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六十八章 机体修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机体遭受重创...准备修复,能量调集中...根据情况显示,建议进入休眠中...”

    “咳咳...”感觉到了脑海中闪过的那道讯息,江源突然却是又如同被什么呛到一般的,赶紧用手捂着嘴巴,急促地咳嗽了数声,随着这一阵的咳嗽声,那有些发白的脸色,也瞬间地浮现出了一片淡淡的潮红。

    轻轻地松开手来,看着手掌心那数点猩红的血迹,江源轻轻地苦笑了一声,然后看了看四周,确认周围不少经过的学生,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便走到道旁的小水池旁,伸手拧开笼头,让水缓缓地冲去掌心处的血迹,然后又将头伸向水龙头出,接了一口水,漱了漱口之后,这才伸直腰来。

    不过在伸腰的过程中,左臂之处传来的一阵隐隐的剧痛,让他的眉头不禁地拧紧了几分。

    左臂肱骨断了,这是他还没断之前便已经预料到的,用左臂为缓冲垫,卸去对方那一击的大部分力量,从而保持了自己的实力,让自己得以顺利逃离;这是他早已经计划好的。

    只是,原本那最后一拳可以不出的,只要不出那一拳,自己的胸肺之处的伤势至少会减轻两分,绝对不至于咳血的地步;只是有这样的机会不狠狠地轰齐乐明一击,那实在是天理都不容。

    所以,江源心安理得地又捂着嘴巴,轻轻地咳嗽了两声,感觉着那一丝丝的腥甜味儿朝着嗓子里直涌动,却是一点都没有后悔的想法。

    唯有那正缓缓袭来的睡意让他心头开始有些焦虑了,江源很清楚,这是机体将要修复受损处所给予的提示,他现在需要睡眠,深度的睡眠来让机体自行愈合。

    稍稍地整理了一下容颜,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这才大步地朝着校招待所的方向走了过去;这个时候他可不打算回诊所去,在这样近乎重伤的情况下回诊所去,实在是不明智的。

    还好最近钱包什么的都随身携带,否则这要是没有带证件,要在招待所开个房间没有证件可是不成的。

    只是江源大步地朝着招待所走去,一个清丽的女孩子这时正抱着一本书从旁边的岔路经过,不经意之间,便瞄见了江源的身影。

    女孩子的眼睛一亮,正待叫唤,只是看着江源的背影,突然那清美的两条秀眉却是微微地一皱,眼中露出了一丝惊疑的表情。

    “源哥哥这冇是怎么了?”看着那个挺拔但是却带着一丝怪异的熟悉身影,李小雨微皱着眉头,好奇地看着,这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她对江源的背影却是熟悉的紧,在她眼中,很明显的,江源今天的姿势有些奇怪。

    当她再仔细看得两眼之后,就不是有些奇怪了,而是很奇怪,江源哥哥今天左边身子怎么是僵硬的,一动不动...带着些迟疑,李小雨转过身,小心翼翼地跟在了江源的身后;

    感觉着那个跟在自己身后走了好一段的熟悉脚步声,江源终于无奈地笑了,停住脚步,转过身来,看着李小雨,还有她那微皱着的秀眉和疑惑的眼睛无奈地苦笑了起来。

    “你大清早地,不去吃早餐,跟着我干嘛...”定定地看了李小雨两眼,江源终于歪了歪脖子,笑着道。

    “我...”听得这有些调侃的话,李小雨的眼神忽闪了一下,眼中闪过了一丝羞涩,但瞬间地她便看到了江源脸上的一丝苍白,然后又看了看江源的左肩,轻咬了咬嘴唇道:“你受伤了?”

    江源的脸色微微地一僵,想不到自己的伪装在她面前,竟然一点作用都没有。

    然后轻轻地苦笑了起来,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事!”

    李小雨静静地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孔,看着那明显是宽慰人的表情,一排雪白的贝齿轻轻地咬了咬嘴唇,然后道:“你有事!”

    “好吧...我有事...”沉默了一下,看着那清丽的脸盘上的紧张和担心,紧紧抿住的粉嫩嘴唇,江源终于无奈地点了点头,道:“我现在要去睡一会,睡一会就好了!”

    李小雨看了看江源身后校招待所东原酒店的招牌,突然道:“我也去...”

    “呃...”江源转头看了看身后东原酒店的招牌,然后又看了看眼前一脸坚持的李小雨,叹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道:“那你先去给我买四个大包子,还拿六双筷子...”

    “四个大包子,六双筷子...好!”李小雨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坐在房间里,找了个借口给胡老医师打了个请假电话,江源倒是难得出现这样突然大早请假的情况,听得江源的话之后,胡老医师同意的同时还是仔细地问了几句,确认了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之后,这才放了心,交代江源不用记挂诊所里,办完事再回来。

    挂断了电话,又给李小雨将房号发了过去,江源放下手机,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T恤脱去,只是这脱衣服的挡头还是难以避免地会碰触到断臂之处,等他脱完衣服之后,额头之上却是已经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看了看无力下垂着的左臂,微微地皱了眉头,用右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左臂,感受着肱骨断裂的位置,然后轻吸了口气,伸手握住了左臂的下半段,轻轻地一拉然后再微微地一拧...

    “咔...”随着这一声细微的复位声传来,江源这时也轻吐了口气,只是原本开始红润了的脸色又苍白了两分。

    小心翼翼地又伸手摸了摸,确认基本复位之后,江源这才松了口气,这断骨复位的滋味可不好受,而且又是自己给自己复位,这个实在是太痛苦了一点,还好一次成功了,不用再挨第二次痛。

    这时门外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江源走上前去打开门,便见得李小雨提着个两个早餐袋子站在外边。

    看到李小雨的脸色有些红红的,明显对于进校招待所她这似乎还是第一次;而李小雨在看到了赤luo着上身的江源,这脸色却是更红了几分,低着头走进来,小心地将两杯豆冇浆还有早餐袋放到桌上之后,将一杯豆浆和一大包子放到江源面前,然后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江源那明显青紫了一大块的左边胳膊,紧张地道:“不用去医院么?”

    江源笑了笑,然后道:“筷子拿过来了吗?”

    “在这里...”李小雨小心地从袋子里将六双塑封的筷子递给江源,很是有些疑惑。

    江源将几双筷子一一地贴着左臂上的那一圈青紫处放好,然后笑着对着一旁渐渐明白了情况,而脸色更是紧张了几分的李小雨道:“来...帮我抓住!”

    “哦...”李小雨苍白着小冇脸,满脸紧张小心翼翼地帮江源握住了那六双紧绕着江源胳膊的筷子,生怕捏疼了江源的胳膊去。

    看着李小雨那小心的模样,江源笑了笑,倒是没有言语什么,只是拿起早已经准备好的毛巾,绕在了那筷子之上,然后用力一紧;只是随着这毛巾的用力一紧,饶是江源,这也忍不住地轻哼了一声。

    “源哥哥...你没事吧!”听得江源的痛哼声,李小雨秀美的脸庞之上冒出一丝紧张和担心之色。

    “没事...”江源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看了看已经被扎得紧紧的六双筷子,笑道:“好了...没事了,咱们吃早餐吧,你吃完赶紧去上课...”

    “真没事么?”李小雨看了看江源那被毛巾扎住固定的胳膊,狐疑道;她虽然不太懂这个,但是很明显,要这样扎着的不都是骨头断了才会这样么?

    江源点头确定道:“没事,只是受了点裂伤,我休息一天就没事了。”

    听得江源这般笃定,李小雨这才松了口气,然后从那袋子里拿出一个包子递给江源道:“来...源哥哥,吃包子...”

    “好...你也吃...”

    看着江源大口大口地吃着包子,神清气爽完全没有什么伤得很严重的模样,李小雨脸上的笑意也渐渐地浓了,跟着拿起一个包子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一边吃,不时一边地看了看对面的江源,她很喜欢这种感觉,偷偷地将这些感觉,深深地藏在了心怀里。

    送走了依旧有些担心的李小雨,交代她不要将自己受伤的消息外露之后,江源便将手机关好,小心翼翼地躺到了床上,看了眼被六双筷子扎得严严实实的左臂,眼睛一闭,便安心睡了过去。

    “机体受损严重,休眠开始,能量调集完成,修复进行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源骤然地睁开眼睛来,看了看头顶那有些陌生的天花板,在微微地一愣之后,便醒过神来,想起了自己受伤的事情,然后摸了摸胸口,这时胸口处早已经是没有了那种隐痛的感觉了;用力地吸了两口气之后,便也没有任何的异样,这让江源十分的满意。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