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六十九章 差点呛死的江大高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躺在床上,虽然对胸部的伤势似乎恢复相当的满意,但江源依然小心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左臂,他不肯定自己这样一根主臂骨断裂之后,是否也会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内痊愈,毕竟这不等同于普通的伤害,普通的一般一个礼拜,最多十天便能够自愈;但一根臂骨的骨折,还是肱骨这样的主臂骨原本便需要至少几个月的时间能够愈合,现在不过是短短十个小时左右,能够如同自己希望的一样,顺利愈合么?

    带着这一丝的担心和紧张,江源轻轻地握了握左拳,感觉着随着左臂肌肉的绷紧,但是并无任何异样感觉的左上臂,稍稍地松了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坐起身来,尽量小心地将左臂上的毛巾解开。

    随着毛巾的解开,那一双一双夹带上上边的筷子随之一双双的掉落下来,看着左臂上原本那一圈肿胀的青紫之色已经消失无踪,江源这又松了口气,估计左臂应该问题不太大了,就算有问题,那么也足以让自己轻微活动了才是。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江源还是小心地用手指轻轻地戳了戳断骨的位置,只觉得伸指过去,轻触之下,并无异样,当下江源便放下心来轻轻地挥了挥手臂,也感觉顺畅的紧,并没有任何的酸胀等感觉;

    “真好了...骨质真的愈合了...”江源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左臂,但还是不放心的小心用手指凝聚了一丝内气,缓缓地透入了左臂断骨处;他需要对骨质的愈合进行一下评估,毕竟这现在可以算是危机四伏,谁也不知道齐乐明那个家伙是否又会让人来找麻烦,这要是没有能完全愈合,自己可是不敢轻易与人动手的。

    随着手指在整个断骨处缓缓地滑动,感觉着内气在其中畅行无阻,并没有感到任何与周边骨质完全不同的地方,江源这回总算是彻底的安了心;

    原本他还担心骨质只是进行了初期的愈合,因为这样的初期愈合只是代表了手臂活动是安全的,但无法进行较为剧烈的活动,但刚才的彻底检查之下,江源却是可以肯定了,整个断骨处已经完全愈合,恢复如初,这个时候就算再与齐乐明干上一架也没有任何问题。

    虽然心疼因为进行集体修复,而损失了不少的能量,但江源还是觉得值得的,大松了口气,从床上走下床来,走到洗漱间去刷牙漱口,既然好了,那么就该回诊所去了,今天自己不在估摸老师他们只怕是忙了一整天。

    这一边刷牙,江源便将手机打冇开,不过这牙都还没有刷完,手机便响了,江源笑着拿起来一看,果然是小雨。

    端着杯子将口中的牙膏泡沫漱去之后,才笑着接通了电话。

    “喂...源哥哥,你醒了么?”接通之后,便听得那边传来了李小雨欢喜的声音。

    “当然醒了,不然我怎么能接到你的电话?”江源微笑着应道,心知不知道小雨打了多少次电话了,否则怎么可能这么巧,自己才开机一分钟不到,就恰好打电话过来了。

    “哦...那你的手...”

    江源笑了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也到晚饭的时候,当下便笑道:“已经好了...你吃饭了没?”

    “啊...还没有呢...”

    “那一块吃饭吧...”

    “好啊...”听得江源让她一块吃饭,李小雨兴冇奋地答应道。

    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要是出去吃的话,只能去梅花街,却是还要走一段路,江源便笑道:“要不咱们就在二食堂吃?我有些想吃盖浇饭了...”

    “好...我也想吃盖浇饭...”李小雨欢喜地应着,道:“我想吃土豆牛腩盖饭!”

    此时不过是下午五点多,时间倒是还算早,二食堂人并不是很多,两人一人要了一份土豆牛腩盖饭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话说,今儿江源穿的还是早上的那套运冇动服,而且也没戴那副黑框眼镜,坐在那地看起来也就是大三大四的学生模样,帅气的紧,虽然俊男美女一对坐在那地有些引人注目,但愣是没有人把他认出来;只是江源敏锐的听力让他隐约闻得不少女生在嘀嘀咕咕:“跟李小雨在一起的那男生是谁?好像很帅,以前怎么没见过?难道李小雨真对江老师死心了么?”

    “哎...要是换我,也死心了...徐青灵,宣紫月哪一个都不弱于她,还不如专心找个对自己好的...”

    “咳咳...”听得这些话,江源一阵阵呛咳,差点把一勺子饭给送到气管里去。

    “源哥哥...你没事吧...”一旁的李小雨看得江源那咳得一阵面红耳赤的模样,赶紧将旁边的汤碗推了过去。

    “咳...没事...没事...”江源一边用纸巾捂着嘴,一边连连摇头,那是一个郁闷,堂堂江大医生、江大高手这要是被一口饭给呛挂了,那就要笑死人了。

    世事难预料的,江源还在端着汤碗喝汤,旁边的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小雨...和朋友吃饭啊...”

    “咳...”听得这个声音,这次直接地感觉着一股汤水灌入了气管中,江源的一张脸瞬间地涨得通红,然后又拿起纸巾猛声大咳了起来。

    看着李小雨那有些怪异,似乎想笑而又不敢笑的眼神,这笑着过来跟李小雨大声招呼的徐青灵,突然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这看了看李小雨,然后又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看旁边这个似乎被呛着了的搞笑家伙,这看着看着突然觉得这穿着一身运冇动服的家伙有些熟悉了,而且再仔细一看那两道眉毛好像很眼熟...

    “呃...”看着那正捂着嘴巴将上半张脸咳得通红,莫名开始熟悉起来的脸孔,徐青灵也愣住了,眼睛无由来地开始有些迷离了;仿佛又看了当年的那个青涩少年...

    只是很快的,她便在江源连连的呛咳之中醒过神来,下意识地伸手在他背上拍了起来,道:“说了喝水要慢点...怎么老不长记性...”

    冇在徐青灵的轻拍之下,原本便已经咳得差不多了的江源,很快地便也停止了呛咳声,只是这气氛似乎稍稍地有些怪异了起来,而徐青灵这时也似乎仿佛意识到什么一般,手微微有些僵硬地从江源的背上拿了起来。

    江源轻喘了口气,心头暗恼,今儿不知道是撞了哪路神仙,总是会让自己在不经意之间遇些这样的事情。

    看了看对面李小雨似乎有些不太自然的笑容,又看了看旁边徐青灵站在那地有些僵硬的表情,不由地耸了耸肩,然后抬头看向徐青灵道:“青灵吃饭了没?要不要一起?”

    “啊...不用,不用...同学还在等我呢...你们吃吧你们吃吧...”徐青灵微笑了笑,然后朝着小雨点了点头,便转身朝着身后不远处,两个正满脸惊愕加古怪神色的同学走了过去。

    江源用纸巾擦了擦嘴,然后拿起勺子舀起一大口饭塞到嘴巴里,千事万事吃饭大事,他今天就吃了四个包子,又消耗了那么多的能量,肚子实在是饿得紧。

    这大吃了两口之后,看了看对面似乎突然拿着勺子有些心不在焉的李小雨,不禁地笑了,道:“吃啊...怎么不喜欢吃么?”

    “啊...喜欢啊...”李小雨慌乱地舀了两口饭,塞到嘴巴里...

    看着李小雨那可爱骄人的模样,江源忍不住地伸手过去,轻轻地拭去她嘴角的一颗饭粒...

    相对于江源的轻松,齐乐明这时就要凄惨的多了,这时他正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的,右胸口之上还如同叠瓦片一般的粘着一层又一层的胶布,连呼吸也都不敢大口呼吸...若是熟悉骨伤科的人一看便知,这位胸口的肋骨估摸断了不少根,

    “明少...虽然已经用过了治伤的药,但是您还得躺三天,期间要注意不能用力,这三天是骨质愈合的关键时期,三天之后你才能自冇由起床活动...”一个身穿白大褂的老医生站在齐乐明的床前,小心地交代道:“止血药也用了,肺部的损伤也需要四五天左右才能完全恢复,要注意别用力咳嗽!”

    “三天?这么久?”齐乐明的脸色稍稍地还有些苍白,不满地看着那老医生道。

    老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点头道:“对...这已经是用了天医断续膏之后的效果,否则您至少十天不能用力...”

    “我擦...”齐乐明狠狠地怒骂了一声,只是这话刚出口,这脸色便是又一白,赶紧住口,明显地是又触动了胸口的伤处了。

    这时房间的门被推开了,齐朗缓步地走进来,看着那老医生道:“柳医师,情况如何?”

    这柳医师便又赶紧复述了一遍,听完了柳医师的言语之后,齐朗便缓缓地点了点头。

    见得齐朗点头,柳医师便微微地鞠了下躬,然后便提着箱子出去了,只留下了齐朗父子俩在房间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