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谴之月 第343章 未知的明天(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网游之天谴修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凌尘没有再说话,他的手指小心的在她脸上的每一处擦伤或淤青上划过,然后他用手带起溪水,为她清洗着脸颊,片片的泥污被清澈的溪水冲下,露出了原来那张奶白色的小脸。凌尘细细的把她的头发整理好,捧着她的脸,微笑着说道:“这才是我的天天,真是漂亮的不像话,长大之后,一定会是个和你的姐姐一样的小美人。”

    天天注视着他的眼睛,轻轻的点头,眉毛弯起,浅浅的笑了起来。这是哥哥第一次为她洗脸,和姐姐为她清洗时一样温暖,还让她有了少许莫名的心跳加速。

    凌尘目光向下,看向了她那双被干涸的血迹染红一半的鞋袜。他把天天抱在怀中,小心的脱去本是雪白色的可爱鞋子,带起了天天的一声痛吟。凝固的血迹让鞋袜粘连在了一起,可想而知那一夜,还有这几天的奔波,她的脚上一直忍着多么大的痛苦。凌尘心疼如针扎……用那么瘦弱的身体背着他走了一夜,双脚都彻底的磨破,那个晚上,她完全是在用自己的全部信念完成了一件本不可能完成的事。

    他还有什么理由自私的去寻死。

    白色的短袜血迹片片,触目惊心,看的凌尘都轻轻的吸了一口冷气。这么多天过去,她脚上的伤和袜子早已被凝固的血液粘连在一起。凌尘轻握着她的两只小脚,却始终不敢把她的袜子脱下,胸口不断的起伏着,许久,他把天天放下,轻声说道:“天天,坐着别动,等我一会。”

    凌尘没有敢走太远,以免让天天心慌。这里生长着各种各样的植被,很快,他就在周围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阵忙活后,手里已经多了一大片绿色的草叶。他来到天天身边,把草叶放下,然后蹲下来,将天天的两只袜子向下一点一点的小心卷起。

    “哥哥……我……”天天知道他要做什么,紧张的全身都绷了起来。

    一直把袜子卷到临近血痕的位置,凌尘没有舍得再继续卷下去,不然会扯到伤口。他握着天天的两只小脚,双手一松一弛,轻柔的按摩着,然后忽而一笑,说道:“天天,提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好好的想,然后认真回答?”

    天天好奇起来:“啊?什么问题?”

    凌尘想了想,说道:“有四个人在屋子里打麻将,然后警察来了,但是却带走了五个人,这是为什么呢?”

    “四个人……警察……五个人……”天天开始很认真的思索,然后弱弱的说道:“是有一个人……躲起来了吗?”

    “不对,”凌尘摇头,然后一脸得色说道:“是四个人在打麻将,他们打的那个人呢,就叫麻将啊!”

    天天一愣,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在这时,凌尘轻按着天天双脚的双手同时精准的用力,将两只染血的袜子瞬间拉了下来。

    “啊!!!”

    皮肉已与袜子结到一起,这一下,无疑是将天天脚上的创伤硬生生撕开,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天天发出一声惨叫,眼泪一下子迸出。凌尘迅速把天天抱在怀中,把她的脸颊搂在胸前,心痛而匆忙的说道:“天天不哭,就痛这么一小会,马上就会好的,就一小会……”

    伤口被撕开,天天的双脚马上流出道道血痕,但如果不这么做,皮肉会和袜子结的越来越紧,后果要严重的多。那一下痛在天天的脚上,也痛在他的心上,抱着天天,他感觉到了自己内心和鼻端的酸涩……他不会忘记,天天受到这些痛,全都是为了他。

    天天的身体停止了颤动,她目光噙着眼泪,却不再叫喊,而是紧紧的绷着双脚,在凌尘的怀中那么乖巧的点头:“哥哥……我……不怕疼……哥哥醒过来,这么一点点疼,一点都不怕……”

    凌尘抑了好一会的水滴,终于还是从眼眶中落下,无声的打在天天的背上。

    清凉的溪水流过天天的脚丫,清洗着伤口和血迹,两只小脚很快就在凌尘的手中被洗的干干净净,白白嫩嫩,只是片片的挫伤触目惊心。凌尘把之前采到的草叶含到口中,细细的嚼碎,然后俯下身,一点一点的涂抹到已经开始止血的伤口。天天没有喊痛,默默的看着小心捧着她脚丫的哥哥,比水钻还要晶莹的双眸中盈|满了朦胧和依恋。

    翠绿的药草铺满了天天的两只小脚,然后又被凌尘从衣服上撕下,洗干净的布条轻柔的包裹了好几圈。他再不忍心让天天的脚接触地面,把天天背了起来,走向了前方。她背他的那一天一夜,他必须用一辈子去偿还。

    全身散发着难闻的腥臭味,无论衣服,还是身体,都已是脏乱不堪,但这条溪流显然不是洗浴的地方。他背着天天,一步步的向前走,寻找着可以洗澡,可以吃东西的地方。

    “哥哥,我们去哪里?”天天趴伏在凌尘的背上,轻轻的问道。来自凌尘的味道格外刺鼻,但她的神态却是那么的依恋和享受。

    去哪里……凌尘不知道。在他体力完全恢复前,京华已经不能回去。若若已经不在,属于他们的家被毁,他和天天可以去哪里?

    凌尘的脚步顿了一顿,脑海中浮现着水若的一颦一笑,记忆,回到了似遥远,又似就在昨日的过去。

    如果时间,能在那时候永远停留,那该多好……无忧无虑、无牵无挂,只要看着她,整个世界都是那么的璀璨夺目……

    “我们回中州。”凌尘停了下来,似无意识的喃喃说道。

    “中州?那是什么地方?”天天抬起头,小声的问道。

    “是我和若若相遇……看着她长大的地方……”

    ………………………………………………………………………………

    两天之后。

    中州省,因位于华夏国地理位置的最正心而得名,距离京华市约一千两百公里。这里一年四季都有着较为明显的季节特征。省会为处于中州之正中的中州市,中州市向南,临近着被称作华夏“天堂之都”的苏杭市。

    中州市的气温比之京华要明显高上一些。尤其是正午时分,炎炎烈日烘烤着大地,不断的惹来行人对气候的小声咒骂。

    这里,是中州市北的边郊地带,这里没有华丽显眼的建筑,并排的居民楼色调单一且陈旧,行人也很少,而且都是脚步匆匆,这里距离市中心有着一段相当之远的距离。居住在这里的人大部分生活在社会的底层,终日都在为生计而奔波。

    普通的街道的拐角处,出现了一个身着粗布衬衣的人,他的头发有些散乱,将面部遮掩了小半,但依然看得出是个很年轻的人。他站在那里,发呆的看着前方……虽然这里实在找不出让人多注目的东西。他的背上,还背着一个十岁出头的女孩,女孩也穿着一身颜色朴素的衣服。他们的装扮在这样的天气之下显得有些厚重,偶尔有行人经过,会多看他们一眼,然后又匆匆走开。

    从京华,到中州。

    相同的路线,相同的方法,同样是被龙家逼迫……还是这个地方……

    一切都是那么的相似,相似的让他忍不住想要落泪。

    ………………………………

    “大哥哥!大哥哥,快醒一醒,你这样趴在地上会烫坏的。大哥哥……”

    “大哥哥,你是不是生病了?可以站起来吗?这样趴在地上会很热的……啊,没关系的,我爸爸和妈妈马上就会过来。他们会帮大哥哥的,对了,我爸爸是医生哦,一定会让大哥哥好起来的。”

    “我没有水……这个可以吗?很凉,很甜的…………好喝吗?好喝的话就都喝下去哦,还要喝的话,我过会让爸爸妈妈再去买。”

    ………………………………

    凌尘的心海和眼波剧烈的动荡着,那声声至死都不会忘却的声音如澎湃的海浪一般重重的冲击着他的内心……当年,就是在他站立的这个地方,他遇到了那个彻底走入他生命的女孩。一晃眼,六年已过。他再次出现在这里……却已经再无法看到她的笑颜,听到她天使般的声音。

    从当年的那个地点,和当年一样,抱着天天跳上了前往中州的火车,在同一个地方跳下,来到了这个当年来到的地方……一切,就在这里中断。他奢望的东西,终究不可能再出现。那个美丽的邂逅,一生也永远只会有那么一次。当年在去京华之前,他和水若约定病好了,就马上回来,因为这里才是属于他们的家,保留着他们太多美好回忆的地方。在京华,他和水若提到的最多的永远是中州,一次次的筹划着“回家”的日期,以及回去后做什么。但最终……却……

    “哥哥……”

    感受到了凌尘一下子变的混乱的心跳,天天抬起头,担心的看着他。

    凌尘晃了晃头,微笑道:“我没事,就是想起了当年和若若相遇的时候。”

    中州……我回来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