我,照顾我一辈子……你明明说过的……

    女孩的眼眸又一次悄悄的湿润。但她马上又咬了一下嘴唇,坚强着不让泪珠掉下。

    而就在这时,凌尘的右手小指轻轻的动了一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