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九十五章 千金买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江源这次的手笔很大,为了找木龙根,老顾自然也是不心疼钱的,所以众人虽然觉得为了一味药启动这么大的阵势,实在是有些过火,但人家有钱,谁也不能说什么。

    被直升机吸引过来看热闹的人不少,这武源镇上有近五分之一的人家,都是会采药的,这听得说是为了一味药,事主动了这么大的手笔,这一个个都是兴奋莫名的,纷纷找金师傅打探是要找什么药。

    金师傅这时自然也知晓为了这味木龙根,这位顾先生和江医生还真是豁出老本了,当下也不藏私,便把要找的这位木龙根的模样什么的,仔仔细细地告诉来问的人,也隐晦的表示,这位事主为了找这味药可是花了大价钱,要是能帮他们找到,事主绝对是有重谢的。

    看着这一群群的乡民们纷纷兴奋地离去,金师傅也是微微叹了口气,且不管怎么样,自己也算是尽力帮了,反正现在也是冬闲季节,大家伙闲着也是闲着,这人多一些找到的希望也就大上一些。

    老顾调过来的直升机不是很大,除去正副驾驶,也就是能够坐上四个人,金师傅儿子带着的几个采药人都表示他们都习惯了爬山,用不着这个;江源便决定就只带金师傅的儿子和孙子上山,去那些平日一般人根本极难上去的山峰上寻找,其他人就继续按照平日的路线。

    安排好了一切,江源也就不客气了,坐着直升机便指挥着直升机朝着昨天那座山旁边的几座直上直下一般人都爬不上的山飞了过去。

    这些山高一般也就是一两百米,但四周都是陡直的山崖,所以这最方便自然就是直升机直接带着上去,就最为节省时间。

    飞到一座山上,直升机便悬停在了山峰顶端,然后放下吊索。将金家父子放了下去;之后便又带着江源飞到旁边一座山峰。

    “江医生你可要小心啊”看着江源打开舱门,背着背包扯住吊索便要往外跳,老顾凑到江源耳边,大声地叫道。

    ””“老顾放心,没事我找完了这座山就给你打电话”顶着舱外“呼呼”的风声,江源笑着大声回了一句,然后便朝着舱外跳了下去。

    老顾瞪大着眼睛,趴在舱里,朝外张望着,看着江源顺着吊索不过是两三秒钟。便降到了山顶,比之刚才金家父子小心翼翼花了小半分钟才下去,实在是不能同人而语。

    江源下到山顶之后,便朝着老顾挥了挥手,示意老顾将吊索收上去之后,便开始朝着四周的地形看了起来。

    这座山高约一百三十米左右,四面都是陡峭的山崖,只有顶峰处有比较平整,江源小心地朝着四周看了看。这时还是早上,虽然已经有阳光了,但西边的雾气依然相当的浓厚,所以江源还是决定从视野最为清晰的东边山崖开始。

    在崖顶找了一颗树。将绳索系好,然后在腰间扣上安全扣,这才朝着崖下降了下去;

    东边的山崖这时虽然依然笼罩在淡淡的薄雾之中,但是视线相当的不错。江源缓缓地顺着绳索滑落,看到脚下不远处正有一丛绿草和野藤,这便降到那边。伸手轻轻地拨动了几下,然后再次下滑,朝着另两株小树的位置降了过去。

    如此般的,找了两处,都并没有见到任何的药物,更别说是木龙根,不过江源并没有失望,在这样的冬季,各类药草本来就少,自己的目标只是木龙根,慢慢找,尽能力便是,说不定能够找到的。

    伸手抓着绳索,江源一边抓着身旁的一颗小树稳定住自己的身子,一边朝着旁边四处张望着,这时眼睛扫过了左侧四五丈外的一丛绿藤,只觉得那丛绿藤之处微微地一亮,几片桃形的叶子猛然清晰,然后脑海之中闪过一道讯息:“夜交藤目测距离十三米”

    感觉到这道讯息江源微微地一愣,才想起自己除了鼻子可以闻到药物的气息之外,眼睛还可以发现药物的,自己竟然忘记了这一茬

    只是昨天..””只发现了一株老山参,当时鼻子已经判定过了,所以才会没有启用眼睛的功能

    当下江源心头微微地兴奋了起来,只是他也清楚能够发现这样寻常的药物,但是并不一定就能找到木龙根,因为根据以往的经验,要想通过鼻子和眼睛来找到木龙根,那么就必须自己见过木龙根的实物,否则鼻子和眼睛也是不太可能起到这样的作用的。

    但不管怎么样,这样总是好事的,如果自己只要找到了一颗木龙根,那么想要找到第二根,那就容易多了,毕竟杨老爷子的毒,可不是一点点木龙根就能完全解除的

    想到这里,江源望了眼那丛夜交藤,倒是没有了过去看的**,因为通过他的双瞳一阵快速的收缩之后,他便将那一丛藤叶看得清清楚楚,所有的藤叶都是桃形叶,都是夜交藤,那就没有必要过去了。

    很快的,江源便搜索完毕了整个东面的山崖,只是可惜除了少许常见的药物之外,江源并没有发现木龙根的存在。

    站在山脚下,看了看头顶处的山峰,放弃了自己通过吊绳爬上去的想法,这么高和陡峭的山峰如同通过吊绳爬上去,估摸至少也得一个小时以上,江源掏出了手机,招呼了直升机过来。

    直升机过来的很快,不过是五分钟便赶到了,丢下吊索,在江源的要求下,直接拉着他飞上天空,然后再放回了山顶。

    坐在直升机上的老顾,看着江源就这么一只手拉着吊索吊在空中,这在飞机上看得是但胆战心惊的,直到江源安然降在了山顶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在直升机的帮助下,一上午的时间,江源便将整座山峰的东、南两面的山崖给跑了个遍,不过除了采到了一支有几十年年份的灵芝之外,其他有价值的倒是一点没看见。更别说是木龙根了。

    中午稍事休息,见得雾气已经尽散,江源这次便转向了最有可能的西面

    一股微风”绝品天医第两百九十五章千金买骨”袭过,闻着风中荡过的那一丝丝淡淡的特殊涩意,正拉着绳索缓缓下降的江源脑海中一道讯息闪过:“钩藤位于八点钟方向,三十米内”

    “钩藤?”江源转头看了一眼,并没有理会,这味药是很常见的药物,而且反正等下那边也是要去的,隔了三十米现在可过不去;想罢。江源便继续地朝着下方降落了下去;

    又下降了数丈远之后,江源便看到了斜下方不远处的崖壁之上,正有几根野藤在崖壁之上四处蔓延,江源的眼睛扫视过去并没有任何的讯息闪过;

    这没有讯息,倒是让江源心头微微地兴奋了一下,因为如果有讯息提示的话,那么这便说明这是一种没见过的药物,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就是普通的野草。

    微微地一眯,双瞳一阵快速地搜索之后。那几根野藤的模样在视野中瞬间清晰

    看着那略圆微黄的叶片,江源心头略微的有些失望,这并不是记忆中木龙根的模样,轻叹了口气之后。转头看向另一侧,然后双脚在岩壁上猛地弹起,拉着吊索朝着右侧猛地荡了过去。

    那里有另外的一丛长条野草

    天色渐晚,江源搜完了整个山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五点了。依然没有收获,江源并没有让直升机过来接,只是下到山脚之后。便自己回金师傅家了;因为这个时候并不需要赶时间,没必要浪费,直升机的航油可也不便宜

    回到金师傅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五点半了,刚进门,便见得院子里有几个人在等着,见得江源进来,便有人兴奋地道:“回来了,回来了江医生回来了!”

    金师傅笑眯眯地走过来,对着江源道:“江医生,我们的一些乡民今天都很热情,纷纷自发上山去给你们找木龙根了都将找到一些相似的带了过来,我看了一下,有四根有些像但毕竟我上次看到的时代已经久远了,我也不确定,你来看看”

    “哦?”听得金”绝品天医”师傅这话,江源的眼前一亮,然后大步地走了过去。

    “江医生江医生您帮看看看这个是不是”

    那几个乡民都兴奋地围了过来,将手中的长藤和根凑到江源眼前。

    这一眼咋看下去,江源心头还真有些激动,因为几根藤叶都微微有些枯黄带些圆尖,然后藤径都有些苍硬,但江源仔细地拿过看了,又闻了闻气味,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一旁的老顾本来已经是兴奋地围了过来,但看着江源一脸失望的模样,这心头也是一凉,果然便听得江源苦笑道:“谢谢大家很像,但并不是我们要找的药”

    “不是啊哦哎”几位乡民这时都是一脸的失望之色。

    江源笑着看向一旁的老顾,道:“老顾这几位乡亲都辛苦了”

    听得江源这话,正有些失望的老顾微微地一愣,然后便笑了,赶紧走过来,掏出钱包,一人拿了几张送过去,道:“乡亲们辛苦了,虽然这几根都不是的,但只差一点这是一点辛苦费,大家拿着”

    “哎哎这怎么好意思?怎么好意思啊”看着老顾递过来的几百块钱,几个乡民明显的是眼色一喜,但又有些不好意思。

    旁边的金师傅这是看着江源那是满心的佩服,也笑道:“老李,你们就拿着吧江医生和顾先生可不是小气的人,明天要是还能找到类似的,只要不是同样的,我看着差不多,江医生和顾先生也不会让大家白辛苦”

    听得金师傅这般言语,这几个乡民这时都便不再推辞,欢喜地致谢之后,便收下了

    看着众人离开之后,老顾这看着江源感叹着道:“江医生,您虽然年轻,但这做事可真是稳妥的紧咱们虽然只花了两千块,但这千金买骨的名头嘿嘿”

    江源笑了笑,看了看院子角落里堆着一大堆明显是被金师傅挑拣过的藤叶,道””:“没什么,人多力量大,今天就能找到四根类似的,说不定明天送过来的一堆里,便能找到木龙根也有可能,咱们不能放过一丝希望”

    晚饭相当的丰盛,七八个菜,有鱼有肉还有酒,看来老顾给金师傅家的辛苦费可不少,江源这次倒是没有怎么喝酒了,只是随意地陪着金师傅喝了两杯之后,便一边吃,一边闲聊了起来。

    “金师傅,我看你们祖上很多代都是采药人吧”江源随意地笑着道。

    “对啊我们已经是祖上八、九代人都是采药为生这说起来武源镇还就是我们家资格最老”说起这个,金师傅颇有些自傲地道。

    “哈哈难怪我看家里供的药王爷都明显有些清初时代的风格”江源端着酒杯敬了金师傅一杯,笑道。

    “吱”金师傅乐滋滋地仰头将一杯酒抿掉,然后看着江源有些佩服,又有些自得地笑道:“想不到江医生你竟然有这般眼力;咱们家供的药王爷,可是先祖其元公请咱们武源当年最有名的木匠以檀木所雕,当时正是清初时节这供上之后,咱们家就一直供奉不停,这一直流传到现在,除去其元公,到现在我这里,已经是整整第八代了”

    “第八代”江源缓缓点头,看来这药王爷神像来历倒真是普通,但自己记得当时提示是好像由七股不同的精神念头统和而成看来只怕跟金师傅的这几位先祖有关;根据精神念力的存在分析,估摸是这金家七位先祖,日夜虔诚祭拜,将一些自身的精神念力融入了期间,然后自己才得了些好处

    弄清楚了大概之后,江源便也没有再过多纠结,吃过饭一天劳累,早上又没有能做五禽戏,江源这洗过澡之后,便早早的躺倒了床上,慢慢地嚼了一小节那支两百多年的老山参之后,便随着讯息闪过,悄然入睡了

    睡梦之中,江源这次却是浮现了另外一位中年人的身影,明显的,这位中年人与第一位很有些相像

    这次,在睡梦之中,江源却是看到了木龙根的身影

    而同时,江源的脑海中一道讯息闪过:“九尾第三尾能量蓄满”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