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八十八章 采药人和大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江源…有点麻烦了…同仁堂的那位药师并没有什么图谱之类的…他凭记忆所画的图像传到了大庸之后,经一些采药人看过,都说没有见过这味药,唯一找到了一位还健在的老采药人说几十年前曾见过这味药,但这位老采药人已经上不了山了…”

    坐在餐桌前,吃过晚饭,杨云阳放下筷子,紧皱着眉头,无奈地看着江源道:“你还有什么办法么?要不要你也帮我画一幅关于这种药的图像试试?”

    “没见过?”江源的眉头也皱紧了,然后脑海中浮现出了木龙根的模样,想起那种看起来普通的紧,如同普通山间野藤一般的藤茎,心头也不禁地是叹了口气,这种药本就相当难辨认;

    而且现在又是在寒冬季节,木龙根的茎叶只怕也开始枯变,想要辨识也自是更加的困难,对于那些只见过图谱,没有见过真实药材的采药人,木龙根这味药,只怕是就算见到了只怕也不一定会认得出,只会当做普通的野藤忽略过去。

    “怎么?你也没有见过这种药的图谱么?”看江源皱眉的模样,杨云阳无奈地苦笑道。

    江源微微地笑了笑,然后又想了想,原本他还想明天就去东省一趟,确定一下绩严家的情况,但现在看来,只怕是要缓上一缓了…想到这里,缓缓地摇了摇头道:“不…我见过,我想明天去大庸一趟…亲自找几天看…”

    “你去?”杨云阳一愣,看着江源那不似作伪的模样。这便迟疑道:“你也只见过图谱,不如你画出来。我拿给那些采药人去找…”

    江源笑着摇头道:“处长…图谱我会画一下,但我的笔力不一定很好,画出来也不是很靠谱,还是亲自去一趟比较稳妥,最多几天时间,这几天只要不出其他什么意外,杨老也不会有问题的!”

    看着江源坚持的模样,杨云阳这便只好点头。他原本是不太好意思麻烦江源的,而且也想留江源在燕京,这样老爷子方面也安心一些,但现在似乎也没有其他什么好办法,既然江源提出来,那么他自然也不会拒绝,至少江源如果能够亲自去的话。至少又多几分希望。

    “那你一定要多多小心,大庸那边的山势可是危险的紧,我会安排一两位熟悉地形的采药人陪同你,要危险的地方,你可别去…”这同意之后,杨云阳又看着江源微笑着道:“关于…龙山俱乐部的事情。你不用担心,老爷子已经跟王副总通过电话了,两位老人家都认为龙山俱乐部滥用军械,需要整顿一下…”

    “啊…”听得这话,江源微微地一愣。倒是没有想到杨家这么快就知道了两三小时前发生的事情,而且杨老还特意为了这事跟王副总通电话…很明显的。由于杨老的这个电话,自己一点事都没有,倒是龙山俱乐部因为王副总的怒火倒了霉。

    “谢谢杨老,谢谢处长…总是跟你们添麻烦…”江源抱赫地道。

    “这有什么,年轻人要是没有一点朝气,那还叫年轻人,江源你做事很有分寸,老爷子对你是极为欣赏的…他可是说,这要换成当年的他,非得一枪把那小子的胳膊打断一两只才行…哈哈…”

    大庸在南省境内,不过离云江还有数百公里的路程,以其独特的喀斯特地貌,在华夏算是一个很有名气的旅游城市,本身也有一个小型的机场,不过燕京直达这里的只有每周三班的航线,很不巧的这条航线最近的一班,只有大后天大早的一班了,所以为了不耽误时间,江源只能连夜飞回了云江,然后坐第二日早上云江机场的短线航班飞往大庸。

    背着个背包,江源便急匆匆地赶回了云江,不过飞机在云江机场落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江源自然也没有再回市区,直接在机场酒店开了个房间,休息一晚上之后,第二日早上七点半便登上了飞往大庸的飞机。

    江源并没有来过大庸,但以前倒是从电视中见过大庸的一些风景了,下机的时候,看着机场旁边一些奇形怪状的小山峰,这时心头也是感叹的紧:“这大庸果然漂亮…”

    下机之后,刚出机场通道,门口便有人举着“江医生”三字的牌子在接他了,看的江源朝着自己走过来,那个面目沉稳的中年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江源,似乎确认了什么一般,便笑着迎了上去,与江源握手道:“江医生是吧,路上辛苦了…”

    “不客气…咱们赶紧抓紧时间吧…”江源笑了笑,便赶紧道。

    越野车一路上,飞速地驶出机场去,但车子并没有往市区,而是顺着公路朝着一个相对偏僻的小镇子而去。

    “江医生…我们联系的一些采药人,主要集聚在这个武源镇,他们说现在天气寒冷,又是禁山期,要去找这味药极为的不容易…”中年人一边开着车,一边看着江源言语道,这脸上却是充满了担忧和无奈之色。

    这位自称老顾的中年人,这时心头确实是满心的忧虑,作为跟随杨老爷子身边甚久,极得杨老爷子信任的老人,虽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但突然被派来大庸,紧急而又极为低调的寻找某味药物,这如何猜不出定然是出问题了,否则以老爷子的地位,何须如此低调行事。

    这在大庸两天了,但关于这味药却是一点线索都没有,这接到了燕京通知,说有一位极重要的医生赶来大庸协助寻找,让他全力配合,这让正无奈的他心头一振,希望这位医生能够帮上一些忙;

    只是他看着这位医生年轻的模样,却是心头有些打鼓,这位医生不过是二十来岁吧?那些四五十岁的采药人都没有见过这味药,难道这位年轻医生见过不成?

    虽然心头打鼓,但老顾却是一点不敢怠慢,既然家中如此慎重交代,那么这位年轻医生必然会有过人之处才是,他现在只希望这位年轻医生真能帮忙找到这味药。

    “那位见过木龙根的老采药人还在吗?”看着车外路经的路途两侧闪过的那些有些苍凉的山峰,江源如何不知这严冬采药的困难,当下便微皱眉头道。

    听得这话,老顾看了眼旁边的江源,赶紧点头道:“在…他是镇子里最老的采药人,他儿子和孙子现在也是整个大庸最好的采药人之一,现在是由他儿子负责给我们组织人手,所以现在我们就去是他家…”

    “好…”江源点了点头,既然这位老采药人在,那就好办多了,至少有他在,总算可以圈定一个大致的寻找范围,否则以自己从祖师爷那里获取的一些都是至少上五、六百年前的情况,这要找,大庸这么大一块地方,那可只怕不是短时间能搞定的事情。

    武源镇是一个不算太大的镇子,整个镇子倚山靠水,虽然在这严冬之时,却是依然看得出整个镇子钟灵琉秀,充满了灵气,江源轻轻地点了点头,这大庸最好的采药人在这里,倒应该不是假话。

    老顾开着车在这镇子里三转两转的,很快地便到了一个建在山边的干净小院子前边。

    “到了,江医生…”老顾一边下车,一边笑着对江源道。

    江源提着包,走下车来,这时院子里便窜出一条黑色的大狗来,摇着尾巴在老顾的脚边欢快地绕了两圈,看来跟老顾极为相熟;然后转向江源,只是这刚凑近江源,便如同突然受惊一般地,猛地后退了两步,原本一直摇晃着的尾巴也猛地垂了下去,开始眼露惊惧之色,戒备地看着这个陌生人,甚至口中都开始发出一些低低“呜呜”的威胁声…

    看着这大狗对着江源明显有些戒备的模样,老顾赶紧道:“大黑,回去…这个是客人…”

    江源这时自然也感觉到了这条大狗对自己的敌意,有些讶异地看了这大狗两眼,看着眼中那带着惊惧,但又不后退,甚至还呲牙发出“呜呜”威胁声,叫做大黑的大狗,微微地一愣之后,便笑了。

    “好有灵气的狗…”江源暗赞了一声,然后脸上的笑意渐浓,看向这大狗的眼神,也渐渐地开始有些变化。

    不过这时,那院中却是大步地走出一个老人来,看着大黑那戒备的模样,有些惊疑地看了江源一眼,然后朝着大黑挥手叫道:“大黑,进去…不要惊扰到客人…”

    那大黑听得这话,这又惊疑地看了看江源,这才三下两下地便朝着院子里跑了进去。

    见得大黑进院子去了,那老人这才客气地对着江源笑道:“抱歉抱歉,家里打猎的狗,有点凶…”

    江源微微地笑了笑道:“老人家客气了…”

    “金师傅…这位是江医生,刚从燕京赶过来的…”一旁的老顾赶紧介绍道。

    “哦…江医生你好,江医生你好…来来,请进请进…”听得老顾的介绍,老人这才热情地对江源做出了请的姿势。

    江源倒是也不客气,笑着道过谢之后,便随着老人朝着院子里走进去,只是他这心头却是知晓,这位金师傅对自己虽然热情,但眼中那一丝隐隐的戒备和惊疑,在自己的敏锐的感觉面前,却是藏不住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