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六十七章 谁伤得更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见得齐乐明那回旋一腿,感觉着对方那一旋的力量,江源的眼睛也是微微一眯,他能够隐约地感觉到齐乐明那腰身之处所凝聚的巨冇大力量,甚至...他能够感觉到那种力量的流向,这种发觉让他心头猛地一紧。

    在近身搏斗的时候,他很少见人用过这种招式,毕竟这种招式在以快打快,招招要命的近身搏斗之中很少会用到,除非是在对方已经遭受重击没法有效反击的情况下才会使用来做最后一击。

    要不就是在那种表演性质的搏击比赛中,否则很少有人用这招。

    但江源这时,脸色却是有些变了,因为他感觉到对方的这一招不论是腰力,还是出击的位置,都基本算是无懈可击,计算的相当的到位,同时还有这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

    而这样的一招,不可能是能随意使出来的,因为你既然使出来,必然会有脚法或者高度,或者什么地方会差那么一点点,总能让人有机可乘,但是江源发现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至少现在的他找不出出击的位置来。

    还有那明显较之普通这样一招可能爆发出来的力量要强上许多的威势,江源也是暗暗的心惊。

    “好可怕...”江源心头再次涌出对这样的一个庞大势力的敬畏,因为这样的一个招式,看起来虽然普通,但要达到这种精妙而具有恐怖爆发力的地步,却是必须通过一代一代人的精研完善,才能达到这种效果。

    至少他很清楚,如果自己使出这一招来,就算自己与齐乐明的实力在伯仲之间,但是威力却是至少要低三成;而且还绝对不可能将这样一个招式,使得如此精准,几近无懈可击。

    在这短短的一刹那间,江源的思维在飞速地转过了无数个年头,在聪敏之心依然还在存在的效果之下,立马地便做出了决定,脚下全力一蹬,毫无花哨的尽全力地一拳轰了过去...

    这一招“回浪腿”齐乐明正好使到一半,见得江源竟然不退不闪,还是一拳轰过来,这脸色也是一变,不过他刚已经吃过一亏了,这次也已经是再无退路,也只得全力继续用腿扫来,反正两败俱伤便是了。

    “小子,你还想得了好去?”想到这里,齐乐明的凶性却是也被jī了起来,全力地将脚朝着江源扫而来过来。

    “砰...”

    江源的拳轰中了齐乐明的右胸冇,而近乎是同时,齐乐明的腿也扫中了江源的身躯,只是他这一脚击中之后,却是发现脚下似乎有些异常。

    不过,这时他却是也没有能确认是怎么回事,因为胸口猛地一震之后便是一阵剧痛袭来,然后一股腥甜的味道猛地涌冇入了口中,让他在倒退出去的时候,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齐乐明捂着胸口,口中喷着血,但眼中却满是自信之色,他断了几根肋骨,还喷了一口血,但江源生生收了自己的这一腿,绝对会比自己伤得重...回浪腿可不是那么容易接的,就算江源比自己实力强,也绝对受不起自己这一腿;而在自己的两个族人赶过来之后,这小王八蛋便只有被自己虐的份了。

    想到这里,齐乐明刚刚站稳脚步,便冷笑着朝着江源的方向看过去,只是这刚刚抬眼,这脸色便是骤变,因为他突然看到不知何时一只拳头又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噗...”齐乐明喷着血,然后猛地朝着身倒后栽了下去,然后眼睛的余光看着一道身影从自己的身侧猛地闪过,带着一丝风声然后消失在了自己的身后。

    “这...这怎么可能...”齐乐明一边捂着胸,一边往后倒去,同时眼中却满是不可置信,自己刚才那一脚明明地击中了那小子,怎么...怎么这小子还能跑得跟兔子一样快,而且还能顺手再给自己来一下狠的。

    难不成自己的回浪腿,竟然一点作用都没有么?

    齐乐明翻着白眼,喷着血,倒在地上愣是不愿意闭上眼睛...

    “明少...明少...”看着那正飞速逃窜的身影,两个高手这时刚刚追近齐乐明的身边,这看了眼躺在地上翻着白眼喷血的齐乐明,又看着那已经飞窜出十来米远的那个小子,两人犹豫了一下之后,终于还是决定先把齐家大少爷救起来。

    这齐大少被这家伙两招便打成这样,他们可没有信心一个人上去面对对方;再说齐大少现在这般模样,若是真出了什么问题,那可就问题大了。

    这两人紧张地赶紧一检查,还好...齐大少在两人一番推拿之下,猛咳了一口血之后,终于醒了过来,明显的是刚才一口气没上来,被血给呛住了...

    看着齐大少在两人的扶持下稍稍一休息,稍稍地将气管中的两口残血咳出之后,口中便在没有什么明显的血液喷出了,这让两人很是松了口气。

    “怎么回事...那小子呢?你们追到他没有?”齐大少脸色有些惨白,但是这眼神中的怨毒之色却是丝毫没有退却。

    听得这话,两人都迟疑了一下,其中一人终于道:“明少...你受伤很重...我们必须留下来救你...就算...就算我们分出一人去追对方,也不一定能留住对方的...”

    “你...废物...”听得这话,齐乐明气得两眼通红,喘着粗气,胸口一阵起伏,然后又开始猛地一阵咳嗽了起来,随着这一阵猛烈的咳嗽,齐乐明苍白的脸颊泛出了一股鲜艳的潮红,同时嘴角又有一缕殷红的血液,冒了出来。

    “明少...明少...别气,别气...你不能生气...”见得齐乐明这一阵咳嗽之后,那嘴角又开始冒血了,两人这不由地大急了起来。

    感觉着胸口处一阵阵的隐痛传来,还有嘴里传来的腥甜味,齐乐明也知晓自己情绪不能太过jī动,这强自地深吸了两口气之后,终于将那又开始紊乱的气息给屏住了下来。

    “呼...”感觉着胸口处的剧烈疼痛开始逐渐消退,还有胸口那股直往上翻的腥甜味儿渐渐地平冇缓了下去,齐乐明这才缓缓地吐了口气;

    转头看了看旁边两人,齐乐明冷声地道:“到底...那小子怎么样?我那一记回浪腿明明伤到了他...绝对不会有错的,为什么他还有余力进行下一击,而且还能逃得那么快...你们看清没有?”

    听得齐乐明那森冷的言语,还有那眼中森寒的目光,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知晓这若是不能让明少满意,两人这次回去只怕是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的。

    当下,其中一人稍稍地一思虑,便沉声地道:“明少...我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你们那一击,虽然没有看得特别清楚,但是我能够确定,那个江源一定受伤了...”

    “废话...受了我的一记回浪腿,怎么可能不受伤?”听得这话,齐乐明忍不住地怒声喝骂道。

    看着齐乐明又发怒了,那人赶紧道:“明少...他击中你的时候,你的腿刚好也扫到了他胸前,但是似乎他当时扭动了一下冇身躯,从我的角度看来,你的那一击回浪腿应该是击中了他的左臂部...”

    “而且我看他事后,在用右手出拳的时候,左肩明显地僵硬;还有逃离的时候...他的左边步伐有些不畅...应该是用左臂挡住了回浪腿的一部分力量,然后换取了左胸受到震伤,但不至重伤的效果...”

    听得这话,齐乐明微微地一愣,稍稍地一回想,便明白了...

    是了,自己的那一腿过去,虽说江源在击中自己的同时,很难再转半身以左臂卸力,但却并非是不可能的...只要他真能在那瞬间转了小半个身子,便能以一只臂骨的代价换取不重伤而且能迅速逃离的机会...甚至他还能趁机再给自己致重伤的一拳...

    想到这里,齐乐明这只差是又没一口血喷出来,江源以一只胳膊骨折的代价,就换取了自己重伤至此的模样,而且还趁机逃离...这回自己原本计算的好好的,甚至是万无一失的计划,却因此而泡汤了,而且还搭上自己这般模样...

    看得齐乐明明显同意了自己说的意思,这两人也跟着松了口气,只是看齐大少明显又有些气粗的模样,两人赶紧出声道:“明少...你先别动,你右胸断了几根肋骨,以免伤到肺叶,我们已经叫人过来了,我们先抬你去医院...”

    齐乐明自然也知道自己情况,当下强自忍了气,点了点了点头...

    而已经顺利逃离的江源,这时情况却也并不是太妙,如同齐乐明所料,他的左臂臂骨在齐乐明的那一脚下,确实是骨折了,但是却挡住了齐乐明那一脚相当大一部分的力量;但剩下的一部分力量,却是也震伤了他的左肺腑,只不过没有伤及心脏而已。

    原本肺腑伤势不重,足以让他顺利逃离,只是他最后依然忍不住地又挥拳给了齐乐明最后一击,那结果便是让左肺腑的伤更重了一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