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一章 大事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江源自然是不会死的,他既然敢这样做,那么至少可以保证自己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否则就算是杨家对他极为不错,而且杨老爷子的官声也甚好,同时江源也想借用杨家之势,但也决计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

    两支老山参强大的药力让江源现在心头开始一阵阵的燥热,心跳已经加速到了一百二、三十余次,继续站到软榻前,江源舔了舔嘴唇,似乎觉得刚才喝下去的水,在突然之间已经消失无踪了一般。

    “两支百年老山参...这药效确实是有些强悍啊,下次绝对不能这样了!”舔了舔似乎已经干巴巴将要起皮的嘴唇,江源喃喃地道;还好这个对他的影响并不是很大,当年执行任务,在沙漠里边埋狙杀的时候,可比现在痛苦多了。以他强悍的体质,就算是心跳超过两百次,依然能够坚持一段时间。

    杨老爷子双腿上的排毒基本上已经完成了,现在剩下的只是双脚和脚掌等位置,作为人体的最远端,乃是药效最难达到的地方;这药剂虽然能够将脚掌处的毒素聚集进来,但却是在穴位和经脉中极为弥散,想要把那些毒素引导出来,相对的会要困难一些。

    所以,江源将双脚的位置,作为一个单独的部位,而这个部位需要将里边的毒素引导出来,其困难程度,除了比胸腹部要简单些许之外,丝毫的不弱于其他部位。

    双手轻轻地握着脚踝,江源缓缓地将内气灌入其中,开始了对最后这个部位的毒素引导排出。

    虽然觉得疲惫不堪,甚至觉得一阵阵的倦意从心灵的深处缓缓袭来,但还好内气方面并未枯竭,有了那支百年的老山参垫底。江源觉得撑完这最后一个部分,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双脚部分存在的毒素基本上是最少的,但要清理却是相当的不容易,就算是都已经在药剂的作用下聚集在了穴位之中,但因为其弥散的程度,江源却是需要耗费更多的精力,去凝聚和引导毒素从银针处排出。

    药剂效用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江源必须尽快地在几分钟内,尽量地将双脚部分的毒素凝聚和排出。因为这样近心端的位置,毒素的更容易残留,而对于消命毒来说,只要有一丝一毫的残留,它都会死灰复燃。直到它附着的机体生机完全断绝毁坏为止。

    “呼...呼...”江源的鼻息越来越粗,额头的汗意也越来越浓,头顶处的雾气依然不如不要钱一般地冒出来。

    随着双脚之上,最后一丝淡淡的红润之色消去,江源这时也长吐了口气,然后不管不顾地一下又坐回了旁边的凳子上,因为...终于熬过去了。

    但是别人不知道。杨云阳只是端着一杯水,送过来,缓声地道:“江医生,喝点水!”

    “谢谢...”江源现在有力气说谢谢了。虽然还是有气无力,但至少看得出他现在的心情还不错。

    杨云阳这时也有些紧张地看着江源,生怕江源再跟他要老山参,这老山参不是没有。但他不敢再让江源继续吃了;因为余连说吃两根他就会死,而眼前的江医生虽然还没死。但这时一脸的通红之色,完全不似首先那般的苍白,就如同被煮熟的龙虾一般,明显的就是被那药性给冲的。

    不过还好江源没有继续再要了,只是稍稍地休息了一下,然后撑着满脸的血红血红,走向软榻。

    在杨云阳紧张的神色中,江源开始小心翼翼地将一根根的银针拔了下来。然后就着头顶的灯看了一下,看着原本银白的银针针体之上,多了一层淡淡的灰色,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好了吗?已经可以了吗?”等待了许久,胆战心惊,终于等得江源拔针的杨云阳,凑过去小心地问道。

    江源有些疲倦地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勉强的笑意,道:“今天的完成了,明天和后天再继续两次,没有意外的话,就差不多了...”

    听得江源确认的话语,杨云阳这时大松了口气,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喜色。

    “等下将这个,找个银匠,不要打开...直接熔化掉...”将所有的银针都放回针筒之中,小心盖好之后,江源将手中的针筒递给杨云阳,然后点了点头道:“抱歉...我要睡一会了,不用担心,请不要随意碰我!”

    等得杨云阳将针筒接到手中,正喜孜孜地要安排个房间给江源,却见得江源突然直挺挺地向后一倒,砸得地毯发出了一声闷响。

    随着江源的这一倒地,房中的人都是猛地一惊,一旁的余连快步走上前去,伸手摸了摸江源的脉搏,微皱了皱眉头,然后看向一旁的杨云阳道:“杨主任,你知道江医生的师门吗?”

    杨云阳这时也满脸紧张和担心地蹲下身来,看着两眼紧闭的江源,歉然地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不知道...那就麻烦了,他现在应该是精神相当虚弱,但是体内老参的药力却是还在,没有人帮他疏导...这很容易出问题!”余连这时也皱紧了眉头,沉声地道。

    “那怎么办?你不能么?”杨云阳惊声地问道。

    余连摇了摇头,道:“不能...除非是他的同门,知道他练气运行的路线,否则谁也帮不了他...”

    听得余连的话,杨云阳的脸色瞬间地阴沉了下来,正要言语,却是听得余连突然又惊咦了一声。

    “怎么?”看着余连看着江源,这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似喜又似惊的怪异表情,杨云阳一愣之后,道。

    余连稍稍地迟疑了一下,终于抬头看向杨云阳道:“江医生刚是不是说他要睡一会,不用担心?”

    “呃...好像是!”杨云阳回忆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道。

    “嗯...那就是了。让他睡吧...”

    昏暗的灯光中,江源静静地躺在地毯上,旁边只有一个人在静静地守候着,观察着江源的动静。

    不过,观察了一阵之后,发现江源并没有什么异常,这个人便也没有再那么注意了,只是偶尔不时地朝着江源这边看上一眼。

    而此时,在江源的衣服下边。左肩上那淡红色的纹身正在一刻不停地忽闪忽闪着,江源体内的五禽运气法这时也在不停地缓缓运行着,将体内残存的一些老山参的药力缓缓吸收融入体内的内气中去。

    而江源难得的一夜无梦,仿佛是他的精神力都被完全消耗一空一般...

    “机体即将苏醒...能量吸收停止,目前九尾第四尾能量蓄积度为百分之十...”

    随着脑海中的这道讯息闪过之后。江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来,看到的便是一张微笑的老脸,然后再转头看了看四周,还有窗外的晨光,江源才想起了昨夜的事来。

    “江医生辛苦了...”

    洗过澡,换过衣服的江源,被杨老爷子握着手。很是摇了几下;这让江源很是有些不习惯,你说你一个老同志,这总拉着人家的手是怎么回事?

    还好这位杨老爷子还是很有些领导风范的矜持,总算是松开了江源的手。说了一通十分亲切而又让人感动的话,让江源心里,听得还是暖暖的;觉得再辛苦两天,为这位老同志做最后的毒素清理工作还是值得的。

    有了木龙根配制出来的药剂。加上最麻烦的第一次排毒已经完成,剩下来的两次余毒清理工作完成的很顺利;江源从杨老爷子身上拔出了最后一根银针之后。脸上的疲惫之色并不是很浓,这时依旧将针筒交给了杨云阳,让他去销毁之后,才对着杨云阳笑道:“处长,杨老的毒已经被清理干净了...接下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我明天就打算回云江去了!”

    “就回云江?江医生,这些天辛苦你了,你就在这里还休息两天再回去吧!”杨云阳笑着劝道:“再说老爷子明天醒来的时候,一定还会要亲自再感谢你的,你若是就这样走了,到时候,我可没法跟老爷子交差!”

    看着杨云阳那认真的表情,江源想了想,然后点头答应了,推迟一两天回云江也不错,自己也该和潘晓晓告个别,上次突然从燕京飞去了大庸,没有跟潘晓晓打声招呼就走了,都被潘晓晓打电话过来,狠狠地骂了一顿。

    这次回云江之后,便要赶往云省和川省,去探望几位队友家中的情况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来燕京,还是明天再去跟她告个别好了。

    见得江源答应了,杨云阳这却是高兴了起来,笑着点头道:“行,那就好…”

    从杨老爷子的书房出来,江源却是又迎头撞见了老顾。

    老顾这几日完成了任务回到了燕京之后,江源却是有几日没有看到他了,这会看到老顾,心情倒是好的很,叫道:“老顾,你这几日跑哪里去了?你这要是再不露面,我都要回云江去了!”

    “哈哈…江医生,这几天是在外边有事,这不是正好算计着你这边事情办完了,我就赶紧回来么!”看着江源,老顾这时也露出了欢喜的表情,伸手把住江源的胳膊道:“走走…今天没事了,喝酒去…”

    “好嘞…走,喝酒去!”这事情办完了,江源自然也安了心,那几日在大庸那边,老顾喝酒都是克制又克制的,江源也没有能和老顾安心舒畅地喝上一回,这次老顾特意安排,江源自然也是不会推辞的。

    这一晚上的酒,喝得极为的欢畅,老顾的酒量果然是不错的,两人就着几样小菜,一人干掉了差不多一斤的茅台,然后才尽兴地回来。

    这一夜江源睡得很舒服,也很踏实,燕京这边的事总算是了了,杨家以后也欠下了他一份极大的人情,这份人情不管以后用不用的上,但总是能让日夜行走在钢丝上的江源,能够踏实那么一两分。

    夜里,江源睡得很沉,很沉…却是不知道在数千里之外,一场灾祸却是在突然降临。

    同样因为刚刚被江源进行过排毒,还在沉睡中的杨老爷子,在凌晨四点,被紧急叫醒了,然后穿上衣服,坐上车,紧急地赶往了勤政殿参加紧急会议。

    往日原本早已经熄去灯火的勤政殿这时灯火通明,一些工作人员这时都急匆匆地在勤政殿里你来我往,在通讯间里,电话声不时响起,一份份文件和一条条新消息,被快速地整理备案,然后送往会议室。

    杨老爷子肃然着脸孔,走进会议室的时候,便看到了七人小组的其余六位成员早已经在座,一股凝重的气氛正在整个会议室蔓延。

    “好了,老杨来了…咱们开始吧…”坐在最前端位置上的一位老人,这时缓缓地点了点头。

    “什么事情,这么紧急?”被紧急召唤而来进行会议的杨老爷子,这时一边接过会议秘书送过来的文件,终于忍不住地问道。

    “川省与藏省交界处鲁山县发生8.3级地震…这次民众的死伤可能会很严重,损失可能会非常大…”坐在首位上的老人,一边打开手头的文件,一边沉声应道。

    “什么…8.3级…”杨老爷子的脸色猛地一白,这让他骤然地想了起数十年前,堂山大地震…

    当年那次还不到八级,但是当时的死伤人数却是已经超过了二十万…杨老爷子当时曾亲赴现场,看到当时的惨状,以刚毅著称的他,当时都忍不住地流下了无数的眼泪。

    这次,这次竟然是8.3级,那这次到底会有多少民众因此而…

    想到这里,杨老爷子都不敢再想了,只是颤抖着手,翻开手中的文件,紧张地浏览了起来;既然那边现在除了这么大的问题,军方方面应该已经开始了部署,现在要做的是,尽快的查清楚具体情况,同时协调和组织更多的救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